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青春 > 旺夫命 > 第131章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订阅比例60%可正常阅读么么哒】

传话出来那中年『妇』人赶紧解释, “只颖不是她的,是吴氏自个儿的, 这回考得还不够好,往后再加把劲。

后山村村人都不知道该怎么接话茬,有人借口有事搭着汗巾子走了,也有人热闹没听够, 就地一番感慨:“真看不出卫三郎能有这么大造化,他秀才不是都考了四年, 咋突然能耐起来?”

“他也不是如今才能耐,听原先学问就好,只是缺了岳。”

“这是转运了?怎么转的?也没见吴婆子去求神拜佛。”

“吴婆子自己她儿媳『妇』是旺命。”

“骗饶吧?姜氏要是旺命,能早早*屏蔽的关键字*亲娘?能被后娘磋磨到那份上?”

“这你就不懂了, 旺命也看旺谁……要还不信,你且仔细想想卫家这些好事是不是卫三郎成亲之后才有的?依我看, 卫家是捡了大个漏,吴婆子恐怕也没料到她儿媳『妇』命里带福,否则当初不会闹成那样,若不是卫三郎死活要娶他娘犟不过,你以为姜氏进得了卫家门?”

什么旺夫克妻的都是信则有不信则无, 听的人信了,越想越觉得是那么回事, 就有人悔起来。

“早知道我就上门提亲去了!娶回来把她当菩萨供着也成啊!”

“晚了, 这会儿你什么都晚了!”

……

几个婆娘在村里那颗黄桷树的树荫下闲聊, 大郎媳『妇』挎着篮子从旁边经过, 听见几句,当时就有些胸闷,回去又让『毛』蛋闹了一场,老屋那头在蒸蛋蛋,他也想吃。

『毛』蛋这鼻子是最灵光的,谁家有好吃的他都知道,他这么那铁定错不了。

陈氏刚才回屋,都没坐下歇会儿又走出去,本来以为老屋那头只有姜氏,往常都是这样,姜氏把饭菜做好端上桌了公婆才会回来。没想到她一过去就和吴氏撞了个正着。

“娘今回来得早。”

“你有啥事?”

“在屋里就闻到香味,过来看看弟妹做了啥好吃的……”

“做了啥关你屁事,你男人饿着肚子在地里干活你还不生火做饭?”

从灶屋飘来的香味更浓,陈氏闻着都直咽口水,别『毛』蛋。『毛』蛋跟在后面过来,躲她身后:“我肚子饿!我要吃蛋!”

“我这儿可没你们的,让你娘给你蒸!”

陈氏赶紧她家里没蛋,吴氏一听这话,乐了:“你那鸡干吃食儿不下蛋?还不杀留着干啥?”

“我攒的鸡蛋卖了,家里没樱”

信她才有鬼,吴氏也没直接戳穿,笑眯眯冲大郎媳『妇』伸了手,让她拿铜板来,卖她蛋。

『毛』蛋也跟着起哄,让他娘拿铜板……就被陈氏一把抱起来,两巴掌揍他屁股蛋上,揍完被黑着脸的陈氏拖回家去了。打发走大郎媳『妇』之后,吴氏进灶屋看了一眼。姜蜜听到脚步声回头一看:“娘饿了吗?”

“我来看看你做了啥,把隔壁的都馋过来了。”

“是听到『毛』蛋的声音,『毛』蛋来过?”

“是你大嫂,变着法想占便宜,我给她打发回去了。”

姜蜜没接这话茬,饭菜都好了,问爹回来没有,回来就可以端菜上桌。吴氏走到院坝下,朝着庄稼地的方向看去,就看到男人扛着锄头走在村道上,快到家了。

“三媳『妇』赶紧摆饭,你爹回来了。”

姜蜜添了两大碗干饭,压得实实在在端上桌,接着把蒸蛋和菜汤端出来,又切了颗泡萝卜,将碗筷全摆好,看公婆在外头洗了手坐上饭桌才回灶屋给自己添了碗饭。

卫父拿勺子往碗里舀了两大勺蛋羹,尝了尝,蒸得不错,很嫩。

吴氏跟着舀了两勺,:“这么大一碗,是打了两个蛋?”

“娘眼神好,是两个。”

“你喂个鸡也不容易,下点蛋不攒着卖掉就这么胡吃海喝,不心疼?”

姜蜜不心疼:“年后抱这一窝鸡崽养得好,二十只活了十五,养了几个月都开始下蛋了,这是第一茬,听最补人。日头这么毒,爹娘下地,不吃好点身体咋撑得住?”

“年年都是这么过来的,偏今年娇惯起来?”

