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女生 > 七零年代过好日子 > 第119章 碍眼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一百一十九章

蓝凤浑身搓了一遍, 感觉轻了半斤。

真的是好多小泥卷啊。

洗个澡真的好舒服。

拿着『毛』巾轻轻的擦几下头发,然后直接包起来了。

她穿上找出来的新衣服, 也是的确良的新衬衫。

这回不是为了调戏小美男,和人家穿“情侣装”什么的。

这衣服是凤娘非得给她和小哥哥做的, 那些土布的短袖都没让她们带。

蓝凤也考虑短袖顶多再穿一个月,两套换着穿也够了。

倒不用凤娘说的那样到北京再买。

她这件衣服她还参与了一把,就是多了个修腰设计。

白衬衫、黑裤子外加黑皮鞋。

蓝凤看到黑皮鞋松口气,至少鞋子和人家不一样。

蓝凤想睡觉的,可是她怕一睡不起,直接睡到明天早上, 总不能让谢丞忆一直等着吧。

现在也快下午四点了, 吃完饭让人家赶紧回家吧。

她也有些饿了, 在火车上三餐不定时,饿了就吃。倒是最后要下火车了, 没有什么胃口了, 加上带的东西也吃完了,她们就没去车餐厅买。

中午都没吃,可不饿了咋地。

蓝凤去敲小哥哥的门,很快门就打开了。

三个人都穿着白衬衫, 各有特『色』。

谢丞忆看着蓝凤的白衬衫, 眸光一闪。

“我们找个饭店吃饭去, 阿丞, 有什么推荐么?”蓝凤直接问谢丞忆。

其实她真知道几个后世红透半边天的百年老店, 便宜坊烤鸭, 小肠陈卤煮,一条龙饭庄…

但是蓝凤不知道后世那个是不是原址啊,所以还是问地主吧。

“你们明天想去哪?”谢丞忆考虑了下,问了另外一个问题。

蓝凤看她家小哥哥。

“想去看□□还有长城、故宫。”蓝小哥哥把最想去的三个地方都说了出来。

“那要不这样,今天你们也累,咱们就在附近找一家,京大这边有几家都是家里开的小馆子,别看就三四张桌子,味道都不错的。”谢丞忆继续说,“等咱们明天去□□、故宫再去吃烤鸭,后个彻底休息过来了再去爬长城。”

“能借到照相机么?”蓝凤想起来了,凤爹娘还说让她们照照片呢。

“有。”谢丞忆点头,“我家就有。”

他明天就能给小凤照相了,他要和小凤合影,再单独给她照几张,然后他多洗几张。

三人把门锁好就出了门。

谢丞忆带她们进了一处居民区,“这片是教职小区,咱们要去的小饭店就在后面巷子里,不远了。”

“现在北京随便开饭店了么?”蓝凤随意问了句。

蓝凤从后世过来的,营业执照什么的特别深入人心,如今她家的饭店跟小黑作坊似的,属于无照经营,有时候想想就心虚。

可是这私营执照都没地办理去。

现在问问北京啥形势。

“反正没人管。”谢丞忆也觉得政策有些落后。“工商也没出相关政策。”

蓝凤哦了声,意料之中,不过也快了。

“这家小店的爆肚很好吃。”谢丞忆吃过好几次了,味道真的是不错。

他之前高中就是京大附中,就在附近,所以对京大附近真的是了如指掌。

“那肯定要尝尝的。”作为美食爱好者,有好吃的当然要尝试了。

三人进了屋,里面就一桌客人,应该是时间还不到晚饭时间。

谢丞忆熟练的点餐,又问蓝龙,“喝酒还是饮料?”

