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周五晚, 姜晓工作结束后,直接去了火锅店。

她和晋仲北已经许久未见了,晋仲北还是老样子,连发型都没有变。晋城这几气温回升,他穿着白衬衫,扣子解开了几颗,举手投足间都流露着翩然的气质。晋仲北今年已经三十一岁了, 感情世界至今没有丝毫消息。多家记者深挖过后都表示无奈。

“晋老师——”她还是保持着一贯的称呼。

晋仲北嘴角扯了一抹笑,“从公司过来的?”

“是啊。译文的戏要到下半年才开拍, 近期给他联系了一个访谈。”

“他和一妍的事, 真是让人出乎意外。”

姜晓无奈一笑, “我也是措手不及。”

晋仲北知道她处理的很好, 虽然宋译文爆出恋爱, 确实有损他现阶段的人气,不过以后宋译文终究要转型的, 倒也不用太纠结于此。

火锅里的汤渐渐滚了, 姜晓把菜和肉一一下锅, 气氛温馨。

她问道:“晋老师, 你吃辣吗?”

“胃不好,现在不怎么吃了。”

姜晓想起来了, “我差点忘了。当年我去面试做你的助理, 听他们过。幸好我要的是鸳鸯锅。”

晋仲北微微一笑。

火锅热气腾腾, 两人对面而坐。

姜晓忙的不亦乐乎。一会儿放菜, 一会儿捞菜。

晋仲北不着痕迹地打量着她, 这几年,她似乎变了很多,性格再也不像那时候那般沉闷了。他喝了一口凉茶,问道,“姜晓,我有个不情之请。”

“我能做什么?”

“我想邀请你和我一起唱主题曲。”

姜晓一脸错愕,“晋老师,你我?”

晋仲北点头,“我们错过一次合作的机会,这一次应该可以合作了吧。”

姜晓放开筷子,连连摆手,“我不行,我又不是专业歌手。”

晋仲北浅笑,“我听过你唱歌,虽然水平不及专业歌手,录一首歌没问题的。”

姜晓抿嘴,“我的身份也不适合啊。”

晋仲北摇头,“导演能去演戏,演员能做导演,没有人规定经纪人不可以唱歌。”

姜晓不过他,“晋老师,你为什么找我啊?”

晋仲北沉吟道:“你的那个唱歌视频很火,就我所知,《一起来唱》的节目组就想邀请你做助唱嘉宾。”

姜晓哭笑不得,“我也收到他们导演组电话,但我拒绝了。晋老师,我是不行的。”不管唱歌,还是演戏,她都不会涉足的。她答应过她爸爸不做艺人。“不过你如果找我家艺人,我不会拒绝的。”

晋仲北见她话到这个份上,也不再劝。“看来我们又没有合作机会了。”

“怎么会?你可以和我家艺人合作啊。唔,比如我家的秦一璐。”

晋仲北笑了一下,“你呀!真不愧是华夏首席经纪人。”

姜晓微微赧然,“没办法啊,我得对我的艺人负责。”

晋仲北听出了话外意,“你准备推秦一璐?”

姜晓表情认真,并没有隐瞒,“一璐是个很有灵性的姑娘。我一直在想到底该怎么让她首发登场。现在终于等到了。”她眉眼亮亮地望着晋仲北。

晋仲北失笑,自己这回是主动送上门了!

两人吃了一会儿东西。

姜晓一直在吃辣锅,脸色也不知道是不是被辣的,两颊竟是红晕。

晋仲北拿了一瓶凉茶给她,“我听许佳人要签《长汀》了?”

姜晓咬到一个麻椒,嘴里一阵麻,连忙灌了大半杯凉茶。“昨我收到她发来的信息,下周签合同。”

晋仲北若有所思,“你似乎不是乐意?”

姜晓耸耸肩,“我一开始帮佳人联系了一档综艺节目。”

“什么节目?”

