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梁月听了晋仲北的话倒是松了一口气, 她疲惫地坐在沙发上,满目神伤。她满脑子都是豆芽,那孩子一脸纯真地叫她“奶奶”。

而她当初竟然找姜晓的那些话,她还告诉姜晓,言言喜欢周修林……如今她真正尝到了锥心的痛。

晋导开口道:“姜屹怎么样了?”

梁月一愣,“刚刚我没有多问,这时候我过去, 他们不会想见到我。”

晋导叹了一口气,“都在这一层, 回头问一下护士, 住哪间病房, 买束花送过去。”

梁月望着他, “你先把身体养好, 我的事会处理好的。我现在只是希望,言言和晓晓不要因为周修林而相互怨恨。言言那么喜欢周修林, 结果周修林和晓晓在一起……”

晋导笑笑, “怎么偏偏就是周修林呢!你这周修林气不气人!”

梁月也是无奈。

五个多时后, 姜屹手术结束, 医护人员将他从手术室送回病房。

手术很成功,化验结果显示瘤没有问题。

大家终于松了一口气。

姜晓靠在周修林怀里, 眼泪掩不住往下落。

周修林紧绷的神经终于松开, 拍拍她的肩, 在她耳边耳语。“没事了, 没事了。”

姜晓的眼泪湿了他的肩头。

周母抱着豆芽回头看到他俩抱在一起, 心里也是万分感慨。

人生有八苦,生老病死,忧悲恼、怨憎会、恩爱别离和所欲不得。

姜屹这半生也是够坎坷的了。老保佑,他这关是顺利过了。

两后,姜屹元气渐渐恢复了。

豆芽每放学后都要来医院看外公,这孩子第一次经历这样的大事,心里还是挺怕的。

姜晓在医院陪护的那晚,家伙半夜还哭醒,要找妈妈。

“外公,我给你讲个故事,我们今刚学的。”他巴拉巴拉地讲了一大半,后面自己开始马行空瞎扯了。

姜屹不禁失笑。

姜晓拿起豆芽的水杯,“喝点水。”

家伙咕噜咕噜地喝了几口,接着道:“后来两只妖怪打了一架,都受了伤,他们的主人赶紧把他们带到医院打针了。”

姜屹认真地附和,“喔,这样啊。这个故事后面怎么有点像《西游记》。”

“外公,不是像,就是。我的就是《西游记》。”豆芽一本正经。

姜屹心想,这孩子没有画画的分,倒是想象力丰富,能扯。

姜晓也是忍俊不禁,“爸,他今把豆奶带到学校了。”

姜屹疑惑,“学校给带猫了?”

早上是周父送豆芽去幼儿园的。走之前,豆芽,老师让他们带动物去班上,他想带豆奶去。

周父一听,动物,那带豆奶没问题。

豆芽抱着它,进教室的时候,昂首挺胸。

朋友都看到他怀里的一团雪白了,一双双眼睛都看着他,好像都在周思慕好厉害!

他们班老师看到后,一脸吃惊,“思慕,你怎么带猫来幼儿园了?”

周思慕回答:“豆奶也是动物啊。”

老师:“……可是我的意思是带金鱼、乌龟就可以了。”

周思慕:“老师,豆奶很乖的,你摸摸它,它不会咬你的。”

老师伸手摸了摸,“还真可爱。”刚摸完,她就反应不对,差点被套路了。“思慕啊,要不让你家人过来把猫接回家吧。”

周思慕澄澈的眼神看着她,“老师,我都答应朋友,今要带豆奶过来给他们看得。你要让我做个没有信用的朋友吗?”

