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N次元 > 精灵之黑暗虫师 > 第727章 伊势织秀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海岛的小镇上,表面看起来安详宁和,但是实际上,这种小地方的人情复杂,有时候比起大城市更加的让人觉得恶心。

而梧桐眼前发生的这一切,则很好地印证了这个说法。

船老大的侄女住在离他家大约三条街道远的距离,不过对于一个普通海岛上的三个之一的小镇来说,这个距离已经挺远了。

这是一座小院子,地方不小,但是三栋土房都已经显得足够的破旧,梧桐刚走过用简陋的树枝搭起来的篱笆,进入院子后,又闻到了浓重的酒气味。

“?酒酒酒!我的酒呢!织秀你个臭丫头跑哪去了!生你养你这么大,连给你老子买酒都不会吗!?”

两人才刚走近了门口,屋里传来了粗暴而大声的嚷嚷。

传老大听出是自己那个酒鬼老弟的声音,在客人面前,他这会儿也忍不住红了脸。

他把身体挡在梧桐和门之间的台阶段上,说道:“?看样子织秀不在这里,这个点应该是在八老板那里打工,我们直接过去吧。?”

梧桐当然没有什么意见,表示完全理解对方此时的尴尬。

俩人转而来到了船老大口中的八老板的店里。

这是一家饲育屋,规模不大也不小,大概就是能饲养几十只精灵的正常水准。

但是这个八老板,却不太好说话。

“你们要找织秀?她现在在上班,没这个闲时间,赶紧走吧,别打扰我做生意!”这八老板是个大腹便便的秃顶男人,在知道这俩人不是来送钱的,顿时笑脸就板了起来,很不耐烦的挥手赶人。

“八郎!你小子……”船老大眼睛一瞪,就准备和对方吵起来,他以前也在这条街道住过,对于这个贪婪爱财又小气的胖子一直没什么好脾气。

梧桐看着这俩人有吵起来的迹象,心想船老大侄女还在这八老板处打工,这样做影响不太好,他踏前半步,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掏出了钱包,扬了一下,插嘴说道:“等下,我还真有精灵需要你们照顾几天,不知道要怎么收费?”

“好说好说,小本生意,先看看你的精灵是什么体型和类型,你先在这里填张表,我好给你报个适合的价……”八老板听说有生意,顿时板着的脸就又喜笑颜开,一脸喜气的朝梧桐说话,眼神都不带偏半点儿看向那个船老大。

因为俩人算是旧识,以前在这条街道上年轻的时候,年轻气盛也没少起冲突。

“那我要个最好的套餐……等一下,我想起来了,这段时间我有事要外出,不过刚好又用得上它,但我一个人又照顾不来,不知道你们这里的员工能不能出外勤,费用的话,除了支付这一笔最好的寄养套餐外,我还会包下你这名员工外勤时间段内的你们支付的人工工资和路费,怎么样?”

梧桐知道对方肯定会宰他一刀,只是船老大怎么说都算是救过自己,虽然当时他身上有水属性精灵也不至于淹死,也可能找到其它的船只,但这些可能性并不能让已经发生的事实改变性质。

所以现在为了让船老大不为难,也让他的侄女处境好过点,多花点钱,倒也不是什么难接受的事情。

“这个啊,我们这里……哦,我明白了!”八老板回过神来,明白对方打算了,只是他这次竟然没有爽快的答应,而是犹豫了一下。

梧桐有意无意的玩弄了一下钱包,露出几张在这岛上本地人很难有,只从一些外地游客的钱包里才见得到的方方正正硬硬的各种卡片,八老板脸色才定了下来。

“可以是可以,那你打算租我们员工多久?”八老板现在是心知肚明对方醉翁之意不在酒了,打算卡个好价格,赚一笔大的。

毕竟这是海岛,旅游业一直是这样,他也不例外,对于明显的外地游客是能宰多狠就宰多狠。

“……嗯,这样的话,二周时间外派,一共是36290,不过看在你是‘熟人’带来的,就给你减了尾数再优惠,只要35000就行了。”拿着计算器一通摁得嘀嘀响,然后八老板眯着眼睛笑着说,实际上眯成一条缝的目光正在注意打量着顾客的脸色,他要借此判断对方的底线,因为这开的是漫天要价,等的是对方坐地还钱。

梧桐还没说话,船老大先忍不住了,他之前答应帮梧桐找人也只是打算收个几百介绍费就算了,可没想到这八老板可是黑心得太过分了,一般寄养两周,平均一天贵的也就几十,就算把员工工资也算进去,两周加起来怕是连三千联盟币都不到,这能忍?

