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吼……”

就在克格自由行走的时候,竟然发现有一只兽类出现在自己的面前,本来克格还以为是真的兽类,但是当克格用灵魂意志扫过去的时候,发现自己的灵魂意志竟然被烧毁了。

这一点让克格明白了过来,眼前的这只兽类,事实上并不是真正的兽类,而是这种特殊火焰所组成的,而且只不过是在外形上类似兽类,但是在真正的本质上,与兽类存在着根本性的差异。

“不好,这家伙竟然存在这样子的能力?”

克格犹豫了,不知道是不是应该继续下去,一旦他与这火焰接触,就会对灵魂意志造成损伤,但是不接触的话,结果也是一样,只不过损伤会被降低了许多而已,想了想,克格还是有了决定。

“不能够躲避下去,虽然灵魂意志会被损害很多,但是长远来讲,也没有一点一点被汲取的多!”

克格的想法没有错,眼角又出现了一道火红,使得克格心惊肉跳,原因很简单,就是因为周围的火焰竟然多了起来,而火焰所组成的兽类,竟然也变得多了。

“不要就是一些火焰而已,难道真当以为强大了吗?”

克格将灵魂意志收缩起来,随后便用出了周拳,元力附着在周拳上面,用阴搏聚集着,一招周拳挥出去,就能够将阴搏击中焰兽,威力被聚集起来的阴搏,自然比分散的时候更加强大。

克格一边攻击着焰兽,一边则是寻找第二层的入口,期间,克格自然能够找到很多修者,他们和克格一样,都是在第一层沉浮着,不过让克格感到奇怪的是,他始终都没有看到沈华等人。

塔界的第一层,说大吧,的确蛮大的,但是说小吧,倒也有一定的道理,至少克格很快就找到了第二层的入口,一进去,就让克格打了个激灵,没有想到,第二层的温度很低。

“真是的,怎么会这样?”

克格看着在虚空之中不断飞袭的冰刃,一边躲着一边心中骇然,每一道兵刃的攻击竟然相当于元丹境修者的全力一击,想到这里,克格开始有些担心傅明航他们了,原因很简单,沈华、孙冠季还有傅明航三人,除了沈华一人是元丹境后期以外,其余两人都是元丹境中期而已。

“叮叮当当……”

不过纵然克格反应非常迅速,但是不一定能够全部都躲避开来,因为冰刃的数量非常多,多到如同一面钢铁筑成的墙壁一样,眼睛眯起来,克格运转天座十二,身体有淡淡的光芒闪现,那是克格的气血涌动而成的。

相当于元丹境修者的全力一击,还是没有办法击破克格的防御,由此可见,克格的防御是多么地强悍,其实这也是魔皇血脉潜移默化之下的强化,能够使得克格的身躯强度增强。

一步一脚印,克格行走得非常艰难,由于冰刃的频率有些密集,因此克格偶尔还是被击伤,但是有魔皇血脉的再生,加上天座十二的修复,克格总能够将伤势恢复过来。

终于,漫步目的在第二层行走的克格,找到了通往第三层的入口,看着入口处各种各样的修者,克格没有去理会他们,相比之下,那些人却是紧紧盯着克格。

“嘿嘿,又来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人了!”

所有人都看着克格,眼眸之中蕴含着丝丝的不屑,他们之所以不进入第三层,就是因为他们进入不了,周围那些被冰冻的尸体,其实就是不自量力想要硬闯的人,被第二层处罚的他们,就成为了尸体。

克格当然察觉到了那些人的讥讽,但是前者并没有一丝畏惧,慢慢地走过去,四下张望的克格赶紧寻找办法,同时蕴养一下心中的情绪,眼中精光一闪,克格大步跨出,瞬间来到了入口附近。

“砰!”

正当疑惑不解的克格想要通过第三层的时候,一道墙壁出现并且迅速挡住了他的去路,由于作用力的缘故,克格直接被弹到了远处。

“锵,锵……”

就在克格后退的同时,虚空之中一道道冰刃出现,但是与之前遇到的不一样,克格总觉得这些冰刃是有人控制的,是有生命的!

