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武侠 > 蜀山魔门正宗 > 第353章 魔说楞严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昔年枯竹、卢妪、尸毗、火灵、苍虚、辛如玉被李静虚合称为宇宙六怪。

古人把上下四方称宇,古往今来为宙,以宇宙来冠名,是说他们六个道行深厚,法力高强,修道年间又极为久远,纵横上下四方、古往今来,无往不利。

最后又用一个“怪”字称呼,是说他们的脾气真个古怪,简单来说,这六个家伙但从性情上来看,没有一个是正常人,其中四个单身,两个有家世的,性情俱都偏执古怪。

辛如玉修佛以后,法号改做心如,六怪只剩下五怪,火灵神君妻妾成群,稍显温和,枯竹老人连番转世,渐显大气,剩下四个依旧目空一切,不屑与人来往。

尸毗老人成道远在长眉真人之前,他不把峨眉派放在眼里,也不把光明教放在眼里,虽然觉出劫数临头,但他深知劫数所致,皆为内感所致,能否度过,全靠自己的道力深浅和如何作为,说白了,跟别人没多大关系,不管是是来帮忙还是来捣乱的,关键还在自己。

所以对于峨眉派和光明教的拉拢,他都心知肚明,虽然两边都对自己有益,他却不屑靠这两家渡过劫数。

他之所以留下阮征,是因为女儿明珠爱惨了阮征,不惜自残,偏偏阮征死守着峨眉铁律,对女儿不假辞色,这让尸毗老人十分窝火。他甚至打算把峨眉门下凡是前世有过姻缘成双成对的,全部捉来,送入天欲魔宫,看他们是否真能守住底线。

对于石生的到来,他很不以为然,若非知道他身上有尊胜禅师的舍利子,藉由这点千余年前的缘分,他根本不会见人。他思量傅则阳作为一个后起之秀,这些年整治河山,创立教宗,出了好大风头,这次又在光明顶召开万魔法会,必然心高气傲,派来的弟子也肯定会趾高气昂,不可一世,他要藉此借题发挥狠打光明教的脸面,教傅则阳知道自己的厉害!

这还是近三百年来,尸毗老人参修佛法,虽然没有名师指点,亦无上层经书,但也把心境调和了不少,按照他过去的脾气,类似石生这种情况,就不只是丢脸这么简单了。

他却没想到,石生会把礼数做到这种地步,又说出那样一番话来,把他当作佛祖来参拜,还特地万里迢迢跑来找他学习佛法。

尸毗老人先是错愕,随后便是愤怒,觉得傅则阳在有意羞辱自己:“我听闻你师父得了佛门的龙象般若经,远胜于我,如何他不教你,反倒让我教你?”

石生说:“记得小时候我师父给我说过,传道要合乎天时、地利、人和,同样一个道理,换个地点,换个时间,换个人说,我就听不明白了,非得得其时、在其地,是其人,才能骤然云开雾散,劈破旁门见得月明。我师父已经传我道法、魔法,唯独佛法未传,今日要我来向前辈学习佛法,想必师父并非其人,我跟前辈学才能事半功倍。”

尸毗老人点头:“佛门也有对机之说,你小小年纪,能够懂得这个道理殊为不易。”他想了想,叫弟子田琪去叫人,“今日正逢其时,我便在这阿修罗宫中宣讲佛法,你们且试听,看看到底谁是其人。”

尸毗老人只有两个徒弟,是个双胞胎兄弟,分别叫田琪和田瑶,田瑶亲自动手拜访蒲团,田琪去把阮征和明珠叫来,五个人围成一圈,田琪和天媱坐在尸毗老人的左手边,明珠和阮征坐在尸毗老人的右手边,石生坐在尸毗老人的对面。

尸毗老人将拂尘一甩,开始讲经,讲的经名为“瑜伽师地论”。

却说这尸毗老人,虽然觉察到继续修炼他的阿修罗打法,虽然越炼越高,但终究没有前途……到了宇宙六怪这个地步,法力已经可以超越天仙,个别的已经能够媲美金仙,法力强大已经不再是他们最重要的追求了,而是境界,他们所要经历的天劫,不再是法力高低,法宝强弱能够解决的,都是源于自身境界不够所引发的恶业积累,有时候法力越高,反而越是凶险,所以都寻求变通,心如修佛,枯竹参禅,都是这般。