姜蜜掰起手指头算账呢,今年鸡崽抱得多,如今每都能捡十个八个鸡蛋,蒸蛋就算吃也吃不了多少,“家里条件慢慢好起来,没得还像从前那么亏待自己,爹娘还要慢慢享清福,咋能不把身体顾好?早两年相公运势不那么好,一个铜子儿都很要紧,要省着花。如今不同了,相公也让娘不用俭省,他跟着就要回家,爹娘在这节骨眼累瘦了他要怪我的。”

“就你大道理多!”

“娘觉得有道理就听一听。”

“好吧,反正我只出了抱鸡崽的钱,鸡是你喂的,蛋是你捡的,每能捡十个八个也是你养得好,要煮一个蒸两个我不管你……蒸都蒸出来了别干看着我和你爹吃,你也舀几勺去。”

卫父没掺和进婆媳两个的对话里面,等她们完了才道:“今年也怪,算起来有个把月没下雨了,这么干下去谷子恐怕长不好。”

种庄稼就是这样,看吃饭,过旱过涝都损收成。连续一个月的大太阳让地方上已经有些人心惶惶,城里是嫌热,乡下都怕这么一直干下去庄稼会枯死,也怕没水喝。

“听镇上粮价涨了,有些觉得今年收成恐怕好不了,准备趁粮价还没涨疯先买一点回来。”

吴氏听到这话,把碗都放了,问:“咱家买吗?”

“再等等看,就算收成真的坏了也不会颗粒无收,再三郎每个月还能领六斗米,哪怕情况真不好了,咱们兴许吃不饱,不至于饿坏。”

“大郎二郎那头要不要打个招呼?”

卫父还琢磨着,姜蜜『插』了句嘴:“我估『摸』有转圜的余地,爹娘不用着急。”

被两双眼睛盯着看,姜蜜就解释了一下,今年要真是大旱,梦里应该会有预兆。

“这都能梦到?”

“只要是能损害到我不好的事情,都能。”这就很明白了,假如今年真的大旱,地里绝收,那她就会吃不饱饭会饿肚子,这直接关系到她,老爷会给提个醒的。连续一个月都是大太阳她也没梦到任何不好的事情,那估计跟着会有雨吧,不用着急。

卫父和吴氏都很相信她的,她这个本事在之前已经得到印证了,“那就再等等,不降雨我跑勤些,早晚多浇点水。”

“也只能这样。”

……

又过了几,哪怕定心丸都不好使,卫父看着地里蔫耷耷的庄稼,心里着急,连嘴上都撩起泡。

村里头像他这么着急的还不少,听镇上粮价又涨了一些,越来越多的人坐不住了。

就这时候,姜蜜做梦了。

梦里不是大太阳,是电闪雷鸣以及砸到身上生疼的暴雨,在雨势减的时候,忽然听见一声巨响……几乎是同时姜蜜从梦中惊醒过来。

她坐在床沿边喘了好几口,心慌气短头都晕眩起来,姜蜜坐在床沿边把衣裳穿好,点上油灯开门走出西屋。她不知道这会儿是几更,只知道鸡还没叫,外面黑漆漆的。姜蜜顾不得等亮了,她从西屋出来,走到东屋门前,在木板门上敲了敲。

就听见吴氏应了一声:“大半夜的不睡觉你敲门干啥?”

“娘我心慌。”

“心慌你喝碗糖水。”

“我做梦了。”

吴氏被吵醒,本来『迷』『迷』糊糊的,听到这话,她猛一下清醒了直挺挺坐起来。姜蜜在门外听见里头一阵动静,东屋的门很快打开了:“你你做噩梦了?”

姜蜜点头。

“梦见啥?”

“梦里头电闪雷鸣的,就好像被桶破了个窟窿,雨下得很大,雨滴砸在身上都感觉疼。”

“还有啥?你接着……”

“我还听到一声巨响,之后我就醒了。”

吴氏先下的地,跟着卫父也起来了,穿好衣裳出来就听见三媳『妇她听到一声巨响。问是什么,姜蜜摇头不知道,“我胆子,听到声音就惊醒了,没看到后面的。”

“你接着睡一觉看看,看能不能续上?”

吴氏出的歪主意,姜蜜回房去试了,她躺下根本睡不着,胡思『乱』想半之后好不容易睡过去了,睡到鸡叫也没再做什么梦。

“怪我,但凡能多看到一点,也不至于在这儿瞎猜……”早饭是吴氏做的,姜蜜肚子是空的,却没什么胃口,她心里想着头晚上做那个梦,勉强把粥喝了下去。

“怪不着你,谁听到一声巨响都会吓得醒过来。再老爷告诉我们暴雨要来已经很照顾了,贪心不足当心折了福气。老太婆本来就是瞎出主意,梦都断了哪还能续上?”

“还不是死马当活马医,万一呢?”

“现在咋办?那一声巨响到底是啥?是不是雷公劈死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