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古言 > 农家子的发家致富科举路 > 第五十七章 不会不管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爹!”顾喜微启了下唇瓣,也不知道该啥。她来之前,跟当家的过,还是两人一起来得好!可是当家的,非要去求他娘,就是不肯来顾家。她知道,那是拉不下脸来跟她爹娘借银子,可是求他娘有啥用?就算他娘有银子,难道就能凑上十八两给他?更不要,他娘根本不肯给。

“大姐!爹的对。借银子这样的大事儿,姐夫难道不应该跟来?这都要黑了,却让你个『妇』道人家,一个人走回娘家,他也能放心?”顾诚义这次也同意他爹的话,十八两银子呢!姐夫就让大姐一个人回来借?这是低不下这个头?

底下哪有这样的好事儿?他大姐回来借银子,这还打不打算还?可是这赋税可是老王家的赋税,没道理然顾家给老王家出银子吧?顾家可不止这一个亲家,两个儿媳的娘家要是都来借,那到底是借不借?他们哪有这么多银子借?

顾诚玉仔细想了一下,银子是肯定要借的,可是,怎么借,王家得拿出个章程来吧?虽然,这点银子顾诚玉是没放在眼里,出了也无妨。可是眼下,顾家的银子也不多,而且顾家的亲家可不少,到时候都来借,那又该如何?再,到底,这事儿可不是大姐夫一个饶事,难道他王家想一两银子也不出?

“大姐!你出来,你家公爹和婆婆知道吗?”顾诚玉打算问问清楚,怕是这王家还真是打算让顾家掏银子呢!

“啊?知道的!你姐夫拉着我去求公婆,他们不肯,我这才回来借银子。”其实,顾喜没的是,她公婆就直接嚷着让她回来要的,她娘家发了财,却一点也不念着她这个闺女,啥好处也捞不着。反正婆婆一口咬定,她没银子,让她回来要。

顾诚玉一听,就知道王家怕是看前段时日,他们顾家在下岭村买霖,才想着他们家有银子,这才一文也不肯出,虽然就是将老底拿出来,肯定也是凑不齐的,可是,拿不拿的那是态度问题,难不成还能赖上他家了?

“喜子,这事儿你不能做主,你今晚在家里住下,明儿一大早我就送你回去,带上你大哥他们,看看你公婆是个啥法。虽然你们分了家,可是徭役却不是你一家的事儿,你公婆这是明摆着算计咱顾家呢!你要知道,咱顾家可不止你们这一家姻亲,咱家要是拿的爽快了,别家要是都来借,不借可就不过去了。可是,咱顾家也没那么多银子啊!这卖参的银子,买霖,再要盖屋子,添上家里的赋税,那就所剩无几了。”

顾老爹想了会儿,还是觉得不能白白便宜了王家,大闺女是王家的人了,可不是顾家的人。明儿他准备和顾喜回家一趟,银子他会给,可是他们王家也别想一文不出。

“爹!那银子......”顾喜还是有些担心她爹不肯拿出银子来。

“银子的事儿,你不用烦,反正女婿不会去服徭役就是了,你只管在家里安心住下。老大,今儿让你媳『妇』儿和喜子挤一宿,你去和老三、老四他们挤挤,明儿早起,我叫老王头送宝去镇上读书,你和老二跟着我送喜子回去。喜子,当初你们分家,也没人来喊我们去,年后你回来,也没想要咱家给你出头的意思,我也就没提。可你要知道,不管咋,你也是我们顾家走出去的闺女,爹不会放着你不管,更不要咱家有那么多的兄弟。”

顾老爹知道自从他娶了吕氏,前头的娃儿们就跟他生分了。他也承认,有时候他确实偏心了些,可是他也没放着这些娃儿不管呐?以前家里穷,老大和老二的媳『妇』儿,他也一样给张罗,顾喜出嫁的时候,他也没多要彩礼,当初也是看上了老王家兄弟少,王全寿还算老实,才嫁的顾喜。

“哎!爹!”顾诚礼应声道。他不会啥好话,家里万事都有爹做主,他相信爹不会看着喜子不管。

“是啊!大姐!他王家啥算盘我们不管,若是他们叫王家老大去,咱可管不着。可是你和我们顾家打断骨头连着筋,顾家出去的闺女,那也不是好欺负的。”顾诚义也劝着顾喜,他相信爹这银子肯定会出的,爹只是想去王家讨个法,也顺带做给大家瞧瞧,顾家也没多少银子,别总惦记他家的银子。

“你们这话倒是得轻巧,那是多少银子?十八两呢!又想让咱顾家给出了?那咱家就是有多少家底儿,都不够大伙儿掏的,你们今儿给了喜子,明儿,家里亲戚都上门来要咋办?”

吕氏见顾老爹他们又将这事儿揽了过来,就有些生气,宝就是再想再多法子,挣得银子都不够这一家子可劲儿造的,家里如今就靠着宝过日子,除了宝挣得银子外,是一文钱都没有,再这样下去,家底儿都要败光了。

“这事儿我有了打算。好了!大伙儿都累了!都下去歇了吧!”顾老爹想着待会儿,还得过吕氏这关,先把大伙儿支走了再。

“他大姑,今儿就睡我们屋吧!走!”方氏一向没什么存在感,见事情商量结束了,就上前拉着顾喜回去休息。

顾喜虽然还有些不放心,却也知道她爹有主意,只能随着方氏回去休息,剩下的,还得等明儿再。只是没借着银子,心里还没底儿。

顾诚义夫妻俩回了西厢房,何氏将门关上,见两个儿子,正在炕上玩耍,就走到炕沿坐下来。

“娃儿他爹?你咱爹这次咋这么大方,大姐一来借,爹就肯了?”何氏有些想不通,这么多银子,爹都肯借?

“大姐是他的闺女,爹总不能看着大姐夫去送死吧?要是大姐夫真的出了事儿,他王家能管这孤儿寡母的?这个爹肯定不能干看着。”顾诚义刚才就洗漱好了,这会儿,脱了鞋,就直接上了炕。

“你,要是真的把钱都借给大姐,那咱家会不会就没银子盖屋子了?”吕氏有些担心那青砖大瓦房跑了,以后住不上那么好的屋子了。

“这事儿你个『妇』道人家,烦啥子?屋字保管跑不了。”顾诚义估『摸』着盖屋子的银子应该是有的,而且还能有一点剩余。毕竟,虽然想盖两进,可这两进跟镇上、县里的两进不一样,没那么大,屋子也少一些。

“哎哟!反正想到那亮堂堂的大瓦房,谁还愿意住着又闷又热的屋子?他爹,你看,咱家银子还有的剩余,那我娘家大哥那?他家也要服徭役的,我娘又只有他一个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