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在佛宗记录之中,你,永远都不可能成为佛主,你的身份,永远都是,轮转佛尊!”佛剑说的声音并不大,但是,却是十分清晰,清晰到,整个大轮寺,都听的清晰。

轮转佛尊!

众人,再度目瞪口呆。

原来,佛宗之中,并不只是四位佛尊,而是五位。

传经,净世,浮屠,斗战,轮转,五位佛尊。

“当年,你背叛了佛宗,并且成功的将佛宗,赶出了大轮寺,赶出了混沌界,你也当上了,这里佛宗的佛主,但是,你始终都不知道,在佛宗的传经阁之中,你,仍然还是,轮转佛尊!”就在这时,一个略显苍老的声音,从那道镜面之中,传了出来。

紧跟着,一个身穿七彩袈裟,头带琉璃金光顶,手持着一卷古朴经书的,老僧,便是走了出来。

当这个老僧出现的刹那,似乎,整个大轮寺,都沐浴在了佛经的传唱之中,天空之中,却是洒下无数的梵文佛经,所有人,几乎都能听到,这无数佛经的传唱。

能有这样修为和气度的,整个佛宗之中,只有一人,方可为之。

这个人,就是佛宗佛主座下第一人,五大佛尊之中的第一佛尊,传经佛尊!

传经佛尊,似乎,整个大轮寺,都变成了,那传经讲经的所在。

看到这一幕,佛主,也就是,轮转佛尊,和其他的四人,都是脸色一变。

果然不愧是,佛主之下第一人,这份能耐,当真了得。

既然,佛主是假的,只是背叛出佛尊的轮转佛尊,那么,他手下的其他四位佛尊,自然而然的,也就都是假的了。

他们,只是,原来跟随轮转佛尊的四名弟子,随着轮转佛尊,背叛出了佛门,当轮转佛尊,成为了佛主,他们,也自然的,地位,都提升了一步,成为了,轮转佛尊手下的,四名佛尊。

“你们,自以为,穿上这身衣服,换一个称谓,就能成为佛主和佛尊了吗,开玩笑,真正的佛尊,和佛主,都有来自于佛宗圣器的传承,而这股传承,你们有么?”又是一个声音,从那光华的层面之中,出现了。

此人,一身黑白色袈裟,此人一来,似乎,九霄的煞气全部冲淡了许多。

黑白色的袈裟,黑白两色分明的金刚护顶,一股无形的厉魂,在身边缠绕护佑着。

一身白净的面庞之中,透着无限的尊贵和气傲,似乎,所有人的生死,全部都掌握在他的手中一般。

但是,的确是,所有人的生死,都掌握在他的一只手指尖,都掌握在他的手上。

只有一人,能够有这种气度,那自然,就是,浮屠佛尊。

光是佛剑说一个斗战佛尊,整个混沌界佛宗,都不是对手,更何况,现在四名佛尊,已然来了三名。

但是,三名佛尊已然到了,最后一名净世佛尊,还会远吗?

然而,当四名佛尊到了,最后的佛宗之主,佛主,恐怕,也就要来临了。

到时候,整个佛尊,会再度降临混沌界。

现在的情况,是轮转佛尊和他的四名护法,远远没有想到的。

他们没想到,事情,真的,演变成了这种情况。

众人,一时间,都是沉默无语,气氛,一时间冷了下来,双方,都不知在思考着什么,双方,似乎都陷入了休战的阶段。

就在这时,只见传经,和浮屠两位佛尊,两人,各自向着那九天轮舞之中,打出一道光华,而伴随着那道光华的出现,九天轮舞之上,光彩四射,凝聚成了一道实光,而这道实光,却是照射在了大轮寺的天穹之上。

在那光华的照耀之下,大轮寺的上空,似乎,却是裂开了一道裂缝。

一道天路,就在裂缝之中,隐约出现,最后定格!

一座金碧辉煌的宫殿,就这样的,出现在了,大轮寺的上空,众人的眼中。

众多佛宗弟子,今天,见到这骇然的情况,已经够多了,所以,现在出现的情况,根本,引不起他们的恐慌了。

而且,通过之前,众人的对话,所有人,都已经认定,自己,追随了无数年,甚至是一生的佛宗,居然,是假的佛宗?

