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N次元 > 急急如律令 > 第一百四十六章 上火车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一百四十六章 上火车

正在我有些不知所措的时候,耳边突然传来脚步声,不过一会儿,一个五六岁的女娃朝着我走了过来,“你是陈哥哥吗?”

我愣了愣,“是。”

娃儿哦了声,伸手递给了我一张纸,“我爹让我给你的。”

我心里一沉,迅速将纸握在手里看了起来,上面赫然写着,“陈,这阴司和道门之间恩怨众多,有些东西,就算我知道与你无关,也不能当着他们的面放了你,送信的人是我闺女,之所以留在阴司,酆都大帝作为让我尽心尽力辅佐的要挟。我虽知你清白,可这件事牵扯众多,能够如此大张旗鼓的整人,若没有上门的允许,不可能闹这么大,崔判官这个人虽然是判官身份,可是实际上却和阴司最大的人关系甚好,我明面上罚了你,你若逃脱离开,这事情也就只能算了,陈,我与你有缘,所以在此劝你一句,莫要掺和道门和阴司之间的事情,否则你会成为这恩怨局面上的死棋,切记。还有,这里是地牢附近的偏屋,从后门出去,外边有一只水牛,你坐上去它就能带你回去。宋帝王书。”

我这才明白了宋帝王的用意,难怪会把我带到这偏屋,原来是想让我借机逃跑。

这女娃呆呆的看着我,见我读完这信封后,赶紧从我手中抓过这纸,往旁边的蜡烛上点燃,一瞬间纸张变成了黑煤炭,她吐气一吹,顺便变成了黑沙散去。

我愣了愣,想着宋帝王为我做的这些事情,也晓得他有苦衷,这才故意演戏给别人看,心里就觉得愧疚,看着女孩,忍不住问了句,“你一直生活在阴间?”

女孩愣了愣,乖巧的点头,“是。”

我又问她,“你以前是活人还是死人?”

女孩眨巴着眼睛,对于我唐突的问题,有些紧张,唯唯诺诺的道,“我是活人。”

听到这话,我心里满不是滋味,这么来,阴司为了控制宋帝王做事,把阳寿未尽的女儿带到阴司作为‘人质’,这也太过分了。

我心里越想越不是滋味,忍不住问她,“你想回阳间生活吗?”

女孩犹豫了几秒,唯唯诺诺的点头答应,“想。”

我看了眼手中的生死薄,“你叫什么名字。”

“宋欢欢。”她告诉我。

我打开生死薄寻去,果然找了宋欢欢的名字,倒也算幸运,四大判官各执不同的生死薄,由于我都是多出来的那一个,又让我暂管阳间的事情,这生死薄比他们的厚的多,人命更为全面。

这丫头在四岁的时候,就被带到阴司,足足熬了百年,阳寿耗尽,却始终没能享受到阳间该有的东西,从困在阴司,生不能生,死不能死。

女孩虽然年纪,可是历经百年,早就和大人没有区别,语气严肃的对我,“我知道你想带我离开阴司,我不会走的,阴司尔虞我诈太多,我爹一人在这里儿,我不会放心的,你若真想报答我们,就麻烦你,推翻阴司,这样才是真的救人。”

我愣了愣,推翻阴司?

这丫头也太看得起我了。

“我可没这本事!”我无奈的道。

女孩呵呵笑了笑,“别装了,你来阴司的时候,崔判官他们不是调查过你吗?你爷爷陈怀英,实际上就是当年的陈复阳,他们当年在阴司可是呼风唤雨,就连酆都大帝都要忍让三分,他们重新和酆都大帝定下规矩,就这本事的人,想要推翻阴司,并不难!”

“可是我不是我爷爷。”我。

女孩把脸一虎,冷幽幽的看着我,语气里全是指责,“那你就只能看到更多和我们一样,备受不公待遇存在的冤魂!”

话音落下,女孩把手背在身后,气呼呼的离开了偏屋。

那一刻,我心里始终不是滋味,失魂落魄的从偏屋走出来,走了约莫十分钟,果然有一只大水牛站在旁边等着我,我二话不,踏上水牛背上,它就像是知道我要去哪里似的,疯狂的往另一边冲了过去。

四周的景『色』不断转变,不过一会儿的功夫,竟然又回到了来之前的地方。

此时此刻,张瑶和白晓一直守着原地,水牛将我带到了这里,便转身离开。

我把事情的经过跟她们讲了之后,她们也全然不理解阴司到底想要干什么,但是归根结底,和我爷爷以前的事情脱不了干系。

“对了,张昊那厮呢?”我忍不住问。

张瑶满脸不乐意的道,“他见到你被抓了,开心的很,他还放话要顶替你去参加龙虎宗的比试。”

呵呵,这个张昊显然还不清楚,让我去参加比试的人,是张净宗。

张净宗需要利用我和张瑶以及张泽文的三官命坐镇,就算张净宗不想让我活着,也绝对不是现在,起码也要利用了我之后才校

如果此刻再去找老『妇』儿子送我们去火车站,估计真的会把她儿子吓死,毕竟他亲眼看着我死掉的。

我尴尬不已,伸手『摸』了『摸』自己兜里的钱,好在没弄丢,硬着头皮打了辆出租车,三人齐齐朝着火车站的方向前去。

约莫二三十来分钟,下车后,我们来到售票大厅买票,却因为我和张瑶都是孩子,买票只能让白晓来买,白晓带着我和张瑶去准备坐火车,一路上不少饶眼神都看着我们。

我心里不禁好奇,他们为啥都看着我们呢?

就听到身后传来议论声,“这一个女人家家的,肯定不容易,带着俩孩子,没见她丈夫,肯定是离婚了,单亲妈妈。”

“哎呀,这女人离婚了,还拖着俩孩子,肯定不好再嫁人了。”

我冷幽幽的看着白晓,她脸『色』一阵阴沉,对于突如其来的议论声,显然很不适应,我清楚白晓脾气不好,一旦发怒变成老虎,还不把人吓死!

我赶紧上前扯了扯她衣袖,“去江西要紧,别管了。”

到了检票的时间,我提着行李走上了去,找到了我们三饶位置,赶紧坐上去,期间倒也正常,直到陆陆续续上来几个穿着道服的人,瞬间吸引住了我的目光。

他们身后背着各种法器,有的也有拿着和爷爷一样的拷鬼棒。

这火车是走江西的,这次比试在江西龙虎山,莫非这些人也是去比试的?

如果上来的都道士,倒也无所谓。

而接下来出现的一行人,却让我彻底陷入了紧张的状态,同样背着法剑而来,却齐齐穿着一身黑『色』长袍,看上去与道士的装束无异,可是我却清楚的很,这是阴山派的装扮。

这火车里,除了正常的旅客之外,还有约莫十五个不同宗派的道士。

每一个地方有四个座位,我们三个虽然是连着一起的,可也多了一个外来人,穿着西装革履的年轻男人,放下行李之后,坐下来面对着我,上下打量了我几眼,“你也是道士?”

我点头回应,“是。”

他瘪了瘪嘴,“看着不像,这道教最近搞什么活动,来了这么多的道士?就连我们老板,居然还接待了个啥事也不做的老道士,成在我们公司骗吃骗喝。”

我尴尬的笑了笑,“这种道士一看就是骗子。”

男人冷笑一声,“我们老板不晓得中了什么邪,还给那老道士各种品牌衣服,各种伺候,比我这个当秘书的日子过的都滋润。那道士的名字听都没听过,网上根本查不到,肯定是个骗子,叫什么来着,叫陈……喔,陈怀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