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青春 > 不要在垃圾桶里捡男朋友 > 第105章 因果循环,报应不爽(十九)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105章 因果循环,报应不爽(十九)

池小池被抱放上床。

生病后的他意外地不闹腾, 也不说胡话, 找了被子掀开就往里钻, 把自己掖得紧紧的。甘彧端来热水, 他便就着甘彧的手一口一口乖乖喝水,顺便把冰冷的手心拢在甘彧手背取暖。

甘棠管npc借了医用酒精,预备给池小池擦身。

袁本善:“……”为什么你们这么熟练。

兄妹两人的举动,反倒显得袁本善这个正牌男友多余起来。

于是在甘棠把『毛』巾浸入酒精中时, 他提出帮忙,并说自己是专业的。

甘棠礼貌拒绝道:“我是护校毕业。”

言下之意是,我比你更专业,所以请滚远一点。

袁本善:“……”

奚楼:“……”护校里已经有武术专业了?

甘棠给出了一个相对合理的解释:“这年头医闹比较多。”

奚楼想, 现在的医院对医闹真是秋风扫落叶一般无情。

无奈, 袁本善只得让位。

甘棠把池小池从被子里刨出来, 把微卷的长发撩起,用发夹别在耳后,怕发尾搔得他痒。

起先, 池小池发冷得厉害, 对出被窝这件事略有抗拒, 但甘棠在他耳边哄过两句他就安静了下来, 伸着脖子任她涂抹。

在酒精涂『揉』到大腿根部时他有点受不住了,不过也是用气音哼哼两声,脸埋在甘棠香香软软的臂弯里轻蹭不已。

……很好养,很乖。

物理降温过后,袁本善顺势提出要四人合住。

他不是瞎子, 甘彧对宋纯阳的觊觎几乎已是放在了明面上,他不可能放心把宋纯阳交给他。

除此之外,袁本善有一点隐秘的担心。

宋纯阳心思单纯,难保不会把换阴阳眼的事儿告知甘家兄妹,如果他们得知后阻止纯阳,那该怎么办?

由此可见,那些千方百计不让对象接触外界、接触新朋友,只希望对象依附于自身的人,其主要目的大多是唯恐对方通过比较,发现自己是个傻『逼』。

但袁本善心里又有一点隐秘的骄傲。

即使甘彧对纯阳费尽心思又如何呢,他仍然愿意把眼睛留给自己。

甘彧一直在反思池小池生病,是不是昨晚自己把空调调得太低的缘故,想得心情不大好,但对于沙雕提出的沙雕请求,回复的语气却依然是温文尔雅:“好的。我和你打地铺,病人和女人睡床,这样可以吗。”

袁本善不疑有他,欣然接受。

他完全没有想到,在夜深人静时,某个答应与他一起睡地板的人堂而皇之地『摸』上了池小池的床。

甘彧『摸』『摸』他的额头,发现热度退了些,就取了棉签来,润湿他有些干裂的唇。

一点清凉让池小池微微睁了眼,一只眼琥珀,一只眼碧蓝,其中水雾『荡』漾,看着动人得很。

甘彧,或者说061,学着他的样子,歪着头眯着眼看他,心里软乎乎的。

互看一会儿,池小池竟张开双臂,不管不顾地扑抱了上去。

061被抱得有点懵,疑『惑』地“嗯”了一声:“纯阳?”

……他还是叫不了池小池的名字。

酒精的清香和滚热的皮肤温度一起传递过来,略叫061哭笑不得。

虽然被抱的是我,但这样没有防备意识可真的不好。

为了降温,池小池只穿了一条薄薄的白『色』三角裤,眼看着连那条腿都要跟着身体一并缠上来,061抬手按住了他的膝盖,正在认真思考要不要把这不听话的人拿绳子绑在被子里,他就在自己耳边浅浅呼出热气来:“……六老师?”

池小池身处在半梦半醒的『迷』城之中,神思昏眩,一脚踏在现实,一脚踏在梦乡,直到四肢缠抱住了一个确切的人,他才渐渐有了神智。

然而他仍分不清虚实的界限,于是他选择相信这是在做梦。

因为在梦里,他无需克制心底的感情,可以活得肆无忌惮。

他昏着眼睛,小声询问:“六老师,六老师,你是娄哥吗。”

“我不是。”

……混账的保密机制。

“那就好。”池小池竟松了一口气,大着舌头道,“你可千万别是啊。”

061顿了片刻,双手捧上他的脸颊,修长又带有薄茧的食指不轻不重地抚『摸』着他的眉,动作和语气都是温柔又克制的引导。

“为什么呢?”

