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现言 > 强势锁婚:傅少的哑巴新妻 > 第384章 裴安笑,大结局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384章 裴安笑,大结局

如果没有生下来,她只要承担一个杀孽,也没有后来的这一切事情,那些人都能好好的活着。

他们不会相识,不相识,他们便会有不一样的人生。

乔影目光定定的望着连良,手指不自觉的用力,仿佛要掐碎了她的肩膀。

连良望着乔影狰狞的面容,吓得忘记了哭泣,一下一下的抽噎着,肩膀疼也不敢叫出来,只是把眉头皱紧了。

她们又像是在对峙一般,长久的对视着彼此。

乔影的喉管梗住了,过了许久,她的面『色』松软下来,一行泪水从她的眼眶滑落,她艰难的道:“可是那么多人,因为你,因为我,失去了生命……只有我们两个要背负起这一黔…我们没有理由哭,没有资格去埋怨谁……”

“我们退无可退……”

心里仿佛火在灼烧一般,乔影勉强的完那些话,手指握得更紧了,她垂下了头,难在开口,空气里只余下难忍的呼吸声。

乔深看着乔影,知道她已经熬到了崩溃边缘。她到这时候还能保持清醒,已属不易。

他一度担心她会再像之前那样彻底崩溃,但她挺过来了。

她不再是九年前那个对世界充满美好善意,被重重打击过后彷徨无措,只能逃离世界的乔影,而是被磨难狠狠打磨过的一个女人。

她接受了眼前的一切,也决意自己来面对这一牵

乔深明白的知道她的挣扎,他走进来,试图掰开她的手指:“姐,你要山她了。”

乔深看了一眼连良,姑娘到现在还在极力的忍耐着疼痛,双眼睁得红红的。

乔影抬起头,朦胧目光中看到姑娘倔强的眼神,惶然放松了手指,她『摸』了『摸』她的脸,擦去她脸上挂着的泪。

这是乔影第一次做这样的动作,心翼翼的,怕弄疼了孩子一样。

而连良也是第一次感受到她这样温柔的触碰,微微的睁大了眼睛,的心里,坚冰在裂开缝隙。

她懂她的话。

连良还,不出什么大道理的话,可这个时候,没有人比她更清楚,什么叫相依为命。

她们好像被关在了一间密闭的暗室中,也好像被丢在了一座孤岛,只有她们两个人,只有她们抱在一起才可以互相取暖,才可以走出来。

连良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哭得无措又伤心绝望,乔影把她拥入怀里,抱着一起哭。

房间内充满了啜泣声,看得人心酸无比。

乔父乔母擦了擦眼眶,拥在了一起,这个世界对她们太残忍了。

乔深张开手臂,把乔影跟连良一起抱着,安慰着,也是安慰自己,好在一切都过去了,曙光总会来……

房门外,裴羡看着乔家一家人,手指攥紧了,呼吸沉重,却不能再往前去抱一抱她。

几过后,连氏夫妻的葬礼结束,乔影把连良接回了乔家的那个四合院。

心上的重伤在一过去的时间里慢慢愈合,于是时间过得分外缓慢,好像总也看不到头。

连良还是会偷偷的哭,她想连加实夫妻,几次一个人回到他们的那个旧公寓里,被乔影又找了回来。

这段磨合期让时间过得分外漫长,却也慢慢的迎来了春节。

这个节日,对所有人来都意味着新的开始。

乔父乔母把院子里里外外的打扫干净,贴春联,买鲜花,买烟花爆竹,努力让家里多一点欢乐气氛。

鞭炮声响起的时候,乔深对乔影起了裴羡结婚的事,乔影分外的平静。

乔深望着空爆开的烟花,平静问道:“不怨他吗?”

从医院之后,他们再也没有见过面,裴羡没有再来找她,她也没有去找裴羡。

在最后的时候,裴羡的放弃,她不怨吗?

空燃起的亮光将每个饶脸照亮,乔影微微扯了下唇角,道:“我只有感谢他。”

裴羡亲自给燕伶戴上戒指的那一幕,她亲眼看到,也完全可以理解他,甚至只有感谢他,在那个时候,他答应娶了燕伶。

且不在那个情况下,裴羡没有多余的时间去思考,那是一个濒死之人最后的请求,是她最后的希望。

是她乔影欠了燕伶的,这辈子她都还不清,也没有办法还给燕家一个完好的女儿。

她本该光芒四『射』的站在舞台,却如这转瞬间就消失的烟花。

裴羡不,可这无言之中,乔影却是最能理解他的。

他怜惜燕伶,感谢燕伶,也是在替她还这个人情。

燕伶在临死前,还有她爱着的人陪着,过完了人生中她最后的幸福时光,燕家父母聊有安慰,心中至少没有再那么耿耿于怀。

乔影要如何怨那个男人?他本就不该牵扯进来,他有属于他的幸福人生的……

……

春节过后,乔影把连良送到了傅家,请傅赢陪着她渡过这段艰难的日子。

乔影把漱金园的房子还给了傅寒川。

傅寒川看了眼房本,道:“房子我多得很,你这不是要留给连良的吗?”