“你这死胖……”

“船长等等,没事,我来谈就好。”

梧桐也眯起眼睛,一张好看的少年俊俏脸庞露出淡淡微笑,声音轻而有力,同时也梗得船老大说不出话来,拿眼睛瞪这傻小子,难道不知道对方就是在宰人?

“这个价还行,不过既然都打折优惠了,干脆就凑个30000整数吧,要是可以的话,我现在就先付10000定金,不行的话,那我也就不强求了。”

“这个……好吧好吧,谁让我看你小子顺眼呢,我这就去把织秀那丫头给喊过来,请稍等啊……你个蠢货,还不赶紧拿饮料给客人!”

八老板一下子赚了几万联盟币,肚皮都要笑开花了,可是转头看着旁边还在扫地的那个笨笨呆呆的、脸上有块胎记的青年人,张口就是厉声呵斥。

等他去了后院,船老大满脸不爽,可是觉得这傻小子钱多得没地儿花,他还能管别人怎么用钱不成?到时候给船友们说说,让他们也多挣点就是了。

十几秒后,船老大还在盯着眼前这个脸上有块胎记的痴呆青年人看。

“这小子是摩卡家的傻小子,听说几年前胆子贼大的一个棒小伙,身材也很结实,打架特厉害,能和格斗精灵比力气,结果有次和别人打赌,夜里去了旧木影岛转了一圈,结果回来后,人就成了傻子,现在只能在这黑人老八的店里给人扫地,还要天天被打骂……”

船老大说着这些小镇上的家里长短,虽然他大部分时间都是在海上,可是在船上的时候,一堆人就是在聊各种在镇上听闻见到的故事,知道的各种小道流言一点儿也不比长舌妇要少。

梧桐表面上在听,可实际上,他注意力或者说精力,放到了后院。

做为普通人的船老大,并不知道他身边的少年是超能力者,有能力窥探隔墙外的发生的事情。

【委屈和害怕的情绪波动,还有更深的仇恨,已经压抑到一定地步了,不过好像有着什么很深的顾虑,真是复杂……倒是这个八老板,很贪婪和炽烈的欲望,等等,这个是在……】

稍微有点不太适合继续看的思维波动,让梧桐暂时停止了窥探,他大概猜到了一点东西。

不过想来,这种事情不是很稀奇,一个母亲跟人跑了、父亲又是瘫痪汹酒需要照顾还脾气暴躁的人,训练家的梦想也因家庭变故而断掉,这个姑娘会被八老板这种人盯上,也就没什么稀奇了。

天底下的坏人多得是,可怜的人也很多。

梧桐觉得他要去处处管,是肯定管不来的,不过眼下这个姑娘是船长的侄女,加上这八老板敢坑自己,那么自己到到时候找机会坑回一波,也无可厚非。

其实船老大是真正的正直好人,救了他是一回事,但在他明显给出五位数的报酬时,船老大依然坚决拒绝收下,这种好人他可得好好呵护着,能帮就帮一把,狼不会喜欢狼比羊多的,只有羊越来越多,他还要也披上羊皮,那样才能天天躺着在羊圈里有吃不完的食物。

他的超能力,现在也渡过了疯狂野蛮的幼苗期了,如同一颗从石缝里挣扎着、拼命汲取那些微量元素营养开出的石缝里的小花幼芽,两片嫩嫩的绿叶出来后,它的生命根基就已经完成了初步夯实。

接着的阶段,就是他现在的阶段,开始完全熟练的掌控这股野蛮生长后的力量,并且在能精细掌控的同时,学会一些应该学会的技巧性运用。

比如现在,他就是通过种利用心电感应去窥探、感应普通人的情绪波动,动作要轻柔小心翼翼不被他人产生被窥探的感觉,这是潜入。

然后就是要对窥探到的东西有分辨能力,也就是感应到情绪波动,要能够准确的分析各种频率长短组合代表的不同意思,包括人类和精灵的思维波动产生的精神力波动代表的含义都各有不同。

自然波长频率亿万,且永远不会像机器一样发出固定的频率,所以很多时候是无法靠死记硬背,必须要活用“体感”,利用体感和总结规律,形成自己的一套观察法。

精神力类超能通常是两种,前者是念动系,以精神力影响现实物质,比如典型的意念控物和隔空伤人;后者纯粹的心灵系,就是梧桐现在专修的方向,他在念动系上的天赋远远不如心灵系。