“我……”池小池被那声音『迷』『惑』,半睁着眼睛,小小声答道,“我变了太多了。”

061愣住了,替他描眉的手指动作也跟着停了下来。

……该做的,不该做的,池小池全都做了。

抽烟,喝酒,耍流氓,卖无赖。

池小池在怀疑061身份后,其实挺后悔的。

早知道他是娄哥,至少要在他面前乖巧矜持一点才是。

他竭力想要分辩:“娄哥,我以前不是这样的,真的。”

他也不知道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不再像以前那个池小池,只觉得慢慢的,一切就都变了,他不再是从前那个被娄影捧在手掌心里的他了。

池小池还想继续解释下去,却被徐徐贴近的一双唇镇住。

061并没有吻下去,只是若即若离地在他唇畔附近逡巡,似乎是在逗弄他,将甜美的糖果放在一个贪馋的人唇边,随他咬弄。

他只需前进一步就好。

池小池闭着眼睛,想,这个梦真的太真实了。

这些年他做过无数个梦,数这个梦最大胆,池小池终于不用一直追在娄影虚幻的身影背后,一伸手却只能抓到一片消散的衣袂。

他在他的怀里,娄哥回应了他的期待,且比他想象的还要更多。

真好的梦啊。

这样想着,池小池便闭上眼睛,沉沉睡了过去。

他想要把这个梦认真地延续下去,谁想却是一枕黑甜。

察觉到他又昏睡过去,061略有些遗憾。

……就差一步,他就能吻到他的精神体了。

不知何时,061怀里拥着的变成了池小池的精神体,一头半长的『乱』发垂落061臂弯,他双目紧闭,长睫浓密,让人忍不住想要去抚『摸』拨弄。

房内还有一个熟睡的袁本善,与这具临时的身体曾有着亲密关系。

怀里抱着别人名义上的媳『妇』,『迷』之偷情,真刺激。

但061却清楚他抱的是谁。

是池小池,是他跟随了五个世界的宿主,是一个很有魅力、偏偏又很孩子气的……

他垂首看向这张熟睡的脸,只觉一股温情从心底里透出来。

受系统所限,他无法叫出他的名字。而越是不能,越是渴望。

想叫他的名字。

想听他叫自己的名字。

这种喜欢、这种渴望,好像是从骨子里渗出来的,好像是写在程序上、无可更改的一段数据。

这段数据说,061天生就喜欢池小池。

061拥紧了池小池,用自己的体温把池小池滚烫的体温逐渐拉回正轨。

第二日清晨,独睡一张床的池小池身上热度已退。

他活动活动胳膊腿儿,发现除了有些眩晕外竟然没有其他不适,不禁啧啧称奇:“宋纯阳这身子骨可以啊。”

奚楼:“呵。”

池小池隐约记得昨夜自己昏过去时是倒在了谁的身上,并选择『性』忽略了地上的袁本善:“甘医生这医术还挺给力的。”

奚楼:是,在各方面都挺给力的,尤其是撬墙角方面,这隔壁老甘堪称一绝。

昨天晚上目睹了现场的奚楼早已看透了一切。

很好,一个两个的,归了包堆,全都是老流氓。

所幸他记得纯阳对自己说过,他不喜欢比他大太多的。

奚楼算了算,甘彧是个主治医师,虽然脸看着挺嫩,可按照资历推算,起码三十四五岁了。

奚楼听说,学医这一行,工作量多发量少,别看甘彧头发浓密,再过两年,发际线起码往后退个五厘米。

想到这里,他长长舒了一口气。

不得不说,经过一晚上精神胜利式的心理建设,奚楼已经心如止水。

纯阳什么都好,就是看人的眼神不大好。

等他有了身体,一定第一时间来到宋纯阳身边,把这个年纪轻轻就得了青光眼的家伙给圈起来。

一大早最先来探望池小池的,竟然是“关巧巧”与“廖武”。

……这两“人”组合着实诡异。

“廖武”一扫昨夜疯狂之态,神情柔和,收拾得精精神神的,甚至梳好了小辫子,破裂的头颅也被修补完毕,脸上甚至还上了一点妆容,看起来与往日的他毫无差别。

看来,“关巧巧”又多了一位陪演的“演员”。

池小池曾记得自己看过一副照片,上面是一个女人坐在缝纫机前,眉眼低垂,手边道具齐备,认真修补着一面破烂的鼓。

……池小池发誓,他绝不会细想廖武破烂的脑袋是怎么被修补好的。

“关巧巧”很关切地询问池小池怎么突然病了。

池小池从“廖武”身上拉回注意力,笑着以玩笑口吻道:“你怎么那么关心我啊。”