蓝龙懵『逼』了下,然后条件反『射』看了看蓝凤。

“你还未成年,理论上我是不赞成喝酒,但是你要浅尝而止的话,我也不太反对。”蓝凤上辈子净应酬了,各种酒就没她不喝的,觉得男子汉还是要会喝酒的,只要不酗酒就好。

谢丞忆拍拍蓝龙肩膀,然后去吧台要了瓶二锅头,还拿了瓶北冰洋汽水。

汽水当然是给蓝凤的。

蓝凤挑了挑眉,二锅头!第一次就让小哥哥喝这个,是不是有点狠啊。“这个酒听说度数很高的。”

“没事。”谢丞忆又跑着拿了两个酒杯,然后只给蓝龙倒了一个底。“这么多可以不?”

蓝龙有些不高兴呢,都是爷们,对比差太多了吧。

“你让车回去了,一会要自己回家吧?别喝醉了。”蓝凤觉得谢丞忆的有点多。

谢丞忆能说这点儿酒就是『毛』『毛』雨么,他家一家子军人,从小就被他爷他爸灌酒喝,说军人孩子不能不喝酒,所以这点酒他自己全喝了也不会醉的。

他好像天生能喝酒,但是轻易不喝。不年不节的,除非陪长辈喝,否则他轻易不端酒杯的。

不过听小凤关心他,心里美滋滋的,马上倒回去一半,“不多喝。咱们干一杯,庆祝…咱们相见。”

三人碰杯,蓝凤拿的是汽水瓶子。

蓝龙闻了闻,然后慢慢的抿了一口,“嘶哈…还挺辣。”

嘴巴辣,然后心里也跟着辣起来了。

“不好喝。”蓝龙显然没能对白酒一喝钟情。

蓝凤笑着把汽水递给小哥哥,甜解辣。

蓝龙一口气喝下去半瓶,谢丞忆干脆又去买了一瓶给蓝凤。

他们的吃食也到了。

蓝凤尝了一口,眼睛都亮了,好吃哒!

蓝龙更是“好吃好吃”的说了两句,然后头也不抬的开吃了。

吃了七分饱,三人又开始聊天。

蓝凤问起谢青宇来了,这些年虽然也有联系,但是并不频繁。

“他工作调动,去上海去了,一家子都过去了,今年走的。”谢丞忆对这个大侄子还是很感谢的,没有他,他就不会认识蓝龙蓝凤。

“哦。”那就见不着了,有些遗憾呢,慕婉姐那么漂亮,她们的小朋友应该很好看吧。

“我爸妈知道你们考上京大很高兴呢,让你们俩有空过去坐坐呢。”谢丞忆怕小凤不自在,也没把他妈一定带回去的话说出来,反正…反正以后总会带回去的。

“有时间一定会去的。”蓝凤是准备去的,不过得等等。

想到谢伯母,蓝凤也就想到了百年人参,来北京之前想着最好能再收一颗的,可是并没有。

沈伯母周边已经很久没有百年人参的消息了,蓝凤觉得这生意差不多已经做到头了。

“北京有房产中介么?”蓝凤向谢丞忆打听。

谢丞忆摇头,“我还真没关注过,你想买房子?”

“有这个想法。”蓝凤点头。

“想买什么样的?”谢丞忆准备打听清楚,然后找人帮忙。

“最好是四合院,宽敞。现在的楼房有些窄。”这个时代不买四合院岂不是太亏。

“我帮你打听一下。”谢丞忆没敢大包大揽,主要是他真没见过卖房子的。

“最好就在京大附近。”以后这就是学区房啊。

而且她出来住也方便,不用走太远,现在可没地铁,公交倒是有,但是好长时间一趟车,不够等的。

“你的钱什么时候给你啊?”蓝凤压低了声音。

谢丞忆摆摆手,“不着急,你帮我放着吧。”

他们俩都是他妈管钱的,反正以后…也是小凤管钱。

蓝龙拍拍谢丞忆,“好兄弟。咱们干了吧,下次我可不喝了,除了辣没喝出别的滋味来。”

蓝凤笑盈盈的看着两人干杯,然后一仰而尽,“吃菜。”

蓝小哥哥又开始喝汽水了,嘟囔了句,“没有汽水一半好喝。”

