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N次元 > 急急如律令 > 第三十章 不要脸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就在爷爷话的功夫,神奇的事情出现了。

张昊手臂的伤口血竟然莫名的止住了,我极其诧异,当时很兴奋的戳着张昊手臂问,“爷爷,这个血不流了,这事为啥?”

“哎呀——。”张昊被我手指戳疼得叫唤。

我赶紧收手,因为自己太兴奋了,所以忘了他胳膊始终是有赡,只是不流血了而已。

爷爷乐呵呵的转过头看着我,“所谓的民间奇术罢了,不过我当年在道门研究出来的法术而已。各个地方的叫法不同而已,有的疆止血咒’,有的疆大封血’,还有的疆打化字’,老子叫它隔山止血咒。”

大封血我知道,之前好几个村的端公都喜欢拿这个做招牌,就连赤脚医生也找端公学本事,每逢村里有人出事,他们就以‘大封血’救人,不过每次问他们是用什么办法做到的,他们都摇头不语。

久而久之,大家都觉得这是民间骗术,虽然神奇,但都觉得有隐情。

张昊惊住了,愣了好久才开口,“这止血咒是你研究出来的?”

爷爷满脸不屑的看着张昊,“呵,老子在研究法术的时候,你她娘的还没出生,今还在老子面前撒野!”

张昊低下头,脸『色』很是难堪,极其不乐意的道,“你干嘛救我,让我自生自灭就是,何必浪费你的精力。”

爷爷这时站起身来,以居高临下的姿态看着张昊,把脸一虎,“你是人,不是鬼,人有壤,鬼有鬼道,老子杀鬼,是替行道,老子杀了你,那是要坐牢!你想死的话,自己出去吊死撞死,反正别死老子家门口!血给你止住了,该滚就滚!”

张昊心里始终不服,看我爷爷把他的法印法剑夺走,无疑是掀翻他的地位,很不服气的,“陈怀英!我是老师亲自任命的龙门派掌教,你夺我法印法剑是几个意思!”

爷爷冷笑一声,又把法印法剑递给我,“拿好了。”

我赶紧把法印法剑抱在手中,爷爷又伸手指着我,扭头看向张昊,“这东西你守不住,自然有人来守,你贵为龙门派掌教,却和阴司勾结,这事情让你爹知道了,你看他怎么教训你?从今往后,你不再是龙门派掌教,我孙子陈帮你代管,你何时改过自新,这东西便还你!”

张昊自知理亏,不愿多,捂着伤口匆匆离开了我家。

我呆呆的抱着法印法剑站在原地,很是懵『逼』的问爷爷,“爷爷,这东西这么重要,交给我不好吧?”

爷爷满脸恨铁不成钢的看着我,伸手戳着我脑门骂道,“老子真的是想打死你,刚才几次不给老子面子!这东西交给你代管,你就是新任龙门派掌教,张昊那子走了邪魔歪道,要是不改正,道门在他手中还不『乱』套!你子虽然没用,但总比交给他好多!”

爷爷既然都这么了,我也不好再啥。

回到屋里,爷爷又把招魂幡弄出来,在上面写着生辰八字,好像要搞什么大事情。

弄完招魂幡,爷爷又拿了好几挞阴阳钱,又准备了一堆香烛贡品,还有纸糊的金银首饰。

我好奇的凑在爷爷身旁看了半,忍不住问道,“爷爷,你要干啥子?”

爷爷脸『色』颇为尴尬的对我,“之前答应你『奶』『奶』,给她个交代的嘛,过了这么多了,老子再不回话,她怕是要把我皮给剥咯!”

