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玄幻 > 盖世唐皇 > 第四百四十三章 神品符箭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四百四十三章 神品符箭

“戚某正有此意!”

戚良臣的目光锐芒微闪,杀意凌厉:“我们只有三刻钟时间,李先生你如有此言,那就请尽快动手吧。实不相瞒,此子早已是我家尊座的心腹大患,是非除不可的。”

而此时在他的身侧,那位被唤为‘懋功’的青年男子,也是一笑:“我没意见,那位开府大人,既有如此的心智,手腕,韬略,决断,那确实是一位异常棘手的人物。说实话,如果白大当家现在以同等的军力,与此人争雄于沙场之上,那么我是不太看好白大当家的,那位开府大人的胜算可能更大。”

他之后又朝着那已神『色』微动的粗狂大汉道:“西风兄,正如蒲山公之言,这关城中内忧外患。钦天寺中的三名术师真君,一直都在坚持,楼泰虽然重伤在身,可他借助城防法阵,依然于镇将府内苟延残喘。还有梁家,如今我们仍不知他们到底有多少人,潜伏在关城内。形势如此,我们确实已拿不下这座关城。不过在我等在临走之前,彻底破坏掉此间的地脉灵枢,还是能够办得到的,这并不冲突不是吗?我想这总比萧关依然完好无损,还掌握在朝廷手中更好些。至少白大当家南下之时,不会遇到关城阻碍。蒲山公他确实已经尽力,西风兄其实无需苛责。”

粗狂大汉顿时一身轻哼,不言不语,可他眼神,已不是之前那样愤恨恼火。

而此时李密语中的‘敕勒大人’,却是语含为难道:“你们就一定要除去李世民不可吗?”

这赫然是一位突厥贵族,皮肤偏白,瞳『色』微蓝,而他的眼中,饱含着迟疑与犹豫之『色』。

“诸位应该知道,我们家的明慧公主,与这李世民渊源不浅。据说此子,曾经救过明慧公主的命。”

之前因薛举得罪了李世民,那位公主大人就不惜与可汗翻脸,最后还私自调派帐下人马私入隋境,威胁金城。此事在他们**厥,已经是闹得沸沸扬扬,众所皆知了。

也由此可想而知,这位突厥王庭当中最受宠的女人,对于李世民是怎样的情感。

“关西大『乱』,这应是草原上几位大汗乐见之事?敕勒大人这次之所以出手,不正是为助白大当家夺下萧关?而如今这李世民,就是白大当家南下关西的最大阻碍。”

李密察言观『色』,大概知道了这位的心意,当即失笑:“如果大人实在感觉为难,那也可以袖手旁观的。想必那位明慧公主,事后也没有理由见责于敕勒大人?”

他对这些突厥人的力量,本就不甚看重。这位能够参与更好,不参与也无所谓,无足轻重,可有可无。

戚良臣身后的魔龙八部与楚国公府,早就在此准备好了一场华丽盛宴,来迎接这位少年英杰的落幕。

没能够与此子在沙场上正面交锋,虽然很遗憾。可如能在此地,就将这个棘手的对手解决,那又何需去使用更具风险,更麻烦的方式?

唯独那梁天招——此人之战力,远比他在情报中所获知的还要更强大。在短时间内,这位的战力,只怕就相当于一位超品。

不过只其一人,应该还不足以成为今日这场的阻碍。

※※※※

李世民并不知城中心处,发生在那座阁楼之内的议论。他已经与梁氏父子等人联手,连续破坏了九处地脉灵枢,

出乎意料的是,他预想中的敌人,至今都没有现身的迹象,似乎是对他们破坏灵枢的举动毫不在意。

这也让周煜等人眉头微蹙,怀疑他们这么做,是否正落对手下怀?

就连梁天招的面『色』,也渐渐变得凝重起来。身形悄然放缓了几分,行走在李世民的左手侧。以他魁梧如山的墨甲,遮蔽住了后者大半的躯体。同时右手一挥,使得十数枚剑符,从他的右臂装甲中穿『射』而出。

李世民见状,不禁剑眉挑动:“看来我与梁老前辈,是英雄所见略同了?”

“大概是了,我想他们已经准备放弃关城,把目标换成了你永安伯。”

梁天招嘿然一笑:“你这对手非是凡类,决断力一点都不差于你。我已经通知部属,放弃之前的计划。”

旁边的周煜闻言,顿时神『色』一凛,双肩身背都略略低伏,就好似遇到了敌人的猛狮,蓄势待发,全神戒备着周围。

他知道情况如果真如梁天招所料,那想必不久之后,他身边的李世民,就将面临一场致命危机。

他对此子不爽归不爽,可也不愿意见到李世民有什么万一之事发生。

这不但是他对自家少主的承诺,也是对李世民的欣赏使然。这样的少年英杰,如果早早陨落的,那就太可惜了、

“时机早了一些。”

李世民的神『色』平静,继续向下一个目标所在疾奔过去:“如果他们中途又改了主意,梁老前辈你可得负全责。”

“应该不会吧?”

