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N次元 > 燕云台 > 第289章 澶渊之盟7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回军路上,辽军有序行进着。

就因为隆佑的情报送得快,所以燕燕的军队没有进入冀王妃的埋伏中,反而进行了反包抄。

冀王妃伊勒兰带着多年训练的死士拼死抵御,最终还是兵败被俘,赐毒酒而死。

胡辇这张网,布得极广,她对于燕燕太过了解,她对于大辽的时势也太过了解,所以她这一出手,把所有明面上的,和隐藏着的燕燕所有的敌人,全部联合了起来。

南京冀王妃伊勒兰,耶律休哥的儿子耶律道士奴与耶律高九,耶律虎古的儿子北院大王耶律磨鲁古,还有许多的契丹重臣,以及对汉制与释奴法令不满的部族长们,以及高丽、阻卜、铁骊、回鹘等属国。

这是从南到北,从内到外,全部联动的危机。

燕燕率大军回京,一路『荡』平,直至坐镇上京,兵马直指可敦城。

率兵的将领,就是萧达凛的儿子萧排押。

谁也没想到,胡辇的兵马,会败得这么快。

胡辇联合的力量再多,去牵制政治的格局走向,或还有一试之力,但如果用来起兵谋反,其实反而显出了弱势来。

眼看着兵临城下,胡辇思来想去,最终想明白了这其中关窍。这就是大义名分,这就是皇权和军权,这也就是为什么当年述律后敌不过世宗,为什么穆宗一旦上位,其余诸王就无法在明面上与他对抗。甚至是罨撒葛已经远走沙陀,最终不得不回到上京,落到景宗的圈套中来。

自从阿保机建国,自从汉制推行以来,谁握着王权,谁就已经立于不败之地。其他的人不管多能干,多么得人心,但最终敌不过以王权号令下的举国之兵力。

能杀了王的,只有王自己。只有他自己施政不力,民怨沸腾,让他手中无官无兵,才能够杀死他。

胡辇长叹一声,她想明白了,可惜,时光不能重来。眼看着城池即将不保,胡辇果断转身,带福慧等少量心腹离开城头。

挞览阿钵见着胡辇回来,立刻迎了上来,正在关心地问候着她的安危,就见胡辇握住挞览阿钵的手道:“别忙这些了。城快破了,你走吧。”

挞览阿钵惊愕得结结巴巴:“什、什么?”

胡辇道:“萧排押的兵马就要攻上来了,你若被捉,燕燕定不会放过你。我派人护送你离开。”

挞览阿钵茫然地问:“那你怎么办?”

胡辇道:“我留下断后,给你争取时间。放心,我始终是太后的亲姐姐,不会有事的。你快走吧。”着叫了福慧:“挞览阿钵交给你,赶紧带他走。”

福慧带着人,拥着挞览阿钵离开,挞览阿钵茫然地转头回望胡辇,胡辇却报以一笑。

挞览阿钵逃出的时候,整个可敦城里已经『乱』成一团,街市上不断有人横冲直撞,幸而挞览阿钵护卫众多,护着他安然穿过街剩

挞览阿钵脸『色』茫然,不知所措地问:“福慧,我们要去哪里?”

福慧道:“去西域或者更北面的北疆,总之要去到大辽势力所不及的地方。”

挞览阿钵道:“那胡辇还能来找我们吗?”

福慧沉默不言。

挞览阿钵不安地问她:“你为什么不话?”

福慧烦躁地道:“啰唆这么多干吗?再不走,你当心被萧排押的人抓到。

挞览阿钵冲出城门,最后回头看了一眼,却看到城中一道浓烟,不由睁大眼睛道:“那、那个方向!是胡辇的行宫?福慧,是不是胡辇的行宫起火了?怎么会这样?萧排押竟敢放火烧宫?”

福慧落泪:“你怎么这么蠢!那是皇太妃自己放的火,她根本不打算再活了。你以为谋逆是孩游戏吗?失败者当然要付出生命的代价。”

挞览阿钵茫然地看了看福慧,又看了看城里,忽然一咬牙策马往回奔。

福慧叫:“挞览阿钵,你要干什么!”

挞览阿钵扭头一笑:“我回去找她。”

可敦城王宫里,胡辇举着火把,在庭院里四处点火。然后,她平静地寻了一处栏杆靠坐,看着四周大火熊熊燃起。

城门被攻入城头的士兵打开,萧排押带着兵马闯进城内,却看到胡辇行宫方向的浓烟,大惊道:“快去皇太妃行宫救火!太后有令,要抓活的。”

挞览阿钵从马上下来,穿过熊熊燃烧的宫门,冲进里面。

火势渐大,烟越来越浓,胡辇无力地靠着柱子,不断咳嗽。

却听得似有人在大叫:“胡辇,胡辇——”

胡辇一怔,失声叫道:“挞览阿钵——”随即又摇头道:“我真是糊涂了,他这时候怎么会来?”

可就在这样想的时候,胡辇恍惚间看到浓烟里冲出来一个人影,但她却看不清。直到那人越跑越近,紧紧抱住了她,她才愕然发现来人竟是挞览阿钵。

挞览阿钵红着眼眶,形容狼狈。可她自认识他以来,却觉得从未见过他如此俊美:“你,你怎么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