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奇幻 > 天道罚恶令 > 第五百二十一章 学院派的现状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五百二十一章 学院派的现状

“这些天,你们每天都是在此严刑拷打么?”

“大人有令,他们一天不招供,就拷打一天,直到拷打到他们招供为止!”狱卒虽然气弱,但还是抱着拳低声回道。

“玄天府有刑侦抓捕之责,官府衙门有问案宣判之权。自玄天府成立以来,官府衙门就没有拷打刑讯之权了。谁准许你们越俎代庖的?”陆笙的声音很轻,但言语中的冰冷和寒气仿佛能冻彻灵魂。

“我……这不是……玄天府都没了么?”紧随而来的捕快统领迟疑的回到。

“是西宁玄天府沦落,不是兰州玄天府没有了,兰州十七个府,还有十七个玄天府分部,哪里轮得到你们越俎代庖?这件事,本官会上奏皇上,人我带走,你转告你家大人吧。”

“陆大人息怒,陆大人息怒……”这时候,躲在人群后面的西宁知府也不敢再装死人了,一旦被陆笙上报到皇上那里,以陆笙现在的恩宠情况,他的乌纱帽铁定是保不住了。

“陆大人,是卑职的不是,但是……正所谓展颜消夙愿,一笑泯恩仇,下官给您,给诸位玄天卫陪不是,放下官一马可好?”

“一笑泯恩仇?你跟我?”陆笙冷笑的看着眼前脸色煞白强装笑脸的西宁知府,“你配么?让开!”

陆笙冷喝一声,一道剑气划过牢房的铁门,而后另一道剑气解开那被行刑的几人身上的绳索。

“全体都有,列队,报数!”

玄天卫一脸懵逼的看着陆笙,只有一个玄天卫连忙笔挺的站直身体,看到周围人都是一脸茫然连忙拉着他们。过了许久才站成一个勉强的队形。

陆笙踱步来到那名玄天卫勉强,“就你一个是玄天学府毕业的么?”

“报告,是!总教官,学生第六期玄天学府学员,蔡成欢!”

“我记得从玄天学府毕业分配来兰州前后应有四千人,为何只有你一个?占比这么少?其余人呢?”

“报告,玄天学府分配到兰州的同学大半被分配到十七府各基层之中,还有约一千人……被列为候补!”

“好了,这些稍后再说,你们给我出去。”

看着陆笙带着三十二人离开,西宁知府脸色阴晴不定。突然,西宁知府再次叫了一声,“陆大人,您真的要抓着此事不放?”

“哦?”陆笙顿住脚步侧过身,“怎么?听庆大人的意思是,想威胁本官?”

“不敢,只是提醒陆大人一句,就算你告到京城也没用,下官的妹夫正是当今太守大人。下官不归陆大人管,你自然也管不着下官。”

“是么?那就试试!”

陆笙懒得和此人打口水仗,带着三十二人走出大牢。重见天日的三十二人在踏出牢门的一刻突然齐齐跪倒在地放声大哭。那一个月日子,恐怕他们会终身难忘。

回到玄天府,陆笙亲自给三十二人看过伤势,而后写下药方,命纤云去街上抓药。

将一众伤员安排下去休息,而后单独留下蔡成欢。

“你和我说说怎么回事?为何玄天学府的学员在兰州占比这么小?”

“总教官,别的地方的同学待遇怎么样我不知道,但是兰州的弟兄,真的惨!倒不是被打骂折磨,而是那种永无出头之日的绝望。

五年来,分配到兰州的同学大概有四千不到,在来之前,都说兰州玄天府的人员空缺但实际上,玄天府一点都不缺。

我们被分配来,连总镇的面都见不到直接被分配到下属十七个分部。而去了分部之后,只有不到一半人归入各个组,其余的都是候补外勤,拿着根本无力吊命的俸禄苟延残喘的活着。”

“为何会如此?但凡玄天卫,必须从玄天学府毕业才能正式授命!兰州的玄天府名额是九千,才补了不到一半。”

“兰州总镇又不是嫡系,他们是地方门阀和部落推举出来的,总镇当然不会信任我们这些从玄天学府出来的。学员毕业生,连一个手握实权的都没有,玄天府总镇中,毕业于学院的竟然只我一人,而且还是因为我祖籍兰州。总教官,学生们没有怪学院将我们分配到此,都是地方玄天府的错。

这五年来,我们早已凝结成一体,再苦再累都在坚持。就等一个机会,只要有机会,我们学员嫡系必定能扳倒莫苍空的伪玄天府派系,贯彻学员和总教官的思想……”

听到这里,陆笙顿时冷汗直冒。抬头看着蔡成欢,眼眸中闪动。

奶奶的,这一句话满满的动机啊!你们这些混蛋不会真胆大的起义吧?

看着陆笙的眼神,蔡成欢顿时意识到自己这番话的歧义有多大。瞬间冷汗也冒了起来……

“总教官……”

“你们已经不是学员了,叫我大人!”

