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N次元 > 急急如律令 > 第四十五章 替命术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这种感觉,恐怖到了极点,好不容易拿回来的牙齿,却告诉我他已经施了法术,我今晚就活不了。

张瑶低着头,情绪很是低落,唯唯诺诺的伸手扯了扯爷爷的衣角,“陈……,还有救吗?能不能救救他。”

我愣了愣,张瑶『性』格内敛,跟我接触这么久,我还是第一次看见她伸手扯人衣角,而且还是我爷爷的衣服!在张瑶的认知里,我爷爷就是很恐怖的村子,一言不合就会拿拷鬼棒打她。

如果不是急迫担心,绝对不会有这样的举动。

我看在眼里,觉得很是暖心,就是这瞬间,我下定决定要好好对张瑶,绝对保护好她!

爷爷皱了下眉,脸上的表情变得严肃,语气沉重的对张瑶,“有老子在,陈不会有事。”

可我看的出来,爷爷这句话的时候,绝对不是很轻松的,事态的严重我多少猜到。

张瑶嗯了声,又问,“陈是好人,一定不会有事的。”

爷爷好奇的看着张瑶,“你咋晓得陈是好人?脸上可不会写好人坏人,宁可相信世间上有鬼,也莫相信陈人畜无害的那张脸。”

我听到这话,纳闷极了,一方面是我危在旦夕爷爷却不着急,另方面,有这么自己亲孙子的吗?

张瑶却摇摇头,“不,他真的是好人,他去阴司找我,经过三途河的时候看了欲水,可是欲水竟然毫无反应,只有大好人才会平安无事。”

爷爷却笑出声来,满脸鄙视的了句,“那是因为陈『性』子蠢,没有歪门邪道的心思,也没啥欲望,成混吃等死,自然这欲水就没反应,好听点是单纯,难听点那就是蠢!这世间哪里有绝对的好人坏人,不过是各自立场不同!”

如果不是因为了解爷爷的脾气,换做别人这样我,我估计真的会原地爆炸。

不过爷爷向来的都是实话,我也不好反驳。

我正觉得委屈的实话,爷爷又突然神『色』温柔,语气温和,“不过,越是心『性』单纯之人,才越有悟道的能力,若是陈好好学本事,超过老子也是指日可待的事情。”

我愣了愣,眨巴着眼睛,觉得极其不可思议,爷爷对我也太相信了,可是这种相信却让我觉得无比温暖,而不是压力。

爷爷没有再跟我们什么,而是带着我们去旁边坐下,爷爷认为现在回家,只是浪费时间,并不能救我,爷爷有随身携带法器符纸的习惯,可以试试就地破了老头儿的法。

完,爷爷从兜里拿出五面旗帜,稳稳『插』在地上,用红绳搭了个八卦阵,不过爷爷并没有让我到阵里去,而是让我把牙齿放进去。

我按照爷爷要求,把牙齿放进去后,爷爷又让张瑶和我去旁边的坟茔地头棺材。

我和张瑶都愣住了,以为听错了,我又问了一遍,“爷爷,你的是让我们去偷坟茔地里的棺材?”

爷爷又,“你把身后的法剑拿来当铲子去挖,挖出来用法术让棺材盖挪开,这关系到你自己的命,想不想做,看你自己。”

我和张瑶都不晓得爷爷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救我自己的命,为什么要去偷别饶棺材,这样会不会有点不道德。

爷爷在八卦阵前摆弄了一阵,我和张瑶挖坟地很是辛苦,俩个人都是孩子,挖起来自然比较慢,半夜挖人坟这种事情,还真不是随随便便都可以做的,要不是爷爷在旁边,我真没这胆。

我和张瑶刚把坟土挖了大半,棺材『露』出段,爷爷又对着张瑶,“丫头,你那里有纸么?”