另外值得一提,但不需要深入研究的,就是预知系,这一类非常吃天赋能力,即使是超能力者也只要了解一下怎么防范就够了,因为这种哪怕想要深入了解,都需要天赋,实在是很玄。

像预知未来这种事情,精灵里面有很多种族都有这种能力,特别是超能力属性和恶属性以及幽灵属性,比如沙奈朵一家、哥德一家和阿勃梭鲁等等。

三分钟后,八老板带着一个身材瘦弱黝黑的年轻女孩出来了。

梧桐眼尖,看得分明,这个叫织秀的姑娘头发有些凌乱,看向地面没抬头。

另一边的八老板腰间皮带扣子偏移了一个孔位,得益于精神力开发带来的智力提升,特别是记忆力增长,梧桐能清晰记得之前无意看到的画面。

“织秀!”

船老大喊了一声,她抬头,露出一张其实还算可爱的大眼睛小脸庞,只是看到是远房叔叔,她脸上闪过慌张,连忙又垂下了目光,不敢对视。

船老大看了心疼,几年前还是一个活泼开朗的可爱女孩,现在却变成这种自卑自怜的样子,可这是别人家的事,他虽然也想过多接济这姑娘,可是自家婆娘小气得紧,上次送了一笔钱给织秀,结果她发现后闹得要死要活,听说还跑去骚扰这姑娘骂人,闹得船老大里外不是人,后面再给织秀钱,这姑娘也倔强的不收了。

“秀丫头,这小伙子可是我们的大客户,这两周你跟着去照顾他的精灵,要好好侍候,明白不明白?!”

“是,八老板,我知道了。”

前者昂着头粗声粗气,后者低眉顺眼又低声下气的答应着。

“行了,那我们这就走吧,我赶时间。”

梧桐看着船老大情绪不太对,赶紧领着人就离开了。

出门的时候,梧桐没去正眼看这姑娘,不过眼角扫到了她手上还是提着个皮箱,里面装的应该是照顾精灵的工具。

同时,他也能发现,织秀也在暗中打量观察他。

船老大笨拙的憋了几句关心的话,神态很是有几分尴尬,因为之前他家婆娘闹出来的笑话,使得他后来都不怎么好意思去找人家小姑娘,免得那婆娘又闹出他谗人家小姑娘身体,又泼织秀脏水说她勾引自己,船老大觉得天地良心,他哪里会对从小看着长大的侄女有那种肮脏心思!

“对了,这位是五木,是叔叔这次出海在海上救的落难人,是合众那边坐船来关都这边玩,结果遇上海难了,当时……”

船老大找到了个能好好聊开的话题,顿时滔滔不绝的讲了起来。

梧桐倒没有表现得很冷淡,可也只是偶尔嗯嗯几声,不怎么说话,和之前只有船老大在一起的时候表现的谈笑风生有些不一样。

船老大心思放在侄女身上,没怎么留意梧桐异常。

而梧桐他其实正在暗中用精神力“检查”她,从里到外的全方位偷偷检查。

随着发现的信息,他觉得也许可以做一些……试探。

“我们要去橘子联盟!”

几分钟后,船老大话题跑偏了,可以看到织秀几次欲言又止。

现在梧桐身高长得很快,加上吃食营养充足和天天锻练,他的身高比织秀还要高出那么几厘米了,只看背影身材的话,人人都会觉得这是个十六、十七的青春少年,不过他今年实际上只不过是将近十四岁。

这句话刚说完,瘦弱的织般身躯明显的颤抖了一下,像是被戳到了痛处的人,她猛地抬头,额头乱糟糟的褐发下面,一对同样颜色的眼睛,瞪大了盯着梧桐,呼吸也紧促起来。

“怎么?你很惊讶?我需要一个有经验的向导,因为我要挑战南十字星,你叔叔推荐了你,如果你做得好,给你发一笔额外的报酬也不是不可以。”

梧桐完全这种一瞬间刺人的目光所动摇,像石头人一样,目光语气都很平静,可心里则在暗中记录着她的点滴反应。

“对了,那你爹……”船老大突然想到个问题,可是又觉得自己问了个蠢问题。

“没事,八老板会安排人去照顾他,毕竟我现在也是在外出工作。”织秀被人打断了思绪,顿时恢复了之前的自卑模样,低着头小声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