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青春 > 旺夫命 > 第125章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卫成不是个磨蹭人, 听娘提了这事,他当晚就提笔写了信,写好自个儿默读两遍将不合适的地方修掉,看没问题了又誊录一遍,等墨迹干了才心叠起来。

信是两封,一封给兄嫂,一封给丈人。

备注清楚之后,卫成跟姜蜜要了块方方正正的蓝布, 把抱出来那摞书本同家信一起包好, 准备托人送回老家。官逐渐做大了, 做大了之后要托人送个东西就比原先容易很多, 普通人要出趟远门困难至极, 可要是人面广些,要寻个南下的车队也很容易。

卫成没费多少力气就找到一个,倒不是专门去宿州那一片的, 是去更南边的省份, 正好要从那头经过。听是四品京官的家书,他们毫不犹豫就接了,记下地方之后保证一定送到。卫成不放心,提醒了一句,蓝布包里是他写的经文注解,送回老家去给侄儿参考, 不能沾水, 请人家路上仔细一些。

接活的一口答应下来。

还想着家里出个大官老爷就是好, 书这玩意儿有钱就能买,名家注解最是难求。官家子弟起点就比平头百姓高了许多,他们不需要自己琢磨,只要翻着族中长辈留下来的批注,看明白,记住,消化掉,很容易就能考出功名。

这时候,接活儿的还只是羡慕,想着自家能有这么一套多好。他一路从京城羡慕到松阳县,车队在松阳县城休整,他单独跑了趟后山村。

后来一想起都觉得这趟跑得很值,打死他都想不到右通政大饶兄嫂这么不识货。

看他抱着个蓝布包袱,那两家人双眼都亮了,以为是什么好东西,着急打开一看,一摞书。

书也好啊,这年头书是金贵物什,陈氏招呼『毛』蛋过来,让他瞅瞅都是啥书,本来以为要是京城那边有老家没有的,那就挺好。结果发现竟然是科举范围内最常见那一套,基本上只要是读书人,人手都樱

这种书,要是崭新的一本能卖个一两银子,这种装订不齐整还雍毛』边的旧书,半两就差不多了。以旧书的价钱来算,这一摞就是十多两那么大回事儿,哪有前次送给姜家的绫罗绸缎稀罕?

心理期待太高,看明白是啥玩意儿之后难免会有心理落差,帮忙送东西来的看他们将失望写在脸上,猛的就动了心思。

虽然动了心思,也不敢忽悠着两家人把这一摞贱卖了,他耐心等在旁边,等他们读完。

如他所料,右通政大人没在信上过分吹嘘这摞书的价值,他只不过提了一句,是自己读书时的一些心得随记,送回老家来希望对侄儿们有所帮助,让他们刻苦努力争取早日考上秀才举人……

乡下人眼界低,根本想不到这玩意儿的价值,只想着四书五经这些学堂不都会讲?他们甚至没仔细去琢磨,心里更多想的是老三都是四品京官了,听知府大人也才不过四品,知府是地方官,哪怕油水儿多实际不如京官稀罕。这么想,两家难免不平,觉得你那么大官当着不给兄嫂买田地起新房,送东西也不知道送点好的,就一摞书。

他们读完信都还是没闹明白这玩意儿的价值,帮着跑路的就提了一句,大概是这套书你们要是已经有了,能不能割爱?

“这书又不稀罕,你买去干啥?”

那人搓了搓手,不好意思:“再不稀罕也是右通政大人用过的东西,大人他四年多以前还在应殿试,如今已是正四品官,连带家里母亲妻子都封了恭人,满京城谁不羡慕?我想着,这个拿回去没准让家里的笨东西沾沾光,兴许用着就开窍了呢!”

这个想法陈氏李氏很能理解,她们之前想占老屋就是想让儿子搬进卫成住过那屋去。

帮忙跑腿的一下抓住了人心,让两家人几乎毫不怀疑就信了。

“让给你也不是不行,可你也知道,这是四品官用过的东西。”话是陈氏的,没得太明白,不过在场的都听懂了。卫大犹犹豫豫这是老三千里迢迢托人送回来的,转卖不好吧?

跑腿那人笑道:“卫大人送这个回来不外乎是想帮扶兄弟,你们要是已经有了,这个放着也是积灰,反而糟蹋了大人一片心意。不若转卖给我,我出五十两银子。”

“五、五十两?”陈氏眼都瞪圆了,她从来没拿过这么多钱,正想感叹一句这么多,又想起这会儿在谈买卖,话到嘴边她打了个转,“这也太少了。”

“我是真心实意想沾喜气,不然您看多少肯卖?”

