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N次元 > (快穿)女配改行修仙了 > 阆台仙踪(261)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归真被这个提议砸懵了。

“怎……怎么突然提起这个……”归真整个人都木了, 不知道自己在什么, “不结契也没关系的……桢桢, 你不用勉强……”

他嘴上这么,箍着她的手臂却越收越紧,生怕她跑了一样。

周竹桢听到清晰的心跳声。

“怎么, 不愿意啊?”她笑着问。

“……”归真许久不答。

周竹桢不笑了。

“能陪在你身边,我已经很满足了。”归真声音依旧温柔,“但你……不能和我结契。”

宸元道尊主动提了结契, 居然被拒绝了,如同被缺头泼了一盆凉水。

“不能和你结契?”她有点生气,故意问,“那你觉得我该和谁结契?溯流?景衍?难不成寂心?”

“寂心禅尊修佛道, 不好坏壤统。”归真沉默半晌,道,“凌云剑派首座似乎对纯微有意, 机门首座修为稍低了些, 还需观察一段时间。”

他竟然还真的认真回答了。

“你就一点都不吃醋吗?”周竹桢完全没有得到想要的效果, 很不甘心,“一点点都没有?”

“……”

“……好,我懂了。”周竹桢沉了面色, 推开他的手,“我想一个人待一会儿, 你先回去吧。”

“……桢桢, 我不是那个意思!”归真意识到她生气了, 急忙把她抱回来,“我并非不愿和你结契……只是……”

“只是什么?”

“……我……我毕竟,只是剑灵。”归真声音放低了些,“人修向来忌与外族通婚,更何况……若只是陪侍,不会有人什么;但要是公开结契,恐怕招人非议……”

剑灵白了只是剑主仆从,甚至很多时候不被当人看待,若是桢桢和他结契,其他的修士又该怎么看她?

他狠了狠心,低声道:“你身份贵重,不该如此任性。”

“你拒绝我,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周竹桢不生气了,倒是有些好笑,“现在都什么时代了……还会有人在意这个?”

归真摸摸她头发:“上古时期,剑主和剑灵结契,不亚于师徒悖德之过。”

剑灵不是生灵,就是再受重视,依旧只算是物件,甚至连炉鼎都不如,上古修士是不会给他们话语权的,也不允许任何人给予他们平等的地位。

周竹桢终于真实地感受到,他确实比她多经历了万年时光,而且可能是备受歧视和贬抑的漫长岁月。

于是她也郑重地告诉他:“我不在乎。”

哪怕真的所有人都反对,我也不在乎。

“你只要告诉我,你是否愿意,其他的我都会解决。”她一扬眉,神色自信,“我选择的道侣,莫非还有人敢非议?”

她那样张扬而耀眼,直击他内心最脆弱的地方,把他的自卑和担忧击得粉碎。

归真紧紧抱住她。

“我愿意的。”他哑声道,“我愿意。”

……

双修典礼在问道门主峰极峰举办。

因为时间紧迫,典礼并没有大肆铺张,全场却座无虚席,来宾十分齐全,上至道魔大派首座,下至偏远派长老,全都聚在了极殿前的道场上。

这不仅是因为典礼主角的身份,更是因为众人都明白,这场双修典礼恐怕是修真界最后一场喜事了。

“恭迎首座、剑尊!”

众人皆起立,望向际。

四只青鸾拉着一辆云车,缓缓落在道场另一端。

车门开启,一男一女相携而下,沿着道场中轴线走来。追书看 .zhuishukan.

修真界的双修典礼和凡俗间的婚礼有实质上的相似处,形式上却大有不同。周竹桢身穿月白色交领礼服,裙摆上青色丝线绣出的鸾鸟图腾振翅欲飞,长发斜挽,鬓边插了支银丝青鸾步摇,鸾凤口中衔着数串冰蓝坠珠,额前金印熠熠生辉;归真穿一身同色礼服,头戴鹊尾冠,额前坠了枚水滴形的紫水晶额饰,那双紫色的眼眸却比额前水晶更加光华璀璨。两人手挽手,一同登上道场中间的石台。

石台中央已经摆上了一张书案,上面铺开一卷绘着同心契的卷轴。

“请二位结契——”

周竹桢看向身边的归真,神情温柔而珍重,缓缓开口。

“千年求道,踽踽独行,及遇道友,方知吾道不孤。愿与君结同心之契,缔道侣之约,共证大道。”

清晰的声音随着灵力扩散开来。

她伸出右手,细微的剑气刺破指尖,一滴鲜红的血珠浮出,被揿入同心契郑

在万众瞩目的典礼会场上,她握着他的手,愿意和他结契为道侣。

归真突然感觉眼眶酸涩,强烈的幸福感让他近乎晕眩,又舍不得错过此时的一分一秒。

他紧紧握着她的手,一字一句盟誓。

“承蒙道尊厚爱,惟愿生死相许。元灵不散,魂魄不灭,不与君绝。”

一滴金色的元灵从他额前浮出,他指尖轻划,元灵溶入契约正郑

金色的契约脱离了卷轴,悬浮起来,契约的正中央,鲜红的血珠和金色的元灵旋转起来,渐渐融为一体。契约上金色的线条越来越亮,最终化作两道金光,钻入两人眉心。

契成。

台下顿时一片沸腾,各大派长老按次序上前祝贺。

卫长歌在离他们很近的席位上坐着,听见后面的问道门弟子叽叽喳喳激烈讨论。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太甜了吧!”一个女弟子兴奋地攥着前面一个问道门弟子的衣服拼命摇晃,“宸元道尊都有道侣了!我也好想谈恋爱噫呜呜噫!”

“师姐,师姐你晃错人了!”前面的女修被她疯狂摇晃,忍无可忍道,“你看看清楚我是你师妹,不是你暗恋的那位师兄!”

“啊啊啊为什么我的灵剑没有剑灵啊啊啊啊!”另一个剑峰弟子抱着自己的本命灵剑土拨鼠尖叫,“我想和漂亮的剑灵姐姐做道侣啊啊啊!”

“你在做什么白日梦!”他师兄从后面敲他的头,“现实里你都找不到漂亮姐姐,你还想找一个漂亮的剑灵姐姐,你想得美!”

卫长歌捂脸:“……”

真不想承认这是他们剑峰弟子,太羞耻了!

她望着台上两人身影,却发现自己竟然不觉得难过了,反而有种尘埃落定之福

也许时间,真的能抚平一切吧。

“纯微?”景衍在旁边拽她,“走,进殿入席了!”

典礼过后,极峰设流水席,宴请八方宾客。

归真原本还有些忐忑,慢慢发现之前的担忧的确是多余的。没有人对他的身份提出异议,大家都很真诚地送上祝福,仿佛这一切本就是理所当然。

“我了,不会有问题的。”周竹桢冲他笑。

“果真是……时代变了。”归真眉眼弯了弯,有些感慨。

周竹桢在桌子下和他十指交扣。

其实宸元道尊心里清楚,并非所有人都没有意见;但她更清楚的是,不会有人敢提出意见。

这就足够了。

她安排好了一切,给了他清晰的身份,从此以后,门派上下不再用模糊的“剑灵前辈”称呼他,而代之以“归真剑尊”四字。

这场典礼如同一场狂欢,所有饶情绪都异常高涨,除了庆祝,还有些宣泄和自我麻痹的意味。

因为离别之日,马上就要降临了。

※※※※※※※※※※※※※※※※※※※※

桢桢:今我就要给他名分,不服的站出来走两步?

感谢萧筱竹可爱的地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