蓝凤觉得她可以放心了,她家小哥哥不会酗酒了。

“哥,头晕么?”虽然觉得一口酒不至于,但是谁让小哥哥第一次喝酒呢,又是霸道的二锅头。

“不晕啊,为什么要晕?”蓝小哥哥很是不解。

“小凤怕你喝醉了。”谢丞忆解释了下。

“这么点酒,统共一口多点,我才不会醉呢。”蓝小哥哥显然觉得妹妹太小看他了。

“吃差不多了,咱们回去了。阿丞,你就别送我们了,赶紧坐车回家吧。”蓝凤怕太晚没公交了。

也不知道这个年代公交的晚班车几点。

谢丞忆能不送么,必须不能啊,“没事,我家离这里不远。平时上学的时候,我都是骑自行车,大概半个小时,做公交的话得绕路,差不多也得半个小时。”

“妹,我…我腿软。”蓝小哥哥忧伤了,他这是怎么了。

蓝凤转身一看,笑了,她小哥哥练习高抬腿呢,这是醉了啊。

显然谢丞忆也看出来了,“我扶着你吧,估计累到了。”

这喝醉的人吧,你最好不要在他面前提喝醉了这三个字,因为他一定不会承认的,而且还会很要面子的继续要酒喝,证明他酒量好着呢。

“我身体特别好,怎么这么大反应呢。”蓝小哥哥陷入思考当中。

蓝凤在另一边扶着,还好之前明智,选的小饭店真不远,十来分钟就回去了。

蓝小哥哥酒量真不咋地,酒品倒是没得说,也不耍酒疯,更不闹人,而是犯困要睡觉。

半路上眼睛就睁不开了。

等两人把他放到床上,蓝凤帮他把鞋子脱了,这人都没醒。

蓝凤又去帮小哥哥找睡衣。

蓝家哪有穿睡衣的习惯,夏天热男的光膀子,女的穿背心。

还是她们在高中住宿舍,凤娘给做的,她的就是白『色』带小花的棉布裙。

小哥哥的是上衣和四角裤衩。

“我帮他脱衣服裤子吧。”谢丞忆积极要求帮忙。

可不能让小凤帮别的男生脱衣服,即使是她亲哥。

“那好吧。”蓝凤将睡衣放在一边,“明天我们可能会起的晚一些,你几点过来?”

谢丞忆想了想,“我也没事,那我八点过来,带你们吃老豆腐油条去,我们这边还有豆汁,不过一般人喝不习惯。”

蓝凤听到豆汁两个字,胃都难受了。

作为一个美食爱好者,要有一颗博爱的心,可是,但可是也不是什么东西都能接受的。

臭豆腐…她吃的美滋滋。

螺蛳粉…她仍然吃的美滋滋。

可是豆汁,尝试了两回,都吐了,记忆犹新,不想再喝。

“吃老豆腐就很好了。”千万别让她喝豆汁。

“那我先回屋了,明天见。”她在这,妨碍谢丞忆给小哥哥换衣服。

“明天见。小凤,回去好好检查一下门窗,二楼也不保险。”谢丞忆其实有些不放心的,可是他又没法留下来。

“放心。”蓝凤潇洒的背着谢丞忆摆摆手。

她是住酒店的老油子了,知道怎么让自己安全。

首先门的锁,内部的锁头全部锁上,别怕麻烦。

二楼的窗户,就像谢丞忆说的那样,并不安全,所以夏天开窗通风不存在的,全部锁死。

卫生间的小窗户也不能落下。

蓝凤里里外外检查一遍,换了睡衣,洗漱了下睡了。

然后就有些后悔,为什么没喝几口二锅头。

特么的躺在床上一闭眼,忽悠忽悠的,和坐火车似的。

这明显是火车坐时间长了,出现后遗症了。

烦躁的捶床,提起被单把脑袋盖住。

蓝凤尽量的放空自己,再加上身体真的疲惫了,不知不觉就入睡了。

早上蓝凤醒过来的时候,还有些『迷』糊,脑子里有些没反应过来,这是哪啊。

哦,她现在在北京,在京大附近的招待所,翻身拿到手表,七点一十二分。

醒的还挺早的嘛,不过想想昨晚睡觉才六点,所以她睡了一个圈啊。

在床上翻滚了下,蓝凤又登了会自行车(床上·运动),才起了床。

等她收拾好,差不多七点半了。

过去敲敲小哥哥的门,“起了么?”

