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幻言 > 快穿之一不小心成反派 > 第545章 夫君,有点冷(34)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545章 夫君,有点冷(34)

梅夫人完全就不知道要离开的事,刚才没问不过是给陈大德面子。

陈大德笑着看着自家夫人,伸手放在了她的肚子上,这里孕育着一个小生命。

他用着女儿给的方子,没想到真能好起来,还成功让秀婉再有身孕,这段时光就像是偷来的一样,“这么多年都在家里,还没好好出去玩过,如今欢儿也成亲了,咱们两口子也可以放下心来出去游玩了。”

苍云国马上就要乱了,他和秀婉必须转移到安全的地方,才能让连城璧和欢儿放手去做。

“可是……欢儿的身体。”梅夫人放心不下。

“你没看欢儿最近能跑能跳的了?昨天折腾了一宿,今天还能下床,儿孙自有儿孙福,何必担心。”说不担心,他也是担心的,要走的事不是他一个人提出的,而是欢儿提出的。

梅夫人想了想,最近欢儿的身体确实好了不少,吹了风也没有那么容易着凉了。

“那好吧。”

这边连城璧送夕染回了房,立即就将陈大德给的红包打开。

红包里一封信,还有地契钥匙,这些东西应该是梅家所有的财产。

夕染从一大堆东西中拿出一枚小玉牌,“这是我们家的暗卫调令,你可别丢了。”

“爹和娘离开,归期不定吗?”这些东西都给他了,显然是不打算回来了。

“他们去云游四海,三五年不会回来的。”

连城璧总觉得他们走,似乎有些匆忙。

想不通为什么,他把那信打开。

信的内容很短,只有寥寥数笔。

“福康王还有个叫苍痕的儿子?”他对皇室了解不多,可福康王明面上压根就没有儿子。

当今皇帝如此信任福康王的一个原因就是福康王伤了身体,又没有儿子。

后继无人,自然也就不用担心会觊觎他的皇位。

“嗯,苍痕是散养的,自小就无恶不作,又有福康王暗中支持保护,折磨人的手段可比宫里那些断了根的还要恶心,不过福康王散落民间的老鼠屎,似乎不只一个,上次绑你的就是福康王的人,那个文斌被他们称为公子,莫约也是福康王的儿子之一。”

这也解释得通,视财如命的县令为何在陈大德杀了文斌后,梅家倾尽家财,都救不了陈大德。

“会不会弄错了?你伤了文斌那里,福康王又只手遮天,他们怎么会没有动作?”

“当今皇上还在位呢,福康王怎么会蠢到自毁长城,只为帮一个不成器的儿子讨回公道而大张旗鼓?”

有那么大的耐心等了十多年还没动手弑兄夺位,确实不可能大张旗鼓的派人过来。

夕染继续说道:“福康王想当皇帝,他需要一个正义的名目,如今的皇帝越嗜杀,越残暴,他上位后也就越有利,大概用不了多久,他就要兵反了,我们此刻的安宁,不过是暴风雨来临的前兆,等他当上皇帝,我们就是他案板上第一个待宰杀的鱼肉。”

连城璧不可置否,把信放在烛光下烧毁。

复仇计划,部署谋略,他现在完全没有头绪,要是陈大德在,他还能请教一下。

可是,他们很快就要离开。

这样他有些不知道如何开展第一步。

他看着梅欢,她一副神色安然的样子,似乎是有办法的。

“听你对朝堂局势那么了解,你知道下一步我们该怎么做?”

夕染白了他一眼,“夫君,你就不能自己动脑子吗?你长那么大个头,摆看的吗?”

“……”他错了,他就不该请教她。

“去问我爹,把他当时教太子瑜的帝王册和兵图要来,你现在不要,明天可就没有机会了。”夕染给他指了条明路。

连城璧仿佛幻听了一般,他好像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前太子瑜只有一个太傅,那就是陈少府。

陈少府年十六,三元及第,被先帝指给太子瑜为太傅。

陈少府风姿卓绝,才华横溢,又容貌迤逦,教导太子瑜不过两年,朝堂上人人称赞,国都里的世家小姐,都指望着能嫁给陈少府。

后来三皇子兵变,朝堂大洗牌,太子瑜不知所踪,陈家为三皇子所灭,陈少府此人也再无人提起。

想到岳父那张方正和好看搭不上边的脸,估计是当年国都里的世家小姐也认不出他是陈少府吧。

梅欢不通诗书,然其聪慧,是不可否认的,有这样一个天资卓越的父亲,她会如此,似乎也不难理解。

“岳父是如何在那场兵变之中活了下来的?”突然发现,陈大德和他差不多,一样的家破人亡,一样的水深火热。

在他遇到梅欢之前,他经常能看到陈大德在酒馆里喝酒。

“要不怎么说,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苍痕能够仅仅因为你爹跑商的时候,车轮溅起的水弄到了他身上,而让你们一家家破人亡,身不如死的活着。他福康王自然是也能压着我爹,看着陈家人一个个死在他面前,看着这个曾经美誉响彻苍云的太傅,像狗一样跪在他脚底下,求他放过陈家人,而后再派人盯着我爹的一举一动,看他在这里抱着痛苦,抱着悔恨,抱着屈辱的活着,不是很刺激吗?”

“要不怎么说,活着,就是人一生最大的勇气,别在我这闲聊了,去找我爹吧,别提陈家的往事,只要帝王册和兵图这两样。”她说完都有些伤感了。

自古忠孝无两全,陈大德当初选择了忠于太子瑜,也早就料到了后果。

料到和接受是两回事。

陈家,始终是他心中不能触及的痛。

“我知道了。”连城璧站起来,想了想在夕染唇边落下一个吻,“我知道你们在利用我,但……还是谢谢。”

福康王在谋划兵变,或许陈家也是如此,否则梅欢不会让他去要帝王册这种东西。

选择他,大概是因为他们有相同的敌人。

夕染撑着下巴,听着连城璧远去的脚步声,轻轻的扬起唇角,呢喃着,“我可从来没有打算利用你。”