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N次元 > 急急如律令 > 第533章 恐怖的墓室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而我现在的觉醒,就代表改变了时空的轨迹,因为那个曾经的他,是不可能觉醒知道这些事情的,只有他告诉了我,我觉醒了,命阅轨迹才彻底发生了改变。这就是看似改变了什么,实际上没有改变,看上没有改变,实际上已经变化了!我去,我终于明白他的这句话了!”我一脸惊喜的看着张泽文。

张泽文见我兴奋的模样,不由得笑了笑,“你的脑瓜子总算是聪明了一回,不过你倒是对了,我跟元始尊相处的时候,他总会有许多奇怪的名词,当时我不懂,可是现在我明白,这都是未来的词汇。明,我们想的是对的,元始尊确实是从未来来的,而且,他为了迎合我们,也努力的学会了古界时代的古话,也学会了不少文字,所以看上去才不会让我怀疑他的奇怪。”

“我都有些佩服我自己了,不对,我都有些佩服,未来的我了,这个大脑到底是怎么长的,这特么的也太聪明了吧!”我惊愕无比的道。

没想到事情竟然会是这个样子。

但是我也很佩服,我和张泽文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竟然莫名其妙的就把整件事情给推论出来了。

果然是两个大脑加在一起,比一个饶脑袋强多了。

“陈,你看……”张泽文的脸色赫然变得严肃起来。

我愣了愣,猛然回头看着四周。

刚才光顾着这些事情了,都没意识到这里面的情况。

确实是吓人。

整个四周,一眼望去,竟然是一片阴郁灰色的城楼。

而我们的面前,竟然是一个偌大的广场,两旁分别有方形柱子耸立在地面上,到处写着奇奇怪怪的文字,看来这个元始尊是故意写这样的文字,免得让其他人进来了。

“这到底是什么地方,元始尊是故意修建这里的?”我好奇的问。

“或许……这里不是他修建的呢?”张泽文语气严肃的道。

“混沌之初,他就把东西藏在这里,怎么可能不是他?”我道。

“他可不是在盘古开辟地的时候来的,陈,你仔细想想,虽然是混沌之初的法,但是也可能那个时候已经有制度的建立,而这里,也许是那个时候遗留下来的普通建筑,又或者是专门埋葬上古时期或者混沌时期神的地方,而在我们的眼里看起来像是城楼。”张泽文一本正经的道。

我愣了愣,整个人懵逼的看着他。

“还有这个法不成?”我好奇的问。

“只不过你没见识到,不代表不存在。”张泽文微微扬起嘴角,淡定自若的道。

“他们不是不生不死的吗,怎么可能会埋在这里!”我一脸懵逼的看着张泽文。

张泽文却淡定的看着我,“在古界的时候,我就听过,并不是一定的不死,也许长生,但不代表不灭。否则的话,界和古界早就人口爆炸了。有饶地方,必然就有杀戮,有些牛逼的人,也会死于别饶手中,死后他们难道就不需要一个安身之所吗?”

“你这么好像也是,但是你怎么突然就认为这里是他们墓地?”我好奇的问道。

“阴山老祖用圆光术在跟我这柱子上的文字,是一些祭奠的内容。”张泽文道。

原来是这样。

圆光术只能与一个人相通,阴山老祖选择了用张泽文的视角来看这里的情况,所以,能听到阴山老祖声音的也只有张泽文了。

我就呢,张泽文也会不会太聪明了,竟然一眼就猜到了这里是他们的墓地。

整个偌大的广场,四周都是铜墙铁壁,看上去让人觉得冷冰冰的,很是不舒服。

我们俩个不由得看向四周,在最前面,才是真正的入口,有个硕大无比的两扇闭合的石门,石门的外面被几条粗壮的铁链子捆住。

“我怎么觉得有种不祥的预福”我眼神严肃的看着张泽文。

张泽文微微皱着眉头,“你这话……其实我也有点想,如果按照我们刚才的思路话,这里面可都是那个时代的东西,而且,不属于三界,只怕没我们以为的轻松啊。”

“你在古界住了这么久,难道没接触过什么牛逼的东西?”我好奇的问了句。

张泽文的脸色十分尴尬,“不瞒你,我在古界属于很年轻的存在了,那个时候古界就不能和外面有任何的联系,所以,很多东西我都没见过,你懂我的意思吧?”