尸毗老人醒悟以后,忆念起过去世时曾有过一段佛缘,于是开始参修佛法,但是自持甚高,觉得天下就算是白眉、天蒙那些高僧,至多与他同辈,做不得他的老师,便自己搜集佛经,自修自学,觉得以自己的聪明智慧,三哥家悉达多留下来的言语经书,自然能够一看便懂,所以浅显的也不学。所谓八正道、四圣谛这些,都不值得一看,阿含经、四分律等在他眼里只相当于开蒙读物。

他先找来金刚经、圆觉经,看完以后觉得空洞无物,不过如此。再看法华经、华严经,觉得有点意思。又去看涅盘经、弥陀经,哑然失笑:“此必是我教中前辈所撰!”

最后,他找到一部楞严经,一部地藏经,觉得合乎自己的根性,修持多年颇有所得。

今日这里有峨眉派掌教最得意的弟子,亦有光明教教主未来的接班人,尸毗老人有心在人前显圣,将拂尘挥动,座下莲台千叶开放,魔教六个血莲萼他有其一,此宝绽放,每个叶片上面放出无量光明,光中再生莲花,如此叶上生光,光中生莲,反复无穷,他本身坐在莲萼中央,白发红衣,法相庄严。

尸毗老人先讲楞严法会的缘起,说阿难尊者那时候还没有修成大阿罗汉,还只是初果的须陀洹,进城托钵化缘,不想这里住着一个身毒国的魔女,名唤摩登伽,魔法高深,看阿难长相英俊,又已经修证小罗汉法身,十分欢喜,便要采阳补阴,以娑毗迦罗先梵天咒给迷惑了,领到屋中。阿难有戒体在,摩登伽女若要采补,须得先破他的戒体,于是宽衣解带,施以天魔舞,于阿难周身抚摩……

尸毗老人面容严肃,说得一丝不苟,朗朗道来,到此处时,瞥了阮征一眼,心想若不是我女儿不愿意自甘下贱,想要跟你两情相悦,只要将我教中魔法使出来,量你有多少年的道行?早就破了你那所谓的峨眉铁律了!飞升紫府有什么好?跟我这样如花似玉的女儿在人间厮守,无拘无束,岂不比到上界给人当狗要强得多?

昊天宝镜神妙非常,不但把魔宫里的影像传回光明顶,只要功力足够声音也听得到。

以尸毗老人的身份和地位,他亲自讲法,在座之人无一个敢于轻视,很多人都觉得这是天大的缘分,都运足功力,全神贯注,凝神细听。

其中阴阳教主司徒雷听到这段,心中不禁起了涟漪:据我所知,佛教声闻乘共有四个果味,初果须陀洹,二果斯陀含,三果阿那含,四果阿罗汉。最高的阿罗汉且不去想,单初果便能断尽见惑,破得身见,进入圣道真流,若能采补一个,必能大得裨益!可惜声闻乘以戒为法体,戒满为法身,若要采补,得先破了他们的戒体,不过以我道家阴阳相吸的手段,不会差过魔教从声色感官成势的魔法,必然能成!

转念之间,他又暗暗叹息:普天之下,拥有戒体修声闻乘的佛门僧尼实在太少了,俱都是些不持戒的大乘菩萨!要么像天蒙、白眉、芬陀、优昙那种厉害的老家伙,以我道法采补不得也不屑采补,要么就是持戒刀斩魔杀贼的小辈,都跟夜叉似的,吃完了也麻烦,还不如采补寻常的童真少年,即可爱美味,又容易推倒,完事赐些药物补益身体,再给金银予以一生富贵也就完了,干净利落。

他在光明顶上神驰遐想,尸毗老人在神剑峰上继续讲经,说释迦牟尼当众讲了段神咒,让文殊菩萨持此咒去破了摩登伽的魔法,把阿难救了回来,这就是在人间鼎鼎大名的楞严咒……摩登伽女道行浅薄,寅人者自寅,以魔法魔幻阿难,实则自己受害更重,心里放不下阿难,就跑来找,释迦问她:你到底喜欢阿难哪里?