在之前,众人,还会为自己是佛宗弟子的身份,而感到万分荣耀。

而现在,众人除了悲哀心死之外,剩下的,就什么,都没有了。

但是,众人,在感觉到悲伤的同时,却是,也是感受到万分的欣喜。

因为,在他们的有生之年,能够见到真的佛宗,能够见到真的佛主,和真正的四位佛宗佛尊,这比起,那些,在之前,已经为佛宗贡献一生的弟子,要好太多了。

想到这里,众人,又高兴起来,一个个的,都是,欢天喜地的,去迎接,那座宫殿的降临。

那是一座金碧辉煌的宫殿,在宫殿之前,是一片巨大的,用金砖铺成的宫殿,而在宫殿之前,却是竖立着十六根巨柱,每一个巨柱之上,都是散发着晶莹的光华,在光华之中,似乎,都隐约,有一个隐约闪现的人影,在出现。

轮转佛尊,座下有护法,其他四位护法,自然也是由护法的,这些人影,自然便是他们的护法。

这些金柱,原本是二十根的,但是,随着,轮转佛尊,叛出佛宗,这二十根金柱,自然而然的,也就变成了十六根。

而在这十六根巨柱的中央,一左,一右,站立着两人,左边那人,脸含满目慈祥之光,一身淡金色的袈裟之上,包裹着那一重,十分柔和的光晕。

“师父!”看到这人,佛途,便是高兴大喊着,生怕对方看不见,这家伙,居然挥舞起降魔杵,在前方,蹦蹦跳跳着。

战斗已经停止,当从传经佛尊走到这里后,萧夜等人,也停止了灵气的运作,但是,九天轮舞的光华,却是没有丝毫的停止,依然是在缓缓的转动,而且,转动的,比刚才,更加的有频率。

