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N次元 > 急急如律令 > 第193章 我为帝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这密道肯定是专门设置逃跑用的。”我心里一阵失落,爷爷让我们来拿大印,却反被这酆都大帝给算计了,眼下我和张瑶却困在这个房间当郑

北太帝君是从外面按下机关,让我们困在里面,估『摸』想要开启这石门,必须要从外面打开来。

如果爷爷见我们一直不出来,肯定会下来找我们的。

我心里正纳闷,看着四周满堂都是各种书架,摆满了各种东西,不禁有些好奇,反正一时半会出不去,便干脆朝着书架前走了过去。

随手翻了一下,吸了满鼻子的灰,差点没把我呛死。

“你在看什么呢?”张瑶好奇的看着我。

我眼神直勾勾的看着眼前的册子,“这是什么?”

我好奇的看着册子,那册子上面写都是我看不懂的字迹。

张瑶好奇的看着册子上面的字迹,“哦,这个啊,这是北宋年间流通的文字了,上面记载了关于阴司和玄门法术之间的古籍记载,好像是关于当年其实阴司与玄术的人士是一起的,后来为了更好的管理,才分开来,这定下制度的人,叫王方平是东汉人,也是整个玄术最为起始的人,他曾经带着一般人在阴司学习制度,又带着一帮人学习道法,分别进行管理,可以是整个方外开辟地之人。”

我愣了下,心里很疑『惑』,“这么厉害?不过为什么这古籍被放在这里面,生怕别人知道了似的!”

这个地方,显然是只有这北太帝君一个人知道,别人肯定不知道,放在这里的所有东西,肯定也是他放的。

“他为什么要把这么重要的事迹藏到这里?”我很是疑『惑』。

“或许真的是不想让别人知道,或许还有什么是我们不清楚的?”张瑶满脸疑『惑』的看着我。

我心里越想越觉得奇怪,干脆把这册子往自己怀里一揣,想着回去之后慢慢研究。

正在此刻,身体的龙气忽然传来声音,“我们去帮你开门吧,你这智商简直堪忧!”

我整个人瞬间愣住了,我确定自己没有听错,我身体里的龙气竟然在吐槽我智商有问题?

此刻,身体的气流一阵热乎乎的,陡然间龙气从我身体一跃而上,穿过这石门冲了出去,不过几秒钟的功夫,就听到了‘咯咯咯’的抖动声,龙气一溜烟又穿过这石门重新回到了我的身体里。

眼下这石门缓缓打开,通道再次出现在了我们的面前。

我和张瑶迅速离开了这里,回到阴王府的时候,爷爷见我们空手而归,一点也不惊讶,只是淡淡的问了句,“人走了?”

我满脸愧疚的点头,“是的,爷爷……这北太帝君根本就是算计我们,把我们困在里面,他就跑了!”

爷爷淡定的,“早就猜到了!”

“啊?”我和张瑶满脸懵『逼』的看着爷爷,全然不能理解这么做的原因,我忍不住问了句,“既然早就猜到了他是想要逃跑,为啥还让我们跟着去啊?”

爷爷讳莫如深一笑,极其无所谓的态度,“让他留在阴司,未必就有用,他出去了能去哪里,无非是找张净宗帮忙,这事儿根本不用着急,不过这酆都大印已经成了整个阴司文件的通行,眼下只有紧急改善制度,废除这大印。”

我愣了愣,整个人都愣住了,没想到这一切都在爷爷的掌控之郑

爷爷回过头看着我,“陈,你还记得爷爷,曾经问你的事情,你答应的是什么吗?”

我仔细回想了一下,“让我肩负道门!”

爷爷嗯了声,“眼下要想重新整顿道门,就必须要把阴司先整顿好,既然这北太帝君已经失去了权力,如今也无法踏足这酆都城,如果让你来当这个酆都大帝的职位,你愿意吗?”

我整个人瞬间懵『逼』了,一下子脑袋都变成空白的了,我深知这个职位肩负的重任,绝对不,可是爷爷这么问我,显然是希望我能肩负重任。

“爷爷,我愿意,不过我只是好奇,我现在手里的职位会不会太多了,龙门派掌教的法印法剑,还有这龙虎宗的法印法剑,如今又多一个酆都大帝的职位,将来如果要我做道门的师掌教,那我该怎么办?”我实在疑『惑』的问。

我心中也清楚不过,自己的实力始终差地别。

爷爷却呵呵笑了笑,“子,现在无论是阴司还是道门,『乱』成一团,若不把这些权利一个个收回来,你能一口气吃个胖子?这些东西暂且放在你手上,若是足够稳定时候,在进行一定的放权,这才是大道!”

我虽然不太明白,但是听了爷爷的话,又觉得很有道理。

眼下,爷爷又带着我们离开了阴王府,直接来到北阴大殿内。

阴兵将整个酆都城内的文职官员齐齐带到了大殿内,见我和爷爷在这里,显然一脸不解,窸窸窣窣议论起来。

“陈复阳这是带着谁,竟然把北太帝君给赶走了?”

“那子长得奇丑无比,莫非是哪里来的鬼王不成?”

“这是要做什么,那丑八怪竟然还坐在酆都大帝的位置上,这是几个意思,莫不是瞧不起我们!”

十殿阎罗也跟着议论起来,几个阎罗向来是气焰昌盛的人,对于我突如其来的存在自然不能理解,来的时候爷爷教了几句话,让我如何压制这些人。

既然我要当着酆都大帝,必然就要拿出样子来,否则就算是爷爷帮着我,那些人不服我,也是没有意义的。

“既然大家都到了这里,十殿阎罗,四大判官,各司职文官,我就不一一点名,我就是陈,也是今后这阴司的酆都大帝。”我话音落下,众人基本上都是极为震惊的模样。

特别是秦广王和崔判官两个人,不约而同面面相觑,显然对于这一切来,他们万万没想到,之前千方百计的整我,如今我却直接拿下了这酆都大帝的司职。

估『摸』着他们的内心,显然悔恨不已。

“怎么可能,这子好不容易让她放弃了这判官的司职,竟然把这酆都大帝的职位拿下了,他到底怎么做到的?”崔判官极其不可思议的看着秦广王问。

秦广王的脸『色』阴沉无比,怒斥反驳了句,“我他妈怎么晓得!”

“咳咳!”我故意清了清嗓子,更加严肃的看着它们,“召集大家来到这里,无非是要几个重要的事情,你们既然身为阴司重要官员,无论以前有过什么,我大可以不追究,但是如果今后再有任何问题,我是绝对不会姑息!别怪我不留情面!”

这句话,是爷爷教我的。

爷爷告诉我,新官上任三把火,一定要把这火烧起来,否则这些官员以为我好欺负,或者觉得我没脾气,便会蹬鼻子上脸,到时候多的麻烦也就来了。

话音落下,众官员全然震惊,却无可奈何,脸上满满都是无奈,毕竟眼下他们乖乖听话,这饭碗保得住,可若是反抗,别这饭碗的问题,那就是『性』命的问题。

“请问,我刚才的话有异议吗?如果没有,以后再让我听到不好的言论,那就休怪我不客气了!”我横眉竖眼的怒斥道,故作衣服凶巴巴的样子,学着爷爷的神情,倒也有几分相似之处。

此刻众人皆道,“没……没异议。”

我满意的扬起嘴角,“第一件事情,就是废除酆都大印的制度,将这个改为我亲笔签名和亲自的手印!”

“手印!?这不可规矩吧!”在场的阴司官员显然不能接受我的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