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青春 > 旺夫命 > 第185章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待卫成报告完回府来, 吴氏告诉他书房里有封信:“是团圆节前收到, 送来的是禄州郭大人写下,让你亲启。要是早一点, 我就托人带淮安去交给你了, 八月份收到,那会儿你们都该准备返京,也就没费那事。”

郭大人?

郭姓且同他有往来的官员只一位, 就是当年一道赴京赶考的郭同窗, 卫成心里大概有了数,问:“娘还有其他吩咐?若没有我去书房读信了。”

吴氏摆手,看卫成要走,她又把人叫住:“回来这一路吃苦头了吧?我儿想吃口啥?娘让厨上给你做去。”

卫成只道什么都好, 他搁下话便往书房去了, 姜蜜看完账册过来, 听吴氏到吃这口才想起来:“娘听过淮扬菜吗?以清淡为主,做河鲜多, 来略有点偏甜口的, 我吃着还成,回京之前带了两个厨子, 要不今儿就准备上, 明儿给您上两道?”

着她还报起菜名来, 什么松鼠桂鱼狮子头水晶肴肉豆腐羹的。

“听你多几句真要流口水了,我算看明白了,你馋人来的!”

吴氏着假意横她一眼, 姜蜜挽着老太太胳膊笑:“您这么讲就冤枉媳『妇』了,您禁不起奔波,没法子跟着下江南去,咱们在外头瞧见好的不得带回来?淮扬菜吃得鲜,口味又比较淡,常用对身体好,您尝着感觉不错就把厨子留下,往后时常让他做几道来。还不光是大菜,另有个做吃的行家,千层油糕阳春面虾仁馄饨灌汤包……每清晨给您上两道,能吃一个月不重样,淮扬那片吃最多。”

这话吴氏信了,姜蜜出去每一年把嘴皮儿都吃利索了。

“娘嫌我话多啊?”

“我嫌什么?你们出门之后府上一日较一日清静,那么过着怪不习惯的,回来了好。”

“要有得选……谁想走那么远呢?还不是身不由己吗?”

姜蜜是个安分人,几个月不出二门她也不嫌烦,看看账册翻翻书管管儿女一就挺充实,反而陪老爷南下日子过得兵荒马『乱』的,不是在计较这个,就是在防备那个,在外头没真正踏实过,进了家门才感觉安稳。到这,老太太伸手拍拍她,有安慰的意思,又问:“来年还跟老三去南边?”

“去!当然要去!”

“还带二子一起?”

“我想着就不带了吧?正是读书的岁数,老往外跑把心跑野了也不见得是好事,出去这趟足够给他开眼界。”

稍晚一些姜蜜把这事跟卫煊强调了,卫煊倒没闹他,点头知道,他今年的确耽误了些,来年要补上的。这番对话发生在饭桌上,卫成本在品汤,听见搁下汤碗:“倒还知道分寸,很好。”

姜蜜闻声看来:“听娘中秋之前郭大人送了信来,写什么了?”

“升官的事,他六品了。”

“六品什么官?”

“禄州通牛”

但凡卫成待过的衙门,姜蜜能上几句,他没待过的就一知半解了。通判这个官名姜蜜听过,是管什么的还真不清楚。看她那神情,卫成就多了几句,通判主要协助知府知州,分管一些地方事务,具体管哪项要看安排。

姜蜜问他人怎么在禄州?禄州好吗?听名字好像挺富。

一直没吭声的卫煊叨咕:“真富就不会叫这名,娘你见过叫状元的考上状元叫发财的穿金戴银吗?穷怕了就会这样,缺啥叫啥。”

他还嫌不够,又补充道:“你看登科折桂……”

完碗里就添了硕大一颗狮子头,他娘笑眯眯的,从牙缝里挤出一句:“有得吃还堵不住你的嘴?”

好吧。

卫煊拿筷子将狮子头夹开,尝了一口,看他老实吃起来姜蜜才:“都让你少论长辈是非,登科折桂那名儿怎么也是你二伯跟二伯母取的,你爷『奶得,我跟你爹得,你不得。”

卫煊哦了一声,心想幸好没给你听到我当初二堂哥那段,跟那比,这算啥呢?

看儿子规矩了,卫成接着禄州的事。

“他也没错,那地方要是富哪轮得到郭兄?具体怎么着我不清楚,了解也是从他送来的信上,地方穷,民风还有些彪悍,对他来挑战不。不过凡事看两面,能把穷地方盘活治理好了就是功劳,端看他有无能耐。”

别饶事姜蜜也不过随便听听,听明白就过了,不往心里去。她问卫成进宫去怎么样?

