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N次元 > 急急如律令 > 第472章 怪异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帝妖便带着我来到平日里元始尊休息的地方。

我这才发现,整个古界,无论是什么时候,都是一副紫蓝色的空,根本分清楚,到底是什么时候。

不过这个地方属于另一个世间,和阳间不同倒也正常,就像阴司永远没有亮的时候,似乎是一个道理。

但是我不得不承认,来到古界,确实有一种身心都放松的状态,四周的气息总能让我充满力量。

我在这期间也无意间跟帝妖聊了几句,原来这古界之大,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大,这里不过是不可的地界,冰山一角罢了,宛如阳间的一个城市规模。

而帝妖住的地方距离这边最近,这才有了缘分相识,听元始尊要来这边,她提早就到这边住下了。

古界的侍从很多,来来往往的。

侍从穿者打扮看上去都很舒服,淡蓝色的轻纱质地,各自负责各自的事情。

帝妖告诉我,整个这个地界,都是不可的地盘,他相当于这里的主人,他手里也有不少人,分布在四周居住,但是距离不可所住之处,都有一定距离,这样才能互不打扰。

至于古界究竟有多大,听上去似乎是界、阴司、阳间加在一起的大。

古界的存在,界的人也只是听过上古时期的人,但是他们都不清楚,这些人究竟去了哪里。

是当年上古时代的人,定下的规矩,从此不得干涉阴阳三界平衡,将永远停驻在古界,因为下达这最高旨意,也能演化万物的力量,导致古界的人都无法离开这里。

“玉清哥哥,你就好好休息吧。”帝妖微微扬起嘴角,将我送到了住所处,便转身离开了。

……

我整个人满脸无奈的站在原地,也不知道此时此刻,张瑶在做什么,会不会很担心我的安危?

这个帝妖一看就是个痴情的傻女子,还真有点让人心疼,希望元始尊能好好待她。

我进了屋子里,不免有些好奇,这里的装扮和元始尊住的那里,并没有什么差别,装修的差不多,一旁还有个灶房,可以在里面做吃的。

我便好奇的朝着里面走了进去,进入灶房的那一瞬间,我忽然明白了,这里我似乎来过。

上次不可给我煮饺子的时候,就是带我来这里的。

起来肚子也有点饿了,我便朝着里面找了半,一粒饭都没有,唯有几个剩下的饺子。

这个元始尊莫非也喜欢吃饺子不成?

算了,不管了,我肚子饿了,不过来也奇怪,原来神仙的身体也是会饿肚子的。

我将饺子下锅煮了一会儿,便捞出来吃。

这味道和之前不可煮的饺子一模一样。

吃饱喝足后,我便回到房间,竟然在书桌上找了一些书信。

看了半,啥也没看明白,不过目测应该元始尊写的东西,我赶忙将这书信放在自己怀里,等着白鸽醒了之后,让她帮我翻译一下。

到邻二。

我和帝妖朝着院子里走了过去。

白鸽和不可两个人还躺在那里宿醉的模样,这么看,昨他们俩个也是喝的太多了。

原来神仙也是可以喝醉的,还以为,他们是不会醉的,再一次刷新了我的对神仙的认知。

毕竟有人走来,他们俩个人还是多少有些感应的,迷迷糊糊醒了过来。

不可一脸懵逼的看着自己的手,竟然一直紧紧牵着白鸽,两个人尴尬的对视一眼,猛然松开了手。

“后卿兄,我不管你处于什么状态,昨喝酒后亲了我家白鸽,今还牵着她的手,自古以来,男女授受不亲,更是不能有肢体接触,你这样做,难道不对我家白负责吗?”我一脸严肃的看着不可,故作一副生气的模样。

不可似乎也愣住了,全然不知道自己到底做了什么事情。

但是听了我这番话,确实也吓到了。

帝妖见势,也连忙开口,“我也看到了,一直以来,我以为后卿是个对女人没兴趣的,原来都是藏在心里。”

估计这个不可内心很无奈了,莫名其妙的就多了个媳妇儿。

不过,我突然想起来。

之前我见到不可的时候,他可是没有媳妇儿的,我也没见到白鸽,似乎就他一个饶样子,那么白鸽后面到底有没有跟他在一起?

还是,我把这一切改变了?

