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N次元 > 急急如律令 > 第173章 孟婆来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我愣了愣,上下打量他,难怪他长着年轻饶模样,老头儿的声音,因为勾魂儿的时候,他就是这个年纪,所以阴魂到了阴司,会保留当时的模样。

“我认识彭菊秋,我见过她!”我立即开口。

刘守衽整个人都僵硬住了,对于这久违听见过的名字,很是触动他的内心。

“你……你是什么人!为什么会认识菊!”刘守衽极其震惊的看着我,眉眼紧张又恐惧,欣喜又害怕。

“我叫陈,之前曾经碰到过她,她一直在寻找你,知道你被张昊勾了魂儿,但是不知道你在哪里。”我告诉他。

刘守衽听了这话,眼眶一阵湿润通红,眼里陷入了回忆之中,缓了许久才开口,“我的魂儿被困在这边,当初张昊那子只是个屁大点的孩子,身后却跟着几个阴山派的道士,全力对付我,无非是因为我是正一道的人,并且不会背叛道教,他们这才对我下了狠手,那段时间,不少道士惨遭毒手,他们称之‘开荒洁地’,将我们这些人全数解决。”

张昊那个时候肯定还是个孩子,但是却做出这种恶毒的手法,若不是有张净宗在背后支持,我是不会相信一个孩子做出这样的事情。

想到这里,我越发觉得张净宗这个人可恶至极。

我紧紧捏着拳头,眼下张净宗的情况我也不晓得怎么样了,这个葫芦肯定是被别人拿走了。

“我既然是这里的判官,带你出去的事情就交给我,不过我得先去先找到我朋友。”我。

刘守衽幽幽的看着我,伸手指了指前面方向,“那子就在那儿。”

我愣了愣,连忙按照他指向的地方看去。

只见一张木桌子前坐着张泽文的身影,不过他似乎正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低头坐着什么事情。

我连忙上前走去,“泽文哥哥,你在做什么呢?”

张泽文拿着一支画笔,在白纸上开心的画起来,突然抬起头咧嘴一笑,满脸开心的,“你知道我在画什么?”

那种真无邪的模样,还是我第一次见到张泽文这个样子。

我愣了半,这张脸和张泽文一模一样,可是行为举止却截然相反。

我回过头看着另一个魂儿,面『色』忧伤满眼都是悲哀,倒也像极了张泽文冷冷的感觉。

此刻看着面前笑容真无邪的张泽文,虽然这才是孩子该有的模样,可是却是张泽文从未表现过的地方。

我低头看着张泽文的画,上面赫然画着一个笑容可掬的道士坐在盘腿打坐,指点身旁的孩。

如果我没猜错,这应该画的就是张净宗和张泽文,画里面的俩个人,相处的极其融洽,显然也看得出来,在张泽文的心里对于他爷爷,是很重要的存在。

可我想着那他挡在我面前,保护我和他爷爷反目成仇的样子,心里突然有些不是滋味。

张泽文真无邪的眨巴着眼睛,好奇的看着我,“好不好看?我最喜欢这幅画了!嘿嘿!”

“好看,不过泽文哥哥,你得跟着我回去了,不然你就会永远留在这里。”我语气严肃的看着张泽文。

张泽文愣了愣,又突然咧嘴一笑,“这里多好,为什么要离开这里!”

爷爷提醒过我,这两个魂魄肯定是和张泽文原本『性』格上有差异,魂魄不全的时候记忆也会有所偏差,我若直接带他走,估计没那么容易。【…~ …#免费阅读】

我伸手指了指画上的道士,“这里可见不到他,你只有出去了才校”

话音落下,张泽文的脸『色』显然有点震惊,眼神从开始的真烂漫,逐渐变得疑『惑』,“这是哪里?”

见他逐渐恢复神智,我便开口,“这里是阴司,我要带你回去。”

张泽文愣了愣许久,突然会心一笑,“好哇!谢谢!”

实话,我还有些不大适应这样的张泽文,跟个孩子真没什么区别,想着他冷若冰霜气势汹汹的样子,显然是两个极端。

不过话回来,也就是张泽文的内心是有这样的存在,可是为什么他却始终保持最为冰冷的那一面呢?

“啊,有人来了——”。原本还在看热闹的阴魂,突然扭头看向另一边,惊呼起来。

不远处传来了脚步声,我回过头看了过去,迎面走来之前在还魂崖遇到的孟婆,她微微扬起嘴角,“陈,又见面了。”

我心里一沉,不免觉得奇怪,我们也就一面之缘,她这感觉像是专程来找我的。

“我能单独和你聊聊吗?现在应该叫你陈判官了。”孟婆微微笑道。

我愣了愣,回过头看着刘守衽,“张泽文的两个魂儿先交给你,你帮我看着,我一会儿过来。”

刘守衽恩声点头,“好。”

我跟着孟婆朝着另一边走去,找了个没有饶地方的庭院处坐下来。

孟婆眼神有些游离,沉默了几秒无奈的开口,“你是来找张泽文的魂儿,曾经有个人跟我过,算好这个日子肯定会有人来找张泽文丢聊魂儿,如果遇到了这个人,就把所有的事情告诉他。”

“所有的事情?这是什么意思?你也认识张泽文?”我有些疑『惑』。

孟婆,“我在阴司千百年来,见过的东西看过的人,实在太多太多,可我记忆深刻的几个缺中,就属这张道陵座下白虎和这张氏后人之间的故事了。”

我心里一沉,张道陵座下白虎,不就是白晓姐姐吗?

“你的是白晓姐姐和张氏后人,难道这个张氏后人和张泽文有关系吗?”我实在不解。

孟婆叹了口气,“这张泽文和白虎之间确实有源远,当年白虎跟着张道陵修道,期间生了情爱上了张道陵的儿子张衡,不过道门纷争不断,中间也有许多的曲折,白晓学了一气化三清,将她自己分离了两个人出来,一个以凡人模样取名为卢晓,与张衡在一起生儿育女,不过后来道门对于这二代师和妖物结合的事情很不满意,后来安排了人杀了卢晓,这也彻底摧毁了白晓一半的道力。张衡去世的时候,来了阴司投胎,这白晓追到了阴司,当时俩人就在我还魂崖前,那一幕我记忆深刻。”

孟婆的眼眶中,莫名有些感受,沉默了几秒又,“白晓亲自在我这里拿着孟婆汤递给他,张衡摇头‘喝了就记不住你了’,不过当时道门有人测过,只有张衡全数废了自己的一切,才能重新转世为人,并且有个劫数等着他过,只要这次过了,他就能和他爹一样成仙得道,白晓就‘你喝了之后,我告诉你一件事,你就会记住了’,当时张衡问她什么事情,她让张衡先把这孟婆汤喝下去,张衡听了她的话,一口饮尽,白晓了句‘我爱你’,不过那样张衡根本都记不住了,只管她是个陌生人。”

听到这话,我心里多少有些憋屈,难怪这白晓非要找什么‘有缘人’。

这么来,张泽文应该就是转世前的张衡,难怪道法惊人,爷爷都他是个特别有能力的人,属于奇才类型。

之前我就觉得,白晓对张泽文似乎不太一样。

“不过,我知道这些有什么用?”我很是疑『惑』。

孟婆看着我,“今生张泽文有个劫数,其实这劫数就是白晓,不过他们都不知道,若是张泽文和白晓成了亲,或动了真情,那他将再也不可能得道成仙,并且也活不下去,所以这事儿只能你来阻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