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古言 > 农家子的发家致富科举路 > 第五百章 全凭想象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若是长公主和世子爷不嫌弃,那在下自当尽力!”

顾诚玉也没提郡主,其实光化日之下,能有什么腌渍事儿?

“瑾瑜!你真要画?”朱庞觉得不可思议,顾诚玉的丹青画得好,他自然是知道的。

可是当众作画,画的还是郡主这就有些不妥了。

若是画那些青楼女子,当然无所谓,反正才子佳人也是一段佳话,别人只会认为是一段风流韵事。

可为郡主作画,不定还要献给皇后娘娘。毕竟看了刺绣,还要看原画那很正常。

这对扬名确实有好处,可瑾瑜目前应该对扬名敬谢不敏。

前儿提出的茶税已经狠狠扬名了一把,顾诚玉目前要的是低调。

再那容嘉郡主不会是看上瑾瑜了吧?若是再求得长公主,甚至是皇后娘娘的同意,那瑾瑜岂不是要将人娶回来?

朱庞突然想到容嘉郡主的性子,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听容嘉郡主的性子有些孤傲,这样有身份的女子娶回来,岂不是供了尊菩萨?

若是瑾瑜敢纳妾,不定就要去皇后娘娘那儿哭诉。

瑾瑜只是一个六品官儿,家中更是毫无根基,到时候还不任郡主拿捏?

朱庞用怜悯的目光在顾诚玉的身上打了个转,随后却咧开了嘴笑了。

若是顾诚玉知道朱庞心中所想,一定十分无语。

八字还没一撇的事儿,只是作个画,未免也想得太多了。

顾诚玉这会儿可没心思看朱庞,不管其他人如何羡慕嫉妒,他却已经在好奇郡主到底有什么法子。

没等多久,就见两个丫头走近纱帘。

两人相互抬着卷起了一层纱帘,顾诚玉这才看明白,纱帘不止一层,而是有两层。

可能一层纱帘遮挡的效果不好,这才挂了两层。

如今卷起一层,确实比原来要清晰了一些。

只不过男客这里离着垂花门远一些,从这里看过去,倒是能看到琼华树的树干和影影绰绰的人影。

其实只要靠着纱帘近的几人都能看见对面,不过其他的人离得远,只能看见女子的身影。

但是也没谁厚脸皮地跑到前头来看,毕竟如此行径肯定会令人不齿。

朱庞扫了一眼对面,只见一名蒙着面纱的少女向琼华树下走去。他不由得嘴角一抽,这能看见什么?

一身豆绿色的裙摆倒是能看见,可那眉眼也太模糊了,这让瑾瑜怎么画?难道全凭想象?

这容嘉郡主可真能坑人呐!就这模糊的样子,就是不蒙面纱也要仔细看才能看清。

“瑾瑜!这也太模糊了,真是难为你了。”朱庞拍了拍顾诚玉的肩膀,语气中含着怜悯。

可若是全靠臆想,画得与真人不像,那岂不是让顾诚玉丢了面子?

秦敏见看不清妹妹的眉眼,这才满意地点零头,看来妹妹还是懂事的。

至于顾诚玉如何作画,那就与他无关了。

其实以顾诚玉的眼力,自然要看得比别人清晰一些,因为他已经看到了坐在离垂花门远一些的姚梦娴。

姑娘身着烟霞红的提花褙子,显得她娴静秀丽。

此时正与旁边的姑娘在交谈着什么,只了两句,就抬头向他这边看来。

“来人!笔墨伺候!”

顾诚玉这时才注意到一名身穿豆绿色留仙裙的少女在一棵琼华树下站定,他猜测这就是要跳舞的容嘉郡主。

这一身高贵的气韵并不难猜,只那少女却蒙着面纱,顾诚玉想了想,这画却是有些难度了。

可不要以为覆上面纱就不要画五官了,恰恰相反。

五官是不用画了,可人物必须得画出神韵来。

他琢磨了一番,只能在舞姿和气质上突出。

在琼花上也要下一番工夫,古饶画讲究唯美意境,琼花画得好,能为人物画增色不少。

可琼花一样难画,无他,琼花是白色的。想要突出白色的琼花,还得花些心思。

顾诚玉看了一眼案几上的朱砂、铅丹、碳黑和铅白等颜料,材质比他平日里用的还好些。

这画作不定还要拿给皇后娘娘过目,顾诚玉当然得打起十二万分精神来画。

一声琵琶声响起,古筝随后跟上,绿衣女子随着乐声翩翩起舞,顾诚玉全神贯注地欣赏着女子的舞姿。

听了一会儿,顾诚玉才听出此曲是绿腰舞。

女子舞姿轻盈柔美,一阵微风拂过,裙摆飞扬,飞扬的裙摆层层叠叠,旋转如盛开的绿牡丹。

琼花飞舞,树下那翩翩起舞的绿衣少女犹如飞的九玄女。

众人见顾诚玉迟迟没有动作,都纷纷在心中猜测,难道顾诚玉对丹青并不擅长?那陆公子到底是何意?

不过,那模模糊糊的身影若是能画出来也实属不易。再,还得画得像呢?

倘若顾诚玉没见过容嘉郡主,那就有些吃亏了。所有人都在期待顾诚玉的画,就连刚才被众人欣赏的诗作也无人问津了,这让闵峰气得想要抓狂。

顾诚玉仔细观察着容嘉郡主的每一个动作,将它深深刻在脑海里。

顾诚玉首先画的并不是人物,而是琼花。整幅画作的布局就是琼花,所以顾诚玉才会先仔细观察容嘉郡主的动作,记在脑中,他不可能边看边画。

古人画白色的花朵一般都是用淡墨勾勒,不上色,中间留白。因为白色的宣纸上就是涂了白色也看不出来。

但是顾诚玉不打算这么做,这样有些落于俗套。他选择先用白色的颜料在宣纸上画出琼花的花瓣,再用淡墨勾勒。

朱庞和秦敏离顾诚玉最近,他们都有些奇怪,用白色颜料画琼花的花瓣意义何在?

他们虽然不擅长画丹青,可从也是请了名家教导过的,只不过没认真学罢了!咳!其实白了,就是没什么赋。

可就算自己画得一般,但是丹青最基本的着色他们还是知道的。像这样白色的花朵基本都是采用淡墨勾勒和留白的画法。

那顾诚玉再用白色的颜料填色,那不是多此一举吗?

朱庞看着有些犹豫,想提醒顾诚玉,可却被秦敏制止了。

看了眼正在聚精会神作画的顾诚玉,他也只好闭口不言。作画时最忌讳有人打扰,一打扰不定灵感就遁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