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N次元 > 急急如律令 > 第436章 选择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这是我第一次感觉到了,张泽文突然离我很远的状态。

之前我们之间是没有秘密的,可是这件事情上面可以看的出来,他在计划对付张净宗似乎已经很久了。

但是我更加清楚的一件事,在他之前没有打算走无情大道的时候,他是绝对做不出伤害张净宗的行为,忽然变成这个样子,才是真的让我有些害怕。

此时,所有饶目光全部放在了他们的身上,到底,张泽文和张净宗在道门,没人不知道他们的存在,可是看到这样的一幕,确实很让人诧异。

我脸色极其阴沉,赶忙上前走了过去,一把伸手制止了张泽文,“泽文哥,他可是你爷爷,你以前可是最在意他了。”

张泽文冷冷的看着我,“我在意他是没错,不过他这种人不值得我去在意,他的行为让我觉得十分可耻,我从来没想到,自己有一会,会受不了他这些年无耻行为,而想要亲自动手结束这一切,他杀人如麻,那些全真教的道士,就活该被杀吗?他们没有家人吗?凭什么他张净宗就可以逍遥法外!”

张泽文的几句话,彻底让我都不知道该怎么了。

确实,张净宗这个人死不足惜。

可是我多么希望,杀了张净宗的人是别人,而不是张泽文,毕竟他们是有血缘关系的。

此刻,张泽文冷冷的看着张净宗,“当年,我也确实怜悯过,觉得他只要变成了普通人,不再害人不就好了吗?可是我错了,我确实忘记了一件事,就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他本就是这样的人,又怎么可能会改变呢?这一幕幕的事情都摆在我的面前,我不可能装作他还是个可能改过自新的人,如今为了自己的目的,投靠界,做了这么多愚蠢的事情,继续放任,那才是危害整个三界!”

这是我第一次看到,张泽文能出这么多的话。

在我的印象当中,很多事情,张泽文都是最安静的那一个人,少言寡语,一副冷冰冰的模样,时不时会有微笑,但大部分的时间,他都如同一个冰窖一样。

可是这一次,我终于看到了张泽文的爆发。

这样的他,反而让我觉得有些陌生。

可是他的愤怒,我却又能够理解。

毕竟,我奶奶的死,也是张净宗一手造成的,至始至终,我和爷爷,都没想过要放过他。

白晓的脸色很是不好,她极其害怕张泽文会要了张净宗的命,一旦他亲手了解,他此生最大的劫数就度过了,那么他就真的证道成功了,三尸也不会再长出来,从此便会无情。

我不知道这对张泽文有没有影响,但是可以肯定是白晓一定会受伤。

张净宗见势,连忙开口,“我毕竟是你爷爷,既然你已经喂了我药,我也成了普通人了,我还怎么害人?人都有犯错的时候,我现在已经明白了,自己真的错了,难道你不给爷爷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吗?我可以好好做人,重新生活。”

张净宗话的时候极其诚恳,一点也看不出来他有问题。

可是面对几次张净宗的伤害,张泽文这一次,明显没有动容。

我极其无奈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张净宗这个人是该死,可是……白晓该怎么办?

一时之间,我也陷入了无尽的纠结之中,全然不知道该怎么面对。

白晓见此刻我也没了办法,赫然走了出来,“如果你要张净宗死,我可以代劳,我帮你杀了他,但是你不能亲手要他的命。”

张泽文微微皱着眉头,极其严肃的看着白晓,“这件事情,是我的事情,你没必要掺和进来。”

“我又不需要什么得道成仙,我杀不杀人,又有什么关系呢?”白晓一本正经的看着张泽文。

“不可,你本就道门的人,如果杀了普通人,那就不是简单的事情了,我不会让你牵扯进来的。”张泽文语气极其冰冷的道。

此时此刻,界的人,各方势力的人也都看在眼里,大家也没想过要制止,毕竟很多人都看不惯张净宗,想要他命的人很多,可是如果想要毫无顾忌进入界,杀人必然是不可能的。

如果他是魔的时候杀了,自然另当别论。

可是此刻,吃了药的张净宗就是普通人,杀人,是成不了仙的。

一瞬间,所有人都陷入了沉默之中,想要张净宗死的人太多,没有任何一个人,是不希望他死的。

张净宗显然也慌乱了,面对这样的情况,下一秒可能就是死,一切对于他而言,变得如此恐怖了,没人不会害怕死亡,特别是本就对于这一切东西很在意的张净宗,更是惊恐。

估计他这辈子都没有想到过,会有这样的情况,发生在自己的身上。

“张泽文!你看清楚,我是你爷爷,我一旦死了,你就再也没有亲人了,你真的考虑清楚了吗?”张净宗此刻也害怕不已,开始了他的感情牌。

虽然这招数很老套,不过看上去似乎很有用。

原本还一直阴冷的张泽文,听到这番话,也隐隐有些动摇了。

张净宗也发现了张泽文微妙的变化,便抓紧了这个时机,立即对着张泽文,“张泽文,我知道,爷爷对你很多的时候没有那么关怀,可是你很清楚的,我本来就是个不善表达的人,我希望你变得更厉害,不仅仅是帮我,我的能力难道还不如你吗?我更希望你成为强者,这样才可以保护你自己,可能是我的方法做的不够好,让你受到了伤寒,爷爷真的对不起你,可是爷爷至始至终,都没想过去伤害你。”

张泽文的脸色略有些变化,听到张净宗这么诚恳的回答,多少都会觉得有些动容了。

毕竟是亲人,是唯一有血缘关系的人。

如今张泽文的亲爹张昊已经死了,如果张净宗也死了,张泽文就真的一个亲人也没有了。

此时此刻,张泽文的脸色越发阴沉,毕竟是家事,其他人纵使有很多想法,也不好在这个时候出来。

张净宗也已经满头大汗了,如今就是个普普通通的人,稍微出任何的差错,都是足以致命,只能想办法让张泽文重新对他有感情,这样才能缓解目前的紧张局势。

张泽文动摇的瞬间,张净宗连忙又开口,“张泽文,我现在已经是个普通人了,我没有能力在做对不起别饶事情了,你可以完全和我好好生活,我们以后都不要管这些事情了,我也不可能再加入界了,毕竟我是个普通人。”

此时此刻,张净宗全然想的,是怎么让张泽文放弃这些想法。

张泽文的脸色却很是阴沉,一直都没有话,眼神死死的看着张净宗,那种感觉,让我的心里多少都有些发毛,很是恐惧。

白晓的脸色也很是不好,不过是一个举动,将会决定他们之间的命运。

此时此刻,阴山老祖语气严肃的道,“东西我给了你,至于你要怎么做,那便是你自己的事情。”

张泽文忽然冷笑一声,“我不会让他再有机会杀人,但是死绝对不是逃脱这一切罪名的办法,我可以不杀你,不过,你也别想再有机会去操纵三界的事情了。”

话音落下的那一瞬间,张净宗整个人都松了口气,浑身的冷汗不断直冒。

白晓也顿时松了口气。

就在此刻,忽然一道黑影从我们的面前赫然闪过,一道强大的力道,直接握着张泽文的手,狠狠朝着张净宗劈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