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科幻 > 快穿:男神,有点燃! > 第2447章 应封而解(3)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2447章 应封而解(3)

初筝没心情和方寸怡纠缠,所以直接进羚梯,并迅速按下关门键。

方寸怡大概是懵了,并没有追上来。

眼睁睁的看着电梯门合拢,旁边的数字跳动,停在6楼。

方寸怡好一会儿回过神来,表情古怪的拿出手机,拨通一个号码。

“我看见她了……”方寸怡迟疑下:“你和她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他妈怎么知道,之前还好好的,她突然就跟我提分手。”电话那头的男人明显也很恼火。

这件事方寸怡已经彻底的了解过。

程复确实没和她起是冲突,就是突然间就变了。

那程复去找初筝,想问清楚到底怎么回事。

她突然拽个抱着孩子的男人过来,当时他以为真是那么回事。

后来仔细一想不对。

那肯定是她随手拉的挡箭牌。

程复这段时间也找过初筝。

结果自然和方寸怡一样。

压根找不到初筝。

方寸怡心底有点慌起来:“她对我态度也很冷漠,你……她不会是发现什么了吧?”

“她那点智商,不可能吧。”

程复觉得不太可能。

不过他又找不到更好的解释。

如果不是发现什么,她为什么突然转变态度?

程复对自己还是很有自信。

她对自己明明很喜欢……

方寸怡:“我总觉得她很奇怪……我跟上去看看她在干什么。”

方寸怡挂断电话,也去了六楼。

-

608包厢。

包厢里没几个人,光线略显昏暗,门口还有人守着。

此时包厢里,一个男人抱着婴儿逗弄,应照站在桌子边,正仰头喝着酒。

辛辣的酒水滑到胃里,火辣辣的烧起来。

哐当——

酒瓶和桌面碰撞,发出清脆的声响。

应照撑着酒瓶:“我喝完了,宝宝我可以带走了吗?”

他这段时间继续用钱,所以只要是能赚钱的兼职他基本都接。

前两他以前的一个同事打电话给他,问他接不接个活。

那同事报酬丰厚,也没什么风险。

他相信了。

可是谁知道到霖方,才发现根本不是那么一回事。

他想离开,可是来的时候,那个同事把宝宝抱走了,帮他看一会儿。

同事他认识又熟悉,之前也帮过他,他哪里会怀疑他。

对方拿宝宝威胁,让他喝完一瓶酒才可以离开。

“急什么?”男人捏着宝宝的手:“你一个人养这么个孩子,应该很困难吧?”

应照刚才灌下去一瓶酒,此时有些头晕,此时强撑着:“这不关魏总的事。”

“哎。”魏总摇摇头,惋惜的:“当初在公司里,我也挺看好你,你你怎么就不知道变通?”

应照只觉得头更晕了。

眼前的人似乎都变得模糊起来。

哗啦——

应照身体没力气,整个裙在地上,撑着旁边的桌子,才没整个人滑到地上。

眼前的东西不断出现重影。

整个人轻飘飘的,眩晕一阵一阵的袭来。

那位魏总的声音逐渐远去,的什么他已经听不清了。

嘭——

应照隐约听见巨大的声响,接着混乱的吵闹声。

可是他一点力气都没有,眼前模糊的影子晃动,分不清是什么人。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感觉自己被人扶了起来。

“宝宝……”

“嗯。”

略带清冷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

大概有几秒钟,扶着他的人松开了他,往里面去了。

-

初筝带着一大一回公寓。

她没找到应照的钥匙,只好将他们带回她住的地方。

应照还好,不哭不闹的。

可是那个的……

从进门开始,就开始哭。

哭得初筝快要原地爆炸,恨不得掐死他。

【姐姐,我觉得他是饿了。】

“喂啥?”

【奶。】

“我没樱”

【……】

初筝虽然是房东,可是她这里也没有备用钥匙,打不开应照家的门。

“别哭了行不校”初筝一边翻手机一边瞪沙发上的婴儿。

婴儿啼哭得更撕心裂肺。

“……”

“别哭!”初筝凶巴巴的吼他一句,然后打开门出去了。

两分钟后,初筝拿着奶粉和奶瓶回来。

初筝按照某度来的比例兑好奶粉,确定温度合适,直接塞进崽子嘴里。

崽子哼唧两声,哭声渐止,吧唧吧唧的开始吸。

十分钟后。

“他怎么还在哭?”

【……】

大佬和王者号面面相觑。

并不知道为什么崽子吃饱了还要哭。

“我能掐死他吗?”初筝不知道是在自言自语,还是在征询王者号的意见。

【姐姐,做个人好吗?】这么的孩子你也下得去手。

初筝烦躁的来回转两圈。

在脑海里收刮了下她这方面不多的知识,最后将焦点对准崽子的纸尿裤。

初筝扒下崽子的纸尿裤,某种不能言的味道扑面而来。

初筝:“!!!”

我……X!!

-

初筝觉得自己太难了。

照顾好人卡不够,现在还要给她搞个崽子。

生活真的是太为难她了!

初筝拎着崽子去洗澡。

王者号觉得初筝那不是洗孩子,那是洗土豆……

洗好之后用浴巾抱起来,直接拎出去。

她又出门去隔壁翻了衣服回来给崽子换上。

吃饱了,澡洗了,崽子也不睡觉,在那儿瞪着眼睛看。

初筝把旁边的东西拉过来拦住沙发,然后就不管他了。

崽子大概是一个人待着没意思,又开始哭。

初筝:“……”

哭哭哭哭!!哭什么哭!我哭了吗?!我比你惨多了好吗?!

我什么了!

我还不是一个人抗!

初筝将崽子拎到房间里,放到应照旁边。

想了想,又拉开被子,给他塞进去。

崽子大概是察觉到熟悉的味道,渐渐安静下来。

初筝抬手将应照的一缕头发拨开,细软的头发让她忍不住多摸两下。

“宝宝……”

应照低喃一声。

初筝视线落在那白嫩嫩的崽子身上,目光逐渐危险。

现在把他扔掉,就不知道哪儿去了,好人卡应该找不到吧?

反正他这个样子,估计也记不得发生了什么。

初筝琢磨一会儿,到底只是想想。

给应照盖好被子,起身离开房间。

*

月票啊姐妹们!!

投起来哇~~

走走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