“不就那样?”

“皇上怎么的?夸你还是斥你『乱』来?”

卫成扬了扬唇,正准备开口,姜蜜表示知道了,看表情就知道了。

“在御前碰上其他大人了吗?见没见到那些老朋友?看着亲切否?”

她就是调侃来着,卫成也给她夹了颗狮子头:“吃吧,吃还堵不住你的嘴?”

姜蜜:……

卫成回京之后,四五日,国子监才休假,卫彦第一时间出来,就看见等候在外面的马车,问:“这两都有漕运总督返京的法,我爹娘他们回来了?”

“回大爷话,老爷太太回府有几日了。”

“这破地方封闭得很……”

“大爷您上车吧,别再了……”也别在国子监门口啊,给人听去多不合适!

卫彦也就是顺口一嘀咕,经奴才提醒,就要上车去坐好,却被后出来的几个叫住。跟着有人跑过来,搭着他肩膀:“赶明我做个赏梅宴,阿彦来不?”

卫彦瞅了一眼搭他肩上的手,心道我跟你很熟吗???

他嘴上还算客气,:“不了,明儿不打算出门,想听我爹这一年所见所闻。”

听着这话又凑上来一个:“带我一个!卫大人清剿匪帮治理漕河的故事我也想听!”

“咱们都做过东,也该轮到阿彦。”

“阿彦你是不是也请一回?”

卫彦让他们厚脸皮程度惊着了,这些饶确都做过东,他们做东的时候自己又没去蹭吃,哪有反请一?可是吧,当这几个不要脸的全都用那种一眼看去还算矜持,但矜持中又带着殷切和渴盼的眼神瞅着自己,他犹豫了一下……

想着爹曾经过,到国子监不许自以为是瞧不起人。娘也过,让他跟同窗好好相处。

他就点零头:“先好,我家就一个四进院,园子没有,来了别嫌。”

“咱是想听卫大人见闻,又不是去逛园子,园子谁还见得少了?”

“对,没错。”

“那明儿个巳时见?”

“就这么好了。”

几人打过招呼,上轿的上轿,上车的上车。卫彦也上了马车,上去就发现座上铺了厚实的垫子,垫子上还搁了铜汤壶。他伸手一碰,暖和的。

这时候车夫在外面喊,让大爷坐稳,这就回府了。

卫彦赶紧坐好,他把铜汤壶抱在怀里,有些冻僵的双手紧紧挨那上头。

之前几次都没这个,该是娘吩咐的,在这些方面娘最周到。马车出去半条街,他手已经热乎起来,连带心里都暖烘烘的。真好啊,爹娘带着弟弟平安回来了,虽然来年开春还要出门,至少能团聚一段时间。

马车摇晃半,在卫家门前停下,车门打开,都不用脚凳卫彦直接跳了下来。

他脚下生风快步走进家门,绕过影壁,进二门,穿过抄手游廊往内院去。一进内院就听到有笑语声,同时有奴才见着他,跑去报信:“老夫人、夫人,大爷回来了!”

话音方落,他人已经从屏风后走出来,姜蜜站起来,迎上前去,将大儿子从头到脚打量过:“这一年长高了是不是?都快超过娘。”

“来年初夏儿子就十四了,有这个头不是应该的?”卫彦着『露』了个大大的笑脸,“娘可算回来了,念您半年了!您坐下,坐下话。”

姜蜜坐回去,拍拍椅子扶手,让他坐旁边来,要好生瞧瞧他,一别大半年,想得很。

“儿子才是,又想,还有些担心害怕,直到前两个月有同窗赶着与我结交,才想到爹在南边混得恐怕不错,心下稍安。”

“机灵鬼。”

卫彦又笑出来,他扭头看了一圈,问弟弟呢?

“你弟弟在书房,你妹也在。”

“做什么?”

“江南那边好山好水养出一批学士名儒,你爹忙归忙,领你弟弟去拜访了几位,使他得了些点拨,四书五经还是那样,字和画都有进步……这会儿人在书房作画呢吧,要给福妞看看江南风光。”

卫彦心念一动,也想去瞧瞧,没等他去,卫煊领着妹妹过来了,他们身后有奴才跟着,奴才手里捧着他二饶画作。

“画好了?来给娘看看。”

卫煊从奴才手里拿过画纸,送到他娘手边,姜蜜一看。

好嘛,上面一幅是湖上画舫,那舫上有美人,水上有鸳鸯,这幅瞧着的确满满都是江南气息,特有那韵味。看落款,是卫煊作的。她拿着是两张画,前一张看好了就动动手指揭开,想看后一张。

“唔,这是什么?”

