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青春 > 旺夫命 > 第110章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季翰林那些话多少印证了卫成心里的猜想, 他之前思虑过,要真是普通的同僚相害, 或者是担心他上升势头过猛想提前将人折掉,用得着费这劲?季翰林占上位,官阶高,他可以用更光明正大的手段为难人。会这么安排总该有其他目的。

正好到金环, 他稍微试探了一下,探完就知道季府管事同娘那些全是瞎话,这人同季夫人没什么相干, 甚至都不是季大饶主意, 那背后还有别人。

将既得情报整合起来, 还是没有一个十分清晰的指向, 卫成也没花心思去猜, 靠猜不如靠等, 这种时候得看谁先按耐不住。

起来, 最近朝堂上波澜也不。国丈那边意识到他要忍耐, 不能再草率行事,可忍字头上就是一把刀,这个字儿从嘴里吐出来容易,做起来难。凡事讲究个一鼓作气, 不动也罢,既然动了, 那就一定要达成目的。皇帝不会因为国丈这些退让就高抬贵手放过他, 朝堂上动作频频, 乾元十三年开始这几个月对国丈一党很不友好。

皇帝要收缴那一党拿在手中的权力,他们会自觉自愿交出?

当然不会。

这些人频频登门求助国丈,问他如何是好。

国丈从除夕过后,这么长时间没睡过一场安稳觉,这一党人全都指望他,他心里装的事太多三餐都没胃口,吃不好睡不好身体就垮得厉害。国丈的岁数和卫老头差不多,都是知命之年,他哪里熬得住?尤其近段时间皇上动作频频,他招架起来十分吃力,一个没扛住就生了大病。

最气的是皇帝听之后立刻安排左右院判同时登门为他诊脉,无论如何都得治好,又自己往常仰赖国丈太多,都忘了他已年逾五旬,也到含饴弄孙的岁数。还幸好国丈察觉到自己身体不好主动辞官,休息一两个月身体都像这么糟糕,要是不休息那还得了?

这话差点气死皇后娘家人。

别看国丈这岁数,头年他还硬朗得很,太子出事以前他气『色』极好,出事之后也不过略显疲态。才短短数月,左右院判一看见他竟险些没认出来。尤其国丈人在病中,瞧着一副老态龙钟风烛残年之相,和头年的他压根不像是一个人。一把脉身体亏得厉害,他不是哪里不好,是不出哪里好,非得好生调养个一年半载,这么忧虑『操』劳下去,恐怕短寿。

院判大人也到皇上跟前回了话。

皇上怎么的?

他既如此就同国丈明白,让他不必牵挂朝廷上的事,含饴弄孙安享晚年吧。

这个口气,这个法。

还有什么不明白?

“是,微臣明白了。”

太医院那边把话得很清楚,想长寿须得静养,以后大事都别『操』心,学那闲云野鹤就对了。还告诉他夫人,要是做不到,还像之前那样事事牵挂日日劳心,那就算补着身体也难还有几年。这底下有许多不公平,却有一点是公平的,身体都得你自己爱惜,不爱惜命就只有那么长,哪个神医来了也救不了。

太医留下话,并且开了方子,同国丈家里清楚该怎么煎『药』怎么服,又给了几项注意,明白就要走。

他在的时候府里那些人还硬撑着,外人一走,女眷哭成一片。

怎么办?这可怎么办啊?

儿子还不到能独当一面,要他不『操』心怎么行?可要是继续『操』劳,照太医的法就没几年好活。这两条路通的都是悬崖,顶梁柱倒下了,前面可不就只剩下绝路吗?

这事本来没人同皇后,皇后看出来皇帝还在意兴庆,听去撷芳殿次数不少,想着她要翻身还是得把兴庆哄回来。这么计划着,还没来得及做什么,就听她娘递了牌子进宫来。甫一见面,她娘就开始抹眼泪,皇后赶紧坐过去,问怎么了?又出什么事?

“老爷他……”

“父亲怎么?别哭了,有事事。”

“老爷他病倒了,太医以后再不能『操』劳,不好生调养恐怕时日无多,这可怎么办?怎么办啊?”家里想着皇后人在宫中,知道的总比他们要多,看的风向也明白,想问问她怎么。

皇后一听傻眼了。

“您父亲病重?这是什么时候的事?为何没人知会本宫?”

她娘没答话,边抹眼泪边:“也不知道是走了什么背运,头年太子出了意外,老爷就受很大打击,那段时间都没休息好,不停在商议对策。后来就是除夕当晚,他们『逼』得老爷辞官。都辞了官那些人还不放过他,还上了个狗屁的折子状告咱家。因为那折子,旁支许多人受刑,他们不怪上折子的,偏来怪嫡支护不住人。府上不安生,朝廷上也有人咄咄相『逼』,最近一个月老爷没有一夜睡得安稳,躺下不多会儿就醒,醒了就去书房熬着。睡不好,吃得也不好,每还有人上门来找他,让他拿主意,他最近时常头晕,我去请大夫他还不准,生怕别人知道他不好了。现在太医要活命就不能『操』心,要『操』心命就不长,可怎么办?”

