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N次元 > 急急如律令 > 第二十四章 判官笔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爷爷把手往后一背,蔑视的看着城隍爷,“跪个锤子跪!你当你是王老子喽,关上门来做皇帝。见你的人都他娘的下跪!锤子个本事都没,就晓得跪,树要皮,人要脸。死皮不要脸咱也没办法!”

爷爷丝毫不在意面前的人可是掌管我们一带生死的城隍爷,我看着心里着急,爷爷平日里和村里人这样对着干就算了,可是好汉不好吃眼前亏,爷爷这么做,无疑是把自己往火坑里推,不仅救不了我,还把他自个儿搭进去了。

我当时害怕又着急,想着那些酷刑心里就发『毛』,就伸手扯了扯爷爷的衣角,示意他别再下去了。

不过,爷爷却并不理会我。

城隍爷的脸『色』已经怒不可遏,指着爷爷的鼻子骂去,“你是哪里来的混账东西,敢在我城隍庙撒野,信不信我马上把你在生死簿上的名字划掉!”

爷爷却不为所动,我压根没在爷爷的脸上看到害怕,甚至看到了轻蔑和藐视!

爷爷冷哼一笑,“你倒是划,不划你是我曾孙子!”

我当时都愣住了,爷爷这是脑子出问题了吧,哪有人抢着要城隍划掉自己的名字的,我的妈呀,爷爷虽然年纪大,但还不至于活腻了吧!

我心里越发着急,眼睁睁看着爷爷往火坑里跳。

城隍爷听了爷爷这话,更是觉得挑衅,如果此时城隍爷不划我爷爷名字,反到是下不了这台阶,城隍爷把之前执笔判官拿过来的生死簿翻开,怒斥道,“报上名来!”

爷爷得意的回了句,“陈怀英!包耳陈,你妈怀你的怀,英俊潇洒的英!”

我诧异的看着爷爷,爷爷真的是不想活命了才这么挑衅城隍的吗?

城隍气愤不已的翻看生死簿上的名字,他两眼一瞪,显然是找到了我爷爷的名字,毫不犹豫的就挥笔划了下去。

一秒,两秒,三秒过去。

爷爷始终安然无恙的站在他的面前,城隍爷愣了愣,上下打量着爷爷,轻声嘀咕了句,“怎么没反应。”

爷爷看着城隍满脸『摸』不着头脑的样子,讥讽笑道,“老子阳寿未尽,你却想滥用职权要老子的命,你当这里穷山恶水没人管,老子只需要一纸文书上交判官府,定能让你滚下台!”

城隍爷的脸『色』当时就不好了,神『色』慌张的看着爷爷,“你……你到底是什么人!”

“老子是啥子人啊?老子是你曾爷爷,刚刚不是好了吗?”爷爷猖狂的着这句话,又回过头来看着我,伸手指着城隍,“陈,你多了个儿子,以后这城隍就是你儿子了,他得叫你声爹。”

我虽然不晓得到底是什么情况,不过此时的爷爷气势已经压倒了城隍。

城隍顿时拍案站起来,脸气得通红,气的抖指对着我爷爷怒斥道,“你好大的胆子,竟敢耍弄本城隍!你们爷孙二人,渎神戏鬼、冒充师、捉弄勾魂二使,现在还敢戏耍本城隍!死罪对你们都是奖赏,你们二人活罪难逃,全部都给我关进刀山刑法中!”

“噗。”爷爷赫然笑出声来,又带着轻蔑的眼神看向城隍,极其无语的道,“你刚才把你爹陈关进刀山刑法,是你曾爷爷我带出来的,你觉得那破地方关得住?我看把你关进去更妥当!”

我当时看着爷爷的样子,只觉得城隍在爷爷的面前,简直就是一只纸老虎,根本毫无作用,城隍爷了半也没能把我爷爷怎样,虽然我也奇怪,城隍分明划去了爷爷的名字,可是爷爷什么事情也没樱

“你!——”城隍爷此时气得几乎不出话来,伸手指着爷爷气得发抖。

爷爷并不理会城隍爷此时的气愤,而是继续开口,“我先不追究这些事情,就问你,我们村的老瞎子魂被你们阴司勾下来,你们做什么了?这人阳寿未尽,你们却滥用职责!”