不对,按照道理来,他们之间来往书信,肯定还是要聚集在这里喝酒。

不管我喝不喝,白鸽肯定都要喝。

那么这件事情就和我没有关系了,所以,白鸽和他确实是原本就会发生这些事情。

不可的脸色一阵微红,“白,我不知道昨我到底做了什么不妥行为,但是你放心,我后卿绝非坏人,我会负责的,以后你就是我的人。”

白鸽眨巴着眼睛,似乎也很惊讶,一觉醒来,自己心生仰慕的人,竟然要跟自己表白了,一时半会儿分不清到底是现实还是做梦了。

不可愣了愣,“你不会是……不愿意跟着我?”

白鸽整个人呆滞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没有,我就是觉得,跟做梦一样。”

我忽然想起来,我在元始尊住的房间里找到的书信,便开口,“白,你一会儿再跟你的未婚夫你侬我侬的,我有事要请教你。”

“未婚夫?”他们三个人齐齐诧异的看着我。

显然不能理解我话的意思。

毕竟我不是这个时代的人,一时半会要完全跟他们话的方式,我是真的做不到了。

我只好尴尬的解释,“还没有过门的丈夫。”

“过门?玉清兄,你这是什么意思,为何是我过门?”不可满脸震惊的看着我。

哎,好像我似乎是又错话了。

过门确实不能形容男人,更不形容这个时代的人,那可是要人生气的。

我赶紧解释,“我没睡醒,这话都不利索,你们也了解我的,别太在意这些细节了。”

不可无奈的摇摇头,似乎对于我的行为也不好多什么。

白鸽连忙朝着我走了过来,我迅速将她带到一旁,避开不可和帝妖。

“白鸽,我知道人最好了,你帮看看,这上面写的是什么?”我顺势将书信递给了白鸽。

白鸽接过这书信,一脸懵逼的看着我,“主人,你这是怎么,自己写的东西都不认得了吗?”

“哎,我不是跟你了吗?我修炼的时候,容易短暂缺失记忆,昨又修炼了一下,这下可好,连字都不认识了。”我只好假装委屈的模样看着她。

白无奈的瘪了瘪嘴,“行吧,虽然主人你的行为怪异,不过今我开心。”

白鸽便仔细看了一眼这书信的内容,“主人,你自己写的,色异象,有逆流之兆,若有古怪之处,极有可能乾坤倒转,还伴有赋异人打破常规。”

“后面还写着,如若发现此信,请君自重。”白鸽一本正经的看着我。

“真是奇怪,这写的都是些什么玩意?”我一脸懵逼的看着这信。

白鸽微微皱着眉头,无奈的道,“主人,您写这信的时候,白正伴您身边,当年您告诉白,最近的星象有变化,可能会有什么大事情发生,这世间将会出去一个赋异人,会将世间的常规打破,那个异人也许会来到这里,还能看见这封信,如果他看到了,就告诉这个人,自重,不要乱来。主人,你都忘记了吗?”

我心里一沉。

我怎么觉得,这个元始尊写信的意思,是在警告我?

警告我不要乱改这边的规则?

他早就通过推算,知道我会出现,还猜到了我极有可能会来到古界。

这个元始尊还真不简单,既然他知道我会出现,但是似乎又阻止不了,所以才写下这信,故意警告我?

切,我要救我爷爷,我才懒得管你元始尊什么事情!

我便,“把这信给我烧了,现在不需要了。”

白鸽一脸懵逼的看着我,“主人,你真奇怪,之前还把这信故意放在这边,是一定要好好保存,莫让它丢失,如今你又要烧了它。”

“我是看最近的星象恢复了正常,这写的东西,也就没有用了。”我赶紧解释起来。

白鸽无语的看着我,只好一把火点燃,将这封信瞬间烧掉。

这个元始尊,既然知道我会来,还挡不住我,看来他的本事也没多厉害。

白鸽此时眼睁睁的看着我,盯了许久才开口,“主人,后卿先生已经要了我,那以后我就不能伴在您身边了,您会难过吗?”

难过?

怼怼地的仆人,我可不难过。

“你就放心的跟着后卿,反正你不也一直喜欢他吗?”我嘿嘿笑了笑。

白鸽叹了口气,“那是因为后卿先生喝多了,可是,他心中并无白。”

“你怎么知道他心中没你,我已经看透了,他就是个闷骚,表面看着若无其事,实际上早就春心荡漾了,你跟了他以后,他肯定会本性暴露的!”我满脸信誓旦旦的看着白道。

“闷骚?这是什么意思?”白鸽一脸懵逼的问我。

“这个嘛……就是心意都是放在心里,不表露出来。”我只好解释。

“原来后卿先生是闷骚。”白喃喃自语。

“你们在什么呢?什么我是闷骚?”正在此时,不可从旁边走了过来,一脸懵逼的看着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