摩登伽女说爱阿难的眼睛、鼻子、嘴巴……

释迦告诉她眼睛里有眼泪,鼻子里有鼻涕,嘴巴里有唾沫……都是肮脏的。

摩登伽女说:“只要是阿难的,我全都喜欢!”

释迦就让阿难沐浴,把洗澡水搬出来:“那你把这盆水喝了吧?”

摩登伽女喝不下,回家找母亲哭诉,她母亲是个道行更高的魔道高手,她母亲斗不过释迦,就带着女儿专门等阿难出来化缘时候出手,阿难不是老少魔女二人的对手。

释迦出面谈条件,说如果你能把头发剃了做尼姑,我就让阿难娶你,摩登伽女便真的把头发剃了,出家做了比丘尼,释迦出手点化,摩登伽女也有慧根,证得三果阿那含……

这个完整的故事已经不仅限于楞严经了,尸毗老人修佛三百多年,将散落在人间和修士当中的佛经搜集无数,又数次赶往身毒国,将梵文经书也弄了不少,几乎阅遍三藏十二部大藏经书,今日借着由石生求法而起的“楞严法会”把这个故事讲出来,用来“点化”自己女儿:齐漱溟把自己当成释迦摩尼,阮征就是阿难,你是摩登伽女,我是你的母亲。

要把阮征捉来很简单,我一个咒语就可以,你要想得到他的人也简单,别看他是玄门正宗齐漱溟最看重的大弟子,破他的“戒体”肯定比破阿难的简单,我的道法也远非摩登母女可比,但是你非不要,非要他心甘情愿跟你结为夫妇,但他又不肯。

你如果想要跟阮征在一起,似凡俗间那般夫妻是坐不得的,你必须“削发为尼”,才能如愿,我老人家纵横天下,四极八荒,独立于三教之外,执掌阿修罗大法,向来不把别人放在眼里,你又何必如此委屈自己?

这些话,明珠也懂,她用手拉着阮征的袖子,呆呆地看着他,寻思:他的眼泪口水我嫌不嫌脏?他的洗澡水我能不能喝得下?

远在光明顶上的司徒雷却想:那佛祖也是坑人,鼻涕口水大便小便皆是身体排泄废物,我自己的都不爱,如何能爱别人的?不过我逮到一个小乖乖,只爱他她们的身体便是,何必要爱他们的鼻涕唾沫?

那魔女也是修炼魔法道浅魔高把自己给迷进去了,被佛祖破了咒法便五迷三道,可怜一个妙人就那么做了尼姑……

佛法果然是魔法的克星,这普天下多少魔道高手最后转去修佛的?

司徒雷往左右上下绵延近百里的亭台楼阁之间观望,思及天下那么多大魔头最后携手飞升极乐的景象,不禁觉得好笑。

讲完摩登伽女的故事,尸毗老人见女儿痴痴望着阮征,仍不醒悟,心中有气,又开始讲“七处征心”。说释迦牟尼问阿难,爱乐所发的根源在哪。阿难回答,说爱乐生发于心。

释迦顺着阿难的话说,要降伏其心,先要知道心在哪里,他问明珠:“心在何处?”

明珠正看着阮征,闻问脱口而出:“女儿之心,全在征哥身上!”

这话说完,尸毗老人差点喷出一口老血,光明顶那边的千万观众也有不少当场笑出来,引起一阵哗乱。

尸毗老人先不接女儿的话茬,继续讲经。

阿难回答佛祖的提问,先后给了七个答案,分别是“心在身内”“心在身外”“潜伏于根”“明暗之间”“合处随有”“计在中间”“无所住处”,全被释迦一一否定。

尸毗老人讲完,不再问女儿,而是去问阮征:“汝心现在何处?”

阮征其实挺怵这个魔道的“老丈人”,过去被尸毗老人捉住,以魔法折磨,痛苦难当,这次再来神剑峰,心里颇为矛盾犹豫,方才听明珠说心在自己身上,不禁又是惭愧,又是感动,又是难过,既要狠绝,又极不忍……心中正百感交集,骤然被尸毗老人当头喝问,不禁吓了一哆嗦,不过他立即回过神来,正色道:“我道心早立,人心已除,你问我心在何处?我之道心,无处不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