一旁的袁本善闻言,一脸吃了苍蝇的表情。

女鬼希望他好,也就是把他们当道具,不希望道具有损毁,想让他们快快陪她戏拍完。

谁想,“关巧巧”竟微微红了脸,坦诚道:“因为……你很好。演戏演得好,对我也好。”

下了戏的“关巧巧”一点都没有女鬼的样子,腼腆,温柔,就像一个真正的活人。

池小池态度温和:“我没事儿,已经好很多了。今天还能陪你把戏演下去。”

“关巧巧”粲然一笑,『露』出两颗小虎牙。

廖武的同伴们在看到还“活着”的廖武时,先是惊骇,后是悲哀,渐渐又趋于麻木。

恶意,是许多负面情绪的综合体,它脱胎于怀疑、愤怒、仇恨、绝望,在极端环境下会释放出难以想象的能量。

人『性』则是灰『色』的,它复杂多变、晦涩难懂、包罗万象,然而,在面临生存威胁时,人『性』则会回归最原初的那个欲·望。

不要死,要活下去。

廖武同伴的愤怒是真实的,痛苦是真实的,但想要活下去的心也是真实的。

失去了匕首,他们也失去了搏命的资本,只好听从池小池那一席真中搀假的话,战战兢兢地演戏,希望自己身上的“死气”减少一些。

同伴的死亡,让他们仍然恨着“关巧巧”,恶意或许会在夜深人静时滋生,但等第二天看到“关巧巧”与“廖武”的脸,也会消失得一干二净。

原因无他,他们还想活下去。

原本池小池还担心过这女鬼或许有杀人指标,但随着时间推移,池小池发现,她一直沉『迷』演戏,无法自拔。

不如演戏,杀人不如演戏。

只要没有戾气与杀机的人,她就愿意掏出心来对人好。

她的恶意,向来只会回馈给那些心存恶意的人,她是一面镜子,只照出人心底最肮脏的那部分,并百倍地反弹回去。

但甘彧不认为他们这后半程的安然无恙只是幸运而已。

系统给予的“出戏”这一提示,再直白不过,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好好拍戏,什么都别多想。

然而连续两个人的惨死,不可能让他们不多想。

倘若那天池小池没能镇住场子,或是没想着从他们手里提前夺走断匕,那么后续将如何发展,完全可以预料得到。

——马尾女谭悦会继续策划杀掉“关巧巧”,而毫无疑问的,她会成为下一个牺牲品。

——谭悦的死将引起团队中更剧烈的动『荡』,直接影响拍摄进度,而拍摄进度遭阻,“关巧巧”哪怕展『露』出一点点不满,也会加深任务者们心里的裂隙,担忧自己会不会“出戏”了,担忧自己是不是被“关巧巧”盯上的下一个目标。

——如此发展下去,他们要么更加笃定要杀掉她的决心,要么精神崩溃。

——甚至在极端恐惧的情况下,某些人会将矛头调转,酿成内讧。

一步步推进下去,只会是恶『性』循环。

到最后,他们会集体死于自己的惊惧、怀疑和不安。

总而言之,如果不是小池,这第八个世界他们不会度过得如此顺利。

再进一步,池小池最牛『逼』,不接受任何反驳。

任务完成得超乎寻常的顺利。

转眼半月将过,戏还没拍完,他们却已经要走了。

在离开的那天晚上,剧组恰好聚餐。

菜『色』很丰盛,还有红木枝烧烤。羊肉串在枝子上,渐渐分泌出金黄的油脂,在肉块外结出一层天然的酥壳,将新鲜的羔羊肉妥帖包裹起来,保证肉汁不再外溢。等羊肉烤熟,鲜红的辣椒末便随之撒上,勾起嗜辣人的馋虫和胃酸。

任务将近,大家一个个都归心似箭,对这美味也是味同嚼蜡。

……池小池和忙着为池小池烤肉的甘家兄妹除外。

“关巧巧”喝了点酒。她酒量很差,半杯下肚,就歪在池小池身边的躺椅上犯起了『迷』糊。

见她手里始终抱着一瓶矿泉水,池小池打算拿来让她漱漱口。

谁想她死死将矿泉水瓶抱在手里:“不要动这瓶……我舍不得喝。”

池小池与她已经很熟了,不由笑道:“你把神仙水灌进去了?”

