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现言 > 韩先生,情谋已久 > 第3297章 别在这儿充大头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3297章 别在这儿充大头

显然是没想到,竟然被她看出来了。

谢寄灵就知道,他是明知道却故意为之。

断了人的来世。

“你是故意的。”谢寄灵冷声说道,“你以为,这样能够增加你驱魂数量,成为你接委托的砝码。你没有能力驱灵,就只能驱魂。”

“可是你不知道,你这样是损功德的。将来你死后,你这身负数的功德,要入地狱的。”谢寄灵冷声说。

“活着的时候,你做的这些事情,会损伤你的气运。你每一次做这样的事情,都是在削减你的气运。当你的气运最终被削减为0,那么哪怕是普通的鬼魂,都能要了你的命。”

但是,一旦要他的命,那被他找上的无辜鬼混,手上沾了人命,就沾了怨气,成为怨灵。

再去地狱的时候,就要受一番苦了。

原本好好地去地府走个程序就能等待投胎,偏偏被他害的要先吃一番苦,而且就算投胎,也投不到好的。

人家鬼魂冤不冤呢?

就因为有这所谓“大师”这种败类,才导致那么多无辜鬼魂受到伤害。

“原本你的水平就不够驱灵,但因为修习术法,身上总有一层气运的。即使面对这怨灵,你驱不了她,倒也不会受到伤害。”谢寄灵说道。

“可是在你这样的损耗下,如今你的气运已经剩的寥寥无几。以你现在所剩的气运,根本不足以保护你不受那怨灵的伤害。”

“所以我劝你,如果想活命,就立刻离开。”谢寄灵说道。

她也算是仁至义尽了。

哪怕这位“大师”之前做的事儿那么坏,但她也救他一命。

只不过,他活着归活着,可谢寄灵可不打算再让他继续去害无辜鬼混。

谁知,就这样,这位“大师”竟然还不知好歹。

竟然还翻脸怒斥谢寄灵,“你别胡说八道!一个小丫头片子,满嘴谎言,真是大言不惭!”

“大师”虽然表现的很愤怒,可是被谢寄灵说的,心中多少有点儿打退堂鼓。

实在是因为谢寄灵看起来虽然小小年纪,可是说的话,实在是太笃定了。

而且许多事情,都被她说中了。

不知道为什么,这位“大师”就不敢小看谢寄灵了。

“大师”转头,就对贺庆阳和杨琳借口发作,“这小丫头也是你们找来的?你们既然信不过我,那还找我干什么?”

“如果信不过我,要找人来帮忙,那也不用找这么个小丫头片子吧!”“大师”怒道,“你们这是侮辱我吗?”

“既然你们信不过我,那你们就交给她好了,我倒要看看,她能给你们处理出个什么结果来。”

“大师”把袖子一甩,“今天这事儿,我不管了!”

说完,就要脚底抹油的离开。

谁知,贺庆阳和杨琳却完全体会不到“大师”的良苦用心。

两人忙抓住“大师”的胳膊。

杨琳就求道:“大师,你可不能走啊!这个小丫头真不是我们找来的,我们都不认识她,也不知道她为什么会出现在我们家外面。”

贺庆阳也连忙说:“是啊,大师,你别管她,你放心,我们肯定不能让她给你捣乱。你可不能不管我们啊!”

杨琳转头就怒斥谢寄灵,“你这小丫头可真可笑。我们没要你帮忙,你在这儿捣什么乱?你要是也对这方面感兴趣,就好好去拜师学艺,别在这儿充大头。”

“这种事情,可不是能让你开玩笑的。”杨琳怒道。

她就觉得,谢寄灵这是在捣乱。

好不容易来了个像模像样的大师。

杨琳觉得,这一次一定能把事情解决了。

她可容不得这不知道打哪儿来的小丫头片子捣乱!

“大师”的表情都裂了一下。

他想走,结果这两个还不让他走。

不过,钱都收了,想走也不行了。

而且,“大师”又存着点儿侥幸的心理。

觉得自己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

这小丫头片子随便说几句,难道就要当真吗?

他混到如今,还真是从来没有翻过车。

他就没见过谢寄灵口中这种程度的怨灵。

这小丫头,是在故意夸大其词,吓唬人的吧!

他活了这把年纪,在圈里混迹这么多年,都没见识过。

这小丫头小小年纪,难道还能见识到?

顿时,这位“大师”就没这么害怕了。

就觉得,这小丫头大概是想跟他抢生意,要吓走他,才故意这么说的。

“她不是你们叫来的就行。”“大师”说道,“现在午后,阳气还盛,那怨灵不会出来。我先去你们家里看一下,摆个阵。”

一听他这么说,贺庆阳和杨琳顿时就有了信心。

看来这位“大师”就是很专业的。

之前那几个江湖骗子,来了就贴个符,洒个水。

还有的摆个什么作法的台子,弄的声势倒是挺大的,结果屁用没有。

还害的他们被周围的邻居笑话。

这次看这位“大师”这么靠谱,杨琳就松了一口气。

希望他们赶紧把那东西给收了,让他们过点儿安生日子。

至于这明显来招摇撞骗的小丫头,她说什么都不能让她捣乱。

谁知,谢寄灵此时就说:“能不能让我也跟进去看看?”

“你又捣什么乱呢!”贺庆阳也没好气儿的斥道。

“就让我跟着学习一下吧。反正我又不收你们钱,就是去看看。”谢寄灵说道,“我功力或许不到家,但好歹也是正经跟师父学的。多多少少,也能帮上点儿忙吧?”

“再说了,多一个人,多一份力量,而且我又不收你们钱。你们花一个人的钱,请到两个人。”谢寄灵说道,“而且,就算我真出什么事儿,也不用你们负责。”

要不是确定这个怨灵对路漫有危险,谢寄灵才懒得管这些不知好歹的人。

她平时接委托,很贵的!

就贺庆阳和杨琳这样,对她这么怀疑,不信任她的能力。

那她也懒得跟这些人多说。

“大师”虽然觉得谢寄灵是在夸大其词吓唬人,可是有谢寄灵陪着,仿佛真有什么事情,也能有个垫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