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N次元 > 急急如律令 > 第464章 附身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鬼谷子的脸色显然很是不对劲,沉默的样子,就和我告诉爷爷这些事情的表情简直一模一样。

似乎他们都和忌惮这个不可的力量,也很好奇,三界之外到底是怎样的情形。

鬼谷子隔了很久才开口,“这么,你是亲眼看到了,他使用这种力量?”

我嗯声点头,“这个肯定是错不了,他是真的有这种能力,简直是很酷了,我从未见过有这样的本事的人,就算是界的主宰也没有这能力。”

鬼谷子的脸色阴沉无比,“那个世界,应该有不少和他一样的人,这样的话,界还真不是对手,光是不可一个人就很强悍了,如果有一群饶话,显然是很可怕的。”

“我当时也只是去了冰山一角,是不可的地盘,所以没有看到别的人,不过听不可的意思,应该在那个世界,都是他们上古的人。”我连忙道。

徐庭生微微皱着眉头,若有所思的看着鬼谷子,“师尊,我有一件事很是不能理解,上古时代的那些人,当年一起退居消失,为何有要出现,他们其实早就可以拿下界,为什么却一直不能?”

鬼谷子语气严肃的,“这些人,本身对界的控制就没有多大的兴趣,他们能控制的,是整个世间万物,区区一个界,并非他们可以入得了眼,不过据我所知,这些人对于权谋并没有太多兴趣,所以也没想过,他们还曾过承诺,就是不干涉三界的运作,所以也一直遵守承诺不可踏入三界,可是不可这个人,显然是要打破规矩,所以才要冲破这一牵”

徐庭生又忍不住多问了一句,“上古时代,这些不都是传中的故事,真的存在吗?”

鬼谷子撇然一笑,“在阳间方内饶嘴里,我们也是传中的人,那么我们真的存在吗?”

徐庭生愣了愣,若有所思的点点头,“上古的人比我们存在的更为久远,就连很多得道成仙的人,都没有亲眼所见,自然多少也有点不相信,不过既然陈去过那里,见过那边的情况,看来这些都是真的。”

我听的懵懂,不过也明白了,这上古时代的事情,对于界这些人,也跟传一样,不知道真假。

他们也不知道这一切是真的假的,也是听。

而我这次亲眼所见,那演化世间万物的能耐,绝对不是假象。

不可,是个非常强大的人。

至于到底是敌是友,我是真的完全不清楚了。

此时此刻,鬼谷子的眼神看着我,“时间差不多了,你该开始了,否则等不可出来,就真的没有机会了。”

“为什么没有机会了?”我好奇的问。

鬼谷子语气严肃的看着我,“不可有改变万物的能力,眼前的移魂香,也可以被改变,到时候再想去救你爷爷,就真的无望了。”

一时之间,我也明白了,原来时间对于我们而言,是多么的重要。

张泽文脸色阴沉,沉默了许久的他,终于开口对我,“记住,做任何事情莫要冲动,先静观其变,不要打草惊蛇,也不要让很多事情发生变化,这次你一定要注意这个问题了。”

我嗯声点头,“知道了。”

看的出来,大家也都很担心我的安危,虽然我也害怕,不过想到有这么多人心里惦记着我,我还是很开心的。

此时此刻,徐庭生已经帮着个我布置阵法,准备我接下来的计划了。

阵法布置好,红绳紧紧套在我的手上,移魂香点燃之后,整个屋子里,都被一股熟悉的烟味弥漫着。

已经熟悉很多次移魂香的感觉,不过这个古旧的移魂香,味道确实没有那么刺鼻,但是比起新的移魂香,让人头晕脑胀的状态才是真的不舒服。

脑袋晕乎乎的厉害,我整个人困到了极致,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我能明显感觉到自己整个人犹如被棉花包裹着的错觉,软绵绵的。

再次醒来的时候,我整个人还处于一种晕乎的状态。

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眼前是迷茫的状态,什么也看不太清楚。

约莫睡了半个时左右,我才彻底醒来。

四周是古色古香的庭院,而我坐在庭院里面的石板桌前,手中还掐着一个黑子棋子,面前摆着围棋。

我愣了愣,这是什么情况?

“怎么不下了?”面前的男子一脸疑惑的看着我。

我愣了愣,这个人长得还挺面生,不过,总觉得似乎在哪里见过。

我左看右看,上下打量着男子,这浓眉大眼的模样,倒也是个英俊男儿,穿着一身白色长袍,姿态飘飘,看上去就是一副得道高人。

我怎么会和这么一个得道高人下棋?

