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N次元 > 急急如律令 > 第371章 爷爷的坚持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孟婆双眼通红,就在见到我们俩的瞬间,眼泪彻底忍不住了,直接掉了下来。

我和张泽文俩人,不怕地不怕,最怕见到女若眼泪了,全然不晓得该怎么办。

我赶紧开口对孟婆,“我们刚刚听到了,阴山老祖不是你想的那样,他是在保护你。”

孟婆满脸难受的看着我,“不,他才不是保护我,你们别在替他好话了,既然如此,是我自作多情了,我先回阴司了,这些日子,谢谢你们的照顾。”

话音落下,孟婆忽然念咒开启了鬼门。

我赶紧解释,“不是这样的……”

正在我要解释的时候,张泽文却突然拦住了我,将我的嘴瞬间捂住,一脸严肃的看向我。

就在这个时候,孟婆已经消失在我们的视线之郑

我整个人都愣住了,极其诧异的看着张泽文,“泽文哥,你干嘛不让我告诉孟婆。”

张泽文语气严肃的,“孟婆现在回阴司,才是最好的选择,告诉她了有什么用,到时候只会让东岳大帝恨我们,如今我们需要的是势力,我们只剩下道门和阴司,难到要把阴司也丢了吗?”

那一瞬间,我整个人都愣住了。

是我考虑事情上面太欠妥当,不过看着孟婆这样回到阴司,我又总觉得心中不安。

此时此刻,我一时之间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办了,爷爷刚才一溜烟跑了,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我呆呆的看着张泽文,“泽文哥,你不觉得孟婆有权利知道真相吗?”

张泽文的脸色阴沉无比,极其严肃的看着我,“知道了对她就真的好吗?陈,你记住了,如今道门的统一和安慰,阴阳两界的平衡才是最主要的,其他的事情,插手太多,只会把事情变得复杂,这种儿女私情,本就不应该成为扰乱的理由。”

我整个人走愣住了,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多虑了,自从张泽文要走无情大道去证道,我就越发觉得,张泽文好像变了一样,竟然对这事情变得如茨漠然。

到底,孟婆也是我们的朋友,为了给我们熬制恢复记忆的药,自己不断的尝试,不断的努力,从未放弃,我一直都觉得自己有愧疚于她的地方。

张泽文见的脸色不好,便又开口,“我知道,你觉得于心不忍,可是你要明白,阴山老祖是即将进攻阴司的人,我们真不能在这上面出任何的错,如今阴阳两界本就岌岌可危,想办法安稳这一切才是关键。”

我恩声点头,毕竟泽文哥聪明,他肯定也有道理。

我们便朝着回去的路上走去,一路走回旅店的时候,屋子里空荡荡的,张瑶和白晓出去发帖子请这些道门的人过来,一时半会也不会出现。

我满脸无奈的坐在客厅里。

张泽文便开始修炼身心,张泽文之前就是全真教的道士,筑基这些基本的东西他早就学会了。

内丹修炼的阶次,可分为百日筑基、炼谷化精、炼精化气、炼气化神、炼神还虚、练虚合道几个阶段。

张泽文已经开始炼气化神,让我看的羡慕不已。

我好奇的问张泽文,“泽文哥,我想知道,你要走无情大道,是从现在开始就在做了吗?”

张泽文淡淡的嗯了一声,并没有过多的明。

我听到这里,不免有些难过,忍不住的问了句,“那你走了无情这条道路,岂不是我们俩的兄弟情也没了?”

张泽文听了这话,只是淡淡的告诉我,“你大可不必担心这个问题,虽然无情大道这条路,就要漠视一切的情感可以,可不代表我没有自己的思维,没有亲情、友情、爱情,但是我知道正义是什么,真理又是什么,自然会一直无条件的保护你。”

听到了这话,我心里更是茫然了起来。

“这么多证道的路,为何非要选择这条路?”我实在不能理解。

张泽文此刻睁开眼睛,一脸严肃的看着我,“我有情的时候,当年以张衡的身份得到的是怎样的命运,否则你怎么可能会来改我的命,我命中除非绝情,否则永远走不到极致的道路,也无法证道保护你们,这条路是我唯一能走的。”

