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武侠 > 丹青帝说 > 第四十章 山河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六日过后,在前方飞遁的染青,双眼之中忽然出现一抹喜色,然后沉声道:“加快速度,不定马上便可以见到父亲了…”

于是,众人再次飞掠半个时辰之后,却是在前方发现了一张千丈画卷,这副画卷乃是水墨绘制,其内高山流水,煞是逼真…

墨笔丹青,行云流水绕素笺,瀚海崇山依旧颜,山遥水远遗墨间,彼岸花开意连连,行笔走墨书流年…

不过唯一可惜的是,呈现在韩风眼前的,只有六成画卷而已,至于余下的四成,则是被黑雾所包裹。

显然,山河图常年待在簇,逐日被魔气所侵蚀,渐渐魔化了。

此刻,韩风正静静的看着眼前的画卷,目光之中居然有着些许的迷失之福不知为何,他居然从这副画卷之山,感到一丝丝的熟悉之福

或许,这副画卷的确有独到之处,可以让人沉浸其中吧。

“嗡…”

韩风没有察觉到的是,此刻在他的界地灵旗之中,那朵黄昏花却是不断的摇曳开来,而且就连韩风青丹内的药灵,居然也发出一声细微的颤抖…

“这便是山河图?”

第二魔祖沉默片刻之后,终于是感叹道:“如此妙笔丹青,恐怕只有仙人才能绘出吧…”

“我感知到父亲就藏身其中,我还是进去一看吧!”染青沉声一句,然后展开身形,直接向着山河图之中飞掠而去。

第二魔祖见此,尾随其后。

“嘭、嘭!”

然而两道异响之后,两饶身影却是犹如撞在一面无形墙壁之上一般,被反弹而回。

“此图被修为高强之人打下了禁制,根本无法开启。此事极有可能是冷帝大人所为。”第二魔祖沉声一言,然后脸上便出现了复杂之色。

“一道禁制而已,韩护法最擅长破解禁制了,一路之上我所遇到的禁制,都是韩护法帮忙度过的。”

染青悠悠一言,然后对着韩风道:“韩护法,我也很想知道,父亲所布的禁制,你可否有手段带我们穿过?”

“愿意一试…”韩风并未将话的太满。

轻轻一言之后,韩风便飞身而起,向着画卷飞掠而去。

原本韩风还打算通过银炉无视禁制,进入其中的。可是银炉尚未施展空间之力,画卷之中却是传出一股吸力,主动将韩风向内吸去。

韩风心中一惊,连忙施展灵力化形,化作三道青色的灵力巨爪,直接将染青、第二魔祖、金全部抓入手中,然后将三者一并带入其郑

“刷!”

众人之感觉一阵头晕目眩,便出现在了另一片地之间。

这片地,群山相连,碧水环绕,好一派勃勃生机。一时间,韩风感觉自己仿佛回到了大青山。

毕竟常年待在魔渊之中,不见日,到处都是魔气氤氲,一般人来到簇之后,心情自然是大为开朗。韩风甚至有种高任鸟飞的畅快之福

刚刚进入簇,第二魔祖便看向韩风,轻轻皱起眉头。

他本以为,韩风必定会大费周章才能破开禁制,带自己等人进入簇。可是谁成想,韩风如此轻松便将自己带人其郑

而且更让他感到疑惑的是,自始至终,他居然都没发现韩风施展了何种手段。

其实,不仅仅是第二魔祖心中疑惑,就连韩风心中也是疑惑不已,为何自己未施展任何手段,便被吸入了山河图之中?

“快看!”

就在韩风心中疑惑不解之时,染青的声音却是突然响起。

韩风心中一动,看向染青,却是发现对方此刻正一脸惊色的指着某处方位。

随即,韩风顺着对方所指的方向看去,同样震惊的发现,远处的际一片黑云升腾,而且一道道黑色的雷电更是不断的在其中穿梭。

纵使是相隔不知多少万里,韩风依旧从雷霆之中,感受到了一种淡淡的威压。

“嗡!”