“是,大人,是属下太激动了,有些口不择言。总镇被毒杀一事,和我们真的没关系,我们只是心底憋了一口怨气,但从未忘记大人和众多教官的教诲。不敢升起那种心思……

我们就是想找到机会将兰州玄天府掰上正途,别无他想!”

“本官也想你们还不至于这么蠢,否则应该也没办法从玄天学府毕业。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这话是本官每年开学典礼必说的话。

先说说莫苍空一案,到底怎么回事?”

“大人,案发当天卑下和那三十一个人负责轮值,正因为如此,我们才没有吃那一顿午饭。正要换班的时候,莫总镇和一众同僚皆已中毒。

毒源来自于井水无疑,但卑下也实在想不通是何人下毒。一开始卑下也认为如太守那般推测,是我们内部人下毒。

在案发之时,卑下携幸存三十二人已经互相监督,谁也没有脱离过视线。如果是内部下毒,必然是我们三十二人中一人。

但连续一个月严刑拷打,卑下也观察过每一个人,卑下推测可能下毒者另有其人。”

“本官今天才到西宁府,对案情了解也不详,你是唯一亲身经历此案的,你和我说说可有什么怀疑方向?”

“有一个方向,在一个月前,莫苍空和西宁府的一家医馆闹过不小的矛盾。

莫苍空的妻子染病,而后去明家医馆治病,但病非但没治好,还吧莫苍空的妻子给医死了。莫苍空大怒,当即将明家医馆的上下都抓了起来。

但后来经其他大夫辨认药方,发现并无不妥。最后才得知,莫苍空的妻子隐瞒了自己的病症,这才造成明家医馆的错误判断从而下错了药。”

“这应该和医馆关系不大吧?病人最忌不对大夫说实话,就算一样的病症,其病灶却是天差地远。”

“理是这个理,但把堂堂玄天府总镇的妻子给治死了,岂能轻饶?虽然在孟太守的调解下莫苍空放了明家医馆上下。但没过几天,明家医馆就搬离了楚州。

以属下对莫苍空的了解,那一家搬离楚州可能是假……”

“你的意思是……他们可能被莫苍空杀了?”

“以属下对莫苍空的了解,他必定这么做。而事后没多久,就发生了玄天府灭门一案。属下不得不怀疑,莫苍空虽然杀了人,但没有杀干净。

所以明家的幸存者回来报仇了。莫苍空及其他同僚都是身中奇毒,这种毒别说见过,就是听都没听到过。而能有这种奇毒的,医药世家最有可能!”

陆笙沉吟了许久,缓缓抬头,“你先下去休息,好好休养。”

蔡成欢抱拳告退,陆笙轻轻的敲击着桌面。

从目前掌握的讯息来看,这个莫苍空还真不是什么同道中人。如果凶手真的是明家,而明家会不会是无辜的,那就不好办了。

不对!

顿时,陆笙眼中精芒闪动!就算莫苍空该死,那你冲着莫苍空去啊,可这次被毒杀的还有一千多号人呢。除了莫苍空,各部主管,杂役,厨房的火夫。

这么多性命,就算你之前无辜犯下此案现在也该罪恶滔天了。

顿时,陆笙的眼眸亮起。

陆笙站起身,向外走去。

“给我老实点!”一声暴喝从外院传来。

“大人,小人有眼不识泰山,小人真的不是有意冒犯,小人猪油蒙了心,早知道您是玄天府的大人,您就是给小人十个胆子也不敢坑害大人啊……”

“少废话,如果我不是玄天府的人就应该被你坑害么?”

“怎么回事?”陆笙大步走出,只见纤云一把提着一个掌柜模样的五十许人士大步来到立案柜台前。

“大人,属下拿着你的药方去他药店抓药,一开始他就胡来,先是抓了几次药都不对,好在我还是认识药的。

后来,他总算抓对了药您知道他向我开价多少?五十两银子!这我能忍么?五两银子的药他敢要五十两?所以被我抓来了。”

陆笙眼眸扫过那名掌柜,“你平时就这么坑病人的么?”

“大人,小人知错了,小人是一时气恼这位大人语气不好,所以故意开高了价。是小人糊涂……”

“语气不好?同一味药,你能抓错三次你还怪我语气不好?好在我还懂些药理,否则换了平常百姓还不被你的药给害死?”

“大人恕罪,小人昨夜没睡好,一时迷糊……真的……小人知错了……”

陆笙疑惑的拿起桌上的药包,轻轻的嗅了一下。

“那本官考考你,这些药是用来做什么的?”

“增气补虚,驱湿去寒的。”

“还有呢?”

“摧进气血,帮助伤势复原。”

“是有点真才实学的,怎么会犯这么低级的错误?给他备案,而后罚款。还有,调查一下府库案件,看看有没有案底,没有的话罚款处罚,有的话,就从严办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