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女生 > 你好,周先生 > 第75章 番外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秦妈妈给秦一璐算过命, 大师说她二十四岁这一年,是人生的关键期,有一劫。

此劫一过,此生一帆风顺。

秦爸爸差点给秦一璐改名秦一顺。

眼见着秦一璐过了23岁生日,秦妈妈和秦爸爸老是记挂着这件事,总觉得女儿在娱乐圈混不稳妥。

秦爸爸觉得下回等女儿回来,一定要和她好好谈谈, 让她退圈。

秦妈妈翻着秦一璐的微博,“老秦啊, 一璐是不是去买假粉了?”

秦爸爸:“这孩子怎么变虚荣了!”

秦妈妈:“粉丝都在说璐璐和晋仲北, 什么一路向北。”

秦爸爸:“晋仲北是谁?”

秦妈妈:“就是《盛世天下》里的那个太子, 长得又高又帅。”

秦爸爸哼了一声, “你们女人就是肤浅, 男人不能只看外表。”

秦妈妈看了丈夫一眼,那啤酒肚, 那光秃秃的大脑袋, 和个大灯泡似的。

秦爸爸挺直背脊, “你要多看看男人的内涵。”话锋一转, “老婆,你晚上想吃什么?我去给你做饭去。”

秦妈妈:“……”

秦妈妈有一颗八卦的心, 发现苗头后, 和秦一璐联系时就主动出击。

秦一璐这时正在剧组拍《倚天屠龙记》, 这时候的她, 对晋仲北那是完完全全的敬重, 那是前辈,那是大神,可不是她敢幻想的。

秦妈妈感叹,“璐璐,我就是觉得晋仲北年纪有点大了,比你大九岁呢。你身边就没有合适的男生了?那个宋译文呢?”

秦一璐人直接从休息椅上跳起来,“妈,你说什么呢?我和晋老师就是合作关系。你别瞎想,我多尴尬啊。”

“你还知道尴尬啊?你皮那么厚!”

秦一璐:“……我爸呢?”

秦妈妈:“去体体育馆训练去了。你爸说要给你介绍一个新来的篮球运动员。”

秦一璐:“您让他有这个时间,多去锻炼锻炼。不说了,我去背台词了。拜拜!”

挂了电话,秦一璐陷入深思,连她妈都好奇她和晋仲北的关系了。那么晋仲北会不会有什么想法啊?

“乐乐,你说晋老师会不会觉得是我在故意和他捆绑,蹭他的热度啊?”

乐乐抬头,一脸懵懵的。“可这不是我们请的水军啊,都是网友自发的。”

秦一璐凝思,“晋老师的粉丝真是素质高,都不来骂我。”

乐乐提醒:“程影的粉丝不是来骂你了吗?”

秦一璐幽幽道:“我真冤!”

秦一璐没有太多时间去想这件事,《倚天》的电视剧拍完之后,九月份,她签了新的合同,接了一部校园剧《冬天的秘密》,十月中旬开拍。

不过这时候,她的经纪人姜晓决定不再担任她的经纪人了。

秦一璐愁的不行。既然入了行,她就不能随随便便退出。姜晓给她推荐了公司另一位男性经纪人,沈沉,公司有名的实力(严苛)派。沈沉带过数十个艺人,经验丰富,他和姜晓拍胸口保证,要把秦一璐推成下一个程影。

十月六号,姜晓和周修林大婚。

秦一璐和晋仲北相遇,他们已经很久没有见过面了。 “晋老师,你好呀。”秦一璐甜甜的喊道。

晋仲北穿着黑色燕尾服,真是帅的让人移不开眼。

晋姝言站在她的身旁,秦一璐也是第一次见到她本人。

晋仲北礼貌地介绍了两人认识。

晋姝言笑着,“我听了《你我之间》,你唱歌真好听。”

秦一璐没想到她这么亲切,一瞬间两人的关系就拉近了不少。“晋小姐,您拍的照片真的特别好看。”

“那下回我给你拍一套。”

“好啊。你和晋老师还真像。”

“大家都这么说。对啦,谢谢你的百香果。”晋姝言眨眨眼。

秦一璐不解地看了看晋仲北。

晋仲北:“你寄来了四箱,我一个人吃不完,让阿索分了。”

秦一璐:“你们要是喜欢,我下回再给你们寄。”

晋姝言咯咯直笑,“你们家是开果园的?”