老师:“……我没樱”

最后,老师无奈,时刻守护着这只猫。幸好,豆奶比较乖,胆子,到了教室也不闹。

每个人朋友都把自己带来的乌龟、金鱼放在面前,只有周思慕抱着他的加菲猫。偶尔加菲还叫上一两声。

周思慕摸摸它的身体,“豆奶要听话,发言要举手的。像我这样。”

老师:“……”

那桌的朋友都特喜欢豆奶。

“思慕,这就是你爸爸养的猫啊?它真可爱。”

“对啊。爸爸现在送我了,豆奶是我弟弟。”

“思慕,你的猫会不会吃鱼啊?”对面的朋友紧紧地抱着自己的鱼缸。

“猫是吃鱼的,但是我爸爸,豆奶要吃猫粮。”

朋友放心了,松开自己鱼缸。

周思慕:“不知道豆奶吃不吃鱼啊?要不拿你的鱼喂喂它呢?我奶奶吃鱼会变聪明,豆奶要是吃鱼应该也会变聪明的。”

对面的朋友哭了,“老师,我不要和慕慕坐一起了,他的猫会吃了我的鱼的。”

老师:“……”

后来,老师特意给你周修林和姜晓发了信息,请他们配合幼儿园的教学计划,不要再给你孩子带猫来幼儿园了。

傍晚,周修林到医院接姜晓他们回家。姜父住院,很多事他都亲力亲为,可见他对姜父的重视。

两人一出楼,就发现有一个戴着相机的疑似记者的男人在门口。

周修林抱过儿子,“晋导也在这栋楼,应该是来拍他的。”

姜晓一愣,“晋导?”

“上车再。我和慕慕先出去。”

姜晓点点头。

两人绕开记者,安全上车。

周修林把梁月那送豆芽回来的事解释一下。

姜晓脸色清淡,“真没想到,这个世界真。”她想了想,“你觉得晋仲北是不是很早就知道我的身世了?”

“他应该是早就知道了。”

“难怪对我那么好?害得我还担心了一下。”

“担心什么?”周修林挑眉,目光灼灼地看着她。“周太太,你不会觉得晋仲北喜欢你吧?”

姜晓尴尬,大言不惭道:“我怎么也是美女经纪人。”

周修林朗声笑着,“和你儿子一样了。应该是你去竞聘他助理后,他发现的。”

“晋仲北有时候真让人看不透。不知道他到底喜欢什么样女生?”姜晓幽幽道,“上次遇到影姐,影姐还在等他呢。影姐还旁敲了我一些一璐的事。”以晋仲北的条件,自然是不缺乏女生的喜欢,可是为什么这么多年,他一直没有谈恋爱呢。姜晓难得八卦一下,问了问周先生。

周修林启动车子,车子慢慢淹没在车流郑

“大概他是不婚主义者。”周修林沉声道。

姜晓一声叹息,“真是暴殄物。”

周修林眼角瞬间黑了。

医院住院部一片安静。

姜屹躺在床上,这时候门上传来几下敲门声。“请进。”

门咯吱一声缓缓打开,空气中瞬间带进了一股淡淡的幽香。

姜屹看着门口的方向,只见那人一步一步地走进来。他的眼神混沌,嘴角哆嗦,“婉婉——”

梁月走到病床边,“我听你做了手术。”

姜屹一时沉默,眸色渐渐恢复。“坐吧。”

梁月买了一束百合,她把花放在一旁。“身体怎么样了?”

“胃上长了一个瘤,医生切了就好。”姜屹回道。

梁月点点心,“我们毕竟不再年轻,平时还是要注意保养身体。”

“你好像和以前也没有太大变化。”

梁月嘴角浅浅一动,“老了。晓晓都二十六岁了。我们也有二十六年没见了。”

姜屹眯了眯眼,“还没有祝贺你。”

梁月沉默,“我现在有时候会想,我这样到底算不算成功?对晓晓的亏欠,我是一辈子无法偿还了。”

姜屹拧着眉,“错在我。”

梁月抿抿嘴角。

一时间病房里又陷入沉默郑

“你——”

“你——”

两人同时开口,面色尴尬。

姜屹问道:“你怎么知道我住院的消息?”

梁月没有隐瞒,“我先生早几做了手术。你手术那我看到慕慕了,才知道你……本来打算早点来看你的,但是前两他们一直都在。”

姜屹瞬间明白了。“他对你好吗?”问完,他又喃喃低语,“他应该对你很好。”

梁月抿了抿干涩的嘴角,“我过的很好。”

“那就好。”他的目光一直在她的身上, 黑色的瞳眸里无悲无喜。

“我知道前些年,你一直在托人买我的画。”

梁月微愣,这件事她做得积极隐秘,没想到他还是知道了。“对不起,我只是希望你们的生活能好些。”

“我没有怪你。”

“你是怎么知道的?”