“《我们的旅蟹,佳人坚持选择出演《长汀》。”

“你对你的艺人太宽松了。艺人还没有起来就太有主见,不是一件好事。”晋仲北忽而轻松一笑,“梁姨也和你联系了。”

他的语气并不是疑问,姜晓望着他,语气平静,“是啊。”她一直有一个疑问,晋家到底知不知道梁月以前的事呢?

“晋老师,是有什么问题吗?”

“没樱”晋仲北看了看火锅,热汤已经烧去三分之一,他又添了一点水。

两个人边吃边聊竟然过了两个时。

晋仲北要送她回去,姜晓拒绝了。她打趣道,“晋老师,我得和你保持距离,万一我和你上了明的头条,那误会就大了。你的粉丝会杀到我公司的。”

晋仲北目光定在她的眉眼上,没话,盯着她看了一会儿。

姜晓不解,“晋老师?”

晋仲北忽而勾了勾嘴角,“姜晓,你和你男朋友怎么样了?”

姜晓一头误水,怎么一个个都关心起了她的感情生活。“挺好的。”

晋仲北点点头,“歌曲的事,抽个时间,你带秦一璐过来。”

姜晓眉开眼笑,对他伸出右手。

晋仲北错愕,也伸出了手。

双手相握,源源不断的热度。

姜晓脸上满是笑容,她俏皮地眨眨眼,“晋老师,谢谢你。放心,一璐是个好苗子,你不会失望的。我是个假粉,但是,一璐是你的真粉。”

“我很期待。”晋仲北的视线不自觉地扫向她左手腕上的手表,视线微微停留,“好了,车来了,路上心。”

晚上,周修林给豆芽讲睡前故事。

家伙听了两个故事,还是没有一点睡意。“爸爸,妈妈是和哪个叔叔去约会了?”

“不是约会,是吃饭。那个叔叔叫晋仲北。”

“晋仲北——”豆芽一字一字地念着,想起了什么,“我知道晋叔叔。”

“你知道?”

“我看过晋叔叔演的电视剧啊,他演的太子。晋叔叔很帅的,我妈妈的。”

“你妈妈还和你了什么?”

“妈妈让我少看电视剧,哎——妈妈我快变成熟豆芽了。”

周修林笑了,“你妈妈的对。”

“爸爸,你要心一点哈。我妈妈这么漂亮,万一晋叔叔要追我妈妈怎么办?”

周修林点了一下他的鼻子,“你关心的事可真多。”

“电视剧里都这么演的。”他眨眨眼睛。

“快点睡吧,你不是明早上想早点去见朵朵吗?”

豆芽闭上了眼睛,“爸爸,我想要妹妹,像朵朵一样的妹妹。”

周修林心情甚好,“不止你想,爸爸也想。”

豆芽鼓励他,“爸爸,你要加油!”

周修林的眼角瞬间抽了抽。

在豆芽的鼓励下,当晚上,姜晓回来之后,周修林狠狠地加油了一把,姜晓被他欺负了好久。

她善意提醒他,“明早上我们要去B市呀……”

“嗯,那正好可以在飞机上补觉。”

姜晓意识到,周修林可能真的是吃醋了。“豆芽爸,你悠着点啊。”

豆芽爸……周修林深深地觉得这个称呼很亲民,却更加刺激了他!他抱起她,双眸紧紧地锁着她,“你儿子,你今和帅叔叔去约会了。”

“是谈工作!”

周修林扯了一抹笑意,“宝贝,晚上火锅好吃吗?”

“好……”

“我也要吃我的宝贝……”

姜晓深深呼了一口气,肤色涨得通红。她的双手圈在他的脖子上,想到明他们还得去B市开会。她心一横,声音温柔如水,“老公,心你的腰!”

一句话,明明是好意,结果引发了一场更加激烈的战斗。

趁着她意乱情迷之际,他的声音低沉沙哑,“晓晓,你喜欢我什么?”

姜晓咬牙坚决不!

姜晓这三年的婚姻生活告诉她,男人和女人一样都是两面派。周修林在外,让人觉得他是温文尔雅的美男,在家或者在床上,真的是百无禁忌!