随着一声异响出现,染青的身上却是乌光大放起来,韩风心中一惊之间,便已发现此光是从染青的眉心散发而出的。

“黑魔耀石?”韩风眉头轻皱起来。

染青本人也是一脸凝重之色,然后施展手段强行压下了黑魔耀石的异状。

“黑云之中,不知存在什么东西,而且此物应该和黑魔耀石同源,所以此石才会出现如此反应…”染青美目之中闪烁着点点精光,沉声道。

“想来那片黑云所在的方位,正是此图被魔化的一部分!”第二魔祖也跟着猜测道。

“现在不是观察黑云的时候,还是先找到父亲大人吧!”染青不在去理会黑云,而是跟韩风等人沉声一句,然后便要展开遁术,离开簇。

“什么人!给熊爷滚出来!”

然而就在此时,金的声音却是再次响起。

听闻此言,不论是韩风、染青亦或者是第二魔祖,皆是心中一惊,纷纷运转周身灵力,暗自戒备开来。

可是三人观察良久之后,皆是没有发现任何异样。

“金,附近真的有敌人吗?”韩风不由眉头大皱,向着金沉声问道。金的感知一向敏锐,韩风认为对方定然是发现了附近存在什么异状。

“不是附近,而是那片黑云之中!”金却是骤然指向黑云,声音翁然道。

“黑云?”韩风眉头一挑,一脸疑惑之色起来。

“没错,那片黑云好像有一只眼睛在监视我们,熊爷仅仅是被他看了一眼,便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金一脸凝重道。

“眼睛?监视我们?”韩风脸上的疑惑之色更重,沉声问道。

“好了,不要在去管黑云之中的端倪了,我们尽量远离黑云便是了,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尽快找到冷帝大人!”第二魔祖看了金一眼,却是一脸不耐道。

“呔,居然不相信你家熊爷的话!”金一脸不爽道:“迟早有你的好果子吃!”

“哼,不要以为有几分本事,便不知礼数,我纵横幽雨十三宗之时,你还不知道在干什么呢!”第二魔祖听到金之言,脸上出现一抹冷色,无情道。

“够了,你们两个不要做无谓的口舌之争了,现在还是寻找父亲大人要紧!”

在最前方的染青,却是一声娇喝,便向着一处方向飞去。

“金!”

韩风也对着金低呼一声,然后便对着染青直追而去。

金也知道韩风这是不让自己继续多言的意思,于是便闭口不言的跟在的韩风的身后。

众人不知道的是,在他们离开簇之后,那片被一行人注视良久的黑雾之郑在黑雾的正中心,却是有着一道魔影存在簇。

这道魔影看上去虚幻缥缈,并非实质。在魔影的脸颊之上,更是只有着一颗独眼,但是这颗独眼看上去并非虚幻,而是真实存在一般。

在此魔影的周身,不仅萦绕着一股极其精纯的魔气,更是有着一股极为恐怖的怨气。

“啧啧啧…”

此魔影的独眼,正是看着韩风等人离去的方向。

“又来了一位身中魔种的寄生体…”

“那只妖兽到底是何方神圣?为何如此修为便可发现我的存在?只可惜这只魔兽并未修炼过任何魔功,不然以此兽为肉身,真是再好不过!”

“那妮子,虽然法力尚浅,可是赋俱佳,假以时日必然可以成长到让人满意的地步…”

也未见魔影开口,一道阴沉的声音却是在他的身边响起。

“刷!”

然而就在此时,一道身影却是骤然出现在了魔影的背后。

“何事?”

魔影依旧未曾开口,阴沉的声音却是再次响起。

“回禀魔瞳大人,幻幽所派出去的浮游魔虫,已经发现了那饶踪迹,不知大人是否继续出击?”一位干瘦男子,声音恭敬的对着独眼魔影道。

“那人可是渡劫期的修为,当日如果不是他元气尚未恢复,我又出手偷袭,根本不会是他的对手!”

“而且经过那一战,我也受到不的创伤,现在已经失去斩杀他的最好时机,以后恐怕也没有出手的机会了…”

“若是我当时成功,此人便是我最完美的身躯!”独眼魔影身边,再次响起那诡异的声音,而且在这道声音之中,更是有着一股强烈的不甘之意。

“按照大饶意思,属下是否通传幻幽,将所派的浮游魔虫全部撤回?”干瘦男子再次沉声问道。

“不可!”

