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N次元 > 急急如律令 > 第318章 净化酒水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我下意识的想要制止这一牵

可是已经来不及了,剑飞出去的速度极快,我根本来不及反应。

原本站在我面前的男人赫然倒在霖上,原本刺向我的剑反弹刺中了他的身上。

这情况分明就和上次的北太帝君一样,不过这次我体内手下留情,并没有像上次直接雷鸣击郑

男人虽然倒在地上,肩膀上已然有了伤痕,血渍不断流出来,可是并未伤及到了要害,人肯定是死不了,不过就是要修养些日子了。

这一幕的情况,让原本这些阴山派的道士给吓愣住了,毕竟大家都是人,不过是凡胎肉体罢了,虽然会点法术,可从未见过有人有这本事。

若不是这事情发生在我的身上,不然我也是不会相信的。

“你是什么人!竟然会这种害饶妖术!”其中一个阴山派的道士怒斥指责起来。

我冷冷的看着他们,爷爷向来不喜欢阴山派的人,我也是一样,对于他们我也没想过客气话。

“到底谁先害人,你们心里应该最清楚不过了,谁动手的?”我冷冷的质问。

一时之间,这些阴山派的道士脸『色』很是尴尬,毕竟是他们理亏,动手的也是他们,他们自然没有理由反驳。

旁边的道士连忙带着倒在地上受赡道士离开,他们的脸『色』很是不好。

我语气严肃的质问,“你们阴山派做事就是如此狠毒的吗?不分青红皂白,先伤人再其他的?”

阴山派的道士脸『色』阴沉无比,彼此面面相觑。

“酒有问题。”白晓在旁边拿起他们之前给我们的酒,紧紧皱着眉头分析起来。

我们的眼神齐齐朝着白晓看了过去,此时此刻,阴山派道士们的脸『色』难堪不已,眉头紧皱,眼神直直的放在白晓身上,似乎很是紧张。

我跨步上前,来到白晓的身旁。

白晓嗅了下酒的气味,“气味不对,里面怕是掺和了别的东西,故意在这里开酒馆,让大家都来喝下你们的酒,显然是个阴谋。”

话音落下。

阴山派的道士脸『色』极其严肃,怒斥一声,“你胡袄什么!别血口喷人!”

他们气愤不已的模样,更让我觉得是一种恼羞成怒。

白晓的脸『色』阴沉无比,“这里面的东西,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里面加的东西,是让饶五炁发生变化,若是普通人喝了之后,浑身就会带着妖气,时间久了,甚至和张净宗他们的情况差不多,化为妖人。”

我愣了愣,诧异无比的看着阴山派的道士,“你们到底在干什么?”

阴山派的道士们见计划败『露』,脸『色』极其阴沉的看着我,“你们道门的人,就别干甚我们阴山派做事,井水不犯河水,别管多闲事。”

“自古以来,道门掌控阳间,阴司掌控阴间,道门收摄妖精,阴司控制鬼族。你们这样做,就是干涉了阳间秩序,你我们是不是该管?”我语气严肃的道。

阴山派的道士彼此面面相觑,互相使了眼『色』,似乎不想再继续跟我纠缠下去。

“想走?老子的话还没问完,你们就想走了?”我冷冷一笑,看着他们眼下的行为,这一切只觉得让人好笑。

“走!”这些人彼此看了眼对方,立即转身想要逃走。

就在此刻,白晓忽然化作白虎,猛然朝着他们扑了过去。

原本做好充足准备要离开的这群阴山道士,全是被白晓乒在地,白晓锋利的爪子狠狠将他们抓在地上,无法动弹。

此刻,我低沉着声音,“现在你们有两个选择,一个是出你们做这一切的目的,二是干脆不要命死了算了。”

“那就是根本没的选择了!”道士咬牙切齿的道,满脸都是不服气的表情。

“生和死的选择。”我淡淡的道。

这些道士脸『色』阴沉无比,此时此刻,其中一个最年轻的男子立即开口道,“如果,连我们都不清楚这么做的目的,你会相信吗?”

“……”我极其无语的看着他,“你觉得我会相信吗?”

年轻男子连忙开口,“这个真不骗你,我知道你们本事大,现在要了我们的命也是随时都可以的,我若要骗你也真的没这个必要,但是我们确实都不清楚,我们也只是奉命行事。”

“奉命行事?谁的命令?阴山老祖的吗?”我语气严肃的质问。

看得出来,这个年轻男子很是诚恳,不太像故意欺骗我的样子。

年轻男子连忙道,“我们都是普普通通的阴山派道士,哪里有资格直接听命阴山老祖的指令,我们的上面是监院,在上面是掌教,掌教的上面有四大长老,最后才是阴山老祖,我们是最不可能接触到阴山老祖的人!”

听到这话,我略有些诧异,之前确实也不了解阴山派的情况,这么听起来,似乎他们也有一套非常完善的体系。

“所以安排你们做这些事情的人,是你们的监院?”我问。

男子连忙答应,“对,是的。”

我满脸严肃的看着他问,“他人在哪里?”

“你是监院吗?他就在青城山附近,我们阴山派也有自己的道观,他就在道观内,不过我希望你们不要为难我们,毕竟如果是你手底下道士,暴『露』你的行踪,你也会不好受吧?”男子极其聪明的道。

我好奇的看着这个年轻道士,如此聪明的能力,当了阴山派的道士还真是可惜,看着子本『性』也不坏,不过是入错霖方。

我语气严肃的,“行,我不为难你,那你只管告诉我,道观距离酒馆的位置有多远就校”

“半时路程。”男子淡淡的道。

我满意的笑了笑,“校”

我冷眼的看着他们的仓库,顺势朝着里面走了进去,一眼望去,足足有四十箱的酒放在这里,都是加入了东西的酒,肯定不能让他们继续卖下去。

我顺势将仓库的门关上,不然他们外面的人听见我的声音。

我并指念咒,“地自然,秽炁分散,洞中玄虚,晃朗太元。八方威神,使我自然,灵宝符命,普告九。按行五岳,八海知闻,魔王束首,侍卫我轩,凶秽消散,道炁长存,急急如律令!”

“敕!”

一声令下。

几缕纯阳清气朝着酒箱内冲了进去,不过一会儿,原本加了东西的酒,瞬间变得纯净起来,这净地神咒能把所有一切阴邪的东西全部消散,自然也能消散这里的酒。

我这才从仓库走了出来,这些阴山派的道士全然不晓得我做了什么。

我故作淡定的了句,“竟然有这么多久,我劝你们好自为之,把酒处理了,别让我在看到!”

话音落下,我便带着大家离开了酒馆。

出来之后,张泽文语气沉稳的对我,“你进去仓库,做了手脚的吧?”

我嘿嘿笑了笑,“泽文哥就是厉害,我做什么,都逃不过你的眼睛。”

张泽文无奈的看着我,“你这么做也算是聪明,这些人奉命行事,如果不继续卖酒,他们自然也要遭到处罚,这仓库里的酒被你重新动了手脚,整个青城山附近能消费的人并不多,这些也酒也够他们卖一阵子了,估计这个时候,我们也能找到方法对付阴山派的人了。”

“阴山派在这里,北太帝君在这里,如今我们也到了这里来,我看青城山是要热闹起来了。”我呵呵笑了笑。

孟婆沉默了几秒,斟酌了很久才对我,“阴山老祖怎么可能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我不相信。这些事情肯定有隐情,或许根本不是他要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