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奇幻 > 至尊年代 > 第一百五十一章 砸场子的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一百五十一章 砸场子的

只是打量了几眼过后,赵风忽然疑『惑』起来,忽然觉得眼前这个一头金『色』长发,眼睛淡蓝,皮肤白皙的女孩,给自己一种很熟悉的感觉,似乎在哪里曾经见过一般。

仔细的回忆了一下,赵风忽然心里一震,猛的想了起来,这小妞竟然似乎是那个自己在那艘前往西神域商船上调戏过的那个小太妹,只不过装束变了一下而已,让赵风一时间没有能认出来。

纳闷了一下这小丫头怎么跑到这里来了,赵风的目光却不由自主的朝着这女孩的胸口扫了过去。

没办法,上次在商船上的轻轻一捏,那种虽然不大却是很销魂的滋味,让赵风现在还有点回味。

此时女孩也一直在打量着这位忽然出现的年轻人,一双美目中却没有丝毫的表情变化,十分的冰冷,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表情。

刚在琢磨下这个年轻人到底是什么身份的时候,却发现了赵风那双带着『淫』亵意味的目光竟然紧紧的盯在了自己的胸口上面。

女孩的脸『色』终于有了变化,微微一红,接着瞬间变得苍白,美目中已经全是怒意,冷哼了一声骂道:“流氓!”

呃!赵风一噎,目光也终于收了回来,看着女孩的表情变化,却更是疑『惑』了起来。

这小妞竟然不认识自己了?虽然离上次在商船上相遇,已经过去了一段时间了,但是按理说不应该这么健忘才是。

“阁下到底是谁?十三区里不会除了流氓之外,就没有一个赌术高手了吧!”没有理会赵风的疑『惑』,女孩神情再次恢复冰冷,淡淡的说道。

这小妞果然不认识自己了,怪事啊!这怎么可能呢?难道说这小妞并非是自己在船上遇见的那个小太妹?可是长的怎么会如此相像?

看见这女孩的神情,赵风有些『摸』不着头脑了,不知道是自己真的认错人了,还是这小妞在和自己装傻。

“上次商船一别,倒是长大了不少啊,不会哭鼻子了?”没有回答女孩的问题,赵风却是笑道。

“商船?什么商船?哭鼻子?这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你到底是谁,又想说什么?”听到赵风这奇怪的话,女孩的眼中也浮现出了疑『惑』之『色』。

呃!赵风再次一噎,不由又仔细打量了一下这个女孩,终于确定,这个女孩只是和那个小太妹长得很像而已,并非是一个人,刚才没有仔细看,还没有注意,其实这两个女孩之间,还是有些区别的。

最大的区别就是,那个小太妹的年纪明显还要更小一些,也就是十五六岁的模样,而且气质什么的也并不一样,当然,最主要的是,赵风再次看几眼这女孩的胸部后,彻底的确定,这小妞要比那个小太妹丰满的多了。

如果那个小太妹撑死还是一个馒头的话,那么眼前这个女孩,已经是一个大号的柚子,有着和她这个年纪不太般配的成熟。

可是怎么会有长的如此相似的人?莫非是双胞胎?赵风苦笑着暂时抛开疑『惑』,脸上也恢复了正常的神『色』,淡淡的说道:“我是十三区的头领,你可以称呼我为十三爷,阁下怎么称呼?”

“哦!原来是十三爷现身了啊!可惜了这名头,我叫薇拉!”

女孩眼中浮现出一丝失望的神『色』,看来是没想到,这个十三区的头领,竟然如此的年轻,而且还是个好『色』之徒!

自动忽略到薇拉话中的鄙夷和不屑,赵风依旧笑着说道:“原来是薇拉小姐,首先我代表赌场欢迎你这位尊贵的客人!”

说到这里,赵风顿了顿,眼中忽然涌现出一道寒光,却依旧笑着说道:“但是,我们给客人以尊敬,也希望阁下不要让我们太过为难!我觉得薇拉小姐今天已经差不多尽兴了吧?要不我设宴招待下阁下,总是赌下去也会很无聊的!”

赵风的话中虽然客气,但是却也暗暗点明了让薇拉可以差不多了,见好就收,再这样继续下去,就破坏了赌场的规矩了。

听到赵风的话,周围的赌客们不由也开始点头,这群家伙大多都是赌场的熟客,对赌场的规矩都熟悉的很,知道这位新十三爷的做法,已经算是很难得了,而且十分的地道!

更有怜花惜草之人都忍不住想上来劝劝这位漂亮的女孩,赢了五百万已经不少了,惹急了赌场,在这十三区里面的下场绝对会很悲惨。

不过薇拉似乎不明白赵风的意思,依旧皱了皱眉头说道:“少说那么多废话,我今天来就是赌钱的,既然你来了,那我们继续赌吧!”

这么不上道的吗?赵风心里顿时一阵无语,皱了皱眉头,依旧笑道:“你还想赌?说说怎么个赌法?”

“怎么赌随你的便,只要你们有谁能赢我,我转身就走,不然的话,我就把你们这个赌场一口气赢下来!”薇拉冷冷的说道。

“嘶嘶!”

一阵阵倒吸凉气的声音在人群中响起,谁也没想到,这个小妞胃口竟然如此的大,看来这目的似乎不是为了单纯的赌钱,明显是找麻烦来了,一意识到这点,有些胆小的赌客,开始闪身的退出,免得最后溅到自己身上血。

在这十三区内,杀个人对于十三爷来说,简直比捏死一只蚂蚁还轻松,想到这里,众人不禁开始为这个漂亮的女孩有些担忧起来。

果然是来砸场子的!赵风心里一声冷笑,脸上笑容虽在,可是眸子里面的寒意却越发浓重起来,笑着轻声说道:“好!豪气!既然如此,我要不赌的话,岂不是显得我这赌场怕了你这小姑娘,也罢!你说赌什么?”

“你定!我无所谓!”薇拉依旧表情冰冷。

nnd!这可有点要命了!赵风心里发出一声无力叹息,觉得脑袋再次有些大了起来。

赵风对赌术之类可谓是一窍不通,本来想到这里,威胁威胁客人几句,再给足了面子,让这个客人离开不赌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