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军事 > 超级妖孽特种兵 > 第124章 马上转院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秦姨。”凌辰看见这个女医生,也无比激动。

这个女医生不是别人,正是秦萍。

大概五十岁的年纪,双鬓花白,饶是脸上写满了岁月的风霜,也无法遮掩她年轻的时候,外貌是如此出众。

“先救你朋友,一会再叙旧。”

事情紧急,秦萍自然分得清轻重。

“他就在手术室里面。”凌辰说道。

秦萍点点头,往手术室走进去。

手术室里面,聚集了几个骨科医生,以及刚才那个主治医生,还有两个护士,看着病床上昏『迷』不醒的谢广坤,束手无策。

“李医生,算了吧,我们无能为力,而现在是秦医生下班的时间。”一个骨科医生看着主治医生,无奈地数道。

“上次一个富二代一身是伤,并且和院长有交情,都无法让秦医生动手术,何况是这个普通人。”护士提醒道。

上次那个富二代受伤,是因为酒驾出车祸,受了重伤,而对方却一死一伤,听见这个消息,秦萍无比愤怒,自然没有给这富二代手术。

就在他们以为,谢广坤的腿已经瘫痪的时候,秦萍却从外面走了进来。

这些医生以及护士,无比意外,心想这谢广坤和外面那个凌辰究竟是什么人,竟然能让秦萍亲自出面手术,况且这大半夜的还是她休息的时间。

“秦医生,你来了?”主治医生无比震惊,他刚给凌辰说了没多久,也就半个小时的功夫,秦萍就赶来了,说明她和凌辰,不是一般关系。

那么想讨好秦医生,从她手上学点皮『毛』的话,这个谢广坤他必须服侍好。

“准备手术。”

看了看刚才谢广坤拍的片子后,秦萍发现他膝盖骨有一处骨头直接被重物砸穿,并且有点骨头碎了出来,穿『插』在血肉上,如果不及时手术,况且就真的残废了。

在护士的帮忙下,秦萍披上手术服,戴上手套。

手术室外面,看着秦萍进去后,凌辰着急地等着。

“凌辰,那个秦萍医生,真的能救我爸?”谢婷婷无比担心,心急如焚。

“别的我不敢保证,有秦姨出手,八成把握。”凌辰安慰道。

然后他点燃一根烟抽了起来,扶着走道的围栏,看向远方。

人在远方的天际下,是多么渺小。

虽然凌辰现在是世界魔王,实力一等,但是,这就是自己的终点了么?

……

夜夜高歌酒吧。

凌辰等人离开后,酒吧经理冲进来,发现奄奄一息,一脸煞白的江涛,还有地上的一摊血,瞬间打了江涛父亲江海的话,然后把所有情况告诉了江海。

江海让总经理把江涛送往医院,他则拼命地往医院赶去。

总经理有江海的电话并不奇怪,在这里混的,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江海是总经理这样的人得罪不起的。

况且江涛经常在他酒吧消费,总经理对他很熟悉。

“凌辰,我要杀了你。”

宝马车内,正往医院赶去的是江海,暴怒如雷。

“江海,你一定要为儿子讨回公道啊。”坐在副驾驶的一个美『妇』,无比担心。

江涛是他们独子,宝贝得很,要是以后无法娶妻生子,就意味着江家绝后了。

“我刚才已经给院长打过电话了,让他全力抢救儿子。”江海知道,现在就算华佗在世,也无法治好儿子,不过能保住他『性』命。

他们对凌辰恨得咬牙切齿。

江海除了表面上是包工头,承包大工程外,黑暗中,他实际上是江南地下世界的王!

抖一抖脚,就能让江南震动起来。

在校门口凌辰手上吃了亏,他就想着如何报复凌辰。

早知道在校门口的时候,就应该剁碎凌辰,拿去喂狗。

“海哥,那凌辰有些身手,要不要我请人出手?”

尾座,一个脸上有疤痕的男子,突然问道。

这疤痕男子,一脸凶相,并且光着头。

“保险起见,先去调查一下凌辰,究竟是什么人。”江海吩咐道。

“好的。”光头疤痕男点点头。

医院到了,江海以最快的速度,冲到icu。

重症监护病房里面,江涛奄奄一息,口齿不清,戴着氧气罩,双手『插』满针管。

“儿子,你没事吧?”江涛的母亲,心急如焚。

没想到儿子被伤成这样。

江涛昏『迷』不醒,没有任何回应。

江海一脸无奈地站着,他现在在等光头男的消息。

江海来医院,院长赵长林亲自跑过来。

“老赵,你我都是老相识了,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一定要保住我儿子的『性』命。”江海用命令的语气,看着赵长林说道。

“这个自然,不过我们医院最负盛名的秦萍女士正在坐一台手术,我无法请动她,有她出马的话,手术胜算比较大,虽然保不住你儿子续香火的东西,但是至少能让他活命。”赵长林泛起了难。

刚才他亲自去手术室请秦萍,她却无动于衷,正在给一个伤者做手术。

听闻江涛是在酒吧打人,反而被对方打残,秦萍更加无动于衷。

“这个秦萍究竟是什么人,你可是院长。”江海怒道。

赵长林不敢触碰江海的怒气,低声下气地说道:“秦萍女士,是享誉很久的手术专家,各方面都很在行,就算是机器,也没有她如此细腻,她做了上千台手术,从来没有失过手。”

“她在给谁做手术?一百万,马上让她给我过来。”江海愤怒地说道,他就不信了,没有钱办不到的事。

“据说是一个叫谢广坤的,被打断了腿,江海,你不是让我为难吗,要是钱能解决的话,秦萍早过来了,她不吃这套。”赵长林叹了一口气,一脸苦涩。

“谢广坤!就是他的同事把我儿子弄成这样的。”江海愤怒到极点,没想到他们竟然也在这个医院,并且和他儿子抢夺秦萍医生,简直是冤家路窄啊。

“江海,先忍忍,目前先救儿子,秋后再找他们算账。”旁边的美『妇』没有失去理智,提醒道。

“可是没有秦萍出马,儿子怎么办?等死吗?”江海怒道。

“江海,你别急,我可以帮你转院,那个医院能保住你儿子一命。”赵长林说道,在另外一个医院,有他曾经的同学,并且那个同学只比秦萍差一些,但也是个狠厉害的医生。

“好,只要能救我儿子,马上转院。”江海命令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