众人停止战斗以后,便是走到了一起,但是,因为,刚才,猩虎的这一举动,所有人,包括萧夜和那佛宗中人,都很自觉的,走到了一旁。

所以,那片区域之中,只有佛途一个人,在原地,蹦蹦跳跳着……

那站在宫殿上的两人,一人是净世佛尊,而另外一人,气度辉煌,器宇不凡,似乎,从生来,就带有一股领袖绝伦的意思。

一身九彩金光佛袍,披挂在身上,头带璎珞坠饰。

右手持着一串朱红色的佛珠,每一粒佛珠,似乎,都是浑然天成,每一颗佛珠之上,都包裹着一层淡淡的光晕。

此人神色平静,在眉宇之间,点着一粒朱砂,但是,却是并不妨碍,此人的那眉宇间闪出的英气。

这座宫殿,所有的气息,都和此人身上,紧密的相连着,这座宫殿,代表着的,是佛宗,所以,也就是说,佛宗所有的气息和气运,都紧紧的联系在一起。

只有一人,能够做到这样。

只有佛主,能够做到。

所以,这个人,自然便是佛宗之主,佛主。

众人,本以为,这座宫殿下坠,会引起巨大的风浪,但是,实际上,却是,一丝风浪而来。

那座宫殿,急速的下坠,众人,眼前一花,不由自主的,都是闭上了双眼。

但是,过了半晌,等到众人在看时,却是一个个的,都是惊讶无比。

因为,他们,现在,所站立的位置,赫然却是在宫殿的广场之上。

包括,众位佛尊,现在,也都被转移到了,那座宫殿之上。

九天轮舞,仍然带着那一层淡淡的光晕,在不停的转动着。

但是,现在,他们只能远距离的看着。

因为,他们,已经距离九天轮舞,很远了。

九天轮舞,是佛宗圣物,只能远观,不能亵渎。

“参见佛主。”就在这时,只见四位佛尊,还有,那些隐藏在佛宗弟子弟子,都齐声的,向着佛主,躬身行礼。

一股莫名的气势,以佛主为中心,散发了出来,在看时,整个佛宗,除了轮转佛尊和他那四位护法以外,剩下的所有佛宗中人都是向着佛主齐声拜倒。

即便是劫念,都拜倒了,因为,他的师父,是佛剑说,是斗战佛尊,那他,自然也算是一个佛宗中人。

至于黑衣等人,却只是微微行礼,并没有行大礼,他们不是佛宗中人,他们行礼,有的只是对前辈,对一宗之主的尊敬。

“轮转,时到今日,你还不悔改吗?”佛主的声音犹如字字玉矶,给人,一种大珠小珠落玉盘的感觉,而在轮转和其他几人的耳中,听到的,却是如同一记记重锤一般。

“我并未有错,我为何要悔改,看看,你治下的佛宗,才有几个人,整个大轮寺,见不到几个人,你在看看我治下的佛宗,你看看!”轮转佛尊朝着佛主,怒吼道。

其实不用轮转佛尊说,所有人,都注意到了,在大轮寺内外,遍布着不知多少的,佛宗弟子,打眼看去,犹如蚂蚁一般,恐怕,有数万之巨。

而且,这还只是整个大轮寺的僧众,如果,在加上,佛宗各地寺庙的僧者,更加不知道有多少。

“但是,轮转,依你看来,现在的佛宗,和我当日治下的佛宗,哪个,人心更齐,我治下的佛宗,人虽然少,但是,每一人,都是真正的佛宗高僧大德,哪一人拿出来,都是足以抵挡四房的高僧,也正是凭借这个,佛宗,才能和妖魔两族相抗衡,看看你现在的佛宗,即便妖魔二族,不复当日盛景,你手下的佛宗,能够和妖魔二族抗衡吗?”佛主神色平静的说道。

轮转佛尊听到了佛主的话,顿时间,便是陷入了沉默当中。

如果真的牵扯到整个佛宗,那么,就不单单的在是战斗了,而是战争。

所有人都知道,在一场战斗之中,能够决定胜负的,已经不在是,人数能够决定胜负的了。

真正能够决定胜负的,还是那些在这场战斗顶峰存在的人。

因为,他们,一出手,往往,数千,甚至是,上万人,会在瞬间,灰飞烟灭。

这才是,能够决定胜负的力量。

“轮转佛尊,背叛佛宗,但是,念在心,还是佛宗之人,特,免除一死,但是,其过不能免,特废去一身修为,逐出佛宗,轮转座下四护法,一起废去修为,逐出佛宗。”传经佛尊,沉声说道。

这,就等同于宣判了,同时,也决定了轮转佛尊和四名护法今后的命运。

“什么!”轮转佛尊一听,立刻瞪大了眼睛。

对于像他这种级别存在的人来说,废去修为,逐出佛宗,比杀了他还难受。

轮转佛尊,不能就这样,坐以待毙,当下间,便是决定反抗。

轮转佛尊,不愿意,就这样,被打入凡尘,所以,他必须,要做出反抗。

但是,就是以佛尊的级别,他只有一个,而对方,却是有四个,更何况,在对面,还有一个,高高在上的佛主。

所以,他的反抗,不会有任何的力量。

轮转佛尊刚起一丝念头,顿时间,佛主扬手,便是拍出一掌,一道九彩光华,在瞬间,便是升腾而起,瞬间,将轮转佛尊笼罩在其中。

轮转佛尊,在那股力量之下,竟然升不起,任何反抗的心思,但是,他却是能感觉到,自己的力量,正在被一分分的抽空,力量的消失,让轮转佛尊,感觉到了,一丝恐惧。

这种感觉,他是从未感觉到的,即便是,在数百年前,他决定背叛佛宗的时候,这种恐惧的心理,都不曾出现过。

但是,现在,这种心理和感觉,却是真的出现了。

轮转佛尊有这种心理,这是正常的,至于,他手下的那四位护法,却是,连恐惧的心理,都没有了。

因为,连他们的佛尊,都没有反抗的力量,他们,还能做什么。

当那一道道的光晕,照射在他们身上的时候,他们,却是没有一丝反抗,甚至,连一丝逆向的心理都没有,只是选择,在那静静的等待着。

这个过程,很短暂,只在片刻之间,这个过程,就结束了。

轮转佛尊颤抖着站了起来,他和他的四个护法不一样,他不服,他的心理,还有着,想要反抗的力量,所以,这个过程,对于他来说,是漫长的,是痛苦的。

看着佛主和其他四位佛尊的眼神里,充满了憎恨。

“今日,你饶我一命,等着,我一定会回来的!”说完,轮转佛尊,也没有看他的四位护法,而是独自一个人,颤颤巍巍的,走下了大轮寺。

他一走,那四名护法,从一开始,就是他的下属,那是一种心理,一种在心底,萌芽的心理,那就是,服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