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悬疑 > 无限恐怖风暴 > 第145章 我有一座恐怖屋(一)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145章 我有一座恐怖屋(一)

“按照小说原着的情节推进,莫非里面是能把医学院学生高汝血吓哭的冥婚背景?”

楚弦绝带着这样的猜测和疑『惑』,率先跨进了鬼屋。 .

走进鬼屋,映入眼帘的却不是冥婚的现场布景,而是一座破旧不堪的建筑,建筑有六层楼高,每一楼层都有很多独立的房间,类似于宾馆或招待所。

外面的铁门敞开着,锈迹斑斑,显得饱经风霜。

铁门旁边的柱子,镶嵌着一块残破不堪的牌匾,书“平安公寓”几个大字。

“平安公寓?”

楚弦绝看到这几个字脸皮一抽。

这平安公寓在原着可是着名的凶宅,

发生过杀人凶案,骇人听闻。

据说,还有个精神失常的杀人恶魔提着铁锤,手持利刃,时常在公寓房间外徘徊……

这座凶宅,现在成了第十题的考核背景。

第十题作为第四次考核的压轴题,考核难度肯定不低。

这凶宅里的魑魅魍魉,估计也不止变态杀人魔这么简单。

除了杀人魔,更有极大可能『性』存在着复仇的厉鬼。

“弦绝,平安公寓怎么了?”张杰灵发现楚弦绝神『色』有异,连忙询问。

“你们要小心啊,在原着里,这平安公寓可是着名的凶宅啊!系统把着凶宅设置为考核背景,绝对用心不善。”

楚弦绝话音刚落,手机屏幕再度闪动现字:请考生们入住平安公寓,参加考核。

手机屏幕出现这样的要求,这凶宅无论如何回避不了了。

“既然这样,算里面是龙潭虎『穴』也得闯一闯了!”张杰灵叹了口气。

楚弦绝看了眼十分紧张的官婉儿,一把抓住了她的手,然后轻轻地推开了那扇锈迹斑斑的大门,走了进去。

这是一栋房龄在30年以的老建筑,如果弄到现实空间估计都是拆迁的对象。

有的地方墙体都已经剥落开裂,长满青苔,散发出一股腐败的霉味。

楚弦绝心神绷紧,深吸一口气,走向“平安公寓”的管理处。

他敲了敲管理处的门,迟疑了几分钟之后,管理处走出了一个横眉冷目,五大三粗的彪形大汉。

楚弦绝见状心里一个“咯噔”,怎么与原着不太一样,原着可没有出现彪形大汉。

难道这个考核背景被魔改过?

“什么事?”彪形大汉身高足有1米八,站在楚弦绝面前,摆出一种居高临下的姿态,活像一尊灯塔,凌厉的眼神是灯塔的探照灯。

“我们是来住宿的!”楚弦绝强抑内心的紧张,回答道。

“住宿?”大汉锐利如剑的眼神扫视过三人,眼神充满怀疑,附近的人无不知道,这平安公寓是发生过惨案的凶宅,只要智商高于80的人,估计都不会来这里住宿。

而且这么偏僻破旧的房屋,也难得引起客人的兴趣,除非挂羊头买狗血搞搞大宝剑之类的副业。

“你们是外地来的?”大汉用沙哑的声音问。

“是的。”

楚弦绝点头,“我们是外地来这里旅游的,走到这里『迷』路了,看见你这里有公寓,所以想订房间住一晚。”

“原来这样。”大汉的神『色』稍缓,“但我这里的住宿条件不好,但房价却不便宜,没问题吧?”

“多少钱一晚?”

“单人房300,双人房400。”

大汉的话一出,楚弦绝在心里直想骂娘。

tmd,这老掉牙的房子,等着拆迁的货,要价堪星级酒店,简直是抢钱!

“算了,只要能完成考核,恐怖风暴的奖励也不止这点!”

想到这,楚弦绝冲大汉点点头:“我们接受这价格。”

“你们要几间房?”

“两间……”楚弦绝又看了看张杰灵和官婉儿,“不,一间好了。”

张杰灵立刻从楚弦绝眼神里读懂了他的意思。

这“平安公寓”凶险诡异,大家住同一间房,出了事也好有个照应!

“什么?”这下大汉不乐意了,“你们三个人,还有一个是女孩子,订一间房,方便吗?”

“我们要一间双人房。”

“那好吧……”见楚弦绝态度坚决,大汉便不再坚持,“身份证都给我一下,还有400房费,200押金,一共是600元。”

楚弦绝下意识地掏出了钱包。

在从钱包里往外掏钱的时候,他突然意识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他不敢肯定,这个小说考核空间的通用货币,是不是也是华夏币。

万一是其他的货币,他掏出华夏币,不『露』馅了吗?

还好,他注意到。

收银台张贴着有一张100元华夏币的假币的样币,样币的白纸有几个黑体粗字:假币报警。

而那张样币,跟华夏币一模一样。

“看来这个空间也是通用华夏币的。”楚弦绝松了一口气,从钱包里抽出几张百元大钞,递给大汉。

大汉登记了三人的身份证后,给了楚弦绝一串钥匙。

钥匙张贴着房间号码:404。

看到这个房间号,楚弦绝的后背直接冒出一股寒意。

“老板,能不能换个房间?”

“空出来的双人间只剩这一间了。”辩解的时候,大汉的眼神里掠过一丝狡黠,补充了一句,“其余的双人间都客满了。”

楚弦绝心说:我信你家个大头鬼,你这阴森恐怖的破公寓,一年到头也难得见到几个客人。”

心里虽然吐槽,楚弦绝却明白此刻揭穿这房东,是不明智的选择。

只得暂时压下怒火,领了钥匙,和张杰灵等了4楼。

推开404的门,一股刺鼻的霉味迎面扑来,三人捂着鼻子走进屋里,屋里的桌椅和床虽然都摆放整齐,但桌面都积了很厚的灰尘,角落里还有蛛,显然已经很久没有人居住了。

“你看那!”

张杰灵突然指着一处墙壁,墙壁被人为地铲掉了大片表皮,显得突兀而难看,此外铲痕的边缘,还有黑『色』的凝结物。

张杰灵用手沾了点,放在鼻子边嗅了嗅,眉头一皱:“血?”

不仅墙壁也有,地面也散落着点滴状的黑『色』凝结物。

很明显,之前的墙壁和地面,存在着一大片喷溅状的血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