城隍爷怒斥道,“关你什么事,我们阴司做事,想要谁死,就让谁死!你管不着!”

爷爷阴冷一笑,“那你就看我管不管得着!”

不等我反应过来,爷爷突然跨步上前,瞬间移动到了城隍爷的面前,城隍爷身旁的执笔判官见势,正准备挥拳而下,却突然定住,他目光惊愕的看着我爷爷,好像看到了什么恐怖的东西,吓得脸『色』惨白,赶紧撤离了大殿。

那些执笔阴魂和阴差,见执笔判官都溜了,也都纷纷跟着撤离。

我不知道他到底看到了爷爷什么,但是我从来没见到饶表情可以这么恐惧,恐惧的让我都有些害怕了。

此时,城隍爷见我爷爷要动粗,下意识拿起惊堂木就往爷爷头上砸去。

“砰!”

一声响,惊堂木不偏不倚的砸在了爷爷的脑门上。

不过极其诡异的事情,爷爷的脑门什么事情也没有,而地上却碎落一地的石块。

这坚硬无比的惊堂木居然被我爷爷的头给砸碎了!

这可把城隍爷吓得一屁股倒在椅子上,极其诧异的看着爷爷,“你!你到底是什么人!你到底想干什么!”

爷爷的脸『色』阴沉,用着极其可怕的神情始终盯着城隍。

城隍爷被我爷爷看的心里发虚,又迅速拿起判官笔在生死簿上疯狂的划去爷爷的名字。

我看得出来,城隍是被爷爷『逼』疯了,太害怕所以才有这样的行为。

爷爷脸『色』也突然变得严肃起来,直接从城隍手里夺了判官笔,两手用力一折,“啪!”。

竟然把那判官笔给硬生生掰断了。

我整个人都愣住了,以前晓得爷爷凶,可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威风的爷爷。

爷爷把掰断的判官笔用力往地上扔去,厉声呵斥道,“酆都城授予这笔是让你秉公处理,而不是滥用职权!笔在位在,现在笔已经断了,你也不是这里的城隍了!给我滚下去!”

话音落下,不等我们反应过来,爷爷伸手提着城隍爷就往地上丢了下来。

城隍爷身子笨重,被爷爷这么摔去,整个人四脚朝乒在地,疼得嗷嗷直剑

后来我才晓得,原来城隍的判官笔是上面酆都城授予的,如果城隍保护不了判官笔,也就等于失去了办事能力,没有了判官笔也就没了权威,所以城隍的位置就坐不稳了。

爷爷能把他从案桌上丢下来,也就意味着爷爷断了他的名位。

城隍爷缓了半会儿才摇摇晃晃站起身来,因为没了判官笔撑腰,他此刻已经害怕的很,脸『色』惊愕的看着我爷爷问,“你!到底要干嘛!这里可是阴司,可是城隍庙!你这样做,是要遭报应的!”

爷爷听了轻笑道,“遭报应的绝不是我,而是你!外面的铁树都开花了,你手里到底捏着多少冤屈,你心里最清楚!我只要把事情呈报酆都城,上面派人来你城隍庙,人可以撒谎,可外面那些铁树可不会,到时候你魂飞魄散还是接受酷刑,那都看你造化!”

城隍的嘴角一阵抽搐,他确实没想到我爷爷竟然直接把他的地位给掀翻。

爷爷见势又继续,“你现在滚出城隍庙,我也可以暂不上报这事,否则……”。

不等爷爷完,城隍立即就瘸着腿走出大殿,嘴里念着,“别,我这就滚。”

我当时就傻眼了,愣了好半,眼睁睁的看着城隍爷就这么狼狈的走出了大殿,随后消失不见。

我呆呆的看着爷爷,“爷爷,那这里是不是没有城隍爷了?”

爷爷微眯着双眼看着我,“这个城隍庙早该整顿了,落了不少冤屈,咱们这么做是好事情,我看村里那土地爷倒是合适,虽然做事固执,法不容情,可是人心不坏,怀有底线,爷爷倒觉得他是个不错的人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