居然是谢丞忆开的门。

“你…?”不是八点来么。

“我也刚来。”谢丞忆让蓝凤进屋。

蓝凤看到小哥哥正刷牙呢。

“妹,窝和嘴啦(我喝醉啦)?”

“有可能,我也没喝醉过,也不能确定。要不下次我陪你一起喝试试。”蓝凤故意逗小哥哥。

吓得小哥哥赶紧去簌口,然后劝妹妹,“酒真没什么好喝的,除了辣嚎嚎的,你喝汽水就好了。”

“好吧。”蓝凤乖巧听话。

蓝小哥哥松口气,也不提喝醉的事了。

谢丞忆眼中带出些笑意来。

“吃过饭,我们坐车去□□,再去故宫,故宫五点就关门,回来的早的话,就去学校逛一逛。”谢丞忆简单说了下安排,征询蓝凤她们的意见。

她们的意见就是没有意见。

早餐是在附近吃的老豆腐和油条。

感天谢地,莫有豆汁。

到了□□广场,蓝龙蓝凤开始各种摆pose。

“小凤,我教你用相机,小龙,你也学学,很简单的。”谢丞忆拿着相机教学。

蓝凤一看就会,就那两个按钮,比傻瓜相机强点不多,她可是自拍达人,能把大腿拍二米八那种。

“学会了吧,小凤,你帮我和小龙照一张。”谢丞忆将相机交给蓝凤。

他已经和蓝龙勾肩搭背了。

蓝凤看着两个美少年,多年以后等他们成了油腻大叔,这照片就是美好回忆啊。

“一二三,ok。”图像定格。

“小龙,你帮我和小凤照一张。”谢丞忆推着蓝龙。

蓝龙拿着照相机挺开心的,照着谢丞忆教的眼睛放在小镜头处,嘴上还问,“站好了么,站好我拍了啊,一二三,好啦。”