张业亭已经汇报给佐益明,连良在那起事故中身亡,佐益明病重,没有再派人来取证。

没有人再来纠缠,连良住在四合院有人照顾,漱金园的房子失去了作用。

乔影道:“房子,等我回来以后再买。”

她辞去了诊所的工作便没有多余的钱来偿还房款,就算傅寒川不计较,乔影也没有那个脸面拖着不还。

傅寒川了然的点了下头,没再勉强。他抬眸看着乔影:“你决定好了?”

乔影“嗯”了一声,转头看向窗外道:“不去做,我心难安。”

活着的人,她可以用余生来偿还,对于死去聊人,每每午夜梦回,她总会惊醒。

她知道自己的情况,虽然她在用意志力抵抗心魔,努力让自己保持平静,可她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忍不下去,到那个时候,又将是另一场灾难。

傅寒川点点头:“去吧,回来的时候,希望会是一个全新的你。”

乔影微微的笑了笑,那笑容几乎难以察觉。

……

三年后,西藏。

乔影站在蔚蓝的空下,远望着空飞翔的雄鹰。

山脚下,一个男人缓缓的走来。

乔影低眸,看着那个男人。他几乎没有多大的改变,眼里还是温柔和煦的笑容,如春风一般。

他对着她伸出手来:“我来接你回去……”

乔影走过去,把手放在他宽大的手心,眼里漾起一抹温暖的笑意。

这三年,乔影一直留在西藏,为连加实夫妻,还有燕伶诵经,安抚亡灵,为活着的人祈福,也是她抵抗着心魔。

“莫非同给他女儿起名叫笑笑,被蓝理打了。”裴羡握着乔影的手,缓缓往山下走去。

“为什么?笑笑不是挺好听的。”

“你加上他的姓呢?”

“莫非同……莫,莫笑?”乔影反应过来,辛苦的忍着笑。

确实,好好的一个名字,加上莫非同的姓就一点都没祝福的意思了,难怪被蓝理嫌弃。

“到现在,那俩口子还在为名字争执不休。莫家老爷子催着给孩子上户口,哎,眼看着满月酒就要摆起来了,请帖上的名字都还空着呢……”

乔影微微笑着,听他一路过去。

这三年里,他们没有电话联系,联系的软件,或者邮件也没有,就连纸质的信件都没樱

可是三年过去,他们却好像一点没有分开那么长时间的感觉,更好像回到了从前两人在一起的日子。

平静,偶尔看看别人过的日子,再谈谈自己。

“我觉得这个名不错,以后可以给我们的女儿用,儿子也可以。”

裴羡第一次发现莫非同其实是有脑子的,笑这个字,男女都可以用。乔影笑了起来道:“才不好,裴笑,赔笑,你疯了不成?”

裴羡道:“我什么时候,叫裴笑了。裴安笑,我们的孩子,以后名字就叫裴安笑。”

平安,每都笑着。

他忽然停了下来,转身站在乔影的面前,握住她的双手,望着她道:“这么,你答应嫁给我了?”

他看着她的目光灼灼,似春风过后浓烈的阳光,照入她的心房。乔影微怔,随即脸颊微微一红,她竟然都没发觉,他们都已经聊到孩子的问题上去了。

“答应吗?嗯?”裴羡的脑袋微低,抵着她的额头呢喃,“连莫非同都娶到了老婆,孩子都生了。我是最后一个光棍了……”

乔影抿着唇笑:“那……等莫非同家的满月酒以后?”

裴羡心头猛地跳了下,望着她弯起来的双眼。

那一双眼睛明丽妩媚,漆黑的瞳孔中微光闪烁,里面印着他的影子。这是这个世界上,他见过的最好看的一双眼。

……

莫家的满月酒在枕园举办。

宴霖年纪大了,早已不再做大厨,这次莫家的满月酒,宴霖再次出山。

酒宴办的隆重而温馨,到来的宾客都是关系非常要好的人,就连莫家那两位哥哥嫂嫂都挂着特别温和的笑。

他们不得不给莫非同面子,因为莫老爷子最后还是把莫家偌大家业交到了莫非同的手里。

那子看起来一根筋,其实就是个扮猪吃老虎的角『色』。

莫老爷子封了特别厚的红包,对着全场宾客又催生:“我这老儿子,让我足足等了三十五年才等来这么一个千金。我以为他攒了这三十五年的劲头要下一窝,就一个千金可不协…”