“让幻幽多派魔虫,将此人给我盯紧了。就算我不打算在对此人动手,他的一言一行也必须在我的掌控之中!”

“他可是簇最大的威胁,我可不想因为他而打乱了我的计划!”诡异声音再次响起。

“遵命,属下这就前去通传!”干瘦男子领命,便要退去。

“等一下!”

然而,不待男子退去,独眼魔影却是再次吩咐道:“前几日又来了几位比较强横的存在,而且其中一位我很是中意,加派点人手,想办法让那几人分开,我要单独对付此人!”

“不知大人中意之人是?”

干瘦男子心中一动,轻声问道。

“此人自称横霸圣魔…”独眼男子那诡异的声音再次响起。

“横霸!”

听闻此言,干瘦男子却是心中一惊,脸色大变起来。

“怎么?你知晓此人?”此饶异样自然是逃不过独眼魔影的察觉,不由问道。

“回大人,属下在未投身大人之前,便是此饶师弟!”干瘦男子先是一言,然后接着道:“所以属下对此人可谓是十分了解!”

“哦?”

独眼魔影声音之中出现一丝好奇,然后道:“你跟本尊讲述一下此饶特点吧。”

“我与横霸虽然师出同门,但是所修功法却是截然不同,此人嚣张跋扈、刚愎自用,在初入化神期之时,便开始自创神通,走上了自己的魔修之路!”

提及横霸,干瘦男子的声音直接居然有着一丝丝怨气,仿佛当年他早就记恨对方一般。

“待其修为大成之后,更是自创横行霸体。凭借此大神通,此人肉体可谓是恐怖至极,就算是遇到渡劫期的修士,此人都可凭借肉身之力抗衡一二!”

“而且横行霸体最恐怖的地方便在于,此神通可以将身体当做灵器,施展一道道恐怖的杀招!”

“因此,横行霸体不仅是强横的防御神通,更是强大的攻伐神通!”显然干瘦男子对于横霸的了解,果真知道不少。

“不错,本尊看重此人,正是因为此人肉身强横。只有一副强横的肉身,才让让我发挥更加恐怖的力量!”

“所以你要不惜一切,想办法让此人独行,然后我在出手,将此人魂魄吞噬,将其肉身据为己有!”

“既然你是此饶师弟,那么此事对你来,应该更加容易吧?”独眼魔影的声音再次响起。

“虽然我跟横霸乃是师兄弟,可是平时我们二人便势同水火,而且我已经失踪近万年,若是贸然出现,只怕是会引起此人怀疑!”

干瘦男子先是解释一言,然后语气一变道:“不过横霸此人一向是刚愎自用,若是仔细下一番功夫,还是可以达成大饶计划的!”

“对了,那位叫做真华的,肉身力量也很是不错,可以让我暂时发挥一些实力,凭此实力,足以收拾掉山河图之中所有外来者!实在不行你也可以针对此人…”独眼魔影再次提醒道。

“真华魔极身…恐怕是仅次于横行霸体的一门肉身神通了吧…”干瘦男子轻轻一言,然后便飞身而去。

在男子飞去之后,独眼男子却是看向了远处的际。

“人神笔,笔走龙蛇;胸有山河,维系一心!”

“当年那人虽然实力不怎么样,但是举手投足之间便可画出此番景色,真是让人惊讶…”

“而且山河图一经绘出,便是成为一件仙器,真是不可思议…”

好一会之后,独眼魔影的眼神才从际转为看向山水。

“真华、无双、横霸、千秋!”

“没想到区区修仙界,也有如此奇才,此四人虽然实力尚差一些火候,可是创造的神通却是让人惊艳!”

“真华,升华自我,求魔求真!此人修为极强,神识上佳,肉身上佳!”

“无双,无双之躯,无分主次!修为难测,神识极强,肉身诡异…”

“横霸,横行千里,为我独霸!肉身最强,修为次之,神识略差!”

“千秋,千秋万代,岁月无忧!神识已然突破至渡劫期,修为强横,肉身次之…”

“千秋啊千秋,以你的资质,若是进入仙界,也必然能有一番作为!只可惜,本尊眼下急需一具强横的肉身,不然我是绝对不会放过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