“水鸭子吧。”

姜蜜问的,卫彦略带迟疑答的,答完就听见他妹用软包子音为自己抱不平:“大哥哥眼瘸,那明明是鸳鸯!我从哥画上抄的!”

福妞那是相当自信,卫彦趴过去仔细看了,还对比着看了。

看了半回头问他弟:“宝啊,你觉得呢?”

“妹妹毕竟还,还可以吧……?”

想到妹子也才六岁,卫彦姑且认同,他道:“那倒是,这鸭子画得没准比唐怀瑾还好些。”

“都是鸳鸯了。”

看妹子要跟他气上,卫彦不争了,直接投降,:“有个事差点忘了,娘,明儿我有同窗来,巳时到,中午那顿要麻烦您安排一下。”

姜蜜正想把画拿给老太太看,听他这么,便问:“是在国子监交到朋友了?”

“称不上好友,就是寻常同窗。”

“你都请来府上做客了,还是寻常同窗?”

卫彦捧着茶水慢慢喝,喝了两口才:“不是我请的,是他们想来,知道我爹从南边回来了,想听他剿纺故事。”

看儿子一脸郁闷,姜蜜直乐:“知道了,会给你安排好,正好跟着一起回来得有江南的厨子,明儿让你们尝尝地道的淮扬菜。”

“刚才就想,今摆的点心是不是换了?”

“娘带回来的厨子做的,你尝尝看。”

卫彦相当捧场,他其实不贪口腹,还是高高兴兴吃了两块,这才端茶碗漱了漱口。前面大半年里他每次回家来都嫌冷清,嘴上不心里觉得空空落落,今儿这一趟就填满了。其实就多了几个人而已,感觉却不同,大不同。姜蜜还在她带回来的东西,里面文房四宝都有,还有人家送来的字帖字画:“对了,娘看人家送给你爹的孝敬里面有块极品青田石,特地请师傅上门跟人学了几雕刻,给你刻了枚章。”

姜蜜抬眼朝旁边看去:“去把我梳妆台上的锦盒取来,巴掌大宝蓝『色』那只,别拿错了。”

嬷嬷取印章去了,姜蜜还在:“在南边的时候你爹忙,娘还蛮闲,凡事只需要口头吩咐,每空出来大把的时间,开始翻着书看,多看两也嫌闷得慌就想寻点事做才学了这个。那字儿是你爹写的,我打发时间一点点慢慢刻的,你看看吧,嫌丑就放那儿做个收藏。娘手艺是不行,用料还是很好。”

话间,锦盒取来了,卫彦接过来,打开一看。

那是介于中黄和淡青之间的颜『色』,似金似玉,瞧着有点像『奶』冻,这石质卫彦一看就喜欢,他还记得关键是娘刻的字,取出来看了又看,很好,很喜欢。

“也不知道刻对没有,你盖一下看看。”

姜蜜着,就有奴才送印泥来,砚台沾着在白纸上盖了一下:“是对的,娘刻得很好,儿子喜欢极了。”

他又心装回盒子里,收起来,心想这么装着太埋没:“娘再给我做个袋子吧,装袋子里方便拿着。”

卫煊在边上眼巴巴看了半,酸他:“哥怎么好意思呢?”

“?”

“娘就刻了这么一枚章子,刻了好久,都给你了还要袋袋……”

卫彦瞅向冒酸水儿的弟弟,:“我们换换,回头我给爹娘出去,你在府上,带回来的全给你。”

卫煊点头:“好啊,正好娘让我明年待家里好生读书,你争取一下,看爹肯不肯带你。”

卫彦:……

“我们好了,明年带回来的全给我。”

卫彦:……

想什么呢?

“谁跟你好了?”

两兄弟拌嘴去了,姜蜜想起来拿画作给老太太看,哪怕以吴氏这么低的眼光也没看出那是鸳鸯,是水鸭子都抬举了。后来卫成也看了,他真不愧是女儿奴,就那也能找到吹捧角度,女儿水平虽然不高,胜在进步空间大。再了,画画不是非得形似,抽象一点儿没什么,有那个感觉和味道就可以了。

听完亲爹这番话,福妞高兴了。

她大哥哥卫彦怀疑了人生,怀疑过后还用新的眼光去看了那两只……

并在妹妹出屋之后声问他爹到底看出什么感觉和味道了?

“我就只品出画劈叉的感觉和水鸭子的味道。”

卫成把女儿这幅画收起来,收好才:“想想你当年那笔狗爬字。”

“那您当年也没夸夸我的狗爬字啊。”

“你是大哥,跟你妹比?真是出息!”

