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历史 > 穿越三国之山贼 > 第九百零三章 痴人说梦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九百零三章 痴人说梦

“你出来呀!你不是要杀了俺和俺的女儿吗?画中人,俺就在这里呀!你出来杀呀?”愤怒冲昏了咕噜的头脑,让他失去了理智,他一边在洞中四处的飞行寻找画中人的下落,一边疯狂地吼叫着。

贡桌之上摇曳的烛火在洞中窜动着火苗,一闪闪的,把飞在空中的咕噜的身影映照在洞壁之上,随着咕噜的飞行,忽而出现在洞壁的左侧,忽而出现在洞壁上的右侧上面。

洞中静悄悄的,并没有画中人的阴影,而画中人就仿佛凭空消失了一般变得无影无踪,洞壁上只有咕噜的阴影在洞壁上随着他的身体移动着。

咕丽仰面躺在洞地之上,身体一动不动的,气若游丝,有进气无出气,脸色也越加的惨白,仿佛随时都有生命危险一般的情景。

咕噜在洞中巡视了一周,直到飞到死洞洞口,在洞口处也发现画中人的踪迹,这才又震动翅膀向着洞里飞去,第一眼看到咕丽的躺在洞地上的身影,他的眼睛就开始泪眼婆娑了起来。

咕噜的阴影映照在距离洞口近处的洞壁上,随着咕噜身体移动而在洞壁上移动着。而当咕噜飞离洞口时,咕噜的阴影恰恰划到洞壁上一个凸起的岩石上。

这时刚刚双重阴影映照的岩石边上,只剩下岩石的阴影,可就在这时,那岩石旁边上的阴影却突然起了变化。只见从岩石阴影中渐渐突出一块阴影,在岩石旁边扭动了几下后,就像是忽闪的黑布一般从岩石阴影中出来了。随后就短暂地贴附在岩石阴中了。

“女儿,画中人跑了。为父的这就带你从这里出去。”咕噜一飞到咕丽的身边,就把她抱在自己的怀中了,瞅着咕丽一张渐渐变得惨白的脸泪水犹如泉涌般从他眼眶中滑落下来。

而那洞口岩石边上贴附在岩石阴影处的凸起的阴影在闪动一下之后,突然就变得越来越大,直到后来变回到纸片一样贴附在岩石边上的人影出来后这才停止了继续的变化。

咕噜一震动翅膀,就抱着咕丽从洞地上飞了起来,在空中转身之后,就向着洞口飞了过来,就要飞到洞口之时,却见到死洞中的洞门突然就被关上了。

距离洞门五六米的咕噜看到洞门关闭上了,心下里一惊,马上吼叫着道:“画中人,你这背信弃义的小人,你到是显出身形出来与俺决一死战啊!”

洞中没有画中人的声音,除了咕噜吼出的话在洞壁上产生了阵阵的回音之外,这整个洞中就仿佛死了一般的沉寂。

咕噜面前的洞门,对于咕噜来说无异于一座小山,他要想从这洞门中出去,必须先要把这洞门打破了才行。可咕噜知道要打破这洞门又谈何容易。

正当咕噜的目光四处在洞中寻找画中人之时,这洞门缝隙处中却突然钻出来一个仿佛纸片般的人影出来。

只见到这仿佛纸片般的人影仅仅从洞门缝隙中钻出来一半,就扭动了一下身体,使得自己的半截身体整个都竖立起来,恰恰贴附在洞门缝隙之上了。

“老不死的东西,怎么样?俺说了要用你们的鲜血喂养俺的冰蝉这话一点也不假吧!你们还能从这死洞中出去吗?”画中人在说完这一段话后,先是阴阴地冷笑起来了,随后就忍不住地哈哈狂笑了起来,紧接着纸片般的身影一闪,就像是爬行在洞壁上的阴影一般半截身体紧贴着洞壁上往洞门左侧的洞壁上游走而去。

咕噜听到画中人这一番极其具有挑逗的话,浑身就开始颤抖了起来,但是即使这样,他依然不肯轻易地松开自己紧紧搂在咕丽身上的手。

“看谁先杀了谁?俺今天就要再次降服了你。”咕噜怒气冲冲地冲着爬行在洞壁上的画中人的阴影吼叫着道,同时心中默默念叨咒语出来了。

在他话音一落,这咕噜立刻就张开了自己长满纤细牙齿的口,而他两颗獠牙也在烛火的跃动下熠熠生辉。仅仅眨眼功夫,一道巨大的火焰就从咕噜的口中向洞壁上画中人的阴影喷射了过去,在瞬间里就把画中人的阴影淹没在了洞壁之上了。

“啊…啊…啊!”

画中人凄惨的叫声一声声从洞壁上传来,而他扭曲得快要变形了的,犹如纸片一般的身体在熊熊的火焰中左右上下窜动着,就仿佛烈焰焚身了一般让他痛苦不堪。

“啊~哈哈哈…,”咕噜仰天长笑后,瞅着烈焰熊熊的洞壁之上一字一顿地说道:“画中人,你只不过学了俺的一点皮毛,你这些许的本事在俺的眼中不过是在鲁班面前耍大刀自取其辱罢了。你还不乖乖的投降啊?”

说完话后,咕噜又是一阵的仰天长笑,哈哈之声直在这洞壁上不停地回响着,产生的气浪直震得这洞中的熠熠生辉的烛火剧烈的跃动起来。

正在这时,那洞壁之上画中人的阴影在火焰中扭动着犹如纸片般身体的同时,突然就张开了口,随后仿佛龙在水中吸食海水一般在烈烈的火焰中摇动着纸片般的头颅吸食着火焰。

那火焰不但没有把画中人的身体灼烧掉,反而在画中人吸食之下犹如温顺的绵阳般乖乖地从火焰中的四处向着画中人的口中汇聚而去了,而洞壁上的火焰在顷刻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这时的画中人就仿佛一个鼓胀起来的人形气球一般在洞壁上飘忽不定着身影,而他的目光却紧紧盯在咕噜的脸上,口中却阴柔地说了一句。

“你杀不死俺的,你也降服不了俺的。”

画中人这话音一落,立马就张开口,向着咕噜喷射出一道烈焰出来了,随即他脸上阴阴地一笑,似乎在说他是不死的存在。

只见到这画中人口中喷射出来的火焰犹如火龙一般不但在洞中甚为耀眼,也异常灼热的向着咕噜喷射而去了。

咕噜冷笑一声,口中说道:“画中人,你要跟老夫学的东西还很多呐!仅仅凭借着偷学的这一点的法术就想要了俺的命,你真是痴人说梦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