刚才还威风四起的爷爷,现在却突然变成了怂样。

我到现在都不能理解,爷爷不怕地不怕,为啥就怕我『奶』『奶』,要论打架,『奶』『奶』根本就不是爷爷的对手,可是每次爷爷都被『奶』『奶』弄得鼻青脸肿,看起来极其狼狈。

只要提起『奶』『奶』,爷爷能立马变脸私极致。

到了子时,爷爷把招魂幡放在屋门口,嘴里一直念念有词,弄来火炉搁在屋子中间,把那些准备好的纸糊的金银首饰还有阴阳钱挨个焚烧下去。

随后爷爷又让我在屋子里点上香烛,千叮咛万嘱咐不要点多了,不然爷爷又要遭挨打了。

不过几分钟的时间,屋外突然传来一阵凉风,险些把我点好的香烛吹灭。

而接下来的一幕,我久久不能忘怀。

我亲眼看着『奶』『奶』穿着花布棉袄,穿着蛤蟆鞋笔直的站在屋子门口,静静的看着我和爷爷。

因为见过了死人,所以我并不害怕,只是我太久没见到『奶』『奶』,心里竟然有些想哭,之前只是做梦,人像都是『迷』糊的,可现在确实实实在在的出现在我面前。

『奶』『奶』看到爷爷坐在旁边,三步并作两步上前,兴师问罪起来,“好你个陈怀英,我刚才晓得,你狗日的骗老子这么多年,你根本就不叫陈怀英!你狗日的大骗子!”

我愣了愣,爷爷也愣了愣,没想到这么快就传到了『奶』『奶』耳里。

爷爷见势,‘噗通’一声跪在『奶』『奶』面前,拉耸着脸极其委屈的道,“我不是故意要骗你的,不想让人晓得我真名,免得连累你们,道门那些人看不惯我,都想弄死老子的嘛!最好就是哪个都不晓得!”

『奶』『奶』可不听劝,气急败坏上前揪着爷爷的耳朵,使劲拧,我都看见爷爷耳朵通红,不晓得有多痛。

『奶』『奶』骂道,“少跟老娘扯这些,我到死都不晓得,你居然还有两幅面孔!陈怀英!你太过分了!我要跟你离婚!”

我站在一旁,全然不知所措,感觉『奶』『奶』是真的在生气,虽然不理解为啥气成这样,可是爷爷现在满脸无辜和无奈。

我忍不住嘀咕了句,“『奶』『奶』,你走了那就是丧偶,离不了了。”

『奶』『奶』回过头看着我,气得直跺脚,又指着我的鼻子骂起来,“你!陈!你也是太过分了,那女娃家里人打我,你居然还把女娃娶回家了?要不是下面那些鬼告诉我,我还一直蒙在鼓里,你们俩个到底要干啥子!人要我打,婚也是你们结!凭啥子!”

这可把我吓到了,『奶』『奶』生气起来,可不管我是不是她孙子,会连着我和爷爷一块儿打。

爷爷眼咕噜一转,突然捂住『奶』『奶』的双手,语气温柔的道,“你莫生气,生气了会老的快,哎哟,我看你最近气『色』越来越好,怎么越来越漂亮了?我给你烧零首饰下去,都是你喜欢的,你不戴着试下好看不嘛?”

『奶』『奶』愣了愣,“真的呀?有首饰啊!”

爷爷嗯声点头,“对啊,我晓得你受了委屈,你心里难过,我还不是难受。毕竟阴阳相隔,有些时候陪不到你,就给你准备了喜欢的东西,我晓得你最好了,不得生气了噻?”

『奶』『奶』突然娇羞笑了起来,“好嘛,那我先去找供养阁的人问一下,我的首饰到没的,我就不跟你们扯白了。”

供养阁是阴司专门搁置阳间人烧给阴间人东西的地方,所有通过上面烧的阴阳钱,首饰房子,都是通过供养阁的鬼来给的,所以才有烧的时候多烧点的法,多烧的就是给供养阁的鬼,也是为了让他们能够顺利把东西带到。

不等我反应过来,『奶』『奶』极其高心就离开了屋子。

我整个人都愣住了,刚才『奶』『奶』明明是要吃饶样子,怎么爷爷就几句话,就把『奶』『奶』哄得这么开心?

爷爷得意的看着我,乐呵呵道,“看到没得!老夫驭妻有道,臭子学着点,你那媳『妇』儿还等着你请回来呢!”

我……我终于晓得厚脸皮是怎么来的了。

就是爷爷这种,一定是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