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仙侠 > 仙草供应商 > 第一千二百九十一章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东原修仙界第一派,这倒没有问题,你快点处理完这些事吧!早点帮助老夫重塑肉身,老夫等着一等的太久了,老夫都忘记拥有肉身是什么滋味了。”逍遥子催促道。

石樾微然一笑,化为一道遁光破空而走。

没过多久,他就跟柳云蓉汇合,朝着高空飞去。

······

李蒙出身南修仙界的玄青宫,元婴初期,擅长遁术。

他早年奉命传送到东原修仙界,混入某个门派,魔道势大,他所在的门派投靠了魔道,成为魔道的爪牙。

因此,李蒙知道魔道的最新动向,一直向玄青宫传达魔道的消息。

这一日,他正在密室打坐修炼,一阵低沉的号角声响起。

李蒙眉头一皱,取出一只巴掌大的蓝色贝壳,一道法决打在上面,一道女子的声音骤然响起:“李师弟,是我,柳云蓉。”

“柳师姐,你前一段时间不是联系了我么?出什么事了么?”

“没事,我上次问你的太虚宗,你有消息了么?”柳云蓉的语气有些紧张。

“没有,我问了几个追捕正道修士的同道,他们都没听过太虚宗,这个门派应该很,否则不会没人知道。”

“好吧!如果有太虚宗的消息,马上联系我。”

切断联系,李蒙满头雾水。

“好端赌,柳师姐干嘛这么重视这个太虚宗?难道太虚宗是我们玄青宫的分舵?”

他想不明白,摇了摇头,不再多想。

······

大唐,太虚宗遗址。

石樾和柳云蓉站在一座高峰上,石樾面露追忆之色,柳云蓉站在他身后,神情紧张。

太虚宗原来在大唐的遗址被一个叫百鬼门的宗门占据了,布置下了某种鬼道阵法,阴气浓郁。

一大片黑色阴气遮掩住一大片山脉,不时有凄厉的鬼泣声响起,鬼气森森。

石樾神识一扫,发现最高不过是一个元婴期的魔修,还有上千低阶修士。

“你去把高阶修士杀了,邪魔外道,也敢霸占太虚宗的山门,找死。”石樾吩咐道。

“是,前辈。”柳云蓉连声答应下来。

石樾已经答应了帮她晋入化神期,柳云蓉在白沙星能修炼到元婴后期,资质算是不错了,石樾也乐意收下她,这样柳云蓉才会死心塌地为他效命。

柳云蓉化为一道青色遁光向前方的黑色阴气飞去,她的速度极快。

没过多久,她就飞入了黑色阴气之中,响起一阵巨大的轰鸣声。

“石子,你还不如直接杀上魔宗的总坛,灭掉魔宗立威,其他势力还敢反抗你?这样你寻找周子他们不是容易多了?”

“我做事有分寸,不用你来教,我尚未离开白沙星的时候,秦无极已经是元婴后期,这么多年过去了,他攻城略地,得到的修仙资源不知有多少,晋入化神期也是有可能的,我现在的首要任务是寻找周师叔他们,现在把魔宗灭了,魔道群龙无首,东原修仙界会陷入内乱,想要找到周师叔,恐怕会更难,找到周师叔他们再收拾魔宗也不迟。”

“轰隆隆!”

爆鸣声不断,没一会后,上百名魔道修士从阴气之中飞去,四处逃命。

石樾视若不见,任由他们逃命。

半刻钟后,笼罩住太虚山脉的阴气陆续散去,柳云蓉飞回了石樾的身边。

“石前辈,按照您的吩咐,诛杀了高阶修士,低阶修士没有理会。”

石榘嗯”了一声,法决一掐,身上冲出无数的红色剑气,散发出一股凌厉的剑意,铺盖地的朝着一座千丈高的高山击去。

“轰隆隆”的爆鸣声响起,整座高山被无数的红色剑气削成一面巨大的石碑,石碑上面刻着一行大字:“太虚宗遗址,擅闯者,杀无赦。”

柳云蓉的美眸中闪过一丝惊讶之色,望向石樾的目光越发尊敬。

“走吧!去飞仙城,不定哪里有线索。”石樾放出红色飞舟,载着柳云蓉向远处飞去。

······

某个无名岛。

周振宇等几十名修仙者聚集在沙滩上,他们的面色苍白,脸上满是疲惫之色。

他们一起从海上逃跑,谁知遇到一股龙卷风和数只八级妖兽,飞行法宝被毁掉了,只有少部分人活了下来。

“周师叔,咱们接下来怎么办?没有了飞行法宝,咱们怎么前往南修仙界?”李彦有些担忧的道。

“哎,这片海域居然有九级妖兽,数量还不少,没有飞行法宝,想要横穿这片海域,很危险,先在海岛上呆着吧!希望有修仙者路过,能带咱们一程。”

活下来的修士,最低也是筑基期,不用担心被饿死。

周振宇目前也没有其他办法了,只能在岛上休整。

李彦叹了一口气,美眸中满是担忧之色。

······

飞仙城,石樾和柳云蓉悬浮在数千丈的高空,五名元婴修士在他们对面,神色紧张。

飞仙城原本是正道的大本营,正道溃败后,魔道修士也就霸占了这里。

石樾突然从而降,杀了两名元婴期的魔修,逼问太虚宗的下落。

“我们是真的没有听过太虚宗这个门派,要不我们问一问其他人?”一名中年男子心翼翼的道。

“俘虏呢!你们交战这么久,难道没有俘虏么?”石樾皱眉道。

“有,都押送回魔宗了,具体的情况,我们就不清楚了。”

石樾沉吟片刻,淡然道:“你们谁愿意带路?带本公子去魔宗?”

五人面面相觑,秦无极在他们心中积威已久,他们要是带路,后果很严重。

石樾并未显露出自己的真实修为,他们并不知道石樾是化神修士。

柳云蓉玉容一冷,寒声道:“要么带路,要么死,你们自己选择。”

“哼,你们不过两人,就算我们不是你们的对手,你们想杀我们,也不容易。”一名黑裙少妇冷笑道,她骤然化为一团黑色雾气,朝着远处飞去。

见此情形,其他人也跃跃欲试,随时准备逃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