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古言 > 嫁痞夫 > 第一百三十一章 假做真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一百三十一章 假做真

隔了没有几日,宋屻波便在那陈济舟的府上见着了侯德宝,侯德宝见面便一巴掌拍在他后脑上头,

“臭小子,你假扮什么不好,倒去假扮那太子,我看你以后怎么脱身!”

宋屻波笑道,

“师父,我现下倒不愁脱身,你助我给太子脱身便是真的!”

侯德宝一愣骂道,

“老子我弄你一个都够呛,你当千妙门真是什么都偷连当朝太子都能偷出来么?”

倒不是偷不出来,只是往千妙门还要不要在大魏朝的江山混了?

宋屻波想了想凑过去伏在侯德宝耳边嘀嘀咕咕这么一讲,侯德宝脸『色』忽青忽白,呆愣了良久这才回过神来,当下狠狠一拍大腿,

“老子真是前世造了孽,才摊上你这么个混账东西,你把为师骗得好苦!”

宋屻波一翻白眼道,

“当初可是你死缠着我不放,千求万求才让我做了你徒弟,现在反悔已来不及了!”

侯德宝恨恨捶了自己脑袋两拳,

“唉!罢罢罢……摊上你就是个祸,你且等着隔几日再给你信儿!”

宋屻波听了只是咧嘴儿笑,

“师父,素素如今可好?”

侯德宝翻着白眼儿道,

“放心,那丫头如今在黄万澄的府上好好地!”

当下将方素素如何到了黄府上一讲,宋屻波皱眉道,

“黄万澄?兵部那个黄万澄?”

“正是!那姓黄的可有不妥当?”

宋屻波摇了摇头,

“他如今是太子一党,还要送了女儿入宫!”

侯德宝闻言上下打量他,告诫道,

“小子你可要好自为之!”

宋屻波抚着胸口处应道,

“你放心,我这宝贝还没使出来呢!前头一回我悄悄对身边伺候的小太监试过一回,确是十分有用,我人明明在屋当中坐着,只跟他说了一句要出门去,他便真当我不在屋子里头,当着我的面偷吃桌上的点心……”

侯德宝应道,

“那东西邪『性』能少用便少用,小太监不会武功自是随你摆弄,但对上娲神派那些人你便要小心了!”

“明白!”

师徒两人说完话,侯德宝闪身走人,留下宋屻自那茅厕里头出来,整了整衣裳施施然回到堂上依旧读书。

又隔了几日宋屻波给赵敬一小瓶子『药』,打开来里头奇臭无比,令人闻之欲呕,

“这是什么『药』?”

“不知晓,左右那死老鬼弄来的东西必不会错,你吃下去一颗能一次假死十日,我会把这瓶子放进你手里,你醒时再吃一颗,切记不能多于三颗,若是吃多了你便真*屏蔽的关键字*!”

赵敬将那瓶子看了看,自一旁的抽屉里拿出一个绣囊来,打开放进去挂在了自己脖子上头,神『色』有些忐忑,虽是日夜想着能离开这个牢笼但真有一日离开,茫然面对未知时总是会心生害怕的。

宋屻波知他心思便道,

“那死老鬼是我师父,我把你托付给他自是一万个放心的,那死老鬼有的是银子,只怕不比那国库少,你只管花销,左右他的银子以后都是我的!”

收了这挖墙角的徒弟,那位侯前辈想来也是十分头疼吧!

想到这处赵敬终是忍不住勾了唇角,倒将心里那莫名的恐惧冲淡了,这时节却是真想出去瞧瞧那位眼光不好的侯前辈了。

当下冲着宋屻波一招手道,

“把画像拿来,本太子爷要选妃!”

两人将那一堆画像打开,

“排在前三位的便是她们了!那些做侍妾的姑娘自是没有画像的!”

宓秋寒送来的画像自是皇后一派中人,那右上角上早已做了记号,挑也罢不挑也罢,这人选已是内定了!

两人瞧画像不过就是认人罢了,赵敬皱眉道,

“这些姑娘画得都是一个模样,如何能分辩得出来!”

也不知是否贿赂画师时都给了一样的银子,全数的姑娘都似那一个模子里打造出来的一般,鹅蛋脸,杏核眼,耳垂大。

宋屻波见状索『性』收起了画像,

“即是如此不看也罢,左右你我都不想睡她们,看了也是白看!”

赵敬倒是真不能睡,宋屻波却是不能不睡!

第二日那左御河与萧三娘便连袂进宫,不为别的却是为了提点宋屻波阴阳之术,左御河道,

“本应你到十八才能开戒,只是那像你这样的机缘,自是不能错过的,不过切记不能放纵过度伤身伤神……”

说罢伏在他耳边好好讲授了一通心法,

“记得阴阳交合之时固元锁米青,清心静神,切不能陷入其中不可自拔!”