“关巧巧”也笑了。

她眨眨眼睛,俏皮得很:“比神仙水还贵。”

他们一边撸串,一边聊了很多。

后来,心门渐敞,她对池小池讲了一个故事。

以前,有一个大学还没有毕业的艺校学生,家世平平,但她从小就有一个表演梦。

她不是因为喜欢花花世界和漂亮衣服,是因为她喜欢揣摩和感悟不同的人生。

她原本考了个不错的高考成绩,还通过了自主招生,可以去某个学校读法学院的本硕连读,但她还是选择进了半年前艺考过的表演学校。

入校后,她一直在各个剧组里跑龙套,在零下几度的室外吃着十块钱的盒饭,裹着军大衣,仍乐此不疲。

她相信,自己这样努力,一定会被命运眷顾。

某天,她突然被曾经合作过的一个导演选中,去演一部恐怖片里的女鬼。

她看过剧本,便立即答应了下来。

她太喜欢这个故事了,即使是一个鬼,她也愿意去演。

然而,等她进组之后,她才得知,演男主的演员是投资方塞入的,一个有名的花花阔少,在娱乐圈里靠颜和爹混得风生水起。

他觉得这个剧本太矫情,演着演着就不乐意了,说要改。

她找导演,求他不要改掉本子。

可是没有人听她的。

戏渐渐变得面目全非,从一个反思校园暴力的文艺恐怖片,变成了再俗套不过的三流垃圾片。

她知道自己人微言轻,只好一直忍耐着,在私下里尽量离那个男主越远越好。

谁想她不情不愿的疏离样子竟勾起了男主的兴趣,他对她开始满口荤话,勾勾搭搭,后来,还变本加厉地在半夜去敲她的房间门。

她躲在房里,用枕头堵住耳朵,想,快点拍完吧,拍完她就可以走了。

然而,谁也没想到,男主对她求而不得,竟在那场强·『奸』戏里动了真格。

被刺·入时,她几乎要疯了,绝望地踢打,撕咬,可女孩子的力气又怎么挣得过男人?

无数台摄像机对准了她,像是一只只冰冷的眼睛,来自四面八方,沉默地观视着她。

它们只是看着,和摄像机后的人一起看着她。

没有人来救她。

导演与副导演低着头,没有喝止,只当是他入戏太深。

现场的工作人员不时发出隐隐的抽冷气声,以及“这是演戏吧”的小声质疑。

□□足足持续了五分钟,她晕了过去。

等再醒来时,她已经被送回了房间,男主得意洋洋地坐在她身边,请求让自己做他的女朋友,他会对自己“负责”的。

她完全陷入了疯狂,追着殴打他,并说自己要将一切曝光出去。

等她发觉不对时,喝了酒的男主已经用扯下来的窗帘勒住了她的脖子,将她挂在了吊灯上。

她死了,官方给出的通稿是意外。

她想告诉所有人,她不是『自杀』。

于是,在杀青那天,她来到了男主身边,但其他人都看不见她,只能拍到狂呼奔走、便溺齐流的男主,以及他慌不择路、坠下跳台的身影。

看着他摔得四分五裂的头,她哭了。

随后,她被一股力量推入这片秘境里。

这是一个和她原先所在的世界截然不同的异境,只有鬼魅,没有活人。

她不是地缚灵,因此她走了很多地方,拍了很多照片,又回到这里,将它们一一洗出,挂在墙上,偶尔她会成为其中的角『色』,体味不同的喜乐悲欢。

但她一直有一个心愿,想把当年那部被改得面目全非的电影演完。

“关巧巧”,抑或说,她,神情无比温柔,喝醉了的眼睛里汪着一泓水。

“他们对我不好。”她看了看坐得离她老远的其他任务者,又转向池小池,神情有些天真和赧然,“你对我好,你是好人,你还给我拧水瓶。”

池小池低头,才恍然想起她手中这瓶水的来历。

那是池小池曾为她拧过的一瓶水,她那样珍惜地捧在手里,像是在呵护一颗脆弱又敏感善心。

……她是鬼,也是人。

宋纯阳曾被她所杀,或许在他死后,她还用了他的身体。

因为宋纯阳被夺眼后,心中由恨与绝望孕育而出的恶意远远超过了关巧巧与袁本善。

如今池小池用着宋纯阳的身体,与她并肩而坐,坦诚相待,而且还有求于她,不得不说是命运使然。

池小池侧身,与她轻轻耳语,说了很长一番话。

她怔了怔,神情复杂地点了点头。

池小池塞了一样东西在她手里,并诚挚地向她点头。

“关巧巧”把东西藏在袖中,温柔一笑。

而就在下一瞬,池小池眼前的空气发生了扭曲。

半月时限已到,他们回到了古堡之中。

作者有话要说:  061:不吹池是不可能的,只有每天早中晚吹三次才能维持得了生活这样子。

池总与气球姐姐达成了肮脏的交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