蓝理已经没脸听下去了,莫家都是些大老粗,话没羞没臊的,难怪只能请相熟的宾客。

她憋了个满脸通红,抱着闺女就落跑了。

蓝理怀孕的时候,肚子特别大,都以为她怀的是双胞胎,其实就是她吃得多。她生产完后吃得也多,整个人又圆润了不少,肉呼呼的,脸颊皮肤撑开来,特别莹润,像是饱满的水蜜桃,轻轻一掐就能掐出水来。

莫非同凑过来,先是亲了亲女儿,婴儿不满老爹的胡渣,哼哼唧唧的要哭,等蓝理一巴掌呼开莫非同的时候,宝贝才咧开没牙的嘴笑。

“就你戏多。”莫非同把女儿抱起来,顺便在蓝理脸上偷聊香,笑得特别满足。他胳膊肘轻轻的撞了下蓝理,道:“老头子了,要再生。”

他瞄了眼蓝理的肚子。

要是以前有人告诉莫非同,他喜欢孩子,莫非同肯定能把这个人丢到他那个无群上去。

谁能想到,当他第一个孩子出来的时候,这个大大咧咧的男人竟然会是这个样子。

当看到孩子的第一张彩超照片时,莫非同居然跑到书店买了一本中华字典,翻字典想名字。

这是他的女儿啊,身上有他一半的血,听女儿像父亲,以后这孩子会长得越来越像他。

这是他的作品。

莫非同对自己造出来的人很满意,越看越满意,抱着看的时候就傻乐。

“蓝鲤鱼,你看你捏泥巴造人,还是我给你造的最好吧?”

蓝理眼角余光看到有人走过来,暗暗的踩了他一脚,低声道:“闭嘴!”

傅寒川带着苏湘走过来,笑道:“都听到了,希望这孩子长大,没你那么厚的脸皮。”

他看了眼那婴儿,半年过去,这丫头长得白白嫩嫩,越来越漂亮了。

傅寒川对着蓝理道:“还是像你比较好。”

莫非同瞪了他一眼:“你找茬来的吗?”他看了一眼苏湘的肚子,再道,“你这娃,像苏湘的比较好。”

傅寒川无所谓,他已经有一个长得像他的儿子了。

在傅寒川的软磨硬泡下,三年过后,苏湘终于又怀上了,不过才两个月。傅寒川宝贝的什么似的,什么东西都往她那里塞,恨不得把她供起来。

傅赢的个子已经到傅寒川的肩膀,那边几个在闲扯,傅赢就逗那个粉嘟嘟的婴儿。他问道:“莫叔叔,名字取好了吗?叫啥啊?”

傅赢在蓝理生下女儿的时候就去看过了,他跟连良几乎都去玩,有时候还会带上珍珠一起去。

他们这些孩子里,就这个粉糯糯的团子最了,每都哼哼唧唧的,几个孩子没事拿她玩猜谜,猜她想干嘛。

比如她皱眉瘪嘴的时候,就是拉了,比如她嗯哼嗯哼撇嘴的时候,就是要喝『奶』了。

莫非同字典都翻烂了,还是没有想到满意的名字,直到请帖发出去,上面都只写了一个名:尼莫。

一条丑鱼的名字,她妈妈是蓝鲤鱼嘛。

莫非同道:“急什么,我女儿的名字,必须是响当当的。”

傅赢抓着婴儿的手指玩,漠漠提醒道:“莫叔叔,你忘了莫爷爷的话了?可别老二都生了,尼莫的大名还没想好。到时候,你会有双倍压力的。”

莫非同:“……”

这个臭子,能不能不要跟他老爹一样那么讨人厌。

“的好。”裴羡的声音骤然穿入进来。众人转头看过去,就见裴羡牵着乔影的手,站在几步远的地方。他们的身边站着连良。

傅赢走过去,在连良耳边低声道:“怎么这么晚才来?”

连良耸了下肩膀道:“他们的飞机晚点了。”

每年暑假,乔深会带着连良去西藏,这几年里,虽然她跟乔影没有在一起,但关系却融洽了起来。

他们不像母女,更像是朋友多一点。

众人看到裴羡跟乔影手挽手的站在一起,眼睛亮了下,莫非同抱着女儿走过去,捶了下裴羡的肩膀道:“我还以为你到不了了。”

裴羡提前一个月就去了西藏,想着怎么都可以赶上这满月酒了,谁知道等到了日子都没见到人影。

裴羡看了眼乔影,他们这一个月,一路游山玩水,去了叹城亚丁,又去了成都看武侯祠,都江堰,拜了乐山大佛,九寨沟跟张家界都逛了一圈,最后才往回赶。

裴羡对着莫非同道:“你的那个名字,我们征用了。”

莫非同没明白:“哪个名字?”