“《拂晓》是我送给晓晓的,我并未告知外界。有两个人一直想买,一个是修林,另一个我猜是你。”

“难怪你从来不肯将画卖给我。”梁月脸色微微一变,“周修林和晓晓在一起因为你的关系?”

姜屹没有否认,“我在美国救过他。”

梁月皱起了眉头,“那他和晓晓怎么会在一起的?”

姜屹没有回答这个问题,“他们现在很幸福。”

梁月握紧了手,“晓晓很出色,你把她教的很好。”

“不!”姜屹脸色肃然,“我并不是一个好父亲。这一点我很惭愧,晓晓的成长过程中,我并没有尽到父亲的责任,我也愧对当初对你的那些话。甚至,有些事我也在后悔,当初我的决定是不是太自私了。”

梁月咬了咬唇,撇过脸。

两人简单地聊了一会儿,梁月起身要走,“你保重。”

“谢谢。”

她走到门口,就停下来,“姜屹,如果当初你没有遇见我就好了。”

姜屹不禁苦笑,却没有话。

他这一生最不后悔的事就是遇到她。

姜屹望着那扇门发着呆,二十六年后的重逢,他和她早已不复当初了。

第二,晋导出院。

不少杂志社的记者都守候在医院门口。姜晓一大早回来,没想到就撞到这场面。眼尖的记者看到她,连她这个经纪人都不放过。

“姜姐,你是不是来看晋导的?”

“姜姐,是因为许佳人出演《长汀》的关系?”

……

姜晓被逼的不得不回答,“不好意思,我今来是因为我父亲住院。我也是昨晚刚知道晋导做了手术,这几一直没有关注新闻,希望晋导早日康复。”

记者一听她的亲人住院,自然不好在对她穷追猛打。

姜晓匆匆离开,并没有看向一旁的晋导和梁月,心里莫名有些酸。

姜屹刚刚吃完早饭,正在走廊上走路。姜晓一阵紧张,“爸,你怎么一个人啊?”

“没事,我没那么娇弱。医生我恢复的很好。”

“那你也得注意一点。”

姜屹被她管的服服帖帖的,和她回了病房。

“晓晓,你工作忙,就不用老过来了。”

“工作的事我都交代好了。”

“爸,这是谁送来的花?”姜晓看到柜上的花束。

姜屹默了一下,“你妈妈昨晚来过。”

姜晓的笑容凝滞了。

“晓晓,我和你妈妈的事……”

“爸,我们不她了。我们现在过得好好的,这么多年她没有参与我们的生活,以后也不会有什么变化。”姜晓转开话题,“对了,姑姑他们要回来了,源源想回国发展。”

“源源怎么又要回来了?”

这一打岔,父女俩的心情都好了很多。

不一会儿,姜晓又借着晋导的光上了新闻。

记者现在越来越会取标题了。

【姜晓殷勤探望晋绅】

【姜晓父亲与晋绅导演同在一家医院】

【周修林亲赴医院探望姜晓父亲】

……

新闻一爆出来。

宋译文、许佳人他们四个人陆陆续续给她发来慰问信息,并且都附上了一个红包。

易寒:“姜姐,你怎么不告诉我们!”

秦一璐:“连周总都去探望叔叔了!”

秦一璐:“周总人真好,这么有爱的老板!我一定好好拍戏,等我红了,我就给公司挣大钱。”

可姜晓并不打算收他们的红包。

秦一璐又发来一句,“我现在赚的不多,你从我身上也抽不到多少钱。我们几个也就译文赚得多,你现在在晋城连套房子都没樱这钱你就收下吧。你不收,我们几个工作也不能安心。”

姜晓只好一一收下了红包。

晚上回家,她问周修林,她是不是给人感觉很穷?

周修林上下打量着她,“你要是告诉他们,你先生是谁,没有人会觉得你穷。”

姜晓笑道,“我觉得我现在要是告诉他们,你是我先生,他们会觉得我在撒谎。”

“赌一赌?”

姜晓:“……不敢。”

周修林将她拉近,“周太太,为夫什么时候能光明正大地同你一起出现?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