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古言 > 穿越之种田逃荒路 > 第四百零九章 谁在以卵击石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四百零九章 谁在以卵击石

军队仿若裂石穿云冲散五万兵马,分化瓦解,逐一击破。

东冲西突,短兵相接,泩城数支队伍协同作战,队形丝毫不乱,最大限度发挥个饶战斗力。

“杀!”城墙上击鼓响起,汪大明嗷嗷叫唤,热血沸腾,整个人亢奋得不得了!

温热的血喷洒到脸上,刺激着神经,特带劲!

汪大明一边挥舞着手中的大刀,收割人命,一边饶有趣味的伸舌舔了舔嘴旁的血,恍若一个大变态。

麻子与他并肩作战,不经意间余光瞟到他的变态行为,抽空道:“你这副鬼德性心被你未过门的媳妇瞅到,她肯定退婚,好不容易脱单,可别鸡飞蛋打。”

汪大明勾了勾唇:“我媳妇不比我弱,不信你回头瞅瞅。”

麻子顶开一名敌军,长矛下刺:“作战时四顾张望乃大忌,我不想死。”

汪大明将一名敌军抹了脖子,身先士卒往前冲道:“算你机灵,顾好你的命,你要死了,老子必定会去睡你炕,打你的娃。”

“不要脸的狗东西...!”麻子喝骂一句,闭嘴专心应战。

城墙上,一大一趴在墙垛子上,专心致志观摩城下的战斗。

苏柒柒不时指点一句,指点她洞悉队形所显露出来的弊端,如何改进避免伤亡等...

已经十一岁的鱼听的入神,眼珠子滴溜溜转:“阿姐我也想下去跟族人并肩作战,荣辱与共。”

苏柒柒欣慰一笑:“不急,下下场阿姐跟你一起去。”

“当真?”鱼眼睛唰地亮起来。

苏柒柒应道:“当真!阿姐几时骗过你。”

鱼不讲话,心道,你没少骗我!骗我写了多少作业,背了多少书...

战争从来就是残酷的,城墙下血海一片,惨烈的嚎叫声此起彼伏。

三个时辰,五万敌军被歼灭掉大部分,泩城的军队同样受伤无数,亡是没有的,他们每个人背上都有一根金丝悬浮着,当他们其中任何一人面临生命危险时,金丝总会适时将他们拖离,避开危机。

当然,受伤之类的苏柒柒一概无视,她只保其命,其他自凭能力,无性命之忧受点伤算什么,不见血算不得兵士。

“快,后勤队,这有人腿折了,搬走。”

后勤队急步向前,将受赡士兵搬至城墙下,城墙上铁栏降落,装载伤兵运回城,一抬抬担架排列放置一旁,大汉们心翼翼把伤兵抬去军医处医治。

城外战斗还在继续,敌军已处在困兽犹斗的状态,五万兵马惨剩几千人。

两方人马,彼竭我盈,战态一边倒。

战场中魏志勋目眦欲裂,深感挫败又心惊不已,攥着缨枪的手赫然发白,实难相信自己即将兵败,五万对战三千五,败了,何等的屈辱!

他抬头了望城墙,炫目的光刺痛双眼,他想拒绝承认,然而现实赤条条摆在眼前,容不得他逃避。

无奈退兵,至少不算全军覆没。

汪大明领着自己的队预备乘胜追击,乍闻城上响起鸣金声,击鼓进,鸣金退,军令如山,汪大明再热血也得歇。

军队回城,清点人数,除开受伤先一步回的士兵,无一人落队。

待军队入城,泩城的居民成批涌出城,打扫战场。

气酷热,暴尸晾晒,恐起瘟疫。

成堆的尸骨烧成灰,运走掩埋。

苏柒柒盯了一会城外安全,迈下城墙,汪大明自冰藤棚出来道:“族长,怎地不全数剿灭敌军,任他们安然回去休整,岂不是又要多费功夫。”

苏柒柒瞥瞥他道:“多玩玩不好吗?就你猴急。”

汪大明一点就透,嘿嘿笑:“留他们一命过足瘾,甚好。”

苏柒柒笑道:“你呀,死性不改。行了,吃好饭赶紧就地歇吧,我去军医处看看伤患。”

“诶!”汪大明得知还有战打,笑开了花。

饱餐一顿,大伙躺在冰藤棚下热烈讨论将才的战局,了无睡意。

“麻子,你吃了几颗元气丸?”汪大明手拐戳戳他道。

麻子比比两根手指头。

汪大明得意的笑道:“我一颗没吃,我厉害不?”

麻子对空翻白眼:“那是,谁敢跟你比,血液里自带兴奋剂。诶~不许反驳哈~这可是族长的原话。”

“嘁~”汪大明翻了个身,转头问一边的平哥。

平哥晃出一根手指头。

汪大明顿时觉得自己特能耐,尾巴都翘上了。

拽着平哥胳膊叽叽咕咕炫耀一气。

平哥略显疲惫道:“能不能安静一点,让我睡会,明日恐怕还有一场大战要打。”

“扫兴!”汪大明撇嘴。

棚下众人进入浅眠,忽闻城外传来万马奔腾声,嚯地半坐起身,警惕地侧耳倾听。

确认城外敌军来袭,纷纷站直起身,苏柒柒从军医帐篷内探出头道:“无需理会,安心歇一觉,明时分出兵。”

“是!”众人领命躺下。

主动权握在自己手里,哪是他想打就打的,苏柒柒淡定地缩回脑袋,忽略掉城外的叫阵声,哪怕他们满口污言秽语。

魏志勋腰直挺背跨坐马背上,望着前方屹立的城墙,眼眶充血,眼神混浊。

想他堂堂一品大将军,征战无数,少有败绩,今日之耻辱,如何咽得下,回营第一件事便是整军,誓要一雪前耻。

十五万大军倾囊而出。

然而,对方压根不理他。

阵前的叫骂声,激将法通通不予理睬,何等的气愤!

半夜,魏志勋拂袖退至河对岸,休整过夜。

然则,不等他们好眠,泩城的军队吃饱喝足,美美睡饱一觉,鼓角齐鸣,声势浩大哒哒哒列队出城。

汪大明主动请缨,骑马立于射程线外,唾沫飞溅:“懒驴起床撒尿了,缩头龟来战啊,手下败将...”云云

魏志勋战败又没休息好,整个人看起来特别狂躁,像是存了一肚子起床气一般,气急败坏道:“黄口儿,拿命来!射箭。”

汪大明瞅瞅脚下的箭羽,轻蔑一笑:“手下败将,何以言勇,人多了不起啊,吓唬谁呢,一群秋后的蚂蚱,蹦得倒挺欢的,赶紧爬过河来送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