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都市 > 我真不是神仙 > 第四十三章 恩义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等车子在路边缓缓停下,陆小宁跟秦月霜道了别,转身下车。

车子停靠的地方,要拐过一个弯,才到市委家属院。

虽然大院里每天进进出出的豪车并不少,跑车也并不缺,但陆伟民对自己的妻女要求极为严格,陆小宁就算再得宠爱,也不敢坐着价值三百万的保时捷跑车进出市委家属院——虽然开辆911对于秦月霜来说,已经算是很“低调”了。

一路溜达着回到家,推门进去的时候,她妈妈乔敏正在客厅里敷面膜,至于老陆同志这个老帅哥,这个时候应该是在跑步机上跑步呢。

乔敏简单问了问吃饭的情况,陆小宁也简单回答了一下,然后就问老陆同志,果不其然,乔敏说他应该跑完步了,正冲澡呢。

于是陆小宁就在沙发上挨着老妈坐下,跟她说:“刚才吃完饭,月霜姐当场签了一张两百万的支票给赵子建。”

“哦?”乔敏闻言愣了一下,把电视音量调低了些,侧过身来,问:“他接了没?”

陆小宁当然点头。

乔敏“哦”了一声,表情略显奇怪。

片刻后,她笑道:“接了好,接了两下里干净。”

陆小宁闻言欲言又止。

就在这时候,陆伟民已经穿着浴袍擦着头发出来了,看见陆小宁,他笑眯眯的,“呦,我闺女回来了!饭吃得怎么样?法国菜好吃吗?”

陆小宁赶紧过去抱住胳膊把他拉过来,“老陆同志,问你个事儿。”

乔敏瞪她,“你喊什么?不许这么喊,没大没小!”

陆伟民呵呵一笑,“挺好!挺好!”,见乔敏把『毛』巾接过去给他擦头发,就笑着看向陆小宁,“小陆同志,你说,要问什么?”

陆小宁挤眉弄眼的,说:“就是,就是,有人救了你一命,你直接给人开支票,这样是不是……”

没等她问完,陆伟民讶然,“月霜那丫头,给那个小赵同学开支票了?”

陆小宁点头,把刚才跟妈妈说的话,又说了一遍。

陆伟民脸上看不出阴晴,沉『吟』片刻后,他问:“那小赵接了?”

陆小宁说:“接了。”

陆伟民再次沉『吟』。

这时候,陆小宁却说:“但接的时候,我觉得他说的话特别有意思。”

“哦?怎么个有意思法?”陆伟民问。

于是陆小宁就把赵子建接了支票之后说的那些话,滴滴打人啊第一单生意啊,以后有类似的事情,超过一百万的单子他都接之类的,虽说不是原话复述,但也基本上把意思都说了出来。

陆伟民闻言,脸上的表情有些精彩。

片刻后,他摇头笑了笑。

这时候乔敏说:“刚才我就跟宁宁说,给钱好,给钱干净,大家都舒服。”

“舒服个屁!”陆伟民当即开口,说完了还冷哼一声,脸上终于『露』出不悦来。

陆小宁目不转睛地看着自己老爸。

陆伟民带着些不悦,声音都略大了些,毫不客气地道:“秦月霜这丫头,出去留了几年学,人都学傻了!把咱们老祖宗传下来的好东西,全都忘干净了!恩义这个东西,也是可以折现的了?恩义也要市场经济吗?”

顿了顿,他道:“再说了,人家外国人也不这样办事啊!我又不是没跟外国人接触过,外国人虽然不讲咱们的仁义礼智信这一套,说话做事都比较直接一点,但外国人也不会把救命的大恩给直接这么处理吧?直接给钱?两百万?那她是觉得人家的恩情值两百万,还是你们俩这两条命一人值一百万?”

“简直胡闹!”他越说越气愤,“这要叫外面人知道她秦月霜是这么报恩的,传出去叫人笑掉大牙!别的不说,至少也得说秦老爷子那点家学渊源到了孙女这一辈,都已经丢干净了!”

乔敏和陆小宁母女俩叫他一通火发得有点愣。

乔敏收起『毛』巾,小声道:“好啦好啦,别生气啦,月霜这么做也是考虑到……”

“考虑个屁!她还考虑……”顿了顿,他扭头看着乔敏,“你也觉得好是不是?你也觉得给了钱最好,谁也不欠谁了,对不对?”

乔敏接不上来,“我……”

“糊涂!”陆伟民毫不犹豫地批了一句。

而且又继续说:“你们调查过了吗?知道这是个什么人吗?动不动就拿钱去砸人,你以为对谁都好使?这是谁教给你们的?”

当着女儿,乔敏的脸『色』有点不大好看,但也没有反驳。

这时候,陆伟民转向女儿,声『色』柔和了不少,认真地说:“小赵同学处理得很好!不卑不亢!换了我在当时,我也未必能冷静地处理那么好!”

说到这里,他忽然笑了一下,“滴滴打人?他开的?呵呵……有点意思!”

陆小宁问:“可是他……把支票接了?”

陆伟民叹口气,耐心地道:“秦月霜以为她有几个钱,觉得她跟小赵这样的人,就不是一个层次的人,所以如果我没猜错,她大概会是那种一直都面带微笑,特别客气,又特别热情,但吃完了饭立刻开支票,对不对?”