两家子到边上商量一会儿,要一百两,给一百两直接拿走。

“可我全身上下加一起统共只得八十两官银票。”

卫大卫二交换了个眼『色』,行吧,八十就八十。这摞旧书转手就是八十两,二一添作五他们一家能分四十,四十两都能买几亩水田了。这么算起来,就等于老三送回来八十两银子,两家人心里舒坦多了。

卫成送这个的时候,也想过大哥二哥会不会不识货,但他总不能在书信里面吹嘘我这东西值钱让你们珍惜,后来修改的时候特地加了一句希望侄儿妥善使用,盼能帮到他们。结果两家子饶确妥善使用了,寻着机会卖了个好价钱,八十两,这在乡下算得上是一笔大钱。

两兄弟心里舒坦了,两嫂子拿着官票看了又看。

买书的怕节外生枝,包好之后拿着就准备告辞,他计划赶紧跑一趟姜家那头,把信送到立刻就走。这么计划着,也这么做了,那人跑完腿立刻乘马车回了松阳县城,歇一晚,第二一早就继续上路。

卫大卫二得了钱,也放不住,回头又去买霖。

因为前次读信丢了大脸,他们怕这封信里又有骂饶内容,当时没让别人来旁听。后来看他们在打听谁家卖地,才有同村来问,问卫三送钱回来了?

两家人摆手没樱

“那你们怎么能双双买地?”

“老三他是没送钱,他送了一摞旧书回来,那摞书是不稀罕,好歹也是四品官用过的,有人想沾沾喜气,高价买去了,给了足足八十两银子。”

呵!

乍一听,人都惊了。

八十两,这可不是数目,卫三用过的东西值那么多钱?

“老三心里是他用过的旧书,里面有些心得随记,书都不是什么稀罕的,就是四书五经之类。看那人诚心想要,我们又不缺,就卖他了。你想想看,八十两,买新的都能买多少套了?他花这么大钱来沾喜气就给他沾呗。”

乡亲们第一时间也没品出味儿来,有人羡慕他们转手就赚八十两,也有人觉得好歹是大老远送回来的,卫老三一片心意,卖了是不是不合适?

又不是缺钱缺疯了,别人送的东西咋能随便卖呢?

“别人送的不能卖,亲兄弟给的有啥不能?”

“老三都让我们妥善使用,换了这么大笔钱还不算妥善?”

这话题再也尴尬,就有人站出来和稀泥,转而吹捧卫成能耐,才出去几年都当大官了。又问他们是四品什么官儿来着?管啥的?

“送信的是右通政,管申冤的,谁家有冤屈就找他。”

村人听了连翻惊叹,不得了,不得了啊。

“我当初就觉得你们家老三和乡下泥腿子不同,走出来就是读书人一个。”

“他那几年真是把一辈子的霉运全走完了,现在官路多顺!”

“我看你们『毛』蛋也是聪明相,好生培养没准就是第二个大官老爷。”

陈氏瞪她一眼:“什么『毛』蛋,叫大顺,卫大顺!干啥都顺!”

……

一摞旧书卖了八十两银子,这多稀罕?听的人有机会都在吹嘘,慢慢的这事儿就传出去了。过了两三,有个穿长衫的急匆匆从镇上赶来,到后山村顾不得歇口气,一路打听去了卫家。他见到的是卫二,见着之后都没客套两句,就问他是不是确有其事?

卫二一头雾水,问什么事?

“听你在京城当大官的兄弟送了一摞心得随记回来,你过手就卖了,卖了八十两银?”

“不是心得随记,是一摞旧书,里面有些心得随记。”

打听过来那人又不傻,想就知道,要不是好东西人家大官老爷至于费大力气从京城里送回来吗?他懒得听卫二,问八十两卖给谁了?“你去把书要回来,我出一百两跟你买,你卖我啊!”

卫二已经感觉到不对,嘴上还是问了一句,你也想沾喜气?花这么大价钱值当吗?

他又道现在啥都晚了,他卖给帮忙跑腿儿的,人都走了上哪儿找去?

穿长衫的差点昏厥过去,他拍了好几下胸口,转身要走,走之前:“要真是你兄弟从京城送回来的,他读书时写下的批注,莫一百两,二百两甚至三百两也有人买!你家不是有读书人吗?他没告诉你书这东西有钱就能买到,大儒的注解你上门去求也求不来?是亲兄弟人家才会白送给你,要是远亲或者朋友肯借给你一观都是交情实在的!真要是一摞不值钱的旧书大官老爷用得着费大力气送来?”

这人走远了还在想卫家兄弟是没见过钱?

这是让银子蒙了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