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幻言 > 黑帝狂妻:至尊召唤师 > 第157章 边防大营,挑衅?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157章 边防大营,挑衅?

君天翊看着镜中的夜无双,唇角勾起一抹笑意,眼里是化不开的浓情。

离开这个夜无双不过两天而已,他竟是如此的想念眼前的人儿。

夜无双听到水镜里有些别的声音,开口问道:“你是在外面吗?”

君天翊漆黑淡漠的眸子扫了一眼鬼王的方向,道:“不错,正在鬼王的寿宴上!”

寿宴?夜无双唇角微勾,道:“这鬼王是不敢与你起冲突吗?”

看来,鬼王对这个儿子还挺重视,居然会找理由留下君天翊。

“说不定是这样!”君天翊眨了眨眼睛。

水镜中,两人相视一笑。

夜无双道:“好了,不与你说了,我还有事要办呢!”

“好!等我处理完这边的事情,尽快去找你!”君天翊道。

夜无双俏皮一笑,道:“等你呦!”

她也要尽快处理完手中的事情。

随后,收起了手中水镜。

看着镜中的人儿消失,君天翊眼中有一丝失落。

同时,心中也打定主意,要尽早完成这边的事情,下去找夜无双。

夜无双手收起水镜后,脸上的笑意也消失了。

看着眼前的赫连睿瑾,道:“赫连,你知道幻术吗?”

“知道啊,怎么了!”赫连睿瑾问道。

夜无双起身,眼神望着天夜皇宫的方向,道:“有人想用幻术陷害我二叔,夜淮安身边有会幻术的人,而且还是高手!”

夜淮安让她不足为惧,但是他身后之人,她有点害怕!

赫连睿瑾也听说了关于夜皇失德之事,略微思考后道:“这事你找云流觞啊,他可是一个非常厉害的幻师!”

在灵宝阁见到云流觞之后,他特意吩咐元天大陆的人去查云流觞的底子。

后来才知道,他就是元天大陆第一幻师云千幻的嫡传弟子,也是东境灵宝阁的阁主。

“好,赫连,拜托你帮我守着天夜国的北边了!顺便能帮我去灵宝阁传个信吗?我想见见云流觞!”夜无双道。

赫连睿瑾道:“没问题!”

随后,赫连睿瑾回了天夜国的北边,也给云流觞传了信。

在帐中坐的有些无聊,夜无双走出了帐子。

在门口守着的两个荼虞部落的人见到夜无双出来,一人去给荼虞报了信。

“哟,这么快就好了?”荼虞斜眼看着夜无双,眼里有些不可置信。

她也是修炼神识之人,先前看夜无双过度使用神识陷入了沉睡,以为夜无双至少要谈十天半个月才能好。

现在这么快就能好,让她有些意外。

夜无双笑道:“嘿嘿,可能是我恢复力好,睡了一觉,精神就养好了,还感觉比以前更有活力了!”

夜无双也觉得有些奇怪,明明之前自己难受的好像是要死了一样,没想到睡了一觉起来会这么舒服。

这让她怀疑自己是不是天选之子,上天眷顾。

“不可能!”荼虞摇头,眼神很肯定,道:“你是神识和精神力过度消耗才会感觉难受,精神力好说,但是神识不会恢复这么快!”

“你是有什么恢复神识的宝贝吗?还是你修炼神识的途径和别人不一样!”

荼虞这一说,夜无双也对自己有些怀疑了。

她刚才睡着后究竟发生了什么,是谁帮她恢复了神识。

君天翊?小兽皇?赤羽?或者是那个有一丝残念的原主?

夜无双扭头看着荼虞,笑着问道:“那若是我神识一直没恢复好,你岂不是要一直在我身边困着?”

荼虞知道她神识受伤,却不言语。

那要是她醒不过来,荼虞又将如何打算?

荼虞一笑,风华过人,道:“夜无双,我愿意跟你出来,不是因为你跟我打赌什么?只是我这人相信感觉,我在你和夜淮安之间,选择了你!”

“因为你有魄力,同为女子,我觉得还是跟着你好!”荼虞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当时夜淮安带着八大部落寻来荼虞部落,她就有预感,荼虞部落以后将不会再有安宁。

与其被动的择主,还不如她主动的选择夜无双。

“有意思!”夜无双低笑一声,拍了拍荼虞的肩膀,道:“你这个朋友我交定了!”