偏偏姜晓就是不经撩的,你一,她就面红耳赤,恨不得扑上来,挠你两下,像极了炸毛的野猫!

周修林也知道,他和姜晓的婚姻,开始的仓促,甚至有点不正经!两个人还没有来得及过二人世界,就被儿子彻彻底底插足了。

儿子粘姜晓,姜晓又是个儿子奴。

他一步一步用尽心机,靠近她,走近她,而家伙不费吹灰之力就霸占了她。

家伙是个戏精,目前别的优点没发现,但是特别会表演,尤其爱在妈妈面前装可怜卖萌。姜晓因为从就没有母亲陪伴,真的把所有的母爱都给了豆芽。

周修林偶尔也会想,当初,姜晓想做单身母亲也是可能的。姜晓最初是不相信爱情,不相信婚姻。三年来,他一点点挑战她的底线,发现这对他来是一件比任何一件事都要有趣。

第二早上,夫妻两人一起去的机场。

姜晓一路沉默,周修林主动示好,给她拿行李。

到了机场,姜晓也没有和他话,又困又累,腰还疼!

蒋勤来到晚,看到他们的周总哄饶场面,他默默地转头。恩,他还是有点不适应!

周修林给姜晓买了一杯热奶茶,“这三我们都分房睡的。”

姜晓瞪了他一眼,他还有脸!

周修林安抚道,“一会儿到飞机上还可以睡一会。到了B市,我让人去给你买膏药贴贴。”

姜晓真想扑上去咬他!

上了飞机,周修林自然是坐在头等舱。姜晓和蒋勤作为助理,按照公司的规定,只能做商务舱。

周先生明示了周太太让她到头等舱来,结果周太太富贵不能淫,坚持只坐商务舱。

姜晓喜欢坐在窗边,她喜欢在飞机上零距离地看着空,好像那一刻,心也变得很宽。

蒋勤悄悄问道,“夫人,您和周总吵架了?”

他们才没有吵架吧,只是夫妻意见不统一!

蒋勤嘿嘿一笑,“周总今的表情很精彩。”

姜晓:“……”

周修林起身,一步一步来到商务舱。

蒋勤立马起身,“周总?”

周修林开口道:“蒋特助,我们换下位置。我和姜晓有点剧本要讨论一下。”

蒋勤欣然接受,“好的,那我就不打扰二位工作了。”

姜晓就没见过这么没坚持的助理!

周修林坐了下来。他看看她,也不话。

一分种后,到底还是姜晓先沉不住气。姜晓侧过头望着他,正色道:“周总,您要和我谈什么剧本?”

周修林似笑非笑,“家庭琐事。”他凑近她,一手伸到她的后腰,“还疼?”嗓音浮在她耳边。

姜晓连忙用手肘推他,“周总,请注意这是公众场合!”

周修林凑近她,在耳边,轻轻了一句,“周太太,工作的同时,请加强身体锻炼。”

姜晓:“……”

还能不能一起坐飞机了?!

周修林很少能有机会和姜晓一起出差,这一次主要去B市谈合作,恰好有几部热门IP正在谈演员。

蒋勤把这个消息透露给姜晓,姜晓想为秦一璐和易寒寻求好的剧本,自然不肯放下机会。

于是又有了这次的二人世界。

旅客慢慢都登机了,最后几人姗姗来迟。

姜晓漫不经心地看着前方,突然间一个身影走进了她的视线。她的眼神一顿,脸上的表情微微一变。

周修林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见是晋姝言。她只有一个行李箱,肩膀上还挂着单反相机,很随性的样子。

姑娘也订的商务座,她寻着座位时,刚好看到了周修林,一瞬间,那张原本就漂亮的脸扬起了灿烂的笑容。“周大哥——”声音愉悦。

周修林点点头,他起身帮她把行李放好,很绅士。

晋姝言掩不住的喜悦,“爸爸昨去B市,我今过去。真巧——”她又看向姜晓。“姜姐姐,你好呀!”

姐姐——

姜晓喉咙上下滚了滚,“你好,晋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