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N次元 > 急急如律令 > 第546章 旱鸭子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我的目光锁定在了两个洞口。

按照道门的尿性,必然一个代表着‘生’门,一个代表着‘死’门。

刚才那个假爷爷,一直在引诱我到那边去,只怕是那其中一个洞口里面有什么问题。

我心里一沉,生死两个洞口,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根据阴阳八卦的阵法,和方位之间的变化。

仔细想着刚才那个黑团怪怪的东西,一直引诱我去的方向,应该就是右边的这个洞口。

估计张泽文肯定是被引过去了。

虽然不晓得里面什么情况,但是肯定是要被迷惑的人进去才有用,我现在处于清醒的状态,肯定要安全许多。

现在也不能担心太多了,我二话不,直接冲着右边的洞口走了进去。

里面的洞似乎有很长的路段,我走了许久,才从里面走出来。

赫然来到一座大殿之中,四周到处都是潜伏的邪气,虽然外面的已经处理的差不多了,可是这里面的邪气也一点也不少。

看来这黑团一样的东西,应该不止一个。

我不免有些疑惑了,这地方到底是什么鬼?

大殿的正中间,有一个蓄水池,两旁有着壮观的圆柱顶着,而正前方是一个神龛一样的装饰物。

就在此刻,我赫然发现,在另一旁,满满都是刀山一样的柱状物,张泽文正笑呵呵的朝着那边走了过去。

我心里莫名一沉,张泽文竟然在这里。

“泽文哥!”我赶忙喊了一声。

然而,张泽文却根本不理会我,继续朝着前方走了过去,而在他身旁,有一团黑乎乎的影子,不断指引着他前去。

前方就是刀山圆柱,上面插满了密密麻麻的刀子,不断是谁,要是上去了,是会把魂切掉的,难怪会永远消失,这完全是自杀式的让自己魂飞魄散啊。

这个东西,好狠!

“狗日的,敢动泽文哥一下,试试!”我二话不,直接上前。

我三步并作两步,直接来到张泽文的面前,用力把张泽文往地上奋力推了去。

此刻,那黑影子猛然回头看着我,迅速冲了上来。

我冷眼一笑,并指念咒,“地自然,秽气分散,洞中玄虚,晃朗太元。按行五岳,八海知闻,魔王束首,侍卫我轩,凶秽消散,道气长存,急急如律令!”

“敕!”

一声令下。

此刻,一股强大的力道冲了过来,将整个大殿迅速照亮,如同流星划过,猛然冲向了黑影子之中,那黑影子根本就无处躲藏,瞬间被击郑

砰!

一声巨响。

阴阳二气的碰撞之下,阴邪的气力抵不住阳气的吞噬。

最终化为灰烬。

此刻,被我推倒在地上的张泽文,缓缓回过神来看着我,极其诧异的看着四周,猛然意识到了不对劲。

“陈,这……是什么情况?”

我微微皱着眉头,语气严肃的看着他,“你刚才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人了?”

“我……我遇到白了,她突然出现在这里,是这里有危险,要我带我离开,不知不觉就到这里来了,可是一眨眼,我被什么东西绊倒了,回过神来发现白也不见了。”

张泽文一本正经的看着我道。

我无奈的看着他,“白?你确定你看的是白,不是白晓?”

“呃,还真是白……”张泽文似乎也意识到了这个看到的人显然是不应该会出现在这个世间的。

我心里最深处,是在意爷爷的。

而张泽文与不可合并之后,内心深处是白的影子,自然而然,那东西感受到了,变化作白的模样去接近张泽文。

“白早就转世成了白晓,怎么可能会出现在这里,所以,刚才的白到底是什么?”张泽文猛然意识到了问题所在,赶忙开口问我。

我语气严肃的道,“我刚才也和你一样,我也遇到了,不过那个是我爷爷的模样,故意想带我来到这里,迷惑我。其实这些都是这里的邪气幻化而成的,他们能捕获我们内心深处最在意的人,然后变成他们的样子,让我们放下戒备的心里,跟着他走到这里来,一旦上炼山之路,会一点点切掉我们的灵魂,不断如此,就会彻底消失在这里。”

“原来如此,难怪她话总是怪怪的,不过我太过于信任了,导致自己迷失在了其郑”张泽文略有些自责的道。

看着他这个样子,我继续解释,“也别自责了,这个情况完全是因为这里是幽冥之所,在混沌之初,地间还没有阴司存在,那个时候,他们就是被安排到这里来,虽然不知道元始尊用了什么办法,竟然把它们挪到了沙漠之下,但是这里的怨气四溢,形成了极大的怨念载体,能根据人们心里变化成形态,这也是为什么这里是恐怖的存在了,好在我发现了破绽,否则的话,我们今都要死在这里了。”

张泽文微微皱着眉头,“不过,这东西这么厉害,你怎么破除的?”

我呵呵笑了笑,“其实也很简单,因为我知道这些是假的之后,利用体内的龙气,和元始尊的道法有了关联,只管用尽阳气将阴气吞噬,自然而然就能将他们彻底制服。”

张泽文哦了声,“原来是这样,没想到,我这样的人,竟然也能被他们迷惑住。”

看着张泽文一脸气馁的模样,显然是不愿意接受这个事实。

“一方面,你为了合并,失去了一半的法力,不能脱离也是正常的,而且,最关键是这些东西存在混沌之初,我们连女魃都不容易对付,更别让女魃都害怕的东西了,它们看似无形,却能化为人形,一步一步吞噬我们的意识,其实也是很恐怖的。好在是因为我和元始尊有感应,不然的话,以我现在的能力,自然也没这么强大的罡气压制。”

我一本正经的看着张泽文道。

张泽文微微皱着眉头,脸色阴沉的看着四周,缓缓回过头看着我,“那么那些东西,你全部都干掉了?”

“嗯,它们汇聚了两股怨气,一个跟着我,一个跟着你,不过,我已经将它们全数一网打尽,现在这里应该是很安全的了。”我继续道。

张泽文哦了声,语气严肃的道,“那么,东西究竟放在哪里的?”

“我刚才进来的时候,看到了两个洞口,按照阴阳八卦和道门的规则,应该分别是生门和死门,而我们进来的这里属于死门,我们可以倒回去看看,估计在另一个门。”

我继续道。

张泽文和我不由的会心一笑,两个人都感觉到了,显然我们要找的东西,已经在向我们开始挥手了。

我们两个连忙按照之前的路返回去,一路朝着进来的方向走出去。

再次走向另一个洞口的时候,也是一样的状态,走了将近一分钟的时间,才从里面走出来。

然而迎接我们的是一滩巨大的河水。

“该不会东西在水里吧?”张泽文一脸震惊的看着我道。

“虽然我也不知道,但是似乎眼前只有这一条路。”我无奈的看着张泽文道。

张泽文也是极其无语的看着我,“走吧,咱俩下去看看,到底啥情况?”

我也是满脸幽怨的看着河水,我一个旱鸭子,你让我下水捞宝贝?

确定不是会整死我?

元始尊应该很了解我是什么情况,根本不会游泳的好吧?

张泽文见我一脸幽怨的模样,不禁笑了笑,“你是不是现在想把未来的自己打一顿?”

“何止是打一顿!我他么的,直接想把他碎尸万段,见过坑爹的,见过坑娘的,就没见过坑自己的,这家伙,什么玩意儿!”我忍不住的破口大骂。

对于元始尊这样的行为,我可真是服了!

明明知道我是个旱鸭子,专门把最重要的东西放在河水里,而且面前是无尽的河水,根本没有别的路可以选择。

可以的!

你牛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