荼虞眸中光华流转,道:“我也是!”

夜无双笑笑,往前走去,荼虞跟在她的身侧。

这里是最西边的防线,也是军营。

看着这些肃穆的战士们,夜无双的心也不自觉的沉静下来。

“小兽皇,是你帮我恢复的神识吗?”

夜无双用神识与小兽皇交流着。

“不是,是另一股力量!那时候你神识破碎,我也差点殒命,没时间替你修复神识!”小兽皇说道,想了想,又说道:“那力量,好像来自幽冥之地!”

是的,那时候,它清楚的感觉到那力量之中夹杂着幽冥之地的寒气。

幽冥之地!

夜无双眯起了眼睛,看来自己真的要尽快找个时间去幽冥之地看看。

上次她差点被北辰逸打死,有个男子救了她,还让她去幽冥之地。

现在,她的神识破碎,又是幽冥之地的力量救了她。

莫名的,夜无双觉得自己这次也是被那个神秘的男子救的。

想起那个男子温柔缱绻的目光,夜无双的心微微刺痛。

这人,究竟是谁?

在夜无双思考的时候,小兽皇道:“这位主人,我求你下次不要这样消耗神识行不!你这样我也会死啊!”

夜无双用神识道:“我也没料到这样使用神识会给你造成伤害,下次我会慎用!”

小兽皇轻叹一口气,道:“下次也最好别用了,神识修复只有神域的人才会,但是代价也很大,肯为你修复神识的人,一定是过命之交!”

“什么代价?”夜无双焦急的问道。

“不知道!”小兽皇道。

神识修复是神识换神识,要将自己的一小部分神识分出来,帮助神识坏了人修复。

神识分离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

夜无双道:“好,下次我不会再这样耗费神识了!”

“嗯,下次要是实在不行,你用我的力量都行,就是求你别在用这种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方法了!”

小兽皇说完,便不再开口。

刚从小兽皇口中得知自己的神识是别人付出了很大代价才帮自己修复好的,夜无双觉得自己又背上了一笔感情债。

这感觉让她很愧疚,也很难过。

那人这样帮自己,以后她要怎么还给他。

幽冥之地,此刻幽蓝色的光芒已经散去,四周一片灰暗。

王座上,坐着一个美的天地失色的男子。

“无双,你要快点来幽冥之地啊!”男子轻声说道。

说完之后,便陷入了沉睡。

夜无双与荼虞在军营中走动的事情,很快就传到了蒋言的耳朵。

手下之人问该怎么办?蒋言只是说了句随她去。

夜无双走完了边防大营的每一个角落,便停在一处观看这些大军的训练。

“荼虞,这些人的训练,比起荼虞部落怎么样?”夜无双突发奇想的问道。

荼虞顺着夜无双的目光看去,道:“能将这么多人都有组织有纪律的训练,我荼虞部落比不上。但是,这些人,困不住我荼虞部落的人!”

这些人,召唤师等级参差不齐,最低的有高阶召唤师,最高的有帝级召唤师。而且,这些人的神识之力,远不如荼虞部落的女子。

她的神识扫过去,场中只有几个人的神识之力还能看的过去。

如果这些人来围攻她们,她没把握能赢,但是逃跑没有问题。

夜无双道:“不错,各有千秋,有不足之处是正常的,但是能将这些不足都补上,或者将优点突出,便无惧他们!”

补不足,扬优点。

荼虞瞬间明白,道:“我马上去安排!”

夜无双没有阻止荼虞,看着荼虞远去的身影,唇边挂起一抹笑意。

当年她的特工小组就是这样带出来的!

荼虞部落,她有信心将她们带出来。

荼虞走后,夜无双又往别处走着,继续看。

突然,前面来了一人,锦衣风华,公子如玉。

在他身后,是一片朝霞,蓝天,碧草,绿水,营帐,士兵,黄沙都消失了。

夜无双觉得自己仿佛是一个行走在沙漠的人看见了海市蜃楼。

但是她很清楚这是在边防军营中。

夜无双鼓掌,道:“不错,不错,阁主好手段!”

云流觞温润一笑,道:“雕虫小技,不足挂齿!”

