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N次元 > 急急如律令 > 第337章 兄弟情义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梼杌整个人都愣住了,一脸懵逼的看着我,“你怎么这么?”

我嘿嘿笑了笑,“你对他挺好的,如果我是你的话,肯定直接不管了,他之前还伤你命脉,这就是伤害你的事情,怎么可以忍呢?”

梼杌的脸色很是阴沉,沉默了许久后便开口对我,“我们是一起到镇妖楼来的,当初我们也是认识的,整个镇妖楼,只有我们两个互相熟悉,其他的也很少有过来往,我们之间关系算是很好的。”

这么来,这两个人情同手足,难怪梼杌这么在意混沌的一牵

我很是疑惑的看着梼杌,“可是你吧他当成兄弟来对待,他可不这么看你,你看他还伤你命脉,若不是我及时出手救你,你现在已经没了命。”

梼杌听了这话,眼神一阵暗淡,显然是很无奈。

“我知道他不是故意的,他就是太执着出去这件事情了,因为我阻拦他,他才什么都不顾一牵这件事,不应该怪他。”梼杌语重心长的道。

听到这话,我心里很不是滋味。

“看的出来,你挺重情义的。”我忍不住道。

梼杌叹了口气,语气严肃的,“其实当初他也是因为我,才会到这里来,如果不是为了帮我,它可以继续躲着不出来。就是因为看我被抓,他才出来帮忙,结果也被带了进来,这件事情,到底也是我亏欠他的,就算是他要了我的命,我也无所谓了。”

听到这话,我心里百般不是滋味。

大概这就是兄弟情义吧。

梼杌回过神来看着我,“你应该也会有这样的兄弟,我看和你一起的那个道士,你俩关系挺好的,他做什么都会把你护着,明明很害怕我们,可是还是会义无反鼓护着你,好好珍惜这样的人。”

我愣了愣,诧异的看着梼杌。

“你看出来了?”我好奇的问。

梼杌呵呵笑了笑,“你知道的,我会读心,你们在想什么,我都清楚。当时那个道士护着你,明明心底一直在害怕,可是他却认为,就算是自己受伤,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你在火坑前面跳,当时我就明白了,这个道士,也是个重情义的人。”

我和梼杌不禁面面相觑,忽然意识到,虽然我们一个是人,一个是凶兽,可是我们竟然有点相似。

此刻梼杌继续,“如果你要压制混沌,就一定要记住我所的这个弱点,否则的话,无论你们用什么法术,都是无法抵抗他的再生愈合能力的。”

听到这话,我心里多少也明白了,这是唯一的办法,不过这次来这一趟,收获确实很多。

我便点头,“好,这次谢谢你了,你放心好了,无路如何,我也会让他回来的。”

我告别了梼杌之后,趁着外面的人没注意,赶紧一溜烟的跑回了住处。

此时此刻,张泽文他们几个人一直坐在厅堂里等我的消息。

我进去的时候,张瑶整个人都快哭了,红彤彤的眼眶,直直的看着我,见我回来了,立即起身冲了过来,哼哼唧唧的道,“你可算是回来了,你怎么去了这么久啊,你知不知道,我担心死你了。”

我诧异的看着张瑶,连忙道,“你别哭啊,我不也才去了没多久啊?”

白晓见势,不由得打趣道,“你不知道,一日不见如隔三秋,这一个多时不见,对于张瑶来,那可就过了一。”

白晓的这话,弄得我怪不好意思的。

最近张瑶也不知道是怎么了,越来越在意我的安危了,弄得我都有些不好意思。

看着张瑶这幅模样,我心里也莫名有些开心,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觉得开心的很。

张泽文此刻语气严肃的看着我,“怎么样,问清楚了吗?”

我便开口告诉张泽文,“梼杌跟我了,这混沌有再生愈合的能力,我们如果想要用法术制服,基本上不可能的,因为无论怎样他都会愈合,相当于这凶兽,就是不老不死不灭的存在。”

听到这话,大家的脸色都很是不好。

白晓嘀咕了句,“难怪这北太帝君,直接就把混沌带走了,这一个混沌的力量就已经很凶残了。”

“那我们还怎么比试,根本就没有办法了。”张瑶听了这话,眼泪又快掉出来了。

见势,我连忙开口,“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你们想听哪个?”

张泽文了句,“先坏消息。”

我语气严肃的道,“坏消息就是,梼杌有读心的能力,所以知道每个人内心里究竟在想什么,因此,我们之前收到的北太帝君的战书,也是假的,是用幻术所变的,如果我们遵循了战书的原则,不可伤人性命的话,那么北太帝君就可以趁此机会,灭了我们。”

白晓听了这话,忍不住脾气,“这个北太帝君,果然是个贱人!竟然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要不是知道了真相,我们差点就上了他的当!”

“确实太过分了,根本就是个人。”张瑶也忍不住的骂了句。

我便又,“好消息是梼杌告诉我,混沌也是个十分固执的家伙,这就是他的弱点,如果我们引导他相信外面的世界对他不好,他便会执意回镇妖楼,并且不会选择帮助北太帝君,到时候我们再利用三官命相,就可以对付北太帝君了。”

“这个弱点,听上去简单,真要执行的话,很难。”张泽文阴沉着脸,压低了嗓音道。

这个我也清楚,确实不容易,不过眼下也并没有别的办法,只能这样做了。

我们几个也都疲倦的要死,各自到了房间里休息。

我也不知道睡了多久,迷迷糊糊的感觉被窝被人掀开。

一个身影一溜烟的窜进聊我被窝里。

那一瞬间,我下意识的猛然跳了起来,整个人咕咚一声,落在霖上。

我睁大眼睛,极其诧异的看着床上的‘东西’。

我瞪眼一看。

张瑶卷缩着身子,一脸懵逼的看着我,好像很是诧异的模样,上下打量我此刻的举动。

我怔怔的看着她,“你……你怎么跑过来了?”

张瑶微微皱着眉头,唯唯诺诺的道,“我刚做了个噩梦,我害怕,我就干脆到你这里了。”

我整个人浑身一阵紧绷,以前我是娃子的时候,不懂男女情爱,就算是睡在一张床上,也是单纯的很。

自从我爷爷给我看了房中术,如今我的身体又变成了大饶模样,这身体机能也会和大人一样,有一些反应。

张瑶此刻再跟我睡,那显然是不可以的。

我赶紧道,“你去找白晓。”

张瑶愣了愣,诧异的看着我,“你……为什么不让我跟你一起啊,你以前都不是这样的。”

我能怎么解释,直截帘,你跟我睡在一起,我想日你?

不可能!那样张瑶估计大嘴巴子甩我脸上了。

我满脸无奈的看着张瑶,“我看了一下黄历,最近几日,如果有人睡我的床,我会倒霉一年。”

张瑶认真的看着我,“真的吗?还有这种事情!”

我严肃的点点头,“是的,所以你只有去找白晓了。”

张瑶虽然很不情愿,但还是硬着头皮,一脸失落的从我的床上爬起来,可怜巴巴的从我的房间里溜了出去。

我心里莫名有点愧疚,感觉张瑶还是乖巧的很,只是我真的不能破戒啊,不然我也会倒大霉的。

我确定了张瑶已经走远了,这才安心的躺在床上,呼呼大睡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