“哗哗……咻!”

克格立马被冰冻了,被冰刃击中的他,只能够被冻成巨大的冰块,周围的修者见此哈哈大笑,但却没有伸出援手,一来他们害怕伸出援手之后会不会被连累,二来他们乐得看好戏。

可惜的是,克格算是让他们失望了,浑身一震,克格身体的每一处,都接收到了从骨子里面流露出来的力量,那可以断山分流的庞大力量,瞬间便将冰块震碎。

没有等到第二层反应过来,克格便瞬间做出了反应,身形一闪便用了飘雪过池,出现在第三层入口的克格没有一丝犹豫,直直地朝着第三层而去。

事情也如同克格想的那样,入口处很快就已经反应了过来,还是那么一面墙壁挡着克格的去路,然而克格这一次是有备而来,哪能那么简单就被阻止?

气血沸腾,脸色隐隐有些苍白,眼神如同高空正在瞄准的猎鹰,那么地专注,那么地令人不寒而栗,口中一声轻啸,克格的周拳如同天外之物,轰中墙面的同时,使得正面墙壁轰然崩塌,不仅仅如此,正面墙壁甚至变成了粉末飘散而去。

在那千钧一发之际,克格心中不知道怎么回事,竟然隐隐有一种紧张,正因为这点紧张,使得他没有停留下来,而是迅速进入了第三层,事后证明克格的这一个做法非常正确,当他通过之后,那些隔岸观火的修者明显想要捡便宜。

每一个人脸上都洋溢着笑容,他们都在这里等了很多天了,起初想要放弃,但是想一想,他们是很困难才来到了这里,若是那么容易就放弃了,那么他们还做什么呢?

正因为这一点,所以他们很快就抓住了机会,想要靠着克格留下来的希望,进入那从来没有见过的第三层,但是当他们来到入口附近的时候,一件让他们绝望的事情发生了。

只见得那原本已经化作粉末的墙壁,竟然在一瞬间物归原位,甚至隐隐约约比之前更加紧密,硬度也更加高,众人见此想要后退,但是后方的修者惊呼一声,那就是他们的后方竟然出现了另外一面墙,一面全部都是由冰刃所组成的墙!

“不!不要啊!”

“我不想死,我还不想死,我现在已经是一名元丹境修者,放在外面也算是不错,我怎么能够死在这里呢?”

大多数人状若癫狂,但是没有用,冰刃可没有怜悯的情绪,嚓的一声,众人便被冰刃击中,同时轰的一声一片冰柱出现在眼前,渐渐的,生命力见底乃至完全逝去了,他们竟然全部都已经死去了。

克格来到了第三层,本来他还以为第三层有什么特别,但是与前面两层相比,第三层的布局非常地简单,通往第四层的出口就在不远处,克格的肉眼都能够看见,但是在入口与他中间,隔着二十九道透明的墙。

“难道说,这些与方才的那面是相同的?”

克格隐隐有些讶异,却是没有想到竟然会发生这种事情,刚才的那一道墙,就让克格用了二十分之一的力量,算一算,克格还真的没有信心可以通过了。

听到周围吵杂的声音,克格来到了第二面墙的面前,能够进入第三层的人,大多数都是惊才艳艳的人,因此他们并没有被第二道墙困住,除了少数一些基础不够牢靠的人。

克格目光如炬,扫视了一下周围的环境,发现塔界竟然自成一界,在这里,克格的自然元力补充速度竟然增强了五倍,甚至这还是一个保守估计,这让克格大为吃惊,换句话说,克格能够不间断使出阴搏,除非他累了,不然一直用下去。

一开始克格为此感到非常惊讶,但是想到自己的自然元力便是罪龙一族的先祖给予,再想到塔界目前也是罪龙一族先祖的掌控当中,换位思考一下,克格便觉得这是一件非常正常的事情了。

“轰隆!”