“阁主谦虚了!”夜无双笑着道。

云流觞收起了身后的幻境,道:“听赫连兄传信,说是你找我!”

夜无双道:“不错,有些事情想请你帮忙!”

“有事尽管吩咐!”

夜无双道:“前天,听说夜皇失德,在朝堂杀了好几个大臣,还凌辱了御史夫人,害的御史夫人含恨跳楼,你觉得这事情真实吗?”

云流觞一笑,道:“公主不必试我,我见过夜皇,知道夜皇不是这样的人!”

夜无双倒是有些意外,云流觞对夜泫宏的印象似乎还不错。

云流觞眸中闪过一丝光芒,道:“难道夜皇没给公主传信吗?”

夜无双道:“传了,我二叔让我安心做我的事情,别的事情别管!”

“那不就行了!”云流觞温润的说道,随后,又说道:“你二叔也知道我会幻术,他都没来找我,说明问题不大,你安心的做好眼前的事情就行!”

“好!麻烦你过来了!”夜无双道。

云流觞道:“不用!”

灵宝阁是为了夜无双而存在,他的父亲又心系夜泫风一家人,现在他帮夜无双做一些小事情,也没付出什么。

随后,云流觞离开了边防军营,无一人发现他来过。

夜无双的心也安定下来了,现在她的主要任务就是杀了裴政浩那厮。

荼虞部落百名女子也在边防大营找了一处空地开始训练。

一群漂亮又娇滴滴的女子训练,吸引了那些士兵的目光。

荼虞听了夜无双的话,打算训练这些女子的体力。

女子的体力不如男子,这是一块短板。

要是能强化体力,也算是补了这短板。

所有人的都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看着这些女子训练,并窃窃私语。

“这是不是叫绣花武?你看看,那一个个的,动作那么柔,这能打人?”

“这群女人跟着公主来的,应该是公主的舞乐团,看看就好!”

那些士兵将荼虞部落的人练的体术当做舞蹈来看。

夜无双刚好走了过来,看见了这些女子的训练。

荼虞让她们练的只是一些简单的武术招式,而且因为没人教,这些女子也只学了个样。

夜无双摇了摇头,走了过去,道:“停下!”

那些女子停下,看着夜无双。

夜无双道:“我们现在是在战场,战争随时都可能发生,现在练武术并无多大的用处,你们随我一起锻炼体力!”

那些女子看了看荼虞,荼虞点头。

夜无双带着这些女子跑步,荼虞也跟着她一起跑。

夜无双和荼虞部落共一百零二人,这些人排成四排,由夜无双和荼虞带着跑。

夜无双不紧不慢的跑着,荼虞部落的人都跟着夜无双的步伐。

荼虞部落的人想,这并不难。

那些看着的士兵见到这一幕,纷纷笑了出来,这个公主还挺有意思的,带着她的舞乐团走路。

夜无双慢跑的举动在这些人眼里就是走路。

“无双公主,快带着你的舞乐团离开这里,别占了战士们训练的地方!”一个将军说道。

“就是,你看你这些人,在这里演什么把戏!这里可不是皇宫,不需要舞乐表演!”另一个将军说道。

其他人都跟着哄笑。

夜无双看了看这两个起头的将军,这是刚来的时候,那几个不愿意自我介绍,对她不甚友好的将军们。

指挥着荼虞部落的人停下,夜无双笑着道:“这里的军营这么大,我们只是占了边缘地区,那里会占用这些士兵们的地方!”

夜无双看的仔细,士兵们的校场在中间,他们在外围,怎么会占用场地。

“你们在这里就是占用!”那个将军吼道,眼里对夜无双很不满。

他就是不喜欢这个从天而降的公主,她一来,他们还要费心保护她。

自古以来,公主多刁蛮任性。

他们可不想费心去保护夜无双。

夜无双笑了笑,道:“这位将军,你这话就说的有些不对了,我来边防大营,是想和你们一起抗敌,可不是来玩的!”

“哼!”那将军冷笑一声,道:“舞乐团巡场而已!”

听到这个称呼,荼虞部落的人怒了,满脸愤恨。

夜无双脸上挂起一抹笑,道:“这位将军要是不服的话,我们来比一比,我要是输了,我就立马收拾回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