这肯定没错啊!陆小宁点了点头。

陆伟民忍不住又叹了口气。

“若是个贪财之辈,见到自己救的这个人,原来这么有钱,大约要立刻就谄媚起来,到时候勒索更多,她秦月霜该怎么办?给?给多少是个结束?不给?不给你就是忘恩负义!”

“事情发展下去,你有钱有势,当然可以把事情压下去,但你有多大本事能瞒得住天下人?能瞒得住你商场上的对手?到那个时候,这就是你身上一辈子的污点,因为不管你怎么做,都是天然的就亏了道义!亏了道义的人,就算是街上扫大街的、捡破烂的,都是可以讽刺你的,更何况是生意场上的那些人?”

“还好小赵同学接了!而且人家把话说得那么透亮,滴滴打人嘛,虽是戏语,却等于是帮你们把这件事给彻底撇清了!人家说的清楚:从此大家恩义两清啊!这个话给了她秦月霜多大的面子!这就是明摆着告诉你们了,我不稀罕你这两个臭钱,但你既然怕欠我的情,那好,我让你把这份情还上就是了!”

“这说明什么?这说明人家小赵同学心思正得很,人家并不贪她秦月霜的这两百万!那你换个角度去想想,一个并不贪财的人,对待这种事情,会是什么思路?换了我陆伟民,说不得心里是要很生气的!怎么?我就是为了这两百万才救你的?那我要早知道你是这么认为的,当初我就不救你,反正本来就与我无关呀!”

听到这里,别说陆小宁了,连乔敏都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

顿了顿,乔敏说:“叫你这么一说,月霜这事儿做的的确是有点儿……”

“何止有一点?简直是妄自尊大,不知天高地厚!以为自己有几个钱,就觉得自己跟别人不是一个阶级了?觉得别人就算帮了我,我给几个钱就是了?这做法,这思路……简直糊涂透顶!”

这个时候,陆小宁的眼睛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陆伟民正好看见自己女儿这副模样,顿时眉头一皱,“怎么?还有别的事儿?说罢!一看你这个样子,就知道她肯定还出了别的幺蛾子!”

陆小宁嘿嘿地笑了笑,说:“其实我也觉得不大合适,所以我本来就是想问问你,这件事该怎么办的!那个、那个……月霜姐送我回来的时候,在车上跟我说,她说她觉得赵子建身手挺好的,而且看上去应该不是那种贪财忘义的人,所以让我抽时间的时候帮她问问……”

陆伟民已经瞪大了眼睛,“问什么?她不会是想给人家开个高年薪,让人家给她做保镖吧?”

陆小宁肩膀一缩,嘿嘿地笑了笑。

陆伟民抬手猛地在自己眉头上拍了一下,直接给气笑了,“她还真行!她还看出来人家不贪财了……她这个学,真是没白留啊!哈哈……哈哈哈!”

这时候,乔敏忍不住道:“老陆,你别生气了!月霜那丫头,这不是被发配过来了嘛,她心里可能不舒坦,做事情就欠考虑!这样,明天周末,我叫她过来,我弄桌饭,你好好说说她,把你这些做人做事的道理,就你刚才说的那些,你说给她!她也不是那种听不进话的孩子……”

陆伟民抬手,“这件事,回头我会跟秦老爷子汇报一下的!但我就不『插』手了。我是看着她从小长大的,我知道她有多心高气傲!我说她?呵呵,你高看我了!”

顿了顿,他道:“发配?我原以为是委屈她了,或者是因为那桩亲事的关系,但现在看来,秦老爷子用意深着呢!他知道自己这个宝贝孙女是不可以放在大本营用的,不然就她这个处事手段,呵呵……但是,老爷子呀,你高看我陆伟民了!你这位孙女,我管不了,也教不会的!”

说到这里,他沉默片刻,扭头看着陆小宁,道:“宁宁,这件事你事先不知道,所以不是你的错,但你在现场,没有想办法转圜一下,爸爸还是要惩罚你!”

陆小宁闻言顿时苦了脸。

陆伟民笑呵呵地,说:“这样,你负责再邀请一次,就说爸爸觉得救命之恩这个事情,不是钱不钱的能报答的,所以,我跟你妈,坚持要请他到家里来,吃顿饭。好不好?这个事情,再努力一下?”

乔敏闻言,不等女儿接话,就先皱了下眉头,想要开口说什么。

但她毕竟是跟在陆伟民身边多年的,又有他刚才那番话垫底子,很快,乔敏就想明白陆伟民的用意了,当下顿时就松了口气。

就说嘛,他怎么可能眼睁睁看着月霜瞎搞还不伸手帮一把的?

于是她笑着转头看向自己女儿,笑着鼓励,“是啊宁宁,再努力一下嘛!妈妈现在也对这个小赵同学,叫……赵子建对吧?妈妈也对他特别好奇了!你把他请过来,到家里来,妈妈亲自下厨给你们做好吃的,好不好?”

陆小宁看看这个,再看看那个,说:“那我……试试?”

***

补上9月25日缺了的那一更。

并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