一拳,简简单单的一拳,让克格在十几名修者的面前,瞬间便通过了第一层,势头如同破竹,勇往直前的克格根本就不知道劳累,一面又一面的墙壁在他的拳头下粉碎,忽然,当克格想要击碎第十一面的时候,发现这里竟然有大量的人。

这一奇怪的现象,很快就引起了克格的注意,他可不傻,在没有弄清楚事情之前,倒是没有那种冲动,而之前在第二层的入口,那是因为克格对于自己的实力有信心,而现在,哪怕再有信心,看到几百号人都傻呆呆站着,克格也总不能像一个愣头青了吧?

听着众人的交谈,克格才明白,原来从第十层起,墙的硬度会直线上升,这些人都是无法击碎墙面的人,不甘心的他们只能够停留在这里观看。

“呼,呼……”

克格大口大口喘气,原因就是他来到了第三阶段,当他得知了那几百号人为什么停留后,便没有了继续等待下去的兴趣,他直接在众人的震惊中,瞬间将第十一面墙击碎,随后继续那势如破竹的气势。

“在这里休息一下吧?”

克格发现这里的人更多了,为了保险起见,克格还是打算在这里休息一下,顺便一提的是,克格直到现在都没有看到沈华等人,这让他感到非常地无语,按理说塔界就那么大,怎么可能会发现不了呢?

“可恨!可气!可恼!为什么?为什么我就是过不去!”

克格打坐调息的时候,发现总是有声音在耳边响起,原本克格睁开眼睛想要训斥一下,却发现周围根本就没有任何人,心中正奇怪的时候,克格算是明白过来了。

叫喊的人在远处,只不过声音太大了,所以才使得克格误以为在身边叫喊,看着那名青年,克格先是奇怪,随后又有些许的理解。

“原来如此,难怪对方会如此气氛了。”

克格看得很透彻,对方的力量完全足够了,每一次击破第二十一面墙,都是轻松加愉快的事情,但问题就在于击碎之后的那一刻,青年的速度完全跟不上墙壁弥补的速度,这让修者感到非常头疼。

经过这么多次,克格早已经摸清楚了第三层的奥秘,每一次击碎墙面的时候,墙面会迸发出许许多多的碎片,这些碎片蕴含的劲道十分大,一般人是不可能靠近的,否则一定会被击伤乃至死亡,克格就见过一个浑水摸鱼,但是实力不足的人死在这一点上。

但是事情没有绝对,虽然第三层考验的是力量,但是有一个漏洞可以让人利用,那便是速度,若是第一名修者的力量足以击碎墙面,而第二名修者的防御和速度达标的话,便可以依靠着第一名修者安然通过。

这也是很多人聚集在一起的缘故,其中有些修者希望能够找到那些能够互补的人一起努力!

克格本来是不想去管闲事的,但是当克格发现,那名修者眼中蕴含着执着之后,便开始产生了动摇,对于一名非常努力的人,克格丝毫不吝啬自己的帮助。

“唉,你这又是何必呢?你的力量随随便便就可以碎开墙面,但是你的速度已经跟不上了,再下去的话,你也只会浪费气力而已。”

“就是就是,你都已经试了上千次了,难道还要在这里试一辈子吗?”

克格听着修者好友的劝说,嘴角微微上扬,原来修者已经做到了这个份上了啊,真是难得,不过也有些固执和愚蠢,然而克格倒是有些欣赏这类型的人。

走过去,克格来到了那名青年的身边,那名青年还以为克格和之前的人一样,是希望他能够帮忙的,一念至此,青年便让克格来到自己的身后。

“等一下我将墙面击碎之后,你自己小心一点,先说好,你能不能靠着那一瞬间通过,那是你自己的本事,和我没有关系,如果你自己都无法通过的话,可别指望我能够帮你的忙!”

克格哭笑不得,青年的两名好友朝着克格示意,让克格不要介意这样的事情,也不要去介意青年的语气,毕竟连续失败了上千次,也难怪修者的脾气会有些急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