张瑶点点头,拿了一张白纸走去递给爷爷。

爷爷拿着白纸做了个纸人形状,拿着朱砂笔在上面写起了我的生辰八字。

我和张瑶又继续把挖出来的棺材上灰尘拍干净,不过棺材盖确实重的要命,想着爷爷故意了让我用法术,肯定是想锻炼我。

脑海里想到了爷爷之前教的金光咒,是八大神咒中最实用的咒法,爷爷那本书上记载‘金者刚强不坏之意,求道者玄功广博,光华外着,足以驱鬼魅、斩妖气,役神将。如金器之刚强不屈,灼然赫奕也,是号金光。’

金刚不坏,那不就能推动棺材板了。

我想也没多想,立即并指念咒,“地玄宗,万炁本根。广修万劫,证吾神通。三界内外,惟道独尊。体有金光,覆映吾身。吾奉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话音落下,体内顿时一阵热流相冲,站在我身旁的张瑶,顿时被金光咒给波及,下意识的往后退了好几步,我这时起手抬棺材盖,整个人仿佛就像是轻轻拿着一根羽『毛』似的,毫不费力气。

我这也多少明白了,为什么爷爷能有那么大的力气了。

棺材里面是一具腐烂不堪的尸体,臭的厉害,我赶紧捂着鼻口,这臭的我几估计都没食欲了,差点吐出来。

爷爷这时起身,就在我刚才做这些的时候,爷爷也在对着八卦阵念咒作法,虽然不晓得他到底在干什么,但是看起来特别厉害的样子。

爷爷拿着手里的纸片,跨步上前走来,轻轻将纸片放在了尸体身上。

我好奇的问,“爷爷,这是什么呀?”

爷爷呵呵笑了笑,“这是纸人替命术,和老子上次避开谴的『性』质一样,这东西你可以学着点,将来防身用。这个纸人就是你的替身,写了你的生辰八字,沾了你牙齿肉血,这东西便有了你的气,再把这纸人放在棺材里,以示你已经死了,到时候阴司来勾你下去,以为你死透了魂飞魄散,这事也就瞒过海了。既不需要用巫术来伤害别人,也能保护你自己,这样的法术才是最好的。”

我这才明白了过来,爷爷是个特别有原则的人,特别是道法上面,极其认真。

轰!

突然空黑压压的乌云齐聚而来,一道雷电穿过云层,无尽的阴气汇聚在棺材上方,看上去极其可怕,就在我们话的时候,那道惊雷直直降落下来。

砰!

雷电轰然劈向了棺材里的纸片,一瞬间烧焦化黑,冒着滚滚浓烟。

我愣了愣,旁边的张瑶也吓得脸『色』惨白,如果我们晚一秒,这道雷可就直接劈在我身上了,烧焦的就是我了,刚才是有多凶险。

那瞬间我腿都软了,双腿直打颤。

“他这是下了决心要你的命,本以为是害命的法术,竟然使出了雷决,看来这日游神没少偷学道门的法术,呵,人。”爷爷有些生气的道。

张瑶迈着步上前,担忧的问我爷爷,“陈现在是不是没事了?”

爷爷嗯了声,“暂时没事,不过麻烦既然找来了,就没那么快结束。”爷爷这时眼神看向张瑶,上下打量几下,皱着眉头好奇的问“不过话过来,张泽文为什么要你的尸体,你晓得吗?”

张瑶只是摇摇头,“我不清楚,不过阿爹阿娘向来不让我到阳间走动,是那个老瞎子去我家坟地把我带走的,当时他道教的人在找我,如果不想死的话,就让我到陈脚跟下呆上一。爹娘老瞎子是全真教龙门派掌教的徒弟,肯定是有本事的人,就让我跟他走。”

我这才晓得,原来老瞎子当初把张瑶塞我脚跟绝我地气,竟然找来这种理由。

爷爷突然脸『色』严肃,用着审问的口吻,“丫头,你真觉得你是死人?”

张瑶愣了愣,“当然是死人,活人哪里会去阴间生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