萧三娘子如今内力恢复,艳『色』倒是更胜从前,冲着宋屻波咯咯一笑道,

“你如今身在这花丛之中,要多少女子没有,只要紧守我前头教你那些,与女子交合之时取那一点儿阴中精华,必能一日千里……”

宋屻波点头受教,心中却是在暗想,

幸好小爷我有防备,若是不然只怕现下要想法子逃走了!

萧三娘子目光在他身上流连,几月不见这小子又变了些,身子倒是越发的健壮了!

“今儿晚上不如……让我与左宗主在一旁指点你一二?”

左御河闻言却是皱眉道,

“屻波自来很有分寸,不必你在一旁分神!”

这女人的心思他如何不知?现时这小子只能牢牢握在他手上,萧三娘的功夫他是知晓的,屻波年轻气盛若是被勾了魂去,本座岂不是前功尽弃!

当晚便有宫女伺候太子,太子如今身子尽复,头一回初通人事却要左拥右抱夜御两女,点了两个容『色』最出众的进去,这一夜『吟』哦之声却是天明才歇……

待到宋屻波意气风发的出来,却见赵敬已早早端坐他寝宫外头,正皱眉头看他,宋屻波冲哈哈一笑,越在赵敬开口前笑道,

“不必担心,我自有分寸!”

关于那鲛人木的事情,却是他的大秘密,不能与人讲。

昨儿晚上他也是初试牛刀,那鲛人木被他以鲜血养了这般久,也不知能不能同时『迷』『惑』住两人,他进去时特意命那两名女子将门窗紧闭,又放下床帷,三人困在床当中。

那两名原本还娇羞的女子此时却是自发自动的褪了衣衫,又过来伺候他宽衣解带,宋屻波一面应付一面将那东西拿在手上催动内力,不多时便有异香自木中飘出。

两名女子渐渐面泛桃花,痴然傻笑,自己趁机脱身,两人竟相拥而卧,纠缠到了一处其中浪态秽状自是不能言语,宋屻波自己却是封了五官六识在外头软榻上打坐了一宿。

待到第二日两名女子醒来竟是半分没有察觉,任宫女们进来伺候洗漱,收拾了床榻宋屻波见那上头殷红点点,两人很是满足的模样,不由的心里一阵寒颤,

“这娲神派的东西真是太邪门儿了!”

宓秋寒特意召了他说话,见他精气内敛,神蕴盈满并无亏损之像,不由满意的点了点头,

“好!好!好孩子,便是应这样,那些个女子不过是你练功的炉鼎切不能深陷其中不能自拔,我们娲神派功法与阴阳之道上可谓顶峰造极,讲究的就是身动心不动,这样你才能尽取精华不被欲念所『迷』!”

宋屻波点头称是,

“多谢宗主指点!”

宓秋寒笑着一指头点在他额头上,

“你叫我做什么?”

宋屻波一愣忙道,

“母后!”

“好孩子!”

一旁的阿蕊却是一脸的苦涩……

却说那黄文秀这厢藏了心思,扮做乖顺样子,终是令得江氏放下戒心,撤了那两婆子,隔了几日那宫里头传出话来要召了江氏进宫,一家人都知是因为何事,不由的大喜过望。

第二日便梳妆打扮一番之后,江氏带着黄文秀进宫面见皇后娘娘。

皇后娘娘不愧是一国之母,真正是雍容华贵,端庄贤淑,端坐于那凤座之上,江氏悄悄抬头瞧了一眼立时只觉满目的威仪令人不敢直视,忙带着女儿跪下行礼口称千岁,云馨婉低下头瞧了瞧那黄文秀,

“下头可是黄侍郎之女黄文秀!”

黄文秀忙应道,

“臣女黄文秀拜见皇后娘娘!”

“你抬起头来!”

黄文秀依言抬头,云馨婉上下打量了她一番,心下有些嫌弃,

“这生得有些普通,容貌上那里配得上我儿,以后怕是不能生下容貌出众的孩子,看面相倒是『性』子温顺,做个侍妾也是勉强,不过黄万澄在兵部也算是一员干吏,收了他女儿对太子也有好处!”

当下懒懒命江氏母女起身,随意说了几句话便打发了,待到江氏忐忑,黄文秀暗喜出来,皇后身边的大宫女便追了出来冲江氏施礼道,

“黄*屏蔽的关键字*,令媛端庄大方,温文有礼,颇得太子喜欢,东宫之中如今正缺一位伺候太子笔墨的宫女,黄*屏蔽的关键字*可是愿送女入宫?”

江氏闻言大喜,

“愿意!愿意的!”

大宫女应道,

“即是如今*屏蔽的关键字*且回去静侯消息吧!”

江氏回去报了信,夫妻两人大喜,

这过了皇后那一关,却是比太子自己瞧上可强多了,这可算是过了明路的!

黄文秀却是心下惧怕,如今的情势皇后娘娘已是开了口,这事儿难道真只有自己一死才能解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