秦一璐摇摇头,“是我一个高中同学,她在广西承包了一个果园,现在在朋友圈做微商,我就支持一下她的生意。”

晋仲北看了她一眼,原来如此。“你们先聊,我过去看看。”他是伴郎,自然不能长时间在这里聊天。

他一走,秦一璐和晋姝言就放开了说话。

很快,两人加了微信。

很快,两人约着下回去一家新开的咖啡店。

两人年纪相仿,一拍即可。

这一年冬天,《冬天的秘密》的拍摄结束。这是秦一璐的这二部电视剧,于此同时,《倚天》的后期制作已经收尾了,预计2月中旬可以播出。

秦一璐打算给自己放一个假,结果,沈沉递了几个本子给她。“你看一下,我们商量一下哪个本子更适合你。”

“沉哥,我这刚到家。”

沈沉直接夺了她手里的薯片,“高热量的垃圾食品,乐乐,以后这种东西,不能在出现一璐面前。”

乐乐:“是!”

秦一璐可怜兮兮的,“沉哥!”

沈沉拍拍她的肩头,“万一现在有人拍到你又胖又丑的照片,你要是火了,以后人家拿着照片说你整容。”

秦一璐欲哭无泪。

“姜姐和我千叮咛万嘱咐,让我好好打造你,我不能辜负她。”

秦一璐:“我们来谈谈剧本。”

沈沉点点头,神色立马缓和了。

五个剧本里竟然还有个古代剧。秦一璐对那个倒是有兴趣,“《XX传》这个本子不错。”

话落,只见沈沉皱了皱眉,“这剧的女主你恐怕没戏。”

“为什么?”秦一璐颇受打击。

“女一号现在找了杨媛。”

“那你给我看本子?”

“有一个特别客串角色,女主的表妹,十五岁的小丫头。她爹打算请北神来客串。”

秦一璐一脸震惊,“你说谁?”

“晋仲北,你不是和他挺熟的吗。”

“他演我爹?”

“暂时是这么计划的,就看他那边有没有档期。你也别有压力,和北神搭戏,总会学到不少东西的。”

秦一璐嘴角浮过一抹狡黠的笑意。“我很期待。”年纪大了,戏路也窄了。

两日后,秦一璐和晋仲北碰到了。

秦一璐悄悄问道,“晋老师,我听说你要接孔导那部戏?”

晋仲北应了一声。

秦一璐见他一脸平静,咽了咽喉咙,“那你知不知道,我演什么角色?”

“你演什么?”

“我演你女儿啊。”。

“是吗,加油了。”

“可我要喊你爹,你不会觉得有点怪异吗?”

晋仲北:“……据我所知,男主和女主一直到结局,都没有你这么大的女儿。”

秦一璐:“你演男主?”

晋仲北沉思一刻,“你的消息太滞后了。”

秦一璐咬了咬牙,心里腹诽,那你怎么不早说!真是可恶!她白叫了一声“爹”。

既然晋仲北不演她爹,秦一璐开开心心答应下来。原本要是晋仲北演她爹的话,她肯定不会同意的。所说,演员要有演员的专业素养,可是她总觉得有些不对劲的地方。

《XX传》演员一直没有定下来,男主定了晋仲北后,其他演员还在调剂。尤其是女主,一直迟迟未定。

孔导愁的不行。这迟迟不开机,剧组每天都在损失。

这天,几个导演和制片们又开了一个会,大家继续在女主的问题上商讨着,讨论来讨论去,都没有结果。

孔导问了晋仲北一句,“仲北,你有没有什么人选?”

晋仲北放下手机,缓缓抬首,定定地说道:“秦一璐。”

秦一璐是谁?几个导演还真不是很清楚。对他们来说,秦一璐就是新人。不过晋仲北推荐的,他们当然相信。

秦一璐此时正在健身房的跑步机上。是的,这两天她稍微放肆了一下,包子脸又圆了。

沈沉二话没说,就把她拖到健身房了。

秦一璐跑了半个多小时,走下跑步机时,腿都软了,乐乐扶着她。

教练让她休息一会儿,一会儿做别的项目的训练。

乐乐给她擦着汗,“以后还是少吃一点吧,不然也不需要这么辛苦了。”

秦一璐喘着气,“沉哥和谁说话呢?这电话打了二十分钟了吧。”

没一会儿,沈沉挂了电话走过来,面色沉沉的看着秦一璐。

秦一璐:“沉哥,有什么事?”

这气氛怪紧张的。

“一璐,你为什么要吃那么多!明天去《XX传》剧组试镜,女一号。”

秦一璐:“……女一号?”男一号不是晋仲北吗?她不演他女儿,该演他妻子了?

沈沉看着她的脸重重地叹了一口气,又摇摇头。“休息好,再练一会儿吧。祖宗,求您了,以后少吃点。你这拍古装剧,这脸太大不好看啊!”

秦一璐连忙点头,“沉哥,确定了?天降大饼啊!”