裴羡回头看乔影,道:“我们以后的孩子,叫裴安笑。”

乔影低头微微笑着,众人愣了几秒钟才反应过来。苏湘笑着道:“恭喜。”

他们终于苦尽甘来,要结婚了。

苏湘先开口,众人也都跟着道贺。蓝理看了看站在一起的傅赢跟连良,道:“要是来得及的话,可能还能凑一对青梅竹马。”

围了一大群人,却都在着别人家的事,今的主角不乐意了,哇的一声啼哭了起来。莫非同一惊,连忙轻轻颠起女儿哄:“噢哟,宝贝儿,怎么哭了,饿了么,拉了么……”

傅寒川看着他那白痴样,摇了摇头。

一个月后,裴羡跟乔影的婚礼举校

由傅寒川开了头,之后莫非同跟蓝理结婚也是中式婚礼。有了之前的经验,到了裴羡跟乔影这一对,便延续了下去。

裴羡一大早就起来,骑着白马,身后大红花轿跟着,一路浩浩『荡』『荡』往乔家的四合院而去。

一番热闹过后,乔影由乔深背着,送到了花轿上。

“我姐以后就交给你了。”乔深郑重交代,乔父乔母站在四合院门口悄悄抹泪,这么多年了,女儿迟来的幸福终于到了。

接亲队伍浩浩『荡』『荡』的又绕了半座城,到了裴羡的新房。

裴羡在半山也买了大别墅,距离傅邸不远,别墅面积很大,足够摆下婚宴。

宾客觥筹交错,这一回傅寒川充当敛酒的角『色』。等他喝下一杯,转过身来时,封轻扬拖着乔深走了过来。

傅寒川看着两人挽在一起的胳膊肘,抬眸静静的看向封轻扬:“你们这是?”

封轻扬依然是一身利落的趾性』服装,远看像个男人,这近看也像是男人。她跟乔深套着胳膊站一起,让人看着有些刺眼。

封轻扬没那个感觉,她直道:“傅爷,我找你兑现承诺来了。”

很早以前,傅寒川找封轻扬帮忙的时候,答应兑现她一个承诺。傅寒川有印象,便看向封轻扬道:“你。”

酒杯抵在嘴唇,他的目光若有似乎的在那两饶胳膊上划过,微微敛眸。

封轻扬道:“我要乔深。”

乔深的眉头皱得死紧,耳朵微红,这女人话也太不讲究了。

傅寒川装听不懂,道:“你要乔深,也不该是问我来讨。”他往前看了眼前面的一对新人,抬了抬下巴,“他姐姐,姐夫在那儿。”再一瞥,另一桌坐着乔家二老,“他父母在那儿。”

封轻扬道:“你别跟我打哈哈。我的意思是,我要挖走乔深来帮我。”

封轻扬对封家无望,已经打算另起炉灶。这几年里,她一直自己做着准备。她做的投资赚了不少钱,又掌握了自己的人脉,如今时地利都在,就差人了。

傅寒川微微勾了下嘴唇道:“封大姐,你要跟乔深在一起,这举动可是挑了你家老爷子的神经了。你准备好了吗?”

封轻扬向傅寒川来讨要乔深,可不只是要乔深过去帮她那么简单。

若不是极为信任,怎么可能把自己的身家『性』命托付?

封轻扬微扬起下巴,并不避讳,直接道:“我的婚事,我要自己做主。我就看中他了。”着,封轻扬扯了下乔深的胳膊,两人更加靠近了些。

“公事上,我跟你要人。私事上,你管不着。”封轻扬把话撂下以后,就拉着乔深往乔家父母那里走去。

傅寒川看着他们的背景,无奈摇头。是他先答应在前,自己栽培了那么多年的大树,好不容易成材了,就给那男人婆给挖了。

另一边,乔影在众饶起哄下,跟裴羡喝了交杯酒,一个侍应生送过来一只盒子:“裴太太,这是有人托我送进来的。”

乔影看了一眼那红『色』的珠宝盒,打开,里面是一整套的珠宝,还有一封厚厚的信。

这是张业亭寄过来的信,先是祝贺她大婚,又交代了佐家那笔遗产的分配。

佐益明死了两年多,他留下的巨额财产无人继承,最后是张业亭拿出了一早佐益明留下的遗嘱,乔影委托张业亭把那笔遗产成立基金会,所有收益用来做慈善。

这份文件里,是那些得益于基金会的人送过来的联名祝福,遍布了海内外。

乔影把信合上,看着外面一方蓝微微笑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