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现言 > 韩先生,情谋已久 > 第3158章 你有句话说错了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3158章 你有句话说错了

她低声对魏无彩说:“我没有。”

“我再怎么样,至于看上一个有家室的吗?那得是什么神仙,才值得我这样,什么都不顾了?我脑袋可没这么不清醒。”燕芷清低声说道。

她本不是喜欢解释的人。

但是对魏无彩,她莫名就想要解释清楚。

她不想让魏无彩误会她是这种随便的人,毫无道德底线,随意破坏别人家庭。

“再说,我也有我的骄傲。我在外走动露面,代表的也是燕家。我自小儿的修养与原则,以及我对家族的责任,都不允许自己犯这样的错误。而我的骄傲,也不允许自己这样毫无廉耻。”

“我身后有燕家,我有事业,有名气,人长得不差,性格也算过得去,总不会叫人讨厌吧?这些加起来,综合条件总不差吧?我就算找不到那天底下最优秀的男人,可也不至于降低到跟有妇之夫怎么样。这天底下是没男人了还是怎么的?”

“我知道。”魏无彩说道,“不过,你有句话说错了。”

燕芷清奇怪的看她。

她哪里说错了?

难道他还觉得她不怎么样不成?

“你很好,撇去燕家,撇去你的事业和名气不说,你也很好。”魏无彩认真的说,“你长得不止不差,反而是很好看。我平时出任务,还有给这些影视剧只做特效,也见过不少女人了。”

“当然,都是一面之缘,就连点头之交都算不上。”魏无彩又解释了一下。

生怕燕芷清觉得他认识那么多女人,身在花丛,左右逢源。

“即使是在我见过的这些人中,你也是顶尖儿的好看。”魏无彩认真的说道。

燕芷清听他这么说,嘴角就忍不住的上扬。

忍了忍,才没有问他。

原来即使是取向不同,但他依旧觉得她好看吗?

“你的性格也很好,并不只是过得去,而是很好。你所有的一切加起来,能配得上你的人很少。”魏无彩说道。

燕芷清没想到,魏无彩对她的评价竟然这么高!

“所以,外面那女人的话,我一个字都不信,一个标点符号都不信。”魏无彩说道,“你不需要担心。”

外面那女人还在叫嚣。

魏无彩便对燕芷清说:“既然知道她是来做什么的,你不要露面。或者,你躲在我身后,不要直面她。”

燕芷清点头,魏无彩说:“我们需要快些出去,不能让她继续这么嚷嚷。这样嚷嚷的越久,声音越大,吸引的人越多。”

“好。”燕芷清便跟在魏无彩的身后走到门口。

魏无彩便知道燕芷清的选择了。

她不想躲着。

魏无彩回头对燕芷清说:“那我要开门了。”

“好。”燕芷清点头。

魏无彩见燕芷清已经准备好了,便不耽搁。

将燕芷清牢牢地护在身后,这才把门打开。

门外的女人原本正在用力的拍门,不防魏无彩突然把门打开。

她拍门的动作止不住,此时正好手掌正拍下来。

她拍门的速度极快,因此现在手掌落下的速度,自然就也是极快的。

燕芷清被魏无彩牢牢地护在身后,看不见。

其实那女人只一晃眼的功夫,手掌就要直接打在魏无彩的身上了。

只是,魏无彩的动作比她还快。

眼瞧着她手掌就要落下来的时候,魏无彩正好抓住了她的手腕。

对于眼前这女人,魏无彩可就没什么要控制力道的体贴了。

直接拿出了平时对付敌人的本事。

可是,魏无彩以前出手,要么是岚山大院与他一般的好伙伴儿。

要么,就是敌人。

这两者,不论是哪方,都有着至少能与他对上一些时候的本事。

可不是眼前这个撒泼的女人,对付燕芷清还可以。

可哪怕是对上普通男人,都不是对手。

更不用说魏无彩了。

可魏无彩却拿出了真正的实力对上去。

可见这女人将要遭遇到多么大的痛苦。

果然,就在魏无彩抓住那个女人的同时。

那女人就感受到了仿佛是骨头都要被直接捏碎的剧痛。

“啊!”这女人尖叫一声,脸都扭曲了。

燕芷清听见声音,赶忙双手扒着魏无彩的肩膀,踮起脚,勉强才能越过他的肩膀看到前年那女人。

大概是职业使然,看她的脸,不是先辨认对方认不认识,而是先认出了她一脸的假体和玻尿酸。

这女人可没少在脸上动刀子。

额头,鼻梁和下巴都是用假体填充的。

太阳穴和颧骨则打了玻尿酸或是脂肪填充。

乍一看很精致,可仔细看就看得出脸上的僵硬。

尤其是被魏无彩攥着手腕的时候,都已经疼成那样了。

这要是一般人,脸早就扭曲成不知道什么样了。

可是前面这女人的脸,竟然还是僵硬中透着痛苦。

就算疼的眼泪都出来了,可是眉心竟然都还皱不起来。

脸上一点儿痛苦的表情都做不出来了,全靠眼神来表示。

燕芷清差点儿就要“啧啧”出声了。

这女人,到底是往自己的脸里填了多少东西啊。

这时,魏无彩已经松手,将那女人给甩开。

那女人直接被甩到了走廊对面。

后背磕到墙上。

那女人狼狈的稳住身形。

长发都往前扑,挡住了脸。

她把挡住脸颊的长发拨开,稳了稳心神。

看清楚站在面前的魏无彩,隐约就觉得魏无彩长的有点儿眼熟。

但是在这样纷乱的情况下,她一时间又想不起魏无彩是谁,到底在哪儿见过他,又为什么会觉得他眼熟了。

“好啊!你大晚上的,还跟男人在一个房间里,孤男寡女的,你们想干什么?”那女人大声说道,“燕芷清,你是来剧组拍戏的,可不是来乱搞男女关系的!”

燕芷清气的脸通红,可是她被魏无彩紧紧地护在身后。

她就算是把魏无彩往旁边扒拉都扒拉不开。

气的燕芷清只能垫着脚,跳着脚的越过魏无彩的肩膀,对那女人说:“你胡说八道什么!你谁啊!”

“我是谁?我是余光信的的妻子!你个臭不要脸的,竟然在剧组里勾.搭余光信!”那女人大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