沈沉狐疑地看了她一眼,“是北神提出来的,你们俩关系不是很好吗?难道不是你……”

秦一璐连连摇头,“我不知道。”

“算了。明天加加油,是个机会就要争取。这女一号多少人想拿下呢,人家还带资进组。不过,谁让晋仲北接了这个男主呢,女主不符合,他是不会点头答应的。”

秦一璐转身投入锻炼了,这一天,她自己给自己多加了半个小时后的训练量。

第二天,秦一璐一大早就去试镜了。这次的女主从一个不谙世事的纯真少女,因为家族联姻,嫁给了一个世家公子之后,与丈夫从陌生到相爱最后陪同丈夫一同重建了一个国家。

秦一璐换了装,南北朝时期的女装,没想到她穿起来效果还真不错。四下无人,她拿着化妆镜,自己看了看化妆后的自己,捏了捏脸,自言自语了一句,“哪里胖了?明明就是刚刚好。”

晋仲北进来时就听到了她这句话,他轻笑了一声,善意地提醒道:“女主瓜子脸。”

秦一璐立马收了镜子,“晋老师,您也来了啊。”

晋仲北走到她的正面,这次认真地打量起她的正面。秦一璐穿着粉白相间的的长裙,精致的玉耳坠,随着她的动作一晃一晃的,甚至可爱。

“孙导他们一会儿就到。”晋仲北坐在她对面。

秦一璐点下头,“晋老师,听说是你推荐我的?”

“嗯。”

“为什么?”

晋仲北似乎是思索了几秒,“当初编剧提过你,觉得你可能会适合甄芙这个角色。”

原来如此。

后来,秦一璐不负众望拿下了女一号。她松了一口气,提着裙子,跑来找晋仲北。

晋仲北穿着一身白衫,腰间系着玉佩,助理正在帮他整理衣角。

“晋老师,我成功了。”她的声音又甜又脆,眼睛却直直地盯着他。

“恭喜你。”他的声音没有太大的起伏。

“晋老师,您要是在古代,肯定就没有潘安什么事了,那就是貌比仲北。”

助理扑哧一声笑。

晋仲北看了她一眼,“下周开机,你回去把女主和男主的戏份好好研究一下。”

秦一璐弯着嘴角,“您放心吧,我回去就做功课。那我就不打扰您了。”

晋仲北想了想,“不急的话等一会儿再走,孙导说,如果今天你面试成功,让男女主一起拍张剧照。”

秦一璐眼里藏不住的喜悦,“那我等您。”她在一旁乖乖等着晋仲北收拾妥当,余光时不时地看他几眼。

这么看,大九岁也不是很多啊。

等晋仲北梳好头发,整理妥当,准备出发时,就看到秦一璐看着自己目光怔怔的。

他轻咳一声,“走了。”

秦一璐立马晃神,一脸娇态,“不好意思。晋老师,您这身装扮太好看了。难怪这么多年,你的名气经久不衰呢。晋老师,你平时怎么保养的?”嘤嘤嘤,刚刚化妆师给他画化妆时,她好想捏捏他的脸。

这一路她像是打开了话匣子,问题一个接着一个。

晋仲北看得出来,小丫头拿下了女一号,开心极了。

“晋老师——”话还没有说完,突然间,她整个人就往前方载下去。

幸好晋仲北眼疾手快,一把拉住她。秦一璐顺势撞到了他的怀中,两人紧紧地靠在一起。

秦一璐的心紧张的扑通扑通地跳着,她似乎闻到了他身上淡淡的味道,很好闻。

晋仲北慢慢松开手,垂目看着她摇晃的发坠。“一璐,未来四个月,你要习惯这种衣服。”

秦一璐低头理了理裙摆,刚刚她没有注意,踩到了裙摆,才会栽倒的。“嗯。谢谢!”

晋仲北看着她那摇摇雨落的发坠,缓缓抬手。

秦一璐望着他的动作,一动不动。

他重新将她的钗插好,“走吧。”

秦一璐的思绪就定在了那一瞬,刚刚他是那么的温柔。她已然把自己带入了角色中,浅浅开口,“谢谢你,夫君。”

晋仲北瞬间也怔住了,目光落在她通红的双颊上,他的喉咙上下滚了又滚。

秦一璐有时候总会让人出乎意料。

堂堂的北神这一刻真的说不出一句,不客气,娘子。

默了,她又补充了一句,“晋老师,我调节气氛呢。”

晋仲北:“……”

等一切忙完之后,沈沉来接秦一璐,他客气而礼貌同晋仲北打了招呼。“北哥,以后要麻烦您了多多指点我们一璐了。改天等阿索有空,我们一起聚聚。”

晋仲北点点头,“我先回去了。”

沈沉看着他上了保姆车,直到车影远去。他感叹道,“一璐,等你成了大红大紫,一定要置办个房车!”

秦一璐:“……”

回去的路上,秦一璐就开始看剧本了。上回她只看了客串的戏份,女主的戏份她还没来得及细细研究。看到三分之一发现,男女主竟然还有亲密戏份!

“沉哥,我看到剧本上说,男主要吻女主……”

“那你赚了。第三部戏就能吻到北神。”

秦一璐眼角抽了抽,“后面还有洞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