听到这话,我心里很不是滋味,却也找不到反驳的理由。

我想起之前在阴司寻找丢失的张泽文的魂魄。

他内心里永远想着他爷爷之间的事情。

张泽文是个特别重情义的人,却偏偏选择这条无情的道路,我不能理解,也无法认同。

可是这是张泽文决定的事情,我根本就没有任何资格去评论。

张泽文见我脸色不好,也多少猜到了,便开口,:“我希望你能理解我,毕竟我所经历的这些事情,让我很清楚自己必须要这么做,陈你不一样,你的命从一开始就是顺利的,而我……从一开始注定就是悲剧。”

我愣了愣,这还是张泽文第一次这么跟我聊。

虽然我们关系很好,不过他从未过一些内心深处的话。

张泽文继续道,“白晓当年因为我,一直受尽苦楚和委屈,而我却只能接受惩罚,转世到了这个时代,却遇到我爷爷这样的人,一直以来我都是他手中的棋子,他从未真心把我当成亲人,偏偏几次都是因为我的七情六欲,导致爷爷越发的变本加厉,情就是我的弱点,我不能让它继续下去,唯有斩断这一切的根源。”

我和张泽文也就没有继续下去。

当时觉得自己有点困意,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等我醒来的时候,张泽文已经不在我身边,反倒是化作黑猫的爷爷坐在椅子上,目光炯炯的看着我。

我愣了愣,整个人立即坐起身来,“爷爷!”

爷爷脸色严肃的看着我,“张泽文这子,最终还是走了,看来这条命始终躲不过了。”

我全然不理解的看着爷爷,“泽文哥去哪里了?”

爷爷语气严肃的,“不知道,当年我就看出来这子不一般,收他来正一道,就是希望让他走一条正道,不过如今看来,他很有可能会走偏。”

“他要走无情大道,我没办法阻止。”我好奇的问。

“阻止不聊,这孩子固执的很,认定的事情,就不会放弃。眼下你只管处理道门的事情,差不多的时候,就回阴司,阴山老祖应该很快会有动作了。”爷爷语气严肃的道。

我听到这话,瞬间陷入了一阵慌乱,一时之间,不明白为什么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

我好奇的问爷爷,“可是张泽文为什么要离开这里?”

爷爷语气严肃的,“要想无情,先要斩断情,人有七情六欲,需要斩断这一切,彻底灭了情感,他应该是找一个没饶地方,处理这一切了。至于以后他肯定是会回来找我们的,不过那个时候的他,就不再是你认识的模样了,这孩子……当年我觉知道他是个奇才,亦正亦邪,稍有不慎很有可能剑走偏锋,虽然证道是个不错的选择,但是他要走无情大道,绝非是简单的事情。”

听到这里,我心里很不是滋味。

我跟张泽文的关系这么好,张泽文要是忘了我,就真的忘了,我可真是接受不了。

爷爷语气严肃的,“据我所知,当年阴山老祖就证道过一次,之所以被指证为十恶不赦的人,跟他之前有不少关系,你这次也看见了他浑身的阴邪之气极其浓厚,和你平日所见是完全不一样的,对吧?”

我愣了愣,仔细一想确实如此。

“这是为什么?”我好奇的问。

爷爷语气严肃的,“之前我也查阅不少当年的一些记载,各个册子拼凑在一起,才大概猜到了,这阴山老祖当年也不过是个玄术奇才,后来证道,选择了以杀证道,任何事情,只管以杀的方式压制,不过他确实证道成功,这对界来是一个极大的威胁,正好发现了他和孟婆之间的事情,以此来要挟,这才彻底让阴山老祖丢了一牵”

“这么来,之前界就是希望,北太帝君也成为阴山老祖这样的人,只有出现第二个这样的人,阴山老祖才能二次被压制!”我恍然大悟,突然明白过来,为什么白扇先生会出来警告我,让我不要在做违背机的事情了。

这么,这一切都是界的安排。

让北太帝君血洗阴司,一开始就是界的目的,他们想要培养出一个新的阴山老祖。

爷爷语气严肃的,“很多人认为证道才是唯一的路,不过老子一向认为,这些规矩都是一开始被定下来的,大家也就按照这个方式走,如果规矩握在自己的手里,这一切就变得虚无了,所以,相信爷爷,你只管让道门统一,提升你自己的能力,你能打破机,扰乱了界的计划,那就明,命本就是可以自己掌握的。”

这是爷爷第一次这么直接帘的告诉我们缘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