卫彦还在心疼当年变着花样受打击的自己,他爹又:“你当初自我感觉特别好,我再夸一句,迎着风你能飘上,鼓励这套不适合你。对了,我听你娘明府上要来客人,是你同窗,要我帮着招呼?”

“是啊,那都是冲您来的,来听您在南边剿纺故事。”

……

后一日,卫成跟姜蜜一起招待了儿子在国子监的同窗。卫成不谈公务的时候就挺随和,姜蜜更不必,她从来都是慈母,哪怕儿女犯错的时候也不会突然爆发,有话总能好好。夫妻二饶态度就让前来拜访的受宠若惊,真正吓着他们的是卫彦在他娘跟前的好脾气好脸『色』。

可能刺激有点大,几人把惊讶摆在脸上,给姜蜜瞧见了。

“怎么这幅表情?”

几人你看我,我看你,最后出来个代表:“卫彦他在家里的样子和在国子监很不相同。”

“是吗?他在国子监是什么样?”

“不太好相处那样……没表情的。”

卫彦为自己解释:“想到爹娘弟弟南下,一路风险那么大,的确笑不出来。”

看他在这儿艹孝子人设,来客都要噎着了。他又不是今年进的国子监,搁里头两年,就没有爽朗热情的时候。都是有眼力劲儿的也没拆穿就是了,既然到南下,他们顺势问到剿纺事。

京城这边不清楚卫成搞了什么,淮安本地人清楚得很,那也不是秘密,卫成就挑拣着了一些。

听的人相当入『迷』。

卫彦这是听第二次了,到紧张的地方还是跟着揪心,又在心里吐槽了一遍:带夫人一道去南边吃苦受罪这种事,就他爹做得出,幸好都平安回来了。

姜蜜没一直坐那儿,陪了一会儿就出去过问厨上的进展,汤煨上没有?吃呢?上两份来。

她提前退场并不影响什么,来做客的国子监监生都很高兴,半下午出了卫府还在呢,卫大人竟然比卫彦好相处,卫夫人也是……看着就不错得很。

“到是看不出他手段那么铁血,上任一年,漕帮剿就剿。”

“能让你看出来?”

“你都把人看明白了,人凭什么三十多岁官拜二品?”

“……”

“这么也是。”

同窗走了之后,快满十四的少年卫彦让他娘捏了脸蛋:“吧,你在学堂里头是不是黑脸不耐烦了?娘走之前还让你跟同窗好好相处来着,你就没听。”

卫彦伸手想救下自己的脸蛋,是爹教的。

“是吗?你爹怎么教的?”

“让我少显摆,别成傻乐,长大了要端肃一些。”

卫成人在旁边坐着,突然降一口巨锅,本来品茶来着,他连茶碗都放了:“夫人想想我读书时是什么模样,我同窗好友少了?现如今郭兄林兄等人与我还有书信往来。”

姜蜜想了想,她遇到卫成的时候就是清高读书饶模样,真别,砚台不笑的时候看起来就很像他。

这恐怕是卫大人难得的翻车现场。

他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当晚回房媳『妇』儿就拧他了:“我就,我们砚台从跟枣似的,又脆又甜,怎么就变成了我梦里那样?果然一切的改变都有原因,是你教的啊?”

卫成:……

“现在这样是更合适当官,不过我还是喜欢原先那个话唠。”

卫成:……

“为什么突然陷入沉思?在考虑把儿子掰回去的可能?那就不用了,这样也好,看起来更靠得住些,有利前程。”

感觉危机过去了,卫成一波讨好,让姜蜜放心,臭子对着亲娘还是甜的,这不就是因为太甜把同窗都吓着了。

姜蜜笑了笑:“我还以为他没朋友,结果有啊,挺好。”

看着突然乐观的夫人,卫成觉得他还是少两句。卫彦是普通同窗,多走动几次不就成了同窗友人?有几个朋友挺好,在外面遇上事有人帮忙,做爹娘的能多点安心。

夫妻两个在儿女事,被议论的本人在问兄弟话。

“差点忘了,宝你不是跟爹娘回老家去了,见着后山居士没有?”

卫煊点头。

“我平时跟你那些,你传达给他没有?”

卫煊继续点头。

“那他咋?”

“他多谢你喜欢……还没想到。”

“后山居士长啥样啊?身高几尺?模样英俊不?”

卫煊都把他堂哥抛到脑后了,看大哥这么想知道,他才回忆了一下,:“寻常身高,也谈不上英不英俊,非要的话他挺狗腿的,特别会拍咱爹马屁,叔啊叔喊得亲热得很。”

作者有话要:  ov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