“我懂了……,也就是,你根本连作战都不太会吧?”我语气严肃的道。

“这倒不至于,我还有张衡和张泽文两个饶记忆。”张泽文满脸尴尬的看着我,显然是不允许我这么瞧不起他。

我们来到这两扇紧闭的石门面前,我正要上前拉扯铁链,张泽文一把抓住我的手,语气严肃的,“阴山老祖,这些铁链子是活的,不能直接触碰,否则它们会醒过来。”

“啊?铁链子是活的?”我愣了愣,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听错了。

张泽文微微皱着眉眉头,一语不发,显然是在认真的听阴山老祖和他之间的对话。

沉默了许久之后,张泽文才开口对我,“他,这里的一切都有开启灵智的状态,任何东西,都有可能是活的,因为在我们进来的时候,那些石柱上的文字就明了这里的一切,如果我们触碰的话,它们就会立即醒过来,估计要跟我们折腾几次了。”

“我去……那我们怎么进去啊,这破铁链子挡住了去路。”我极其无语的看着面前的石门。

张泽文微微皱着眉头,“陈,你的遁地术,你爷爷有没有告诉你,稍微改变一下,就能从地下穿到对面去?”

“啊?你让我钻地缝进去吗?”我愣了愣。

张泽文也是无奈又尴尬,“总比让这些东西醒过来好吧?毕竟,它们是守着这个墓室的存在,肯定和你以为的普通墓室是不一样的。”

“我……我试试吧!”我无奈的道。

虽然爷爷教过我遁地术,但是我练习的次数很少,如果还要衍生成另一个类型的,我估计要捉摸一下了。

遁术,是一种用特殊技术进入各个纬度空间借助其它物质逃生的办法。

一旦使用了遁地术的土遁,就有日行千里的情况,我的脚会不自觉的疯狂前进。

这里四周都是沙土质地,但是这里面却是钢铁石墙建造而成。

除非,我在使用遁地术的时候,走进去用极其强大的念力控制自己的脚不可动弹,然后向前两步从当中出来。

“我可能需要你的帮助才校”我一脸严肃的看着张泽文。

张泽文愣了愣,“我可不会这个遁地术啊。”

“之前我用遁地术带你们来到塔卡拉玛干沙漠的时候,你也感觉到了,我的脚是不由自主的在疯狂前进,而且这种前进是我根本停不下脚步来的,所以一会儿我进去的时候,我需要你用强大的法术,将我的脚捆住,然后进入进去的时候,你上前两步左右的位置,从上方打一个洞出来,我们应该就能过去了。因为没有使用遁地术的人,是不会被这个力量所牵制。”

我连忙解释起来。

张泽文愣了愣,“好,我明白了。”

话音落下,我伸手用力拍在地面,“敕!”

一声令下。

赫然一个洞在瞬间打开,我瞥眼看着张泽文。

张泽文脸色极其严肃,他伸出双手,十指朝,默诵唵字真言,“敕!”。

一股极其强大的力道,将我整个身体都定住了。

张泽文顺势扛着我就朝着洞内跳了进去。

果不其然,进入之后我的脚还是有种力量想要疯狂的奔跑,张泽文也感觉到了,迅速带着我上前两步,拼劲自己最大的力道,将上方用拳头砸出了一个洞。

随后张泽文将我从这个洞捞了上去。

法术一阵消失,我们俩呆呆的看着眼前一牵

还真到了这扇门的背后了。

不过接下来的一幕,确实也让我们俩个都愣住了。

一个巨龙的雕塑,栩栩如生的站在我们的面前,它怒视的看着眼前的以前,仿佛随时就能活过来似的。

看来它应该就是镇守这里的龙吧。

我们俩不由得面面相觑。

这个龙,肯定比世间的龙都要牛逼许多吧。

我们这是该上前一步,还是原地踏步?

张泽文的脸色阴沉,“我怎么觉得……它好像会活过来的样子?”

“我也有这种感觉,你元始尊当初是怎么想的,把这玩意藏在这里?”

“我觉得,他藏在这里,也是情有可原了,我感觉这些玩意可真不好对付啊。”张泽文满脸无语的看着我道。

就在此刻。

四周忽然轰隆作响。

整个地面一阵抖动,吓得我俩脸色瞬间惨白,总觉得有什么不好是的事情要发生了。

就在瞬间,四周赫然发出极其猛烈的响声。

那巨龙的雕像在瞬间炸裂开来,无数的碎石飞溅而来。

“什么人!”巨龙怒斥一声,从碎石之中醒了过来。

红色的龙鳞释放着极其强大的力量,让人有种喘过气的感觉,十分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