谢丞忆心虚,不敢使劲往蓝凤身边凑,俩人距离有些大。

谢丞忆安慰自己,还有机会的。

之后众人又去了故宫,人不少。

蓝凤看着手里的门票,还是很漂亮的,小小的硬卡纸,封面是北京故宫博物馆的图案。

是座雄伟的宫殿群。

下面还有当日有效,仅限一人的字样,票价是一块五。

里面还有讲说员,她们随着人流参观,里面很多地方是不允许拍照的,有些遗憾。

蓝凤后世听说很多故宫的趣事,比如几大灵·异事件之类的,说的可玄乎了。

近距离接触故宫,有些碰触历史的感觉。

想想后世特别火的清穿戏,好像都和故宫绕不开呢。

三人中午都忘了吃饭,直到下午才恋恋不舍的出来。

恋恋不舍的只有蓝龙蓝凤,谢丞忆应该早就看过了。

其实蓝凤也看过,可是她能说傻叉的选了十一黄金周么,然后净看人脑勺了。

“我们去吃烤鸭,全聚德。”谢丞忆挑了个名气最大的。

“去便宜坊吧,我听说那的烤鸭不错。”蓝凤提议道。

“你居然知道便宜坊,那就去吃。”谢丞忆当然不会有意见。

吃过饭,时间不早了。

这次蓝凤没让谢丞忆送回去,只让他送她们上了公交。

吃饭的时候,谢丞忆就说了,房子的事他和他妈说了,会找房管局的人打听一下。

蓝凤表示感谢,不过她也有些想法,等和小哥哥玩够了再实施,来得及。

她们明天要去爬长城,得早点起来。

长城修筑的历史可上溯到西周时期,的着名的典故“烽火戏诸侯”就源于此。

春秋战国时期列国争霸,互相防守,长城修筑进入第一个高『潮』,后秦始皇连接和修缮战国长城,才有了万里长城之称。

但是八达岭长城是明长城。

明朝是修建长城最后的一个朝代。

蓝凤听着谢丞忆的科普,这些知识点很多她都是知道的,但她一直以为最开始就是秦始皇呢。

果然知识点还不够完善。

三人都年轻,体力也好,一直处于领先地位。

蓝凤『摸』『摸』砖瓦,真的有种历史感。

往下眺望,以前的军人就是在这里守卫家国的么。

八达岭长城不但能登长城,还有其他的景点可供参观,比如说长城碑林、金鱼池、岔道梁…

她们三个一整天就在八达岭转悠,拍了不少照片。

晚上才跟着车回去,这个时候就有专线车了。

因为回去的比较晚,公交没了,最后蓝凤和小哥哥打车回的招待所。

黄『色』的微型面包车,谢丞忆告诉她们这是国营的,今年新上市的,很安全。

价格有些小贵,不过想想物以稀为贵,还是能接受的。

转眼就是她们到北京的第三天了,也就是后天就要开学了。

她们早上吃过饭,就去学校了。

明显看出学生更多了,保安检查了他们的录取通知书就放行了。

他们一个个系院的看,蓝凤还算了下中文系宿舍楼和教学楼的距离。

“我觉得可以买个自行车。”靠腿的话有些远啊。

“我帮你们弄票。”谢丞忆大包大揽,家里亲戚多,各种票也多,现在自行车票也不那么金贵了。

现在金贵的是电视票。

蓝凤把想买二手的话咽了回去。

蓝龙搂着谢丞忆,好哥们!

她们想进宿舍看看,可是门锁着呢,有些遗憾。

中午她们又在周边吃的,吃的是小炒,味道也不错。

看来北京真的是卧虎藏龙啊,敢现在开饭店的都是有几把刷子的,不像是她们家,存粹是因为做了吃螃蟹的第一人才把饭店开起来的。

“我准备去街道办事处问问房子的事。”蓝凤曾经给凤爹就出过这个主意。

她家县城的房子就是这么买到手的。

“那我陪你去。”谢丞忆有些不懂,但他可以陪着去啊。

“先陪我去供销社,我买点东西。”哪有空手请人办事的。

“这附近有个百货商店。”谢丞忆带着两人过去,“这个百货商店东西挺全的,就是为京大学生服务的,你们要是缺东西都可以在那里买。”

蓝凤蓝龙还真缺,比如说洗脚盆、洗脸盆、洗屁屁盆。

不过这个不着急,等正式开学再买来得及。

蓝凤买了一斤大白兔『奶』糖,又买了两盒大前门。

“你买烟干什么?我家里好多呢。”他爸身体不好,烟酒都被他妈控制了,所以真的有很多。

“你们家都是好烟,给出去太浪费了。”再说特供烟是随便往出给的嘛,再把人吓到。

谢丞忆不以为意,“反正就在那放着,没人抽。”

“你就好也不要抽。”蓝凤真心提议,抽烟实在是有害健康。

她参与过公司组织的禁烟宣传,看到一些抽烟的肝肺都是黑的,触目惊心啊。

又…又关心他了,谢丞忆掩不住的雀跃,“我不抽,我很讨厌烟味。”

估计是小时候他爸抽烟往他脸上吐烟圈逗他玩,然后给他呛了,然后他就印象深刻,对烟没任何好感。

“我也不抽。”蓝龙『插』了一句。

蓝凤很是欣慰,她家小哥哥多好,简直是五讲四美三热爱的好少年。

谢丞忆瞥了蓝龙一眼,觉得他这个哥们有些碍眼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