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N次元 > 急急如律令 > 第363章 白扇先生的警告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363章 白扇先生的警告

果然,奶奶可是爷爷的心头痛,我以后可不敢再随便提这事情了。

起来,我也很想念奶奶,心里满满都不是滋味,我也心疼爷爷,这辈子都不能再和奶奶在一起了,奶奶魂飞湮灭,连个残魂都不留给爷爷。

这种无奈,也是张净宗一手造成的。

爷爷如果有一要杀死张净宗,我是绝对不会有反对的。

我满脸无奈的看着爷爷,忍不住问了句,“爷爷,你还好吧?”

爷爷愣了愣,回头看着我,满脸忧愁的模样,虽然附在猫的身上,可是行为举止面目表情依旧藏不住。

爷爷微微皱着眉头,语气严肃的,“老子好不容易调节好了,你一句话,就把老子打回原形了!”

我心里一咯噔,这才意识到,爷爷一直都在克制对奶奶的思念,原本都保持很好了,却被我这一句话,彻底绷不住了。

我赶紧开口,“对不起,爷爷,我确实没想到会这样。”

爷爷微微皱着眉头,低沉着声音对我,“算了,你子也就是驴球子脑壳,我能怪你啥?好了,早点休息,这些日子你们一直都忙着东奔西跑,也没好好睡一觉,今你们好好睡,再耽误一会儿,怕是又没这个机会喽。”

话音落下,爷爷纵身一跃跳在地上,朝着外面走了出去,不打扰我睡觉。

我躺在床榻上,心里很是自责,总觉得提起了爷爷不开心的事情,心中多少有些难受。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眼前忽然有了睡意。

迷迷糊糊,竟然做了一个梦。

梦里面,白扇先生出现了。

他站在我的面前,手里拿着白色扇子,微微扬起最近,面带微笑的样子,并没有任何的敌意。

我疑惑的看着白扇先生,“白扇先生,你怎么在这里?”

白扇先生微微扬起嘴角,淡淡的看着我,“陈,你是个聪明的孩子,别在干涉命格的事情了,否则对你并没有任何的好处。”

我愣了愣,很是诧异的看着白扇先生,命格的事情,莫非是指的我灭了北太帝君这件事情,原本应该计划的是北太帝君带走镇妖楼里的妖魔屠杀阴司,血染城河才是本该有的画面。

可是我把北太帝君灭掉后,变成一只虫送到了东岳大帝那里,这一切也就意味着不可能发生。

我好奇的看着白扇先生,我很清楚,明明自己在旅店里休息睡觉,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我下意识的看了看四周,这地方看着陌生,又像是荒凉的坟地里似的。

莫非这白扇先生又用了入梦术,进入了我的梦里,和我对话不成?

这白扇先生见我慌张的模样,便立即开口,“呵呵,别看了,陈,你应该很清楚的,我是不会伤害你的,我若真要害你,也不至于让你活到现在,你早就有机会死掉,你明白吗?”

我愣了愣,心里很是警惕,毕竟白扇先生做的事情确实让人觉得诡异至极。

之前明明帮着我们,却突然又帮着张净宗,还真叫人不清楚他的真是目的。

白扇先生见我没有话,便又开口,“陈,你放心,我这个人不会做对不起你的事情,这一点我可以发誓,不过你们去改了机的运转,这种事情,对你们并没有好处,你以为,你们三个人拥有这三官命相的命格,是巧合和偶然吗?”

我愣了愣,差异无比的看着白扇先生,忍不住问了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白扇先生呵呵笑了笑,“一切都是有数的,人不可与斗,我这次来,只是想劝你,好自为之,莫要再继续做这种改变机的事情,否则你们只会有不幸发生。”

我听不明白这话的意思,始终不理解,为什么是一切都有数。

虽然之前了解过,这世间有方外和方内,后来才知道,无论方外还是方内,都是阴阳两界,而这世间还有第三界,那便是界。

界到底是怎样的,我并不清楚,不过孟婆以前似乎是从那里来的人,这也明,为什么她总能看到一切未知可能发生的事情。

我心里突然一咯噔,这白扇先生的能力,似乎也有这一部分,莫非……,“你也是界的人?”

我整个人都愣住了,以前我从未朝着这个方向去思考,可是这一切,让我不得不怀疑了。

白扇先生原本还面带微笑的表情,忽然变得阴沉起来,脸色逐渐严肃,语气低沉的,“陈,有些事情,莫要太较真了,我劝你最好是收手你们现在做的任何事情,否则的话,你一定会后悔的。”

话音落下,白扇先生忽然消失不见。

我整个人瞬间惊醒了过来。

这种感觉然我很是难受,仿佛浑身被千斤重的石头砸中似的,整个人很是痛苦的卷缩在一旁。

约莫过了半个时,我才缓过神来。

我从房间里出来的时候,还没亮,黑漆漆的一,安静的很。

刚走出来,就看到张瑶一个人坐在旅店楼下的门槛上。

我好奇的朝着她走了过去,“你怎么不睡觉呢?”

张瑶愣了愣,诧异的回头看着我,脸颊微微一红,语气乖巧的,“我睡不着,我想我阿爹阿娘了。”

听到这话,我也意识到,原来张瑶已经很久没有回去过,自从嫁给我之后,一直跟着我东奔西跑,我从未考虑过她的感受。

“等这些事情结束了,我就带你回去找你阿爹阿娘。”我立即道。

张瑶愣了愣,满脸感动的点点头。

张瑶好奇的看着我。“你不想你爹娘吗?”

我心里一沉,这话问的我还挺尴尬的。

我确实一点也不想爹娘,他们常年在外打工,从我都是跟着爷爷奶奶生活,奶奶死后,就是爷爷一个人带着我。

我对爷爷的感情更深厚,对于爹娘却并没有太大的感觉。

我笑了笑,“还好。”

张瑶眨巴着眼睛认真的点点头,哦了一声。

我们俩人坐在外面,一直到了亮。

爷爷便让我和张泽文先去农家院自附近等着。

我和张泽文来到了农家院旁边,偷偷的看着里面的情况。

此刻张净宗正坐在院子里,一脸忧愁的在捉摸着什么,虽然他什么也没,我也猜到了,就是在纠结我爷爷的事情。

这个张净宗也是很奇葩了,一心要我爷爷的命,一心又不让他死。

每次我爷爷出了事情,他就紧张的要命。

真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什么。

此刻,旁边的院子里,赫然走来一个穿着黑色长袍衣服的人,他的身上挂着玉佩,看上去很是精致。

这人走到了张净宗面前,嘀咕了几句,张净宗的脸色却很是难堪,一脸严肃的回了几句,两人之间的气氛瞬间变得尴尬。

我和张泽文面面相觑,莫非这就是爷爷的,他们必然会有矛盾产生?

就在此刻,院子里又走来三个打扮相同的人,上前就和张净宗理论起来,着眉头紧蹙,就要动手打架的样子。

一瞬间,院子里玄门家族的人也冲了出来,场面立即变得尴尬。

张泽文语气严肃的,“看来你爷爷猜的没错,阴山派的人不许张净宗去阴司看我爷爷,免得到时候扰乱了阴山派的计划,阴山派这些人向来自私,为了阴山老祖能够拿下阴司,绝对不会允许任何不在计划内的事情发生,不过我爷爷这个人,也向来不是逆来顺受的,不会因为威胁就此罢休。”

我愣了愣,这么来,这下他们必然要闹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