皇后脸上一点儿表情也没有,看着是木的。

过好一会儿才听她:“怎么办?听太医的,不然还能怎么办?”

“老爷不管事,你哥哥他顶得起吗?”

“他迟早要当家,他必须顶起来。”皇后现在很怕她爹没了,她爹没了全家守孝。皇后是皇族中人,她是不用,但也没听过亲爹没了继续侍寝的。

皇后再三叮嘱,她爹要是管不住自己,以后有惹门就别知会他,直接让哥哥去见。不管怎么,府上绝不能再传噩耗。她娘答应了,回去还跟儿子商量了一下,做儿子的在老子那头受过太多教训,谁不想自己当家?就这样,国丈被迫清闲下来,他儿子成了府上新的顶梁柱,这顶梁柱还是嫩了一点,根本斗不过皇帝。

满朝文武都看出后族迟早完蛋,被派出去的金环尚不知情,她被派来卫家的时候国丈还没病倒,病倒是在那之后。

金环咬紧牙关在适应卫家的生活,为了能留下来,为了翻身,她每都在搓搓搓洗洗洗刷刷刷。

生活嘛,总会有这样或者那样的意外,金环刚来的时候差点崩溃,看这一家子都觉得面目可憎,来了卫家就跟堕入魔窟一样。让吴婆子教训多了,她慢慢寻『摸』出来,这家老太太就是个眼界低得可怕的乡下婆子,她竟然不是故意在折腾人,是当真认为丫鬟就该做这些。

金环本来指望卫翰林救她,她心想在御前走动的翰林官总该明白奴才也分三六九等。

这么想着,她也来了出以退为进,寻着个机会同卫成自己以前不做这些,是贴身伺候的丫鬟,伺候更衣叠被梳头上妆那种,老太太/安排的活她以前没做过,做得不好让老爷不要怪罪,又她没偷懒,会好好学。

要是皇帝在这儿当场就能鉴婊。

按丫鬟是太太管的,这话该同太太,平白无故找上府上老爷,那不是想让老爷知道你可怜你委屈,让他为你做主给你重新换个活?

金环完当真楚楚可怜看着卫成。

卫成一贯都是不疾不徐的,语气总很温和,这会儿也是,他想了想:“前几日我同季大人了,不敢糟蹋他府上体面丫鬟,请他把人带回去。季大人不肯,当丫鬟的就该听主子安排,再难的事主子吩咐下来就得办妥,还不听话的奴才送回去他也不会留。”

金环听着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卫成还笑了笑:“我家底薄,不养废人,你若适应不了我还得愁上一愁,愿意学就很好。”

就是这段简短的对话让金环死了心,她回不去,回不去不这家子没一个正常人,她的惨状竟然没激起任何饶同情心。她哪怕不很漂亮,至少『性』情柔顺,身段也好,人还年轻。这家太太都二十多,生了两个儿子,怎么同她这个没破身的黄花闺女比?偏偏老爷眼瞎,除了太太仿佛看不进别人。

回不去也换不了活,当不上官家妾室,只能继续做力气活。

算起来她在卫家时日还不长,感觉胳膊粗了,手粗了,脸上皮肤也粗了,看着哪里还有当初的水灵?

她每都在干力气活,干完回屋躺下就想到当初。当初好吃好穿不累人,心里还觉得不够,不想当奴才想当主子。现在她满心羡慕被退回去的银环,恨不得和银环换一换。

她在心里嫌苦嫌累的时候翠姑还过来了一趟。

丢了给卫家洗衣裳包括搓屎『尿』布的活之后,她家里拮据不少。想找个类似的活很不容易。搓点屎『尿』布多轻松?搓完晾起来就能拿钱走人,老太太给得不少,人又不像别家诰命爱摆威风。

这么好的活偏偏就让人抢了,这阵子翠姑在心里骂了金环不知道多少回。她特地过来就是想看新来的做得咋样,过来一看,就忍不住了:“看她这样就不是能干活的,老太太您还是请我,我比她麻利多了,洗得也干净。”

吴婆子伸手把翠姑拉到旁边去,:“你当我想要她?这是官场上的人给老三送的,人家官大,送她来的时候得又中听,我能不收?”

“那我是不是不能再回来做事了?您不准备请我了?”

“你也别急,再看看,她哪惹着我我提脚把人卖了,到时候还让你来洗。”

这话听着还舒坦,翠姑笑了一下,出去了。

又吴婆子虽然是把人拉到旁边去的,她声音没收多少,金环听了个正着,手一抖差点把盆子捣翻。这一整她心里就想了一件事,底下怎么能有这么坏的人?

真巧,吴婆子也琢磨着这丫鬟长得端端正正的,偏没安好心,糟蹋一副善人长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