梁天招的脸上,不禁现出了几许犹疑之『色』:“这都已经破坏掉九处地脉灵枢了,如果加上下一处,这座城防法阵就是虚有其表,甚至没法再覆盖全城。”

后面的梁修,此时终于忍耐不住:“大人难道就没考虑过,先退出萧关?你乃千金之躯,何需如此行险?”

他自然不是真的在意李世民的死活,之所以如此焦躁,是因为这位的『性』命,关系到了整个陇上局面的走势,还有他们的六盘梁氏的兴衰。

如果李世民今日死在这里,这陇西失去总掌局面之人,那诸郡的府兵边军极可能沦为一盘散沙,被白瑜娑各个击破。

李世民闻言,则无奈一笑:“不是我不想退,而是已经晚了。”

就在他语落之刻,一道箭影突兀的在众人面前闪现,带起了一道流星飞电般的光华,向李世民的咽喉部位流逝。

周煜的反应神速,当即挥刀斩击。然而当他的神兵‘昇阳神刀’凌至之时。那箭却蓦然由实化虚,仿佛没有实体一般,就这么从他的身体里面穿梭而过。又在三丈之后,再次由虚化实。

“神品符箭?”

周煜的脸『色』剧变,眼神惊骇。

就如兵器墨甲有将帅王神等阶位之分,箭支这种东西同样也有。那些神品符箭,都有着比肩神兵的品质,更因其特『性』,拥有着无与伦比的爆发力与杀伤力。

不过这天下间尚存于世的神品符箭,数量极其稀少,甚至可能稀少过神阶墨甲的数量。这毕竟是消耗品,哪怕材质特别坚固的,也用不了多少次。

所以这神品符箭的昂贵与珍稀也可想而知,他们的价格甚至超过了许多精品级的王阶战甲,达到数百万贯。许多阶位较低的神兵,都没法与之比较。

李世民的对手,对这位年纪轻轻的开国县伯,居然已忌惮到了这个地步了吗?

前次在长安,就已不惜召唤流星,这一次则更进一步,不惜动用这种级别的杀器——

这使周煜的心绪,一片冰寒。

如果他没有看错的话,那应该就是传说中的‘定神机’。自从这种符箭的制造者,把它们锻造完成以来,就创造出了‘发则中必’的神话。

从来没有人,能够在这种符箭的轰击下保全『性』命。他身后那个小子的生机,已经极度渺茫。

这刻的李世民,也是一阵心头肉跳,这一刻,他感觉自己似乎被一股力量出了这片世界之外。明明身边还有着周煜与梁天招这样的顶尖高手,却偏偏感觉自身与他们之间,有着一层无形而不可逾越的隔膜,孤立无缘。

而此时他的灵魂,也近乎凝固。那枚暗黑『色』符箭,有着一股奇异的力量,使他的思绪近乎停滞,甚至是冻结——

尽管李世民早有了闪避之意,可他现在哪怕一根手指头,都无法动弹,

也就在这时,他的元神之内,忽然有一团灵光显现。那正是李世民观想于神魄之内的护法神明‘勾陈上宫天皇大帝’!

这神品符箭确能够凝滞他的神思,却无法将这位阶仅在鸿钧与三清道祖之下神明,也一并冻结。

而下一瞬,李世民的周身上下,就又爆出了千万的细小雷光。

所谓雷破万法,这不但可以破解与阻滞那符箭所携,也在刺激着李世民的神魄与肉身。

然后是他的腰间,蓦然间光华一闪。

随后他的人影,就在那黑『色』重箭的轰击下,轰然粉碎。

不过李世民的身影,之后却完好无损的出现在了十丈之外。面『色』苍白,心有余悸。

此刻他只庆幸,这枚价值十五万贯的替死桃符,没有白买,接着就救了他一条『性』命。

也亏得是自己的护法神明,乃是勾陈上帝,否则今日也要命归黄泉。

替死桃符这种东西,可没法被动的激发。必须有主人的心念引动,才能发挥作用,临时模拟出他的气息与肉体,代替一死。

换而言之,如果当时他的思绪真被完全冻结,哪怕有着替死桃符在手,也是必死无疑。

他深刻的意识到,此时这两位

“”

他现在也没法判断,是不是该继续下去。

李世民的眼中,同样流『露』出一丝异『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