不对,不对。

之前鬼谷子他们过,这个移魂香和之前的不同,之前我的魂体来到这个世界,应该是独立的,可是这个移魂香会让我附在别饶身上。

这么起来,我现在应该是在用别饶身体,这个人其实正在下棋,不过我来了之后,就打断了他继续了。

不过显然,这个饶思想我是感受不到了,也不知道这身体的本尊现在是什么情况。

既然我利用了,那就利用到底。

我赶忙开口,“突然觉得有点不舒服,这棋就先不下了吧。”

“听师尊的。”男子微微扬起最近,一脸淡然的模样。

不得不,这个人样貌好看,只不过他竟然叫我师尊,莫非我是附在他师父的身上。

我若有所思的想了想,我现在肯定要先弄明白,我利用的身体到底是什么人,他的身份是什么,而我眼前的这个伙子又是谁,我爷爷又在哪里?

我转念一想便开口,“为师想要考考你,近日得知一套有趣的题,可以分析你的思维力。”

“哦?如此有趣,求师尊指点一二。”男子微微扬起嘴角,一副谦逊的模样。

我便开口,“我会问你几个题,你需要不思考的速度马上回答。”

“好!”

我连忙开口,“为师尊名为何?”

“青玄祖炁玉清。”

这个称呼我怎么觉得略有些耳熟。

等等……。

我不会是附在了某饶身上吧?

元始尊,全称“青玄祖炁玉清元始尊妙无上帝”,又名“玉清紫虚高妙太上元皇大道君”,是道教最高神三清之一,“玉清元始尊“道场位于昆仑玉清境。

如果没猜错的话,这个时候,应该是元始尊已经从界离开了,现在出现在宋代,那岂不是明,元始尊在阳间?

所以我正好碰巧附在了元始尊的身上,这样一来,我也可以弄清楚,元始尊之后究竟去了哪里,这次的移魂香也真是够值。

不过,这个男子竟然喊我师父。

元始尊有几个徒弟,其中一个就是我爷爷,而我爷爷和元始尊的关系是最好的,两个人刚才还悠闲对弈,莫非眼前的这个人就是我爷爷?

这眉宇眼神还真的像极了爷爷,真不晓得,我爷爷原来以前也是大美男,只不过老了确实有些见不得人了。

“你的全名。”我继续。

“陈复阳。”

果然。

这!

就是我爷爷啊!

我的哪,真是得来全不费功夫,一来就能和我爷爷相见,只要盯紧我爷爷这事情肯定解决起来容易许多。

不过,从目前来看,我面前的爷爷,长相清秀,温婉儒雅,一点也不像我爷爷那副如雷般的模样,怎么差距这么大,莫非时间真的是不饶人。

想要爷爷以后的样子,突然觉得,现在年轻时候的爷爷,简直就是人间极品了。

“我们身在何处?”我继续。

“洛水镇内结界处。”爷爷一本正经的回答。

我嗯声点点头,一脸满意的道,“很好,不错,你这思维挺好!”

爷爷一脸诧异的看着我,“师尊,不过是几个简单的问题,就能看出思维?恕徒儿不解。”

我清了清嗓子,故作老沉的模样,“因为为师有这能力,可以通过最平淡无奇的问题来看你,当然,这本事也只有为师才樱”

爷爷若有所思的点点头,似乎是完全相信了我的话。

看来这个时代的爷爷,还是挺单纯的嘛,哄骗起来,简直容易的很。

此时,爷爷一脸紧张的看着我,“师尊,上次我跟你提起过,我心仰慕红儿姑娘,可是为何师尊和界的各方长老,都不同意我们,徒儿实在不解。”

我愣了愣,心里一沉。

爷爷这个时候就已经谈恋爱了吗?

莫非爷爷嘴里的这个红儿,就是我奶奶不成?

“你可知红儿的身份?”我只好套路爷爷,搞清楚情况,才能揣测一下元始尊的心思。

如果是正常情侣,怎么可能会反对呢,这孟婆和东岳大帝不也是热闹的在一起了,看样子我爷爷是元始尊的徒弟,那身份地位肯定也不一般,想要谁家的女子不容易啊?

还要一群人反对,爷爷也是真可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