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现言 > 韩先生,情谋已久 > 第3201章 那你是想叫声爸爸来听?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3201章 那你是想叫声爸爸来听?

甚至脸还有点儿烫,脑袋昏昏沉沉的,甚至还觉得自己的脑袋有点儿重,挂在脖子上很是艰难。

于是,燕芷清也就不说别的了。

虽说这样被他抱着,很不好意思。

可眼下,她也确实没这个力气了。

迷迷糊糊的靠在魏无彩的怀里,只觉得格外的踏实,人也放松了下来。

也不知道是盖着大衣的缘故,还是魏无彩的怀抱就是这么温暖。

燕芷清甚至觉得比刚才在车里吹着暖风还要暖和。

许是实在是太踏实,太放松了。

燕芷清脑袋往魏无彩的怀里一靠,就咕咕哝哝的说:“你刚让我等着,不要动,我就想起一句话来。”

“什么?”魏无彩习惯性的接上了一句。

“我买几个橘子去。你就在此地,不要走动。”燕芷清咕咕哝哝的说道。

虽然声音小,可是魏无彩还是听清了她的咕哝。

顿时,魏无彩的眼角就抽.搐了两下。

这话,正是朱自清的《背影》里,那位父亲对儿子说的话。

父亲送他乘火车,在站台的时候,看到远处有卖橘子的,因此才有了这么一段。

这是中学课文里学过的,魏无彩可记得呢。

当然,后来被网友们一发展,就成了一段时间的流行语。

用来调侃对方,占对方便宜。

让对方站在那儿等,不要动,我去给你买橘子,我是你爸爸。

魏无彩自然也知道这个典故了。

燕芷清刚才坐在车里的时候,听到魏无彩这么说,第一时间就想到了这句话,差点儿没叫声爸爸来听听。

燕芷清说完这话,就闭着眼睛,靠在魏无彩怀里,就没把这事儿放在心上了。

直到魏无彩抱着她进了电梯,才听魏无彩说:“那你是想叫声爸爸来听?”

燕芷清:“……”

索性闭着眼,装没听见,不搭理他。

魏无彩嘴角勾了勾,想到燕芷清叫她爸爸的样子。

他竟……有些蠢蠢欲动,很期待了。

抱着燕芷清来到她房间门口,便说:“你拿房卡。”

燕芷清这才想起来,“我……我房卡放在巧涵那里了。”

“那先去我那儿?”魏无彩说道。

只是燕芷清现在状态不太好,因此这话不论是说出来,还是听起来,都没什么旖旎的意思。

总不能就这么干站着,燕芷清便点了头。

于是,魏无彩又抱着燕芷清去了他的房间。

“我的卡好像在外套口袋里,你找找看。”魏无彩说道。

外套正好就在燕芷清的身上,她便去摸索。

没一会儿,就摸到了卡。

好在之前在车上随意放到一旁,卡也没掉出来。

不然还真的麻烦。

魏无彩之前也不知道告诉她一声,那她一定更小心一些。

把卡摸出来,放在门锁上刷了一下。

因魏无彩一直抱着她,所以燕芷清就伸手将门推开了。

客房服务已经把魏无彩的房间都打扫干净。

床铺也铺的整齐。

床尾还摆着给魏无彩叠好的睡衣。

燕芷清只瞥了一眼,魏无彩的睡衣只是寻常的两件式。

但一想到,这是他私底下一个人的时候,睡觉的时候才会穿的。

燕芷清的呼吸就有些不畅了。

魏无彩将燕芷清放到床上,弯腰就替她脱鞋。

燕芷清吓了一跳,她再怎么觉得浑身乏累,也不是真一动都不能动的。

哪能让魏无彩给她脱鞋。

燕芷清赶紧坐起来就要拦住他,“我自己来。”

可魏无彩话都没说一句,只看了她一眼,就麻溜的将燕芷清的鞋给脱了下来。

燕芷清这穿的还是戏服,鞋自然也是拍戏时穿的。

好在她今天拍的这段,是颜佳音已经一身富贵的时候,因此不再是前几天穿的破旧布鞋,而是一双平底的玛丽珍鞋。

演得正是颜佳音为藏在山中的男主角提供情报,并送上粮食。

然此时她已经不是当出纳单纯的学生,所以一身衣服也是精致好看。

因情节需要,她需要低调上山,同时也不想让男主角知道自己现在的身份,叫男主角瞧不起。

因此并没有穿着华丽精致的旗袍,翻出了以前学生时穿的女校的校服。

浅蓝色的斜襟衫,黑色的裙子,加上白袜子和一双黑皮鞋。

让男主角误以为她只是个学生。

因为皮鞋是浅口的,所以魏无彩给她脱鞋的时候才能这么快。

只不过因为大雨的缘故,雨水都把她的袜子也给打湿了。

这就有些狼狈。

燕芷清不好意思的蜷住了脚趾,觉得自己现在狼狈极了。

可其实,她的袜子除了湿了,却一点儿都不脏。

白白的一点儿别的颜色都没有。

因被雨水打湿,紧紧地贴在腿脚上,将她从脚趾到脚踝,再到小腿的线条曲线都勾勒的更加分明。

燕芷清的小腿又细又直,一直到脚踝。

魏无彩便捏着她袜子的边缘,也给脱了下来。

当雪白的小腿从袜子中露出来,而后便是脚踝,到最后的脚趾。

魏无彩呼吸一滞,差一点儿,微微颤的手指就想要摸上她的脚踝了。

好在,魏无彩忍住了。

虽说平时也没少露腿,露的可比现在多多了。

可是在这时候,燕芷清突然就很想把自己的腿藏起来。

可现在她浑身雨水,实在是不好意思弄脏他的床。

魏无彩倒是不嫌弃,就是担心她身上穿着湿衣服会难受。

便拿起叠好放在床尾的睡衣,说:“你的房间现在进不去,这睡衣我今天早晨让酒店拿去洗过,现在是干净的。你穿这个吧。不然身上还穿着湿衣服,会生病。”

魏无彩皱皱眉,又说:“你别嫌弃,这是干净的。”

“我不嫌。”燕芷清当然不会嫌弃。

她抱着魏无彩的睡衣,抬头说:“给我了,你怎么办?你身上也湿的厉害。”

“我没关系,还有备用的睡衣,跟其他衣服。”魏无彩笑笑,“别忘了,这可是我的房间。”

燕芷清又想捶自己的脑袋了。

她都怀疑,是不是今天雨下的太大,导致脑子进水。

竟然还问这种蠢问